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翼传奇》

第十五章 龙吟

作者:奇儒

长白山脉位于关外和高丽的交界。唐羽仙一觉醒来,瞪视着身旁的冷知静。一长叹,起身穿了衣服。漫步到霭霭雪地之中。举目,是一轮旭日东升。她长吸一口气,心中慨叹!到此,已然两个月时间。由锺家绝地出来,也有了三个月的光景。玉双姊姊该是要临盆了吧!

冷知静含笑,由小木屋里走了出来,道:“快进来加件衣服,可别冻着了。”

唐羽仙不理,悠悠道:“你心里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不死!”

冷知静一笑,道:“因为你在等机会。你想报仇──。”

唐羽仙冷冷道:“不错──。我在等,等有一天能手刃了你这下流卑鄙的采花贼──。”

冷知静脸色一变,又复笑道:“好吧──,那我等你──。看看是你先怀了我的孩子,还是你先杀了我。”

唐羽仙回头,瞪视冷知静恨声道:“就算我怀了你的孽种,我也要杀了你!”

冷知静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不过,你不会杀了你肚子里的孩子。一个母亲,无论如何总抹杀不了母性。”

唐羽仙不答。冷知静又道:“只要我冷家能有后,届时,你杀了我又怎样?冷知静已能无愧先祖于地下!”

唐羽仙冷哼道:“只可惜,就算有了孩子,他也不姓冷!哼!只怕冷家到了你这代便要断后──。冷知静微微一叹,又复一笑,眺目那一轮旭升红日,道:“这些日子来,我总算逐渐明白我爹说的话──。”

唐羽仙冷哼一声,别过了头。冷知静自顾自语喃喃道:“争了这半生名利,所为何由?”他重重一叹,道:“就此隐居,遗世而立,何尝不是人间仙境?”

唐羽仙脸上一愕,无语。冷知静苦笑道:“或许你不相信这话。不过,爹如果未战死在大漠,我一定面谏力劝他来同住于此!如果──,爹死于战场──。嘿、嘿,苏小魂那些人,无论怎样都是要偿命的。”

唐羽仙冷哼一声,道:“你有这个能力,便不会躲到这里来了。”

冷知静仰天一笑,道:“冷家有后之后,我冷知静的生死又如何?一个人抱了必死之心,又有什么事不能完成?”

冷知静的话,引得唐羽仙身子一颤!她知道仇恨的可怕,她自己便曾陷身其中。一道冷风卷起衣衫飘摇。冷知静走近了来,脱下了长袍盖住唐羽仙的肩。唐羽仙略一挣扎,不愿受此惠予。

冷知静双掌一压,淡淡道:“你如果不想要,也待我转身以后再丢掉──。”

唐羽仙一愕,那冷知静已然转身入屋而去。唐羽仙捏住那件长衫,半响,扯了下来揉成一团,往门口扔去。只是此时,身上穴道多处被制。这一用力,便痛哼倒地。冷知静由屋内出来,扶住了唐羽仙。唐羽仙还要挣扎,那冷知静一叹,便点住了她的昏睡!一抱唐羽仙,入屋!

***

苏小魂一行人到了玉门关时,便听说了唐羽仙被擒之事。众人一阵相商,由赵任远回京城禀告塞外之事,葛浩雄则回鹰爪帮主持帮务追查冷知静的下落。俞傲和锺念玉将有千佛洞七日游,以偿昔日锺念玉的心愿。苏小魂、潜龙、大悲和尚则一路往广灵锺家绝地赶进!待他们三人进入山西境内,已然是自大漠回来后两个月的事。一路上,酒楼饭馆皆是称颂着苏小魂一干人在大漠上的神勇事迹,说得活灵活现,连苏小魂他们三人都不禁要失笑。

广灵,锺字世家的外庄已然在望。潜龙笑道:“苏兄,你是他们的女婿,进去当然不成问题!可是……,我和和尚,恐怕没那么容易!”

苏小魂沉吟道:“这个……只好到时候再看看了!”

大悲和尚笑道:“苏兄弟,我看这样吧!据前几天少林那边给老衲的消息,锺字世家和唐门的人都往长白山脉去了。我想,我和潜龙也先去看看──。”

潜龙笑道:“真是命苦──,刚从大漠回来,现在又要到冰天雪地的长白山,唉唷──,造了什么孽啊──。”

大悲和尚笑骂道:“走啦──,人家夫妻相会,你凑个什么热闹?走、走──。”

苏小魂见他们两个嘻笑的走了,心里温暖充塞到脸上,一笑。转身,便踏向锺家绝地的外庄!

锺玉双在蒸气氤氲中痛苦的挣扎──。那锥心刺骨的剧痛,是每个女人要想当成母亲中,最痛楚、最甜蜜的过程。此时,她心中不断低念着苏小魂的名字。她呐声高喊──,“苏小魂,你在哪?”

一阵破肠裂肚的激痛之后,她只觉得身子一轻。汗渗着全身,让她想起了当年和苏小魂共游西湖之上落入水中相互嬉戏的感觉。她喘着气,逐渐,五官恢复了知觉。好漫长、好漫长的一段时间,她以为自己便要这样死了。她恍恍惚惚、飘飘渺渺;蓦地,“哇”──的一声啼哭,响彻了天地,响彻了她的心台。她双眼还是无力睁开,只是将手往前伸,只里念着:“给我抱……,给我抱……。”

锺玉双抱住新生孩子的同时,一双温柔的手掌,抱住了她的双手。她心中一惊一喜,只感觉到那双手是那么多情、那么熟悉!她不敢睁开眼,只是小心、小心的轻轻抚着。一个细心、温柔,自己日夜思念的声音响起:“玉双,真是苦了你了!”

锺玉双一激动,泪水自眼角中渗出来,睁开了眼。眼前,正是自己辗转多少夜的郎君。她伸出手,轻抚着那张脸,轻轻道:“你……你终于回来了?”

苏小魂温柔道:“是──。做父亲的,当然要回来陪着他的妻子,看看自己的孩子来到世间──。”

锺玉双心里充满了满足和安慰,温柔道:“你……终是会回来的,我……我相信……我一直相信。你……你一定会回来。”

苏小魂紧握住锺玉双的手,急切道:“是的、是的,我一定会在你身旁。”

锺玉双安慰一笑,由怀中取出一个刺有观世音大士图案的香包,温柔道:“你知道吗──。每天……每天我都求观世音菩萨,求佛祖,让你能早一天看到我们的孩子出生。”

苏小魂激动的握住那香包,道:“是的──,我知道──,每天、每夜,我也都载着你给我的香囊……。”

苏小魂由颈上取下那龙卷风凤香囊。锺玉双含笑,握住了香囊、握住了苏小魂的手、握住了世界!

锺涛境看着女婿走了进来,脸上露出安慰的笑容。朝苏小魂道:“小魂──,你在大漠的事,已然让西域有了安定的成就。这件事,甚至引得西域北方各部落,也向本朝来朝贡。真是值得大喜大贺──。”

苏小魂一笑,道:“爹──,这是身为华夏子民当为之事。小魂不过是机逢其巧罢了。”

锺涛境大笑,连声说好。苏小魂突然一皱眉道:“这些女子,都没找到唐羽仙和冷知静的下落?”

“唉──,还没有──。”锺涛境一叹,道:“已经四个多月了,只知道他们可能在长白山上。玉双她三个姊姊和她怕父、唐雷分成两路,四处找寻,也没有发现。”

苏小魂沉吟道:“爹──,女婿想,等明日佛儿过满月之后,和玉双一道到长白山去。”

涛境一笑,道:“我知道──。一定是那丫头缠着你来跟爹说的,是不是?”

苏小魂呐呐未答,那锺玉双已然抱着儿子苏佛儿进来,嗔笑道:“喔──,爹怎么可以这样说。人家是想念三位姊姊,所以才要去看看嘛──。”

锺涛境朗笑道:“你们这些年轻人都跑光了,叫爹留在家里看顾孙儿啊──?真没良心!”

锺玉双娇笑一声,道:“谢谢爹──。”

两个男人互视,大笑了起来。一片温馨遍布在这屋内,洋溢着天伦之乐。只是,千里外冰天雪地的长白山呢?

***

是风雪交加的长白南脊,三道人影,骑在马上迎风雪而进。三条绰约的人影,正是锺家的三姊妹。

锺梦双叹道:“大姊──,我们先寻个地方避避吧!这阵风雪,还不知道要多久才会停呢!”

锺秋双点点头,只见四霭茫茫,何处又是可避之所?蓦地,一道黑影自三人面前跃驰而过;锺家三姊妹一愕,细看,原来是长白贵产的黑狐。

锺枫双笑道:“这狐好漂亮。大姊、三妹,小妹刚生了孩子不久,我们捉了这狐做成大衣给玉双当贺礼好不好?”

锺梦双笑叫道:“好极了,好极了。我们来比比看谁先捉到。”

锺秋双瞪了锺梦双一眼道:“看你这么大了,还是这般孩子气。哪天──,说不定哪个男人才能整治你呢!”

锺梦双作个鬼脸,看那黑狐跑了,急道:“姊姊快啊──,不然那狐要跑了--。”

锺秋双一笑,道:“好──。看我们三姊妹哪个脚快!”

锺家三姊妹呼啸一声,便策马前进追那黑狐。已然临近时,便各自离鞍跃起,各展所能。只是,那狐足底肉垫中留有空隙,行奔在雪地中具有吸附的力量,锺家三姊妹一时倒也不容易抓到。只听得娇笑声四溢,倒没注意到不远处的雪地之下有人隐藏!

那黑狐受锺家三姊妹围捕,不断寻找空隙;一溜烟,便往藏人之处窜来。锺家三姊妹各自一声娇笑,轻叱,便齐跃起要抓向那黑狐。冷不防,雪地之中两只手冒出,一手抱揽住黑狐。同时,另一只手往上一扬,“啪”的一响,挡住了锺家三姊妹下落之势!锺家三姊妹斗遭此变,一惊。齐齐翻身倒转,落到地面,看向由雪地中冒出来的那人。

那名汉子,不过只是三十岁左右;身上短袄无袖,中腰系了红色丝带,胯下是紧身黑裤。在冷冽寒风之中,便自有一种剽悍气势。锺秋双眉头一皱,暗向枫双道:“此人内力、耐力好深厚。竟能藏身在这冰天雪地之下甘之如饴。大非易与之辈。”

锺枫双点头道:“不错!而且,看他似乎已然埋藏了好一段时光。刚刚出手抓狐拒我们三人,丝毫未受影响!”

锺梦双眼前只注意那黑狐,不管两位姊姊的判断,当先怒声道:“喂──,那狐是我们的。你这人讲不讲理?”

那人一笑,道:“姑娘──,你才讲不讲理。这狐是无主之物,什么时候又是你们的了?”

锺梦双一愕,怒道:“是我们先发现的……。”

“哈……哈……”,那人大笑道:“你们先发现?自从两个月以前在下发现了它,天天在这里等。谁先发现?”

这话,弄得锺梦双一愕,正待发作。锺秋双朝梦双轻喝道:“二妹──,别胡闹!”

锺梦双委屈道:“可是,我们说好了是要给小妹做大衣的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遇到一只。”

锺枫双朝秋双道:“大姊,我看,我们跟他买吧!”

锺秋双点点头,朝那人正要开口。那人笑道:“对不起,这只黑狐在下有用,不能割爱的。”

锺秋双一愕,朝那人冷哼道:“阁下好深的内力,竟能听得见我们姊妹的对话。”

那人一耸肩,敲昏了黑狐,往肩上一扛,便要离去。锺梦双怒声道:“慢着--。”

那人不理,依旧往前直走而去。锺梦双可受不了这人这般自傲,一扬身,便跃向那人身后,伸掌拍下。锺秋双、锺枫双齐声叫道:“梦双小心──。”

只见那人随意一转,身子微弯,便自由锺梦双掌下穿过。右手一挥,一阵罡风气机便拍向锺梦双脑后天柱穴。锺秋双见此情势危急,一抖飞云卷袖,往那人肩井穴拍来。那人大笑一声,右手一翻扣住后面来的卷袖,使劲一拉,双足往锺秋双点去,锺枫双此时骈指为剑,朝那人眉心点去。只便有一股气机急劲而去。

那人大声叫了句:“好!”随即往半空一扬,复折身而下,单手拍向之处,只觉是满天手影,虚幻百相!锺秋双此时亦大喝,往上迎去。两人半空中一交掌,轰的一声,各自落地。那人笑道:“过瘾!”

随即,那人往前再推掌而出;锺秋双一提气,亦只以单掌相迎。劈劈啪啪,瞬间,彼此对上了三十六掌。只见罡风所激,一地雪花飞起。那人大笑道:“好──。”

忽的,那人身子一折一转,便举掌向锺枫双而来。锺枫双举掌相迎,劈劈啪啪又对击了三十六掌,那人长吸一口气,道:“好久没这般活动筋骨了。过瘾之至--。”

话声一落,果然又举掌拍向锺梦双,又是三十六掌交击。锺秋双讶视那人,只见对方脸色红润,似乎越打气机越顺,全然已有无碍境界。这点,锺家另外两个姊妹也发觉了,彼此三人心通意会,不觉心下一凉。

锺秋双道:“阁下如何称呼?”

那人一笑,道:“我的名字嘛──?已经有长长一段时间没用了。忘记了──!”

锺梦双怒声道:“哈──,骄傲的孩子,是要吃苦头的。”

那人朗笑道:“苦头你要倒是可以送给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龙吟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