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翼传奇》

第十章 绝地

作者:奇儒

苏小魂到了广灵,费了好大的劲才在广灵东北部的山林区里找到了一棵偌大的白菩提树。苏小魂之所以会寻到这儿,是无意在山林中乱窜,不意竟见着了一个村落。山中聚集村户,本已是相当少见;而引起苏小魂注意的,是这村庄外围的树林,显然非天然形成,而是人工有意布置,隐隐含了奇门遁甲之学。

苏小魂此时是居高望下,正值子时中分之时。在此一天替换之中,奇门所造成的烟雾尽散,而那棵白菩提树自是在日光下独特耀眼。就此刹那,中分时光一过,烟雾又便自集聚了起来。苏小魂叹道:“嘿,要不是恰好在此望见,恐怕又得寻上好长一段时日。”

苏小魂已然知道了目标,也不心急,便靠在树梢上歇息。此时,只见一道人影踬由山下而来,到了自己树下,竟靠着树干喘息。苏小魂注视那人,二十来岁年纪,只是狼狈不已,且身上亦复有几处血迹。而最叫苏小魂惊心的,是那伤痕竟是由犬兽类所咬伤。正想到此,四周风声响动,便有几只巨犬如狼跃出,围住了那名汉子。苏小魂由目色望清楚,赫然是西藏神!这等神平素便是在西藏一带,也是喇嘛、贵族人家才有所饲养。神之性凶猛绝伦,若稍加训练简直可称得上一流高手。昔年苏小魂在西藏之时,便曾见师父放神伤来袭敌人之事,自此印象极为深刻。不意,在中土东方,竟能见此犬,且达六只之多。

那汉子受到神围住,眼中犹然尚无恐惧之色。只见他双掌竖起,只待神一有动静,便要拚得你死我活。此时,一阵衣掠声传,来的人竟是独臂的老鬼!

老鬼嘿嘿冷笑道:“锺锦文,你还是识相点,告诉老夫怎么进入你们锺家绝地吧——!”

锺锦文脸色一正,道:“尊驾想是『夺命的老子』的兄弟,人称老鬼是不是?“

老鬼嘿嘿冷笑道:“想不到,连我们远在苗疆的大哥,你们锺家都知道了。锺字世家,果然势力庞大。”

锺锦文喘气道:“前辈,你们这一代三兄弟;老头子已死于唐门,前辈又断了一臂,而苗疆老子近年来似乎也有走人入魔的迹象。事态至今,何苦为庞龙莲卖命,而至为虎作伥之举?”

老鬼怒极反笑,道:“黄毛小儿,锺家绝地你说也不说?你再稍迟缓,莫怪老夫心狠手辣,叫你碎于犬口。”

那锺锦文果真是一条汉子,硬声道:“生死由命,锺家弟子没一个是怕死之辈。”

老鬼狂笑道:“那就成全你!”

只听老鬼口中一啸,作一手势;瞬时,六只神便要飞扑而上。蓦地,凌在半空的神竟又各自落回地上,温驯不已。那老鬼一愕,又复口中啸声连连,只是那些神不为所动,兀自都坐了下来。老鬼心中一惊,至此,才闻得淡淡香味,是“佛千里”的檀香!

老鬼脸色大变,至今武林上会用佛千里檀香的,只有一个人。苏小魂!

老鬼想到的时候,苏小魂已经出现在眼前,而且还很可恶的冲着他微笑。苏小魂一面蹲下抚弄神,一面向老鬼笑道:“老鬼!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啊——。”

老鬼恨声道:“逢个屁!彭刚早在三天前就告诉我你在广灵一带,没想到倒是真的撞上了。”

苏小魂笑道:“更没想到的,是本来要用来对付苏某的神,竟然跟苏某人成了好朋友,连你这个狗主人都不要了?”

老鬼无言,因为,这是实话。一旁的锺锦文抱拳道:“这位,可是锺四小姐口中的苏兄苏小魂嘛——?”

苏小魂站了起来,也抱拳道:“正是在下。”

锺锦文笑道:“锺四小姐日也盼、夜也盼,苏兄果然不负四小姐的期望。锺某心中敬仰得很。”

苏小魂笑道:“那里,待会儿通过那奇门遁甲,还得请锺兄弟多多帮忙。”

锺锦文讶异道:“苏兄已经看出来了?”

苏小魂笑道:“只见一斑,未窥全貌。”

两人谈话,你一句我一句,全然便旦将老鬼放在眼里了。老鬼冷哼一声,突然由袖中取出一哨,使劲吹去。锺锦文见状,又不见哨音出来,不觉讶道:“这老鬼在做什么?怎么看他这么用力而哨音一点也无?”

苏小魂皱眉,突然叫声:“不好!”

苏小魂叫声甫落,立即拉住锺锦文便往树上飘去。同时之际,六只神已然如疯狂般攻到。苏小魂再一提气,堪之避过了神的森森犬齿。苏小魂将锺锦文置于树上后,道:“锺兄弟且在此暂坐,让苏某驯服了那六只神。”

锺锦文急道:“锺家未有贪生怕死之辈……。”

苏小魂一笑,道:“这神其性威猛,若不知其性恐怕会自惹杀身之祸。苏某曾住过藏陲一带,可以应付的了。”

锺锦文摇头道:“不可。小弟非得下去一战,否则苏兄若有什么差失,小弟罪该万死。”

锺锦文说完,便作势要飞扑下去。苏小魂无奈,只好出手连点了锺锦文几处穴道。道:“苏某鲁莽,请锺兄弟多多包涵。”

苏小魂说完,便往树下落去。老鬼见苏小魂下来,又死命吹哨,只见神愈见疯狂。苏小魂朗笑一声,天蚕丝由袖中生,循着地势方便,上下左右飞窜,竟将六只神的二十四条腿全然相系。那六犬受此系绑,便纷纷叠成一堆,无法前进半分。苏小魂正待出手要击昏这六只神,老鬼已是大喝一声,运起大移转神功,凌空劈来。

苏小魂急忙间回身,左掌凝聚大势至无相般若波罗密神功,硬捱了一掌。老鬼掌中回力奇特,竟连牵带扯的硬挤入苏小魂体内。苏小魂无法,只有以本身真气疏导,自左边入而引至右边右手出,瞬即,六只神已然毙命。那老鬼受了苏小魂这一反击,也不甚好受。硬是将差点涣散的真气提起,一转身便自没入林中。

苏小魂医好锺锦文的内伤,又埋葬了六只神,才随着锺锦文进入锺家绝地的外庄。此时,东方既白,户户门口各自站了人在。苏小魂含笑要往白菩提树走去,却发觉,这条街上已然有股浩瀚的气机在阻挡。

锺锦文为难道:“苏兄,这是锺家的规矩,请勿见怪。”

苏小魂一笑,点头道:“苏某本当入乡随俗。”说完,抬眼凝视街心,扬声道:“苏小魂来访贵地,得罪之处,尚请多多包涵!”

苏小魂说完,便大步踏往街路,往那白树行去。锺锦文忍不住关切叫道:“苏兄小心!”

苏小魂长笑,道:“锺兄弟,放心!”

话落人扬,第一户第一波攻击已至,苏小魂长笑中拔起,竟以天蚕丝入地为柱,人扬其上用手驱使天蚕丝代足而行。苏小魂这招,无疑是避免了双方血肉相搏,而彼此之间机巧变化,内力相激则更胜一层。只见苏小魂天蚕丝原先滑地而行,烙下浅浅丝痕而去。不久,随即慢了下来,显然出手之人愈见功力。而且,前村之人亦复追来使劲以滞天蚕丝的前进。锺锦文的一颗心都要提起来了,只见那蚕丝前进,已由一尺一尺而渐为一寸一寸,每一前进,似乎是只有“挣扎”二字可以形容。到了晌午,还差有六户远近。如此,又到了日薄西山之时,才又进了两户。夜深之际,便仅剩最后一户了。

苏小魂闯绝地外村之事,无疑轰动了锺家内谷。秋枫梦玉园内四个姊妹,更是关心无比。据所报知,苏小魂然以一线天蚕丝凌风而立,硬是一尺一寸往前迫进。由早上开始,直至深夜,已然进展到最后一户。锺家四姊妹所担心的,是最后一户的“户长”锺隆盛。以苏小魂破记录的快速推进,明晨以前要过最后锺隆盛的关卡绝不是问题。

重要的是,埋于白菩提树下的三名剑手。

锺玉双叹道:“他进得太快了。以如此损耗内力而不休息,恐怕无法抢得进入树洞的机会。”

锺秋双道:“真是的。也不用急成这个样子啊——。慾速则不达——。”

锺枫双接道:“洞开的时间不过只有一寸香的光景,如果这回他没抢进,又得从街头来。岂不是要活活累死他了?”

锺梦双过去,牵住锺玉双的手道:“小妹,你放心,三姊相信他一定可以达成的。你赶紧歇歇吧,已经这样折磨一天了。”

锺玉双摇摇头,道:“不……,玉双要等结果,否则……觉也难眠!”

锺秋双突然接道:“奇怪啊——,真是奇怪?”

锺家三个妹妹讶道:“大姊,奇怪什么?”

锺秋双沉思道:“苏小魂为什么在半途中曾经略为后退了两次呢?”

锺梦双望向锺玉双道:“玉双,你说他练的是大势至无相般若波罗密神功?”

锺玉双点点头,道:“是啊——。有何不妥吗——?”

锺梦双道:“这神功的特长是什么?”

锺玉双沉思道:“气势所及,无我无相,而绵生不绝。其势浩荡,遇阻愈强。因其无心,所以莫可相击!”

锺秋双道:“那更奇怪了。”

锺枫双笑道:“大姊,你一直奇怪什么啊——。”

锺秋双道:“大势至无相般若波罗密神功我虽未见过,但是书籍上略有提起,其势所进,心无退路之理。何以曾有两回稍稍缓后?莫非他又体会出另一层境界来?”

锺玉双关切急问道:“大姊的意思是……?”

锺秋双笑道:“小妹,你别心急。照说,苏小魂本当今夜夜深以前便可通过外庄街道,为何阻滞至今?大姊大胆忖测,那苏小魂必然在武学上已然突破了某一设限的境界,而大有造化气机存在。”

锺玉双问道:“为……为什么这样反而慢了?”

锺秋双意味深长道:“为了不让一街之上有流血之事。唉——,苏小魂果然是宅心仁厚。小妹,此人大姊虽尚未得谋面,却可肯定必然是人间龙凤。”

锺梦双奇道:“难道苏小魂不退,就会造成流血之事?”

锺秋双道:“不错!大势至菩萨和观世音菩萨并称佛教两大菩萨。观世音是听闻世间一切求助之;而大势至则以大威力世间一切魔障。若非苏小魂后退以化解全街阻力,则必然令他们内力互激,加上苏小魂的神功汹涌,恐怕将有一半的人折损。”

锺玉双讶道:“会损失这么多人?为什么从没听过?”

“因为百年来没有一个人的功夫像他这么好!”锺涛境由外面踱了进来道:”又有消息了。”

锺家四姊妹急站起来叫了声爹,便肃立等待她们爹的宣布。锺涛境一笑,道:“苏小魂已然通过了外村一街,而且击败了三名剑手。现在,他正在地底城绝地十八关中游走。”

锺玉双忍不住道:“爹——,他……他走的是那一条?”

锺涛境道:“迷宫十八层!”

锺玉双大吃一惊,道:“他……他……,这个笨蛋,为什么要走这条最难走的路?”

锺涛境注视锺玉双好一会儿才笑道:“他说,他为了你,所以特别挑一条最难的,免得人家看不起!”

锺玉双踱脚道:“这……这笨蛋……。”

锺玉双嘴里骂着,心里可着实高兴。锺涛境一笑,又道:“苏小魂的武学造诣,显然又进了一层!”

锺玉双道:“是那一方面?”

锺涛境沉思道:“奇怪——。当他通过外村一街,三名剑手,将要跃入树洞之时,竟然说了句无关的话?”

锺家四姊妹齐声道:“什么话?”

“多谢不空大师指点!”锺涛境皱眉道:“多谢不空大师指点?不空大师远在嵩山少林,莫非曾经在武学上竟可指导苏小魂吗——?不可能,不穴师该无此功力才是!”

洛阳城外,通往山西的路上,有一片绵延的山势。俞傲已然在此休养了一个多月。对于断去的右臂,他没有一丝后悔。虽然执刀的右手,是他的生命;可是为了朋友,一条手臂又算什么?俞傲缓缓将真气贯注在左手之中,拔刀、入鞘、拔刀、入鞘。

每一次拔刀,便在一棵树干上划一道痕。每天,在每棵树上划上一千条刻痕。一千条痕,一千次拔刀。今天,到了晌午时分俞傲已然划了五百四十九次。他细细审察那些刀痕之间的距离,总算满意的点头。

每条痕迹,一样的距离、一样的深度、一样的长短。俞傲后退,突然一转身,第五百五十刀!

“好刀法!”赞叹的是一名年轻的樵夫,年岁和俞傲相彷。只见他鼓掌道:”好刀法,只怕可比得上江湖传说中的俞傲一刀!”

俞傲注视眼前的樵夫道:“你认识俞傲?”

那樵夫摇摇头道:“不认识。不过曾经听过这人的许多事迹。怎么?兄台认识他吗?听说他是一位性情中人。”

俞傲讶道:“他又是怎的性情中人?”

那樵夫笑道:“呵——,这可多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绝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蝉翼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