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翼传奇》

第十四章 塞外

作者:奇儒

滚滚黄沙连天起!俞傲和锺念玉不觉为天地这般景像所震摄。在前面带路的杨请和蔡德胜倒是识途老马,一路上带领着商队,从容不迫,有说有笑。

杨请回过马来,道:“俞兄,再过五天便可以到达塔里木河和阗河的交界处。从此溯河上阿克苏就快了。”

俞傲点头,道:“这一路,真亏杨兄和蔡兄的帮忙了。”

杨请哈哈一笑,说了声不敢当。又皱眉道:“不过,这段路却有凶险在……。”

俞傲剑眉一挑,那锺玉双已早先一步问道:“哼!是什么,又是土匪不成?”

此时,蔡德胜也策马回头,道:“单是大漠七十二骑,那还好对付。”

“大漠七十二骑?”俞傲讶问道:“三年前,不是早已冰消瓦解了?”

蔡德胜点头道:“不错!三年前,曾由一名中原大侠苏小魂所破解。只是,近半年来,又重新有人组成了七十二骑,纵横在大莫之上,专劫往来商贾!”

锺念玉冷冷一笑,道:“还有呢?”

杨请皱眉叹道:“更可怕的,是大漠鹰王?”

“大漠鹰王?”锺念玉冷笑道:“他又是什么玩意儿?”

杨请和蔡德胜脸色一变,道:“姑娘切莫这么说。那鹰王势力遍布全大漠,姑娘这话被他听见了,那可是大祸临头。”

锺念玉冷笑道:“本姑娘倒真想试试看──。”

锺念玉话声一落,只见沙堆中忽的两道沙痕急进,到了锺念玉马前,轰然跳出两名黄衣连头罩身的汉子,齐齐挥动弯刀,一左一右往锺念玉夹击!

杨请脸色大变,道:“是鹰王的手下──。”

锺念玉兀自气定神闲的安坐在马上,不稍一动。她当然有信心。因为,玩刀,俞傲可是天下第一!

俞傲没让她失望!

在杨请和蔡德胜的眼中,甚至还没看到俞傲怎么出刀的,那两名鹰王的弟子已然气绝。血,染黄少红!

蔡德胜脸色大变,道:“不好了──。鹰王的弟子不能杀──。”

锺念玉冷哼道:“为什么?”

蔡德胜苦笑道:“大漠鹰王,鹰扬大漠!每回,只要我们缴了保护费,大漠鹰王并不会为难我们。可是,如果杀了鹰王的人……。”

俞傲淡淡哼道:“就是和鹰王作对?”

杨请沉重道:“若是七十骑,则无论如何必然是杀人劫货;而鹰王则是付钱消灾。唉──,两位此一举动,恐怕会惹来无限麻烦──。”

俞傲依旧淡淡道:“我们就此别过。反正塔里木河便在前方,我们自己前去便是……。”

杨请急道:“俞兄请勿误会,小弟并不是有意──。”

俞傲淡笑道:“这点兄弟并未责怪杨兄。只是,如果徒惹了杨兄的麻烦,那兄弟也大是不肯。”

锺念玉瞪了杨请、蔡德胜一眼,道:“别担心。水里来火里去早就见识多啦--。小小一个大漠鹰王算什么?”

杨请无法,叹气抱拳道:“那便请俞兄和姑娘多带点饮水粮食去吧──。兄弟只能做到这些了。”

俞傲仰天一朗笑,由商队随从手中牵了一匹粮马,朝杨请、蔡德胜道:“杨兄、蔡兄,阿克苏城里见!”

说完,一夹马,和锺念玉两人三马便往前奔去。阳请和蔡德胜看着两人逐渐消失在前头的身影,方自一叹。却骇然发现,前头远方,正有一只黑鹰盘旋,接着,往苍穹深处飘去,没入云间。

***

冷知静觉得自己真是顺利极了。由中原到边陲的玉门关,竟然有许多许多的巧合,让自己顺畅无比的踏到塞外边缘。在玉门关前,哈拉湖旁的小镇中,他才大大的喘了一口气。他自信,只要自己一踏入塞外,谁也奈何不了他。这点,苏小魂就不相信了。

苏小魂早已在这里等了三天,总算,冷知静现在才赶来。潜龙在暗处看那冷知静一付松口气的样子,真恨不得跳出去好好打这小子一顿。

大悲和尚瞪了潜龙一眼,笑道:“镇平王,你是否什么不平的事?”

潜龙冷哼一声,没好气的道:“这小子真是一点大脑也没有。要不是我们安排了那么多巧合,这傻小子早就被抓了不知几百次啦──。”

苏小魂笑道:“如果他像他父亲一样,那我们才惨呢!”

大悲和尚道:“冷明冰可能要等到明天才到吧!”

潜龙笑道:“这样最好──。来个一网打尽,免得老是到处奔波。唉,想那江南繁华无限,怎知今日却是在这花不香鸟不语……。”

“狗不拉屎,鸟不生蛋,乌龟不靠岸的地方!”接话的是赵任远。只见他一笑,道:“我到边塞将军那儿看看是否中原有什么消息传来。”

潜龙看见冷知静进到了小镇中最大的酒楼内,也站起来,道:“我去看看那小子干些什么──。”

说完,潜龙和赵任远双双离去。大悲和尚由窗口遥望西处大漠,叹道:“你可记得三年前的事?”

苏小魂一笑道:“可是指迫退大漠七十二骑?”

大悲和尚点点头,无限感叹道:“日子好快!三年前你使用的移星换斗打穴手法,直到几个月前在醉仙楼对付冀东六雄时才又重见。只是,一幌眼,过了三年。”

苏小魂点点头。大悲和尚又道:“也就是那次塞外回来,你才遇见了锺玉双这丫头!”

苏小魂温和一笑,又点点头。大悲和尚继道:“这几个月来,由被人阴谋设计、追杀、反击,入锺家绝地,破了庞龙莲、冷明慧的阴谋、再入大内禁宫,今日又重临塞外边陲。人间世,倒是运转不息的因缘轮回!”

苏小魂微叹道:“只不知,今日塞外风光是否依旧?”

大悲和尚道:“风光依旧,只是大漠七十二骑也同!”

苏小魂苦笑道:“又多了个大漠鹰王,那才头大。”

大悲皱眉,道:“俞傲和锺念玉不知道怎样了?”

两人正沉思,赵任远已然一步跨了进来。大悲和尚当先问道:“怎样?有什么消息?”

赵任远皱眉道:“一喜一忧!”

苏小魂笑道:“先说喜的吧?”

赵任远道:“是葛浩雄那老子知道我们来了大漠,他一点破口大骂我们不够朋友,一边也赶来了。”

大悲和尚讶道:“你是说鹰爪帮的那个葛浩雄?他来这荒山野地干吗──?”

赵任远叹道:“他想找大漠鹰王,看看哪只鹰强!”

苏小魂一叹,道:“那忧的是什么?”

赵任远眉头又皱了起来,道:“冷明冰并没有离开中原──。”

苏小魂和大悲和尚一愕,失声道:“那他在那里?”

“不知道!”赵任远双肩一耸,叹道:“就是不知道才可怕。此人不但是李风雪的鞭刀传人,尚有天下第一武侯之称,只怕他要在中原掀起一番腥风血雨来──。”

苏小魂长吸一口气,叹道:“我只怕一件事──。”

大悲和尚也想到了,脸色一变,道:“他该不至于……。”

苏小魂苦笑!如果,冷明冰暗下杀手攻击唐羽仙和锺玉双,或者是擒住了她们两人,那才真的惨!

***

冷明冰为了避风头,曾假装往塞外去。钦犯!两字真的是会要人命。待他这一去一返,再回到京城的时候,已然过了二十来日。唐羽仙和锺玉双住的小屋依旧,只是四周,偶可以发现大门待卫、东厂份子、丐帮、唐门人物的行踪。无形中,这城南小屋已如铜墙铁壁。

唐羽仙和锺玉双可更如姊妹般亲近。一天到晚,两个女人一边谈诗论武,一边手上刺绣不断,正是笑声盈盈。此时三更,传来卖粽的呼声──。唐羽仙和锺玉双相视一笑。唐羽仙道:“姊姊可要买几个粽子来吃?”

锺玉双笑道:“你喔──,自己贪嘴,推到我头上来了。”

两女一阵娇笑,唐羽仙便起身入房,拿了铜板儿要买。锺玉双突然道:“羽仙妹妹──。”

唐羽仙讶异回头,见锺玉双双眉一皱,不觉讶异道:“姊姊──,有什么不对吗?”

唐羽仙叫住小贩:“老板,三个粽子──。”

那卖粽老板把摊子挑了过来,笑道:“六个铜仔儿──。”

唐羽仙点点头,道:“要热点的──。”

那老板道了声“好,”,把担子放下,伸手拿粽子的瞬间,唐羽仙右手一扬,用的正是唐门上乘的“天女散花”手法!只见六个铜板成两个品字,便急打那老板的上、中三路。只听见那老板暴喝一声,身子一转,一道鞭影卷至。唐羽仙冷哼一声,吸气后退,左右双手各自急打出一枚琉璃子!

只见两道七彩丽虹由天生,在屋内灯火透照下,便直落往冷明冰的百会、天柱两穴。冷明冰嘿嘿一笑,收鞭,只见一排劲道硬是将两颗琉璃子汤开。谁知,那唐羽仙双手十指一拨,两颗琉璃子竟倒旋急转回来,各攻向冷明冰的左右太阳穴。冷明冰复又大吼一声,左后仰翻,倒退三尺。然而,这时机,唐羽仙的蝉翼刀已到,劈的是冷明冰的双腿!冷明冰大惊,只见那刀来的又快又急,猛然一大喝,唰──的一鞭,打向唐羽仙的后背,由空罩下。

此际,只见两道红光自门内来,“喀”一响,硬生生挡住了冷明冰这一鞭。而同时,蝉翼刀已然划破了一道血口子。此时,四周已经涌至了各路人马,将冷明冰围在中间。

冷明冰喘气道:“你们怎么知道的?”

锺玉双冷笑,道:“第一,这里一个月来从没有人卖粽子。第二,你叫卖的声音内力太足,显然是武林一流高手。第三,附近该有许多大内侍卫、丐帮、唐门的弟子来来往往,可是,刚刚一点声息也没有。看来,早就被你制住了,是不是?”

冷明冰点点头,道:“好个女娃儿,心思倒很敏锐!”

锺玉双笑道:“冷前辈如果还有以后,那多小心……。”

锺玉双说到一半,只觉一阵昏眩,唐羽仙急忙扶住了道:“玉双姊──,玉双姊──你……还好吧──!”

锺玉双吃力,道:“大概、大概是刚刚挡那一鞭,被激动了真气,所以……。”

冷明冰磔磔怪笑,道:“只是真气被激动而已?不出两个月,你体内气机将大乱。哈……到时不但是胎儿保不住,就是你连命也没了!”

唐羽仙握住锺玉双的手,只觉体内果真是有一股气机乱窜,不禁怒喝道:“老贼说死──。”

立即,四周的各路人马全围杀了上去。冷明冰以一敌百,脸色丝毫不惧,手上一根鞭刀飞舞如狂,甚至还有时间嘻笑道:“唐丫头,这不好嘛?锺玉双这贱人死了,你正好可以名正言顺的当苏小魂的继室!”

唐羽仙大怒,握住蝉翼刀便要上前。锺玉双伸手握住了唐羽仙,呻吟道:“羽仙妹妹,别走──。”

唐羽仙心下一恻,只见那冷明冰如入无人之境,又道:“嘿、嘿,锺丫头起先会每隔五日发作一次,一个月后,则是三天一次。哈……,最后七天每日一次,终究是要痛彻心骨,辗转喷血而死──。”

唐羽仙不断拭去锺玉双额上冷汗,低泣道:“姊姊,是我害了你。那一鞭……那一鞭应是妹妹的……。”

锺玉双淡淡一笑,拭去唐羽仙的眼泪,道:“羽仙妹妹,别伤心──。锺家绝地,没有什么病医不好的。”

唐羽仙急道:“羽仙明儿一早,就雇了马车,火速送姊肠回锺字世家去……。”

锺玉双忍住痛,微微一点头,便昏劂了过去。唐羽仙惊叫一声。此时,冷明冰在狂笑中,手中刀鞭一挥,化成一轮刀芒,便拔地而起,消失在夜色之中。

***

俞傲和锺念玉走了一天,到了日垂夜临,方自选了一皮沙堆之旁休息。大漠夜寒,日一落,沙散热的快,立即寒意便自大地中生。两人把毛毡好后,俞傲方自由一皮袋囊中取出一大把钩钉,算算竟有七十把之多。

锺念玉讶道:“这是做什么用?以前倒没看你用过。”

俞傲一笑,道:“这是专门对付宵小用的。如果今晚他们敢来,会叫他们很难堪!”

俞傲说完,左手往钩钉取去,一挥,按着八卦方位,全数急射入土中。锺念玉看了好笑道:“你这八卦可是埋在土堆里的?有啥用?”

俞傲微微一笑,执刀在手,道:“几个月前,武当山一役。当时有一名龙莲帮的手下叫黄土天君的,善长地遁。后来,我便想了个方法,专门来对付这种人。”

锺念玉点点头,道:“所以,你现在就用这个方法来对付大漠鹰王那些潜龙伏在沙堆中的杀手?”

俞傲点头,一笑道:“睡吧!”

月,已高升至中天;俞傲和锺念玉睡觉的四周,突然,像是有默契般,许多土堆同时往前急奔而来。然而,在外围七尺处,却各自发出了惨叫之声。一时遍野的,俱是回响不已。俞傲没动,锺念玉也没动;好像两人已然睡死了一般。第一波攻击失败,旋即,第二波的人便明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塞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蝉翼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