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翼传奇》

第十二章 黄泉

作者:奇儒

唐雷的脸色相当的难看,瞪着并坐在庞龙莲身的的唐羽仙,终究忍不住“忽”的站了起

来,跃身到了场中央。

  唐雷指着唐羽仙大骂道:“羽仙,你竟然一误再误,和这武林败类同流合污。今天,我

唐雷身为你兄长,即刻以唐门家法来治你……。”

  皇甫秋水也漫步到了场中,朝唐雷冷笑道:“唐雷,你和令妹的事要解决,是以后再

说。现在,本帮开宗大法即将开始,你请回座──!”

  唐雷兀自冷冷看着唐羽仙,喝道:“唐羽仙,你真的要认贼作父?”

  莲花座上的庞龙莲,冷冷一笑,道:“副帮主,本座下令,凡是有碍本帮开宗立帮大会

者,一律杀无赦!”

  皇甫秋水朝唐雷冷笑道:“唐雷,这话你可是听到了?武当后山之事,想来你还不至于

忘掉吧──。”

  唐雷长吸一口气,稳稳道:“皇甫老儿,我伯父的事,现在也可以一并算上,结结

吧!”

  皇甫秋水一笑,作了个“请”的手势;这端,唐雷手掌摊开,已然有泪在手。观音泪!

  庞龙莲在座上冷声喝道:“开宗立帮!”

  此时,由中央帐蓬之后,由四名躶着上身的汉子,扛了一座烟雾氤氲的巨鼎出来,放到

了场中央。庞龙莲看看场中对峙的皇甫秋水和唐雷,冷笑道:“唐雷!你想闹,就闹你的。

皇甫副帮主──。”

  皇甫秋水恭身道:“属下在。”

  庞龙莲道:“开宗立帮大会依时进行,不可让任何人打扰──。”

  皇甫秋水恭敬道:“是!”皇甫秋水又转身的唐雷,冷笑道:“唐雷,你打算阻挠本帮

立帮大会,恐怕是自作孽!”

  唐雷脸色一寒,喝道:“纳命──。”

  唐雷扬身而起,一瞬间,便攻出了四掌一腿。皇甫秋水右肩微斜,脚下倒踩八卦,左掌

神妙莫测的一推,硬是把唐雷的身势往右一带。同时,右掌急出。皇甫秋水这掌,已是满注

了大手印圆满势,便此一瞬,心下大有把握当场把唐雷击成重伤!

  庞龙莲果然不顾场中交战,扬声道:“奏笙!”

  立即,场中四周出现十名女子,各自衣着黄色绫罗,坐在雕成莲花形状的手推车上;后

面,由十名劲装剽悍的壮汉推到了场中,环绕在巨鼎之外圈。这一阵仗,难免又引起在场诸

豪杰的议论纷纷。

  破尘道长皱眉低声道:“好个庞龙莲,这般胸有成竹,智珠在握的气势,便叫人不可小

觑──。”

  大悲和尚也低声道:“这等气魄,委实非常人可及。只是,唐雷对上皇甫秋水,恐怕凶

多吉少……。”

  场的一旁,皇甫秋水已然用大手印圆满势的内劲,硬生生滞留了唐雷的动作。便下一瞬

间,已然可以杀了唐雷,在立帮大会上先下个马威!皇甫秋水冷笑,大喝出手!

  破尘道长一惊,道:“糟了!”

  话一出口,人便离座要跃入场中。此时,唐雷身子在皇甫秋水的掌风之中,竟随气机舞

摆了起来。恰似嫦娥奔月,乘风归去,只见皇甫秋水掌势罩下的同时,唐雷已然翻身凌空,

右手微动,一点晶莹、一点泪珠已破空啸风。

  观音泪!

  真正令皇甫秋水骇异的,并不是唐雷躲过了他必杀的一着,而是观音泪的回力,已然和

当时唐笑出手,大异其趣!皇甫秋水一吐气,硬是将身子原势不动的后缩了三尺。观音泪划

绕了一圈,又回到唐雷的手上,直冲着皇甫秋水,冷冷道:“阁下躲的功夫,倒是不差!”

  那端,庞龙莲依旧不将场中的变化放在眼里,只是淡淡道:“下帮规!”

  立即,十名推车的汉子,由怀中取出一块乌木沉香的木牌来,只见上面血红的字迹写

道:“龙莲帮帮规”。紧接着,各将各木牌反转,写的是:“逆我者死,顺我者生!”

  庞龙莲长笑,喝道:“告天地!”

  庞龙莲话声一落,立即,十名壮汉便将牌子往鼎中投去!这时,十名奏笙女子,百指齐

弹,立即声绕音回,绵传乐音,邈邈到众人耳中。

  破尘道长闻音,心中悚然一惊,讶道:“是天魔传音大法,快闭上六脉静意!”

  此时,皇甫秋水听得琴声,大笑一声,又出手往唐雷击去。这回,已不再是悠闲有致,

用的,全是式式杀着。

  唐雷冷哼一声,大喝道:“来的好──。”随着喝声,人已自迎上,掌中,尤挟着那颗

天下丧胆的观音泪!

  皇甫秋水一冷笑,便将大手印圆满势连拍出一十四掌,唐雷受此掌力,摆身四避;奈

何,皇甫秋水掌势刚猛,如铜墙铁壁,硬是逼的唐雷喘不过气来,唐雷大喝,观音泪再度出

手。只是这一瞬间,唐雷只觉体内真气,冥冥中似乎受到笙声一波动,观音泪上的劲道,竟

是缓了许多。

  皇甫秋水一长笑,伸手,硬是将观音泪纳入手中。随即,大手原式不变,拍向唐雷。唐

雷已无可避,加上笙声的气机,一波一波涌到。唐雷颓然,全然已无反击闪避之力。一道人

影迎空而来,硬生生接了皇甫秋水这一掌。随着掌风气势,便一手提了唐雷,飘然两、三个

起落,回到破尘道长的蓬下。

  皇甫秋水接了那一掌,只觉是股和煦的内力在掌中一滞。待抬眼一看,那人只是破尘道

长带来的弟子中的一位,想不到竟有这般好深厚的内力。

  这点,连庞龙莲也为之一愕。在他估计这次破尘道长他们的实力,破尘道长的弟子原先

不在考虑之中。没想到,敌人阵中竟有这般好手,能挡得往皇甫秋水的一掌。

  十块乌木沉香的木牌,丢入了巨鼎之中;瞬时,火花一扬,自巨鼎中更冒出一股浓香,

随着氤氲的烟气,四播开来。此时,笙声不但未停,反而愈扬愈急,恰如万马奔腾,迎面排

山倒海而来,众人之中,终究有人内力较差,不觉掩耳呼叫了起来。

  庞龙莲在座上冷笑,继而扬声道:“诸位若是无此雅兴,本座要她们停了便是!”随即

喝道:“停──。”

  立即,百指齐止,笙声瞬停。只留的众人耳膜鼓动,轰轰之响,依然未觉;而体内真

气,更是窜流难安。众人一去了魔音的压力,不觉张口各自深呼吸了几口,吐纳了一番。庞

龙莲看着场中情景,又冷冷一笑,道:“本帮开宗立帮,是本龙莲帮成立大会。场中诸位,

有谁不服,可以直接向本帮弟子挑战。若是诸位没有异议,以后本座所下的龙莲指令,所到

之处,不得有违──。”

  破尘道长自蓬中站了起来,道:“贫道此来,只是风闻庞先生雄才大略,将有立帮之举

以造福武林。贫道倒不曾听说庞先生自立为武林盟主之事。”

  庞龙莲微微一笑,道:“道长未免将本座说的太好。造福武林之事,本座自有打算。至

于武林盟主之事,本座早已统御大半武林,当今天下,恐怕已无有相较之人。道长,你看是

不是?”

  破尘道长深吸一口气,道:“非以德,以仁服人,恐怕届时攻守异势。贫道祈望庞先生

三思才好。”

  庞龙莲仰天长笑道:“道长若是不服,大可和本帮门下弟子一较高下。多言又有何益?

况且在座众人,恐怕没几个是和道长一般不识时务!”

  庞龙莲说完,又复狂笑不已。破尘道长无奈,一提气,便要进入场中。此时,俞傲一皱

眉,低声道:“不好!”

  破尘道长一愕,回头问道:“俞兄发觉那里不对了?”

  俞傲苦笑道:“那乌沉香虽是无毒,可是却俱有迷魂醉神的葯力。只怕此时,功力浅一

点的,已然真气涣散。”

  破尘道长闻言一惊,试提内力,只觉真气竟无法凝聚得全。约莫估计,顶多也只有六、

七成而已。破尘道长苦笑道:“你们怎样?”

  俞傲道:“我在山中毒物吃多了,尚可维持九成功力。”

  锺念玉叹道:“锺家绝地住久了,本姑娘大约还有六成左右的功力。”

  破尘道长转向大悲和尚等三人。大悲和尚叹道:“刚刚和皇甫老儿对了一掌,吸进去不

少。大概是五成吧!”

  赵任远向潜龙挤眉弄眼,叹道:“喂──,潜龙,看来这件事是落到我们两个的肩上

了。”

  破尘道长惊喜道:“你们不受影响?”

  潜龙苦笑道:“我怎么这么倒楣──。在水里闭气习惯了,所以什么乌木沉香,闻都没

闻到。”

  赵任远也叹道:“皇帝老子,大内禁宫,多的是这类玩意。赵某人是早已麻痹啦─

─。”

  破尘道长叹道:“苏小魂要你们乔装成我武当弟子,暗留这颗棋子可是绝妙的很。”

  那端,庞龙莲看着破尘道长在蓬内和众人窃窃私语。而且一个个是愁眉苦脸,庞龙莲笑

道:“道长若不再反对,那么便请各路英雄豪杰到大厅,由本帮招待干膳!”

  庞龙莲话声才完,已有一些内力较差的,早已不支摔倒。庞龙莲一示意,立即有几名龙

莲帮的份子提了冷水一冲,那些人便醒了来。只是各自运气之下,不觉惊叫连连,发觉内力

已无法提聚。

  赵任远低声向潜龙道:“喂──,潜龙,不能再拖了,久了更不利。趁着现在大乱一场

又让这个庞龙莲灰头土脸一番。”

  潜龙大笑,当先跃入场中,向庞龙莲笑骂道:“喂──,老庞,我们武当派对付你这不

成气候的小帮派,由我和我师弟来就好。用不着掌门人亲自出阵!”

  他奶奶的,我什么时候是你师弟啦──。赵任远一边骂,一边强颜欢笑的走出来,道:

“是啊──。老庞,我师兄虽然人是傻了点,笨了些。不过──,我看你那些三流货色比起

我师兄来啊──,差远罗──。”

  庞龙莲冷冷一笑,道:“四位护鼎侍卫,就由你们两个随便挑一个,较量较量我龙莲帮

的武功和你武当派的武学,究竟相差多少!”

  潜龙一笑,随手四下乱指,笑道:“就是你、你、你、你,四个一起上。免得到时候,

输得太难看。”

  庞龙莲在座上,脸色微微一变,冷笑不语。皇甫秋水随口指定了两个道:“限你们两

个,在二十招内把他们拿下。而且,要活的。”

  两名抬鼎的躶身汉子走了出来,相互互视一眼,一点头,运气,身上肌肉浮起,骨节喀

喀作响!

  潜龙摆了摆穿在身上怪不舒服的道袍,伸伸舌头,道:“乖乖,阿弥陀佛……,不、

不,无量寿佛,是外功极顶的一条鞭加上十三太保横练咧──。”

  皇甫秋水冷笑道:“现在才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赵任远冲着皇甫秋水一笑,道:“是啊──,现在才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说完,赵任远和潜龙双双出手,击向那两名满脸横肉的躶着上身的汉子。那两名汉子也

各自冷笑大叫一声,捏紧拳头,四拳虎虎生风,直撞而来。

  ***

  苏小魂和锺玉双由机关密道直通入囚禁葛浩雄的房内。房外,最少布置了十三层暗桩。

如果一关一关硬闯,不但浪费时间,而且势必引起庞龙莲的注意,减少了奇袭的效果。所

以,当他和锺玉双出现在房里的时候,赵夫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赵夫人小心的问道:“阁下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苏小魂笑道:“没有。一点也没有。”

  锺玉双接着妩媚一笑,道:“当然,我们先自我介绍。坐着被点了穴道这位是葛浩雄─

─。”

  张夫人在旁叫道:“我们当然知道他是葛浩雄。可是,你们又是谁?”

  陈夫人也道:“如果你们要找个地方幽会,我倒是有个好地方可以提供给你们。”

  葛浩雄长长叹一口气,道:“如果他们想幽会,连皇帝老子的房里都去得,用不着你们

来操心。”

  赵夫人问道:“真的?他们是谁?”

  葛浩雄道:“你连他们是谁你都不知道?你到底有没有在江湖混过?”

  赵夫人摇摇头,道:“没有。我们是第一次踏入江湖。”

  苏小魂一笑,道:“你们既然不认识我,我突然来了,又为什么对我这么客气?”

  陈夫人叹道:“不客气行吗──?单是看你们两个人的气势,我怕只接不下三十招!”

  “三十招!”葛浩雄叫道:“天下能接得住苏小魂三十招的恐怕没五个。你以为你算老

几?”

  “苏小魂?”三个女人尖叫道:“他就是苏小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黄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蝉翼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