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翼传奇》

第九章 奇变

作者:奇儒

皇甫秋水用劲击出,唐羽仙惊叫一声,全然不由自主的也随着出手。一出手,便是三天极门中的“天道无积”心法;力劲所及,瞬间和唐雷换了个位置。这等手法,原先是用于受众人攻击之时,造成对方相残之用。皇甫秋水杀手已出,眼前的唐雷俄而换成了唐羽仙;皇甫一惊,收掌回身,便将身旁的树干震的悚悚不已。

满天落叶中,唐羽仙双膝一跪,泪声道:“恩公!请……饶了唐雷哥哥吧!羽仙心不忍……。”

皇甫秋水看看犹自怒目相向的唐雷一眼,再看看唐羽仙跪地哭泣拉住自己衣衫,像是无奈的小女孩,恳求父亲买个自己喜爱之物。皇甫秋水心中又是一动,看唐羽仙梨花带雨的样子,忍不住一声长叹,道:“起来吧!我们还有许多正事要办!“

唐羽仙闻言破涕为笑,道:“多谢恩公!羽仙……。”

皇甫秋水摇摇头不着一言,手袖一挥,唐雷便自飞摔到树林内昏厥了过去。

唐羽仙站了起来,看看昏倒在地的唐雷一眼后道:“恩公!再来我们是不是要直闯上山?”

皇甫秋水点点头,道:“你先上去,我随后就到。”

唐羽仙应了一声,翻身上马,随即策马而上狂奔往武当山。皇甫秋水目送唐羽仙离去的背影,一招手,彭刚便自出现在眼前。

彭刚恭身道:“彭刚听候副帮主差遣?”

皇甫秋水道:“立即通知老副帮主,实行歼灭计划。”

“是!”彭刚一恭身,正慾离去,突然又道:“启禀副帮主,这个唐雷……?“

皇甫秋水道:“别管他了,歼灭计划一成功,唐雷死不死都一样。”

彭刚不再说话,转身便没入树林之中。皇甫秋水微微一笑,只见通往武当山上的小路中一道信号弹弹起,爆裂在半空之中。皇甫秋水又复一冷笑,往山上而去。

武当大院广场已然聚了各门各派的武林人士。场中三座坟,尤其是惹人显眼,而更引人议论的,是后山中不断爆响的烟火信号,显然,已有人由后面攻了上来。场地布置,是由许多搭建的帐蓬供各门派使用以遮东升日旭。最正中的位置上,坐了这次召开大会的葛浩雄和地主武当派掌门人破尘道长。破尘道长对于一路传讯上来的信号似乎早在意料之中,依旧和葛浩雄和各门派前来与会的人士谈笑风生。这点镇静的功夫,不由得在场的人物点头赞赏。其实,破尘道长之所以处变不惊,那是因为苏小魂早已设计好一套反击的伎俩。

丐帮帮主雷齐可是忍不住的捱近破尘道长身边低声道:“掌门人好镇定的功夫,雷某佩服……。”

破尘道长暗以传音之法道:“雷帮主,贫道有一事相托,请帮主照料。”

雷齐也以传音入密的方法道:“道长请说!”

破尘道长敷衍了一下前来拜会的人后,又道:“待会儿那个神秘组合将会以火葯攻击,分道请雷兄帮中的兄弟打狗棍插入场中有白石记号之处!”

雷齐一看场中三坟的四周,果有几颗白石散布,点点头以传音入密答道:“兄弟知道了,就这么办!只是,不知何时行事?”

破尘道长传声道:“空中出现紫色烟火时,立即就做!”

雷齐点点头,数了一下道:“是不是有一十八处!”

破尘道长传声道:“正是。另外,贵帮弟子插入后请立即后退,以免遭及火葯爆炸波及。”

雷齐讶道:“既然已知有火葯为什么……?”

破尘道长道:“此计事关重大,现在无暇解释,请雷兄信任贫道便是。”

雷齐一笑,点头传声道:“当然!”

他们两人这段谈话,别人就算注意了也无法得知。更何况,这么多人交谈走动,更不可能注意到。可是,冷明慧不是普通的人,冷明慧早已化装混迹人群之中;而恨天三老,虽各自以本来面目出现,武林却早已无人识得他们。只当他们是穷荒异宇中的奇人异士,虽然侧目,倒也见怪不怪。

冷明慧为了爱子冷知静被擒之事,这回可是尽力全力设计截救之法。首先,以冷明冰和战刀七人组代表冷枫堡而来,以明的方式出现。自己和恨天三老又个别乔装混入人群之中。以待时机,先救下冷知静,再以战刀七人组和恨天三老大开杀戒。一旦退下了武当山,立即直奔往大内京城,制造烟雾让众人往攻冷枫堡。而后,由大内之中取得密令往塞外引兵直入中原。届时,他冷明慧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

冷明慧觉得一件事可疑的,便是破尘道长为什么和雷齐之间的谈话要用传音入密之法?他是由两人太阳穴的鼓动韵律之中,知道了这件事。冷明慧一笑,已然明白是庞龙莲的攻击行动已被武当派知道。冷明慧又想,是什么行动可以让庞龙莲完成统御武林的霸业?只有火葯,便是用火葯省时省力,一举歼灭在场的反对势力。

冷明慧突然醒悟,冷知静必然不在那三座坟之下,武当派、鹰爪帮必不会冒这险!冷明慧一想到这里,立即往旁侧身离去。

苏小魂看见由后山间上来的是唐羽仙,他的头真的大了。他真后悔叫唐笑去看守冷知静、梅夫人和楚老五的体。现在,他只有请赵任远接下这个烫手山芋。

唐羽仙一路策马而来,哗啦一声,地上竟有一坑暗洞,马一踩空,便堕了下去。唐羽仙一蹬,人已飞身而起,眼前,一道人影傲立!

唐羽仙冷肃道:“不管你是谁,要命的话就让开。”

“这话一向是我对别人说的,”那人是赵任远。“除了皇上,整个京城里还没有人敢用这种口气对我赵某人说话。”

唐羽仙一愕,仔细端详前面这人,又复冷声道:“你就是赵任远,对不对?”

“不错?”赵任远笑道:“想不到江湖上一个大姑娘也认得赵某人。”

唐羽仙冷笑道:“叫苏小魂出来,否则本姑娘便一路杀进去。”

赵任远笑道:“打架吗——?和小姐打架我最喜欢了。这是赵某人的荣幸,请——。”

唐羽仙冷冷一笑,刀已然随心所动直劈赵任远肩井穴而来。赵任远大吃一惊,惊的是对方的刀法全然巧自天成;惊的是对方的刀法太快,快若无痕如隐!难怪苏小魂这个臭小子不自己来。赵任远真想破口大骂,只是他现在没这个空闲,现在最重要的是别太丢脸。

在两人交战的身后,皇甫秋水轻飘飘的溜入武当派内;另端,老鬼带着黄土天君和赤火天君也飘入其内。苏小魂躲在暗处看得一清二楚。现在,老鬼那边比较重要。老鬼身旁那位穿黄色衣的,显然是专行土遁的黄土天君;而那位身着红衣的,便是赤火天君了。

黄土天君到了前夜挖掘地道之处,三两下,以手掌扒开了一个洞,好深厚的铁沙掌造诣。洞,里有条引线头。赤火天君也蹲了下去,拉扯了一下向老鬼道:“火葯没少,方向也对,看来他们还没发觉。”

老鬼冷笑道:“好极了。那就快点着了吧!”

赤火天君应了一声,自袖中冒出一团火球,便自引燃了火葯。这些,苏小魂一一看在眼里,向远方的武当弟子打了个暗号,那弟子又传了出去。不久,东方上空便爆出紫色烟雾。这点,老鬼也看见了。

赤火天君道:“莫非有人知道我们的计划?”

老鬼道:“不会——。相隔那么远,任谁也没千里眼。可以看见我们的行动。再说,他们如果早先知道了,又何必让我们引爆?”

黄土天君点点头,道:“那我们任务完成了,快走!剩下的自有皇甫副帮主负责。”

老鬼道:“好。我们到后山中接应。”

老鬼等三人飞身离去,没入后山小路的同时,身后武当山中已然传来一声爆炸。他们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唐笑听见爆炸声的同时,便带领着武当弟子和鹰爪弟子押着冷知静、梅夫人和楚老五的体大院广场而来。廊道上,一袭人影青衫随风,正是恢复了原来面目的冷明慧伫立。唐笑往前一步,笑道:“冷堡主别来无恙?”

冷明慧看看冷知静垂头颓丧,早已瘦弱不堪,显然是吃了不少苦,心中怒气一生便要形之于武。只是,凭着多年的修为又强抑了下去,淡淡一笑道:“多谢关问,在下还想问问上回唐门来说的那些弟子,伤势可了些?”

这话,分明是指三个多月前唐门攻打冷枫堡时,反遭冷枫堡击退之事。唐笑不愧取名为笑,只见他仰首大笑道:“当然啦——,冷枫堡所仗恃的不过是奇门机关。这点,唐门弟子回去后已经研究出之法。”

唐门暗器冠绝天下,唐门机关之学,亦可称雄宇内。冷明慧脸色一寒,道:”只怕——,你唐笑永远没那个机会。”

“是吗——?”唐笑一笑,手中已多了颗观音泪!唐笑道:“风闻堡主军荼利神功承续百年失传正宗,不知是真是假?”

冷明慧看看观音泪深吸一口气,道:“试了便知。”

唐笑面色一凝,右手微抬同时,身后,又一道人影落下,是皇甫秋水。

唐笑身子一侧,左手又多了颗观音泪!冷冷笑道:“朋友大概是庞龙莲手下另一位副帮主的皇甫秋水罗——?”

皇甫秋水一愕,却即蔼然一笑道:“阁下见多识广,只是不知祸从口出罢了。“

唐笑不答,向一旁的武当、鹰爪弟子道:“这里没你们的事了,快走!”

皇甫秋水接道:“嘿——,只要我们想追杀他们几个,难免要使了劲而露了破绽来你的观音泪!好!好狠!”

武当和鹰爪弟子将手上的人一放,只见二人一全趴到了地上。众弟子纷纷一步一步,一个接一个的靠墙离开了去。唐笑又笑道:“喂——,皇甫秋水,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你应该是到前面看看状况啊——。”

皇甫秋水叹道:“我本来是想到前面去,谁知道不巧看见了冷堡主,便顺势跟了下来。”

唐笑玩弄手上的观音泪,笑道:“冷大堡主,这下你可被人捡了个便宜啦——。我看,你是推测了很久才想到原来人不是藏在坟内?”

冷明慧冷哼一声,瞬时,军荼利神功第十一层境界的劲气已排山倒海而出。另一边,皇甫秋水从未出手的“大手印圆满势”也随之狂卷向唐笑而来。两股排山倒海的真力犹如两面铜墙,已然罩杀唐笑任何的生机!

唐笑出手!观音有泪,泪众生苦!

观音泪三十三回力已尽全力迫出,直向左右两道气机劲墙而去。观音泪前进了一半,硬是断裂成两半;一半,往皇甫秋水、冷明慧透入罡气之中而入。另各一半,反弹打入穿透唐笑左右两掌。唐笑左、右两掌两道血珠飘起的同时,冷明慧和皇甫秋水也让半片观音泪透入手臂之中。唐笑长啸而去,落往院外。显然,他刚刚所展的手法,是为两败俱伤而做。

冷明慧叹道:“好个玉石俱焚!”

皇甫秋水亦叹:“唐笑的暗器,果真天下一绝!”

两人双双齐进,一个抱住冷知静、一个抱住梅夫人。瞬时,两人都呆了。冷知静是由冷鸣所化装的;而皇甫秋水手上的梅夫人竟是知绝所假扮。两人长吸一口气翻过楚老五的体,赫然是冷叶!

冷明慧苦笑,皇甫秋水也苦笑!远处大院会场,已传来呼叫群声。两人对看一眼,一咬牙,扬身而往。

在大会场中,一切的过程充满了戏剧性。先是东方上空冒出紫色的烟火;接着是十八名丐帮弟子纷纷往场中跃去,将手中的打狗棒插入广场之中。接着,在他们跃回来的同时,便轰然一响,在那三座坟的四周爆炸。只是葯力不大,正好将坟上土堆掀起,露出底下的棺木罢。

众人遭此奇变,由疑惑、讶异、震惊,而至议论纷纷。葛浩雄由主篷中站了来,含笑站到场中,向四周群侠一抱拳,道:“诸位江湖道上的兄弟,在下鹰爪帮帮主葛浩雄于今日邀请各位前来,便是要揭发一项武林大阴谋。”

群侠交谈的声音静了下来,全场的目光投向葛浩雄等待他的下话。葛浩雄朗声道:“刚刚,各位所看到的爆炸,正是有人实行这项阴谋的一部分。若非由丐帮兄弟们以棍插入土中阻止了大半的火葯引爆,恐怕在场的诸位便有大半死在项阴谋之中。”

葛浩雄话声一落,又引得众人议论纷纷,性急的鼓噪了起来,纷纷叫道:“是谁?是谁想炸死我们?”

葛浩雄一笑,招手。立即六名鹰爪弟子上来。把三具棺木抬了起来。葛浩雄环顾全场,朗道:“诸位,请看!”

葛浩雄出手,三连起便将棺木盖开了来,露出里面的梅夫人、冷知静、楚老五。棺木中这三个人显然出乎大家意料之外,尤其是楚老五,不是早在四个多月以前就死的人,怎么还会在这里?梅夫人和冷知静又是怎么一回事?就在众人讶异的这瞬间,苏小魂长啸而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奇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蝉翼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