《翼人影无双》

二二 毒火散如烟 一击功成霹雳子

作者:还珠楼主

铁笛子闻声回顾,一个道童打扮,身材高大,肩挂一个大红葫芦,手持一对又长又大的火焰钩,头挽双髻的怪人突由来路那面凌空飞来,手舞双钩,朝黄衣女子扑去。先当来敌是在前面,不曾留意身后突然出现,也未看出人由何处纵起。又见黄衣女子全副心神均在前面,非但身后来敌不曾在意,便那枭乌一般的怪笑也似专顾前面不曾听到,眼看道童凶神恶煞一般双手舞动起一身火花,已由身旁飞过,似要照准黄衣女子当头下击,心中一惊,不由急怒交加,扬手便是一串枣核钉照准道童打去。目光到处,刚瞥见黄衣女子身后似有寒光微闪,也未看真。那道童原因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老远发现仇敌,悄没声飞纵过来扑上前去,做梦也未想到旁边树后还伏有一个强敌。铁笛子又看出来势万分猛恶,左手暗器还未发完,右手铁笛己连身飞出,运足内家罡气朝前打去。道童骤出不意固禁不住,铁笛子也因不听黄衣女子警告几乎吃了大亏。

原来来这两个凶孽正是狄梅师徒,早就想好阴谋,铁笛子不知敌人两面夹攻,他这里刚连人带兵刃暗器一同飞出,耳听接连两声怒喝,铁笛子久经大敌,耳目何等灵警,刚听出敌人怒吼之声,一前一后,连念头都不容转,百忙中只瞥见那身材高大,貌相狞恶,手舞双钩,周身火花飞扬的道童似被铁笛罡气打伤肩臂,又连中了几枝枣核钉,随同怒吼之势待要转侧,不知怎的一来凌空倒翻出去好几丈,落地便不再动,手上双钩还在发火,衣服似已点燃,别的还未看出。说时迟,那时快,道童第二声惨号尚未人耳,一股长达两丈、瀑布也似的火花已似惊虹电射,挟雷霆万钧之势迎面冲来,那火花比那日山亭所见马、穆二贼所发还要猛恶十倍,火头约有丈许粗细,中杂霹雳之声,左近山石林木扫着一点当时炸成粉碎。

铁笛子骤出不意,这类毒火又极厉害,扫中必死,万无生理。不料就此危机瞬息千钧一发之间,身子忽往上起,脚底一串迅雷火龙也似冲过,好似被人抓住一同飞起,往斜刺里飞纵出去老远,耳听波波连响,接着一声大震,紧跟着背后一松。落地再看,一条人影已往原处电掣飞回,同时瞥见那毒火来处乃是一个貌相丑恶,身材矮胖,穿着一身极华丽的羽衣星冠,周身挂满葫芦刀钩和各种兵器的妖道,左手拿着一口长剑,右手一个精光映日形似铁筒之物,毒火便由内里发出。

方才立处忽然多了三人,内中一个好似刚刚抓了自己逃出险地重又飞回,穿着一身前朝山人装束,虽刚落地,神态却极安祥,若无其事,斜刺里飞来一只比鹦鹉大不许多,通体白毛如霜,似鹰非鹰的小鸟,一到便落向那人肩上,另两人做一路赶来,也刚到达,正是葯夫子和苦沙弥。三人仿佛久别重逢,正在说笑,眼前敌人全没一人理会。只先见黄衣女子由乱石堆中现身,先和敌人对立在两丈以外,双方都以全神注定对面,一言不发,方才大股毒火在接连波波两声和迅雷也似的大震之后似被来人破去,连妖道手中金筒也被炸成粉碎,散落地上,共只被人抢救,飞身而起转眼之间来人竟将毒火破去,葯夫子、苦沙弥也同突然现身,以自己的耳目事前竟未看出那是怎么来的,别的不说,单这神速的动作也是惊人。照此形势分明占定上风无疑,忙赶过去想朝三人礼见时,那前朝山人打扮的一个首先开口笑道:“旺子不必多礼,你怎如此粗心大胆,人家不要你冒失出手自有原因,偏要累我多管闲事,方才形势险恶已极,如非苦沙弥抢救得急,我还当他师徒三人是有心的呢。”

铁笛子见那人看去只有四十来岁,中等身材,貌相甚是英秀,人更安祥,苦沙弥对他执礼甚恭,便葯夫子口气也十分谦敬,料是一位极有名的老前辈,行礼之后方要请问,那人已先答道:“我叫杨山人,将来问你师父自会知我来历,我还有事,此时无暇和你多谈。妖道狄梅积恶如山,万万容他不得,但是我们均不喜两打一,如被逃走我还要追去呢。”葯夫子闻言喜道:“杨老前辈竟是为了这厮而来么,怎不早说一声,白费许多事,还几乎使祖旺(铁笛子本名)受到误伤。后辈师徒三人原因祖旺帮了我们的忙,还受虚惊,心中不安。又知新桃源人间乐土,个个好人,恰巧苦沙弥探得他有对头来犯,内有一人业已先到山口外面隐伏,因其人虽刚愎自私,曾经受过多年教训,曾经立誓痛改前非,决不至于任意行凶,欺凌善良,便他以前也无多大恶迹,只要应付得宜便可无事,我们只嘱咐祖旺他们留意,没有过问。只知后崖这面来敌最凶,内有一个穿荷花衣道童打扮的凶孽尤为厉害,我虽生疑,不令祖旺他们参与,意慾代他消灭来敌,以作报德之计。先还不曾断定来这几个便是昔年兀南公门下余孽,后连杀了三个均未说出他的来历,未了一个见机先逃,被苦沙弥赶来迎住,迫于无奈,求生心切,才打出他师父的旗号,想要吓人保命,就便激将。这时我已由那些残破的毒葯火器中认出来贼门户,赶往查问,果然不差。心想,除恶务尽,这班凶孽留在世上早晚是民间一个大害,决计多留十天半月,将乃师引来一齐除去。孽徒已被苦沙弥用他数十年苦功练成的罡气震伤肺腑,至多保得五六月活命,决无生理。狄梅极恶穷凶,骄狂好胜,得知恶徒全数送终,决不干休,定必赶来。

“我知此次狄梅虽受贼党勾引,狼狈为姦,本身还怀有极大野心,想在群贼发难以前抢先下手,派上四个徒弟假装隐居下面崖洞之中,打算装神闹鬼,卖弄障眼法,将那些善良的村民引诱上几个,自称神仙下凡,硬说来人生有仙骨,收为徒弟,等到探明村中虚实,再命暗中物色教徒,到时使作内应。他知村中为首这班弟兄姊妹不会上套,只有村民好欺,用此阴谋诡计,到时里应外合,将为首诸人杀死,再将全数村人制服,做他徒子徒孙,就以新桃源作为根基大开山门,广收教徒,再以妖言惑众,准备大举,使那昔年邪教死灰复燃,做梦也未想到这班久经患难,在祖旺他们弟兄领头之下业已转入安乐的村民早已明白是非,分清善恶,村中戒备又极严密,人都机警胆勇,谁也不会上他的套。

“最可笑是他腊月中旬方始来此潜伏,除夕前后便要下手,短短半个月光阴,想迷乱全村人心,非但把事看得太易,做法也真蠢到极点。他料新桃源崖顶定必有人眺望,本意想使林中群鸟惊飞,诱人来探,先试一下,不料却将杀星引来。我们问出狄梅还有一个最得宠的大弟子萧灵童,最是凶恶残忍,尚未到来,立意借此机会一网打尽。那日生梨下坠,祖旺曾听头上振羽之声,此梨又只太行山深处才有出产,虽曾疑心老前辈或者来此,多半先见森林之中来了强敌,想使祖旺人林窥探,后见愚师徒业已有人前往,临时变计中止,故未出面,连留心了好几天,均未发现踪迹。我知老前辈一向神龙见首,天马行空,照例功成即去,不现踪迹,也拿不准是否在此,还是路过,人已离开。因这一班凶孽毒火厉害无比,妖道狄梅又有种种教规,事情如其揽在我们身上,他不占得上风,暂时不会再寻新桃源的晦气,反正崖后可以无虑。前山那面也因来人发生一事,不过明年初三不致发生变故,乐得借此时机多约点人,专心准备应付之策。所以今朝祖旺等四人想要入林窥探,被我们止住,原是一番好意,想是少年人好胜心高,也许觉着自己的事全仗外人相助,还不使其与闻,心中不大愿意,午后仍是偷偷赶来。为恐我们知道,并还绕了远路。

“我正在东峰望敌,知他心意,觉着今日强敌多半必来,祖旺此行虽极危险,少年人心性也就未便阻止,好在林中有人相待,便由他去。等我发现狄梅师徒分为两路掩来,忙即赶到,刚看出他那藏处易被发现,想要抢往前面,不料他没想到小徒黄莲早有警觉,看好地势,故意顾前不顾后,实在还是诱敌,一时激于义愤,妄自出手,我师徒虽已赶到,骤出意外,下手仍晚了一步,不是老前辈抢救得快,只差丝毫,他便不死,两条小腿也非被炸断不可,真个险极。老前辈这些日来都在这里么?”

杨山人笑答:“我起初原是无心路过,因听沿途苦人对铁笛子他们歌功颂德,他们村中作为与我昔年的心意许多相合,意慾便道一探虚实,因由东南那面来此。中途发现四个恶贼正在议论,说是当日一早赶到,刚寻到地方,准备行使阴谋毒计等情。我先想引新桃源这班弟兄前往查探,我在暗中相助,将其除去。因这几个恶徒均是狄梅海外所收,从未见过,只觉身边毒葯火器有异,料与同类,也未细看,听了几句便自离开,并不知这四人来历。后见你师徒三人在此,业已有人赶去,又听你和他们说话,知道你和新桃源已成一路,我便随后跟去,后见黄莲独斗三贼,你和苦沙弥先后赶来,才知来贼底细。想起了昔年心愿未了,本和两位同门至交约定,到处搜寻这般凶孽的下落,自是求之不得,一则我向不肯抢人善功,二则恶道只管骄狂,知我在此,难免又逃海外,无法搜寻,所以未在人前露面。虽不曾和你们相见,每日都在用心查探,料定今日恶道师徒必来,你师徒三人固然足能应付,到底事隔多年,许多难料,果然毒火厉害,来势尤为猛恶,我在救人时顺手连发两粒霹雳子,方将它炸成粉碎。如今恶道虽是全身披挂,情急拼命,这类凶孽最是卑鄙无耻,稍有机会仍是非逃不可。如我料得不差,底下的事由我代劳如何?”

说时,铁笛子早看出那名叫黄莲的黄衣女子和贼党对立相持,先用暗器火器拼斗,黄莲只用双手和随手抓起的碎石树枝当作暗器朝前打去,掌风呼呼,刚劲无比,所发沙石枝叶碎木之类东西不大,随手就是一把,可是发将出去均比镖弩还要厉害。恶道虽未受伤,一身奇形怪状、五色辉煌的道装已被打得粉碎,有时吃恶道挡开,或是避过,大蓬打空的残枝碎叶、沙土石块打在旁边大树之上,十九深嵌入木,刀切也似钉将进去,打到地上便成蜂窝一般的小坑,内家功力与罡气之强实是高到极点。狄梅连将身边凶器发了五六件,都被黄莲破去,多半打成粉碎。黄莲虽然全神贯注敌人,目不旁瞬,神态尚还自然,动作也有快有慢,人却一步一步离开那堆乱石缓缓往前逼去。狄梅仍立原处,愤怒如狂,面容越发狞厉,不时偷窥这面四人神色,杨山人和葯夫子问答的话语声不高,相隔也有好几丈,不知是否被其听去。眼看黄莲越逼越近,离开恶道也只六七尺光景,方想:“恶道固有情急拼命之势,黄莲身向前移,虽比那日苦沙弥走法快了不少,但是同一门路,恶道身边还有两件凶器不曾发完,不像是有逃走意思,莫非还有拿手不成?”心中盘算,因听杨山人说话,未免分了点神,听完前言,刚要开口,忽听一声怒吼,目光到处,敌我两条人影仿佛对面猛冲,还未看清,突又由合而分,一东一西,由旁边电也似急交错飞驰过去,双方身法之快简直少有,再看敌人业已逃走。

原来恶道自从毒葯火器一破,铁笛子被人救走,认出来了一个大对头,早知无幸,因料对方都是成名多年的能手,看神气不致两打一,先和黄莲恶斗,还想先杀敌人乘机逃走,后见敌人厉害,又施出独门身法,想用内家罡气连身扑来,对方独门罡气一经发动,多么厉害的凶器也是难当,何况旁边还立着三四个强敌,内中一个克星比对面敌人还要可怕,再不见机万无生路,于是打定逃走主意。表面假装情急拼命,暗中准备,看准黄莲引满待发之势,双方恰巧同时发动。狄梅好狡非常,知道这几个敌人全都对他留意,如往来路逃走十九无望。对方罡气那么厉害,一被罩住全身,暂时便不死伤也难施展,想好诡计,以进为退,随同前扑之势,将腰间火焰钩就势一抖,发出两弯绿莹莹的火焰,身子一矮,先照准敌人下三路剪到。黄莲不知是计,只当敌人妄想拼命,准备用毒火往下半身攻到,周身罡气业已发动,闪避无及,暗骂凶孽找死,百忙中也将身子微矮,双手同时往外一翻,呼的一股急风,连身和箭一般照准敌人平射过去,本意反伤敌人,不料狄梅早在暗中蓄好潜力,也是急上加快,就这千钧一发之际,随同双足一蹬之势,连身拔起,竟由黄莲头上一东一西对冲过去,跟着便是星丸跳掷,接连几个起落,人已到了林外东山崖腰之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二 毒火散如烟 一击功成霹雳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翼人影无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