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翼传奇》

第十一章 人间

作者:奇儒

庞龙莲出手,的确是惊人无比。俞傲逃亡了七天七夜,总算回到了洛阳。一到洛阳,他立刻去找范老头。范老头检视了俞傲的伤势后,沉重道:“还好你跑得快,否则,只怕你连命都没了。”

俞傲忍住痛苦道:“是不是有特殊的方法,可以将俞某的潜能全部发挥出来。“

范老头讶道:“你是说像冷明慧提炼出战刀七人组那样?对不起,老夫办不到。”

俞傲冷汗直流道:“别管我生死,帮我做……。”

范老头不说话,只是将紫气佛珠拿出来,分别在俞傲全身十八处重穴用气机灌入。一柱香后,俞傲体内冲激的奇怪回力已然大减。

俞傲喘气道:“鹰爪帮被破,大悲和尚他们又遭擒。我俞傲拚死也要救出他们。万夫子,你号称天下无事不知的『神口鬼爪』,请用那法子逼出俞某的潜能!”

范老头摇头道:“那法子太过邪门霸道,老夫不知……。”

俞傲“忽”的站起,左手拔刀道:“若万夫子不愿,俞傲又无力可以救朋友,只有以死以谢朋友被擒之辱。”

俞傲说完,便举刀要自刎。范老头出手,只是他右手暴长,赫然是失传已久的“通臂神功”!俞傲还来不及有所反应,便已昏倒,颓然倒下。

范老头看着俞傲,叹口气向外命令道:“立刻备马车,将俞先生送往嵩山少林,请不空大师调养。”

苏小魂见到范老头时,俞傲已经被送走了三天。苏小魂问道:“俞傲的伤势怎样?”

范老头道:“伤势无碍,只怕他心自责。”

苏小魂点头道:“这样晚辈就放心了。不空大师佛禅高深,自是能治的了俞兄的心疾的。”

锺玉双问道:“万前辈,你知不知道大悲和尚他们将会被囚禁在那里?”

范老头沉思道:“一定是在『归元流水』。”

“归元流水?”苏小魂急道:“怎么去?”

范老头道:“不远,就在鹿邑之旁的济河分支!”

“归元流水”,无疑是武林最神秘的几个地方之一。大悲和尚、赵任远、潜龙便是被困在流水上,舟舫后的木桶之中。那木桶极大,约有小屋大小,正好塞得下三个人,和一大堆的火葯。火葯的引线,由管子引到拉住桶子的舟舫之上。只要那端一点,这木桶便成了碎片。三人不但被绑了牛筋绳,更被点了全身三十六处穴道,动也无法,只能留着一张重不过两两的嘴皮子叹气了。

潜龙叹气道:“只要我能动,少不得要把这些兔崽子好好教训一顿。”

大悲和尚叹道:“要你动还不容易。只是这牛筋是淬练过的,用内力也无法震得开。”

赵任远瞅了大悲和尚一眼道:“你有什么法子可以令我们能动?”

大悲和尚笑道:“吃鸡肉!”

“吃鸡肉?”潜龙叫了起来:“喂——,和尚,你不会是想还俗了吧!怎么吃起肉来了”大悲叹道:“有所为有所不为——。”

负责看守他们三人的吴岚真的送鸡肉来,而且是相当瘦的鸡肉。因为,帮主交待要这三人吃点苦头;因为,那个头特别大,特别讨厌的和尚口口声声说绝不能吃肉,尤其不吃又瘦、又多骨的鸡块!吴岚毫不犹豫的在下一餐,便饱了三人又硬又瘦的鸡肉块。

吴岚由木桶爬出来时,简直是愉快极了。他甚至幻想着,如果将此事报告上去,说不定可以再升一瓣。现在,整个归元流水都由他和郑夫人管辖。其余的,全数到了襄陵筹备十天后的立帮开宗大会去了。

吴岚由舟舫乘小舟到了岸边,跳了下去犹自欣喜着。嘿,我吴岚虽然只有黑色五瓣,过不了多久一定可以爬到六瓣、七瓣,到时候,可光彩啦。放眼在归元流水内,也不过一个郑夫人的黄色七瓣比自己职位高而已。

吴岚得意的走着,一名女子由树林中走近了来。吴岚一愕,叫道:“喂——!你是谁?怎么跑到这里来?”

那女子闻言,反骂道:“你又是谁,本姑娘为什么不能来?”

吴岚一愕,正待说话力一名女子在背后冷冷道:“吴岚,让我来见见这位不讲理的姑娘吧。”

吴岚回头,知道是郑夫人亲驾,一恭身,便退到了一旁肃立。那女子不屑朝郑夫人道:“你的男人可真没用啊!”

郑夫人冷笑道:“嘿!小小年纪,便如此口快舌利!”

那女子笑道:“总比你这黄脸婆好多了”郑夫人眼中杀机一现,冷声道:“吴岚!”

吴岚闻言恭身道:“属下在!”

郑夫人吐出一个字:“杀!”

郑夫人话出,吴岚双手便已直扣眼前这位女子的百会、天柱两穴。吴岚难免觉得杀了这么漂亮的女人是有点可惜,所以下手时并不很重。这瞬间,他立刻后悔了。

红玉双剑!

锺玉双手上的红玉双剑已然划破了吴岚的喉头,直落向郑夫人而来。郑夫人一口气提起,右手阻敌,左手往上一扬,一道火红火花便自由空中展开。立即,四周涌出许多龙莲帮的手下,齐齐困住锺玉双。

郑夫人一声冷笑,却又见一人由树林中走出!郑夫人就算不认识锺玉双,却一定认识眼前这人。苏小魂!

郑夫人脸色一变,随即爆笑道:“苏小魂啊——,苏小魂。只可惜你晚来了一步。”

苏小魂笑道:“是吗?你说说看。”

郑夫人风情万种的拢发,道:“你可有看见我刚刚打出的那颗死亡信号弹?”

“死亡?”苏小魂道:“谁?”

郑夫人狂笑了起来,身后,流水上,舟舫后的大木桶轰然的炸碎!江面上,一团火、一团红。

苏小魂紧盯住郑夫人道:“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

郑夫人皓臂微抬,抛了个媚眼,道:“当然是一个和尚、一个大官、一条土龙。就这样啦——。”

郑夫人说着,又故意轻抬皓腕要拢头发,顺势又抛了好几个媚眼。一旁,锺玉双冷笑道:“你眼珠子乱转,我就挑你招子。你头发不顺,我就剃光你的头!”

郑夫人一愕,果然把双手放了下来,冷笑道:“你不喜欢别看吗——。妾是做给苏哥哥看的。小姑娘,你别吃醋啊,以后长大了……。”

郑夫人这辈子永远不会明白,自己恃以为傲的青丝乌发怎的在两道红光交汇之下,全数落得精光。郑夫人的反应是呆立当场,甚至连出手攻击都忘了。

锺玉双发完了,艰辛的走到苏小魂身侧。茫然见江面上只剩浓烟的木桶。这回,一次死的是三个患难的生死之交,锺玉双可以明白苏小魂心中的感受。自己,眼眶也不禁湿润了起来。苏小魂颓然坐在岸边,锺玉双叹了口气,已无语可慰死别伤心人。她也坐下,依江波低泣。

郑夫人早率着所有人马走了。甚至,舟舫上的人也全换乘了小舟,到了对岸,急急离去。因为,虽然苏小魂没杀过人,可是他身旁的锺玉双,任谁也受不起红玉双剑中的任何一剑。

苏小魂低低长叹一声,复转为悲泣高吭,啸声绵绵山谷之外而去,气机所动,连江波都动摇起来。苏小魂连啸三声,竟抱头痛哭了起来。锺玉双心中一酸,抱住了苏小魂,两人相拥而泣。

“喂——,你说这两个家伙够不够朋友?”

“朋友?我恨不得一脚踢死苏小魂这臭小子。”

“一脚踢死?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那能这么简单就让他死。不好好教训一顿,煎炒煮炸怎么成?”

苏小魂和锺玉双强抑动,慢慢抬头,只见眼前不是大悲和尚、潜龙、赵任远,是谁?只是,他们三人被绑得像粽子一样,不,更像弓着身的红虾。

苏小魂讶道:“你们怎么逃出来的?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大悲和尚叫道:“我犯戒啦——。”

锺玉双笑道:“干吗——。和尚,是不是那个郑夫人叫你给迷住啦?”

大悲和尚气结道:“是吃肉——。”

“吃肉?”苏小魂讶道:“吃什么肉可以死里逃生?”

潜龙叫道:“吃苏小魂的肉——。拜托你快点帮老子身上的牛筋解开好不好?“

锺玉双把玩手上的红玉双剑道:“有人要一脚踢死我,又有人要吃我肉,还有人说要用煎炒煮炸。当然,有人说我们不够朋友——。唉呀——,说得真是对啊——。”

大悲和尚、潜龙、赵任远三人齐叫道:“姑奶奶,我们错了,原谅我们吧——。”

往洛阳的官道上,正有五骑飞奔着。四男一女,四男中,有一个是和尚。不错,正是头特大的大悲和尚。

大悲和尚显然刚刚说完一段话,犹自露出得意貌。苏小魂赞叹道:“和尚,你头这么大,心眼儿果然用得上——。”

潜龙道:“和尚把骨头由口里吐出,打开了我的穴道。单是这份力道控制得恰到好处,潜龙实在佩服。”

赵任远笑道:“潜龙兄水底功夫才真是天下一绝呢!”

大悲和尚笑道:“若无赵兄以大内秘术暗中震破了木桶底部,我们还是无法逃过这一劫啊——。”

三个各自大笑。冷不防,锺玉双冷声道:“被抓了还那么得意,羞也不羞?”

三个大男人立即住口,他们突然发觉,太久没见到眼前这位“天下最具有妇女美德”的女人,似乎开始忘了些“规矩”!他们早该知道的,因为苏小魂的话特别少!

苏小魂一行五人半夜赶到了洛阳醉仙楼,范老头竟已早一步离开,目标是嵩山少林寺。

潜龙讶道:“难道万夫子亲自出马了?”

苏小魂沉思道:“万夫子俱大悲慈怀,不过其心境已然达到知性明心的境界,他这次重入人间江湖,恐怕是另有深意。”

大悲和尚点头道:“再过十天,庞龙莲立帮开宗大会即将在襄陵举行。我们是否直接到襄陵去?”

苏小魂道:“和尚,不如由你和潜龙、赵兄先走一趟武当,听取破尘道长的意见。我和玉双则往嵩山少林寺,一则探寻万夫子,二则看看俞傲的近况。”

大悲和尚一揖合十道:“南无阿弥陀佛。施主可千万小心才好。十天之后,襄陵城内『兴和百泰楼』见。”

锺玉双抢先答道:“南无阿弥陀佛。和尚尘缘未了,可千万别擅闯极乐世界,要自个儿多多保重啊——。”

大悲和尚不再说话,看向潜龙和赵任远。可恨的是,这个老小子竟然装聋作哑。锺玉双一笑,将座下“白雪乌云”调了个头,冲着潜龙、赵任远一笑道:“两位多多保重啊——。别苦着一张脸行吧,十天后不就又要见面啦——。”

潜龙、赵任远双双急抱拳“恭敬”道:“是、是,保重——。”

苏小魂突然道:“郑夫人必然回去禀告庞龙莲你们葬身在归元流水。所以……。”

赵任远道:“所以,我们就要装死;你们要装哭……。”

苏小魂叹道:“鹰爪帮被破,葛浩雄帮主下落不明;不知道僵门怎了?”

大悲和尚道:“就由我们化装成僵门的弟子到武当山去,以免引起庞龙莲的注意……。”

锺玉双看着大悲和尚的大光头,笑而不语。大悲和尚叹道:“老衲少不得是要牺牲一点色相,戴假发了。”

苏小魂大笑道:“好。就这么办。苏某立即将你们三位的死讯传达出去。”

说完,五人齐声大笑,分两路各往少林、武当。

庞龙莲注视各处传回来的消息,沉声道:“你确定大悲和尚三人之死千真万确?”

彭刚恭敬道:“江湖上传言言之凿凿,而且武当、少林、丐帮、唐门俱开了追悼典堂,并趁机结合势力,打算对抗本帮。”

庞龙莲冷笑道:“苏小魂和锺玉双呢?”

彭刚道:“他们两人估计在今午可以达到少林寺内。据河南那方弟兄传来的消息,苏小魂和锺玉双两人颇为消沉,甚至日夜以酒消愁,梦呓中不时念着大悲和尚他们三人的名字。”

庞龙莲大笑道:“本座之所以要将大悲和尚等三人不立即处死,而留置在满装火葯中的木桶,你知不知道为什么?”

彭刚脸上露出钦佩的表情,恭敬道:“莫非以此让他们三人死在苏小魂面前,用来打击苏小魂的心理?”

庞龙莲冷笑道:“不错。不过这事还没确定。”

彭刚讶道:“帮主的意思,是他们有可能诈死?”

庞龙莲道:“不错。如果他们诈死,不是往武当便是往少林。立刻派兄弟去查!”

彭刚恭敬道:“是!”彭刚回答后,正转身要走,庞龙莲突然又道:“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一定在这两处?”

彭刚皱眉沉思,道:“因为本帮即将开宗立帮,只有从少林或武当才来得及参加本月底的立帮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人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蝉翼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