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人影无双》

二三 伤恶鸟 贺小侠初斗白蟾剑

作者:还珠楼主

南曼闻言会意,立时应诺,便拿起花篮,拉了崔真。文婴和另两个姊妹当先走下,铁笛子跟在众人后面,暗将柬帖打开一看,不禁惊喜交集,出于意外。原来这次黑雕因被小侠贺回借去,闯了一个小祸,并因贺回淘气,为了一时误会,将嵩山三奇女中的白赡剑韦玉寒得罪。等到贺回发现玉寒乃昆仑派名宿游龙子韦少少的三传弟子,又是他的侄曾孙女,业已铸成大错,玉寒所养两只苍猿、一只猛鹫均受了伤。乃师夏南莺得信大惊,将贺回骂了一顿,说他先用黑雕去向三阳崮后山对头为难虽是自找麻烦,那还不去管他。如何为了一时意气,赶往嵩山上门生事,得罪嵩山三女?当即写了两封书信,命黑雕急速回山先避风头,等她请出一两位同道至交去向嵩山三女赔话,平了对方气愤,再照所说日期将第二封信去往各地约人。

山中诸侠见黑雕带来两封书信,铁笛子夫妇不曾回转,忙同取看,得知底细,便照所说行事。过了些日,又接山口外转进来的一封书信,得知嵩山之事虽不算完,暂时已可无害,贼党方面能手越多,年前难免先有人来騒扰,已是可虑,年后多半提前下手,大举发难,并告以铁笛子人在途中,不久自回,山中人虽不少,无如仇敌势强,稍一疏忽失机难免多伤善良,武当、洞庭诸老前辈偏在上半年结伴同游,去往海外访友未归,只有限两人不曾同去,万一仇敌将昔年那几个著名的凶孽勾引出来更是凶险。另外两位同道久己不见,新近方始探出他的下落。还有一位前辈高人隐居岷山白犀潭后深洞之中,也被访问出来。这几位常时往来民间救济穷苦,近年山居之时极少,难得今年都在山中,除却内中一位必须夏南莺师徒亲往相请而外,可命黑雕带了第二封书信,照着上面所说地名前往寻访,一处看完再去一处。此行要由嵩山左近飞过,到时必须飞高或是绕路而过,以防遇见那只猛鹫,勾动旧仇,二次生事,许多不便等语。智生等诸侠忙将黑雕喊来,再三警告,并将书信交过。

黑雕久经训练,心灵机警,上次本因贺回童心未退,疾恶好奇,偶见一长身女子往来三阳崮两次,又与孙庄小贼相识,发现时小贼已被打败回去,相隔颇远,未听出说些什么,看小贼对她十分恭敬和相遇说笑情景,不知对方为人外和内刚,平日说话老带着一副笑脸,又不知她姓名,以为双方必是一党,似此形踪诡异,又带有一只大的怪鸟,只当是个异派中人,有心戏弄。黑雕奉了主人之命,除非真个对敌,轻易不在人前出现,那只猛鹫却是盘旋高空之中,随同主人进止,一到无人之处便要飞下。此女正是韦玉寒,先见贺回人小,未与计较,后来嫌他淘气,说话气人,又在镇市之上,不便发作,同时看出贺回功力颇深,误会身后有人主使,心中有气,说了他几句,并令转告师长去往嵩山相见,此时有事,不愿与无赖顽童纠缠等语。贺回自然激怒,和师父约定就快相见,恐被看破,又知对方必是有名人物,巴不得能够订约比斗,当时答应下来。

夏南莺也正赶到,玉寒恰巧先走一步,不曾相遇。贺回恐师嗔怪,自不肯说,正想借什题目前往赴约,夏南莺忽命他往嵩山明月沟寻人。第一次远离师父,事又一举两便,心还高兴,始终不知嵩山三女的来历。因在三阳崮看过那只猛鹫,知道厉害,便将黑雕招下,推说还有点事办完就去同寻主人。到了嵩山左近再设词激将,登门赴约。玉寒如其先说姓名来历也可无事,怒火头上,见来者仍是那个顽童,口发狂言,口口声声要将所养比黑雕小不许多的猛鹫打去下酒,不由怒火上攻,就这样仍因贺回人小,不知来历,武功均是正派传授,只想给他吃点小苦头,或将人擒住,问明来历,送交对方师长责罚。谁知贺回人小鬼大,早就想好主意。嵩山三女专一自修,不大过问外问之事,往来只有限数人,隐居多年,极少人知。黑雕只觉对方不是恶人,并未看出别的,性又猛烈,容易激动,以为有贺回作主,又急于把事办了往寻主人,一切全照贺回所说办理。玉寒虽忿贺回狂妄,又觉胜之不武,未先出手,只命所养两苍猿迎敌。贺回刁钻古怪,孤身寻敌,早有算计,上来便用杀手,将二猿打伤。猛鹫早在一人两猿头上盘空示威,见同伴为敌所伤,连声怒啸,便要下扑,只为玉寒法严,不奉主人之命暂时未敢妄动。玉寒虽然气愤,又因贺回机警灵巧,临时看出对方不是好惹,先用言语将他僵住。二猿一伤,玉寒正想翻脸主意,打算亲身上场,就这微一寻思之际,那鹫彩羽盘空,静等主人一声令下,便朝敌人猛扑。正在连声怒啸,没想到空中隐藏着一个劲敌。

当日云层又低又密,连韦玉寒那么久经大敌的前辈女侠均未看出上面云层中伏有一只大雕,等到瞥见一团黑影,两点金光急如电射穿云而下,耳听一声雕鸣,暗道不好,忙即拔剑上前时,猛鹫全神贯注下面敌人,不曾留意上面,黑雕来势又猛又急,骤不及防竟被一爪打伤。那鹫猛恶无比,受此重创自不甘休,无奈黑雕一开头就占了上风,同时瞥见玉寒所用剑术是正派中家数,并还厉害,贺回业已见机先逃,知道惹了乱子,更不怠慢,接连两爪将鹫打败,仗着飞翔迅速,也就腾空逃走。贺回日前业已试过几次,知道那雕能够带人飞行,一见敌人宝剑刚一出匣便似一条虹电,知非敌手,玉寒盛怒之下又自道出了名姓,贺回曾听师父说过这三奇女的来历,越发心慌,哪里还敢恋战,瞥见黑雕飞过,猛触灵机,用足全力,纵身一跃,一把捞住鸟腿,下面恰是一条宽达数十丈的绝壑,后面追兵已极厉害,又加上那只猛鹫负痛情急,怒发如狂,赶来拼命,当时形势端的险极,总算那鹫受伤不轻,飞得较慢,雕又机警,瞥见腿被贺回捞住,忙伸一爪又将肩膀抓紧,带了同飞。那鹫仍是穷追不舍,黑雕抓了贺回出没密云层中,上下飞翔了好一阵,始终一声不响,目力又强,能够透视云雾,那鹫又在连声怒啸,便照啸声来路左右闪避,竟被滑脱,一口气飞出好几百里,方始穿出云层,脱难险地。

贺回还想,自己未说姓名,或者敌人不知来历,年轻胆大,非但没有回向乃师禀告,照样去往明月沟寻人。那是一位隐居山中多年的女异人,名叫祝九姑,乃夏南莺的大师姊,贺回曾经见过,刚一开口,便被对方说了一顿,并说:“你这娃儿如何这样胆大妄为,不查底细,稍见可疑便去闯祸。正教中人多本与人为善之心,对方就是出身异派,只肯痛悔前非,或是多年敛迹,不犯!日恶,照样与之来往,以便随时感化,如何发现她与异派中人一起便当仇敌看待?休说你那武功家数容易被人看出,不久便可寻出根来,这只黑雕的来历更是尽人皆知。如今新桃源这般小弟兄姊妹为了终年济困扶危,救苦救难,一班巨贼大盗、土豪恶霸、异派凶孽恨之入骨,正要大举发难之际,你是他们小师叔,不能多帮他们的忙,反为惹事。就因嵩山三女昆仑门下,不会被凶孽贼党勾结了去,话更讲得明白,黑雕无故伤她心爱的猛鹫、苍猿,岂肯甘休?何况此雕如此凶猛,连人带鸟都是无故生事,上门欺人,一旦狭路相逢,她就看在你师父和我面上,念你年幼无知,吃点小苦头也必难免。此雕更是危险已极,鹫、猿先就放它不过,何况嵩山三女每人均养有一只猛禽,比鹫还要厉害呢。她只推说畜生报仇与她无干,本是你们不好,有何话说?”

贺回心虽不服,觉着对方也有使人可疑和不合之处,如何专怪一面,当时却不敢强,正想自己无妨,此雕却是可虑,万一因此受害,如何对得起人,心中愁虑。照着祝九姑所说避道而行,往回走不多远,夏南莺不知怎的得到信息,加急赶来,问知前情,忙将黑雕遣回。黑雕虽然深知利害,奉命送信时因那日一击成功,还是胆大自恃,心想飞高一点当可无事,并未绕走远路。不料还未走近嵩山,便被对头发现。

嵩山三女各养有一只猛禽,内中一只名叫天狼,乃三女追魂剪吕玉华所养,比鸽子大不多少,周身羽毛宛如针刺,并有两条可以收缩铁鞭也似的长尾,上有倒须钩刺,比什么都厉害。另一红鸠虽没有黑雕大,也是猛恶非常,飞得更高,当日天又晴朗,老远便被发现。黑雕不知厉害,先见红鸠和天狼来攻,并未放在心上,等到两个照面,听出天狼鸣声有异,又看出那东西虽然其小如鸡,从头到脚连周身羽毛都似纯钢打造,猛鹫也由下面怒啸飞来,三鸟夹攻,如何能当?不消多时便受了伤,眼看毛羽纷飞,鲜血四流,下面敌人又在喝骂,要将它生擒下去处置,本想拼命,又因所投书信关系重要,必须送到,一时情急,奋起神威,拼受点伤,猛一铁翅将最厉害的天狼鸟打落好几丈,就势再朝红鸠猛冲过去,乘着对方看出厉害,不敢硬拼,往旁闪避,天狼恶鸟还未转身腾起之际,用足全力刺空逃走。后面三只猛禽自不甘休,也各怒啸追去。

大小四只怪鸟急如流星,破空穿云而渡,都是快到极点。黑雕眼看被那天狼鸟追上,知这东西猛恶无比,口有狼牙,被它咬住头颈死也不放,回顾一鸠一鹫落后颇远,正想冷不防将身翻转,等它飞过头上,猛力一翅横扫上去,将其打落再逃,不行便与拼命。忽听下面山谷中起了一声长啸,其声清越,响振空山,同时瞥见下面立着一高一矮两个身佩长剑的女子,内中一个黑雕曾经见过。恶斗了些时,身负重伤,一路拼命飞逃,用力太猛,业已支持不住。又见天狼恶乌来势神速,已和箭一般朝头颈上窜到,心中一慌,立生急智,将初计改变,两翅一收,就势把头一低,便如星丸飞坠急射下去。天狼原是怒发凶威,对准敌人头颈向前猛冲,准备一下咬住与之拼命,平日凶野之性业已激发,没想到黑雕突然下投,去势太猛,竟由雕头上射过,窜了个空。黑雕业已下落,跟着后面一鸠一鹫相继飞来,便同往下投去。三鸟恨极黑雕,本意残杀报仇,先未看清下面的人是谁。尤其那只天狼恶鸟虽然窜过了头,身小轻快,性猛多力,飞得更急,刚一窜空,连头也未掉,便凌空折转,做一弧形飞射下来,快近地面方始将身翻转,势更猛急,一味拼命追敌,别的全未在意。黑雕却是机警非常,一见下面的人以前见过,便知有了救星,一声急叫,落向二女身前。

刚昂头急叫了两声,上空三鸟已分两面斜射下来,眼看离地不过一两丈,内一身材矮小的红衣女子看出来势大急,难于喝止,三鸟又是两面夹攻,黑雕众寡不敌,业已受伤,心中一急,口中大喝,纵身把手一扬,朝上挥去。另一女子口喝:“四姑不要伤他!”声才出口,当头那只天狼恶鸟业已认出下面两人,无奈去势太急,无法闪避,竟被红衣女子用内家罡气劈空一掌,打出老远,接连几个翻转,连声急叫,几乎打翻在地。另外一鸠一鹫也正飞到,没想到二女会帮助它的对头,总算眼尖识趣,见势不佳,不等对方发作,先将两翅一展,往旁避去,落在地上。想要腾起,身材高的一个业已上前,将其喝住。正想喊那天狼过来,不料那鸟天性刚猛,吃了点亏万分气愤,又认出二女与它主人相识,知道厉害,不敢硬拼,各自刺空逃走。到了空中,还朝下面,怒啸了几声,方始将头调转,穿云而去。鸠、鹫二鸟却较驯善,不敢倔强,人鸟言语虽然不通,二女均知这几只猛禽的来历性情,便朝二鸟喝骂了几句,说:“黑雕主人并非邪恶一类,它的师父天山鹰更是你主人的好友,无论因何事故也不应该三打一,快些回去。如其有事,叫你主人寻我说话。”长女说罢,二鸟飞走。

红衣女于正是荆门女侠丙四姑,见雕腿上绑有书信,取下一看,才知底细。跟着崖后石洞内又跑来一个女子,年纪轻轻,随奉红衣女子之命将黑雕带往洞中,上好伤葯,笑说:“你那对头虽被我们吓退,未必甘休。天狼爪和长尾有毒,难免发作。好在你所寻那两人我们均与相识,内有一位日内还要来此,你如飞去寻他,一个不巧反要错过,不如就在这里敷葯静养,明日我恰有事出山,代你往寻,只更稳妥。索性等那三鸟主人寻来,或我寻去,与她见面,把话说明之后再走,从此便可无事,不是好么?”黑雕本通人言,知道对方行辈甚高,主人对她十分恭敬,所寻三位异人又有一位是她至亲,只能寻到一位便可复命。何况身上伤痛越来越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三 伤恶鸟 贺小侠初斗白蟾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翼人影无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