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翼传奇》

第一章 杀机

作者:奇儒

他把挂在墙上的木牌揭开,里面露出一个剑匣子。他的眼中光彩一闪,盯住剑匣。剑匣斑剥,匣内剑鞘更旧。

风从窗外徐徐吹来,正是九月寒蝉凄切的日子;桌上油灯正亮,随风而动。突然,屋内一片光华,如闪电御空,只是,无声无息。

他手上已经多了把剑,一把洁白亮目如深秋县空皓月的剑。秋月剑!出剑无声!剑鞘已损,剑利更甚!

墙上的木牌掉了回来,上面刻了--北斗交汇处!

他叹了口气,回剑入鞘,依旧无声无息。他走到桌前,坐了下来。桌上零乱,文房四宝、碗、筷、盘、碟各自分散。最显目的,是桌上红笺。笺已开,几个墨黑的字跳入瞳孔----苏小魂!

他在水中已经很久很久了,然后,像是要用尽最后一口气,溯溪而上。溪顶,是十丈飞瀑!他逍遥的以两手两足扣住崖壁青石,像极了要跃龙门的鲤鱼。结实的肌肉如钢!他轻松的爬上崖顶,一翻身,落到河岸。河岸多石,白如鹅毛。只有一颗是黑的,黑如深夜无星无月。石上有字,字红如血。他用手轻抚着那些字,眼中露若不可言喻的讥诮。那些字,他实在是满意极了。当然,一十八次苦战,用敌人的血以般若绵指刻出来的字,任谁也值得骄傲。那些字,深秋冷月下特别显目----潜龙升天时!

近来,他觉得有些孤独了,可以让他出手的目标已经不多,尤其杀了龙霸天之后,想要找个刺激的对手可真不容易。他叹气,无聊的用脚踏向一块十升的白石,白石飞起,竟在半空碎破成百十小块,落入溪中,如急雨乱打。

他习惯性的伸手到黑石底,底下有洞。三个月来,他已经很习惯洞中空无一物,那份虚空的感觉养成,竟使得他摸到一块竹片时,心里为之一震!

他呼吸急喘了起来,慢慢、慢慢,像是快饿死的人取出最后的口粮。他望向竹片上的字,眼中精光闪动,手上青筋浮起,脸色的兴奋,只差没叫了出来。

苏小魂!

啪!一声,他手上的竹片已经成了粉末,随风而去。

碧落就是天堂的意思!

碧落斋里有人间最好的酒、最好的女人、最好的奇珍异品,还有最好的花。碧落斋就建在花海之中,花有情,五颜六色,终年不断。可是,这一切最好的,却比不上老板娘的一根小指头。碧落斋的主人----夫人可是南北十三省最顶顶有名的美人儿。十年来,打从她还是十五岁小女孩子的时候,最少有三百个人愿意为她死!

“那你死给我看看!”梅大人笑着:“我还真没看过一个人临死时是什么样子。”

当然,没有人真愿干这赔本的生意,除了梅岳京。梅岳京真的死在她面前。虽然,梅夫人早已杀过四十六个罪大恶极的人,可也从没手软掉泪的时候。

梅岳京的痴情,梅夫人决定嫁给他。虽然只是灵位,虽然有几百个人同声反对,虽然梅家庄庄主梅望圣拒绝,可是她还是要嫁。

没有人可以阻止梅夫人想做的事,没有!

她回到里,望着锦罗帐上刺的字,微笑着。那些字,是用纯金丝缀上宝石绣成的,在月夜下闪闪发光。她走了过去,让那些字上的宝石光辉,洗着她的眼来!

碧落花飘香!

她满意这五个字,沉醉所有人的恭维。可是,枕上的玉佩,却令她骇然惊视。玉佩翠绿,佩上系红丝缎,缎底打了个结,结上系纸绢。

她颤抖的取出纸绢,打开!

苏小魂!

大悲和尚找到苏小魂时,苏小魂正躺在三圈脂粉堆中。和尚逛青楼,这騒动可真不小。几个妓女又笑又叫的围了过来,和尚除了面红耳赤,直念南无阿弥陀佛,你说,他还能干啥?

嘿!就这个和尚的大头果然与众不同,左捏一下,右捏一下,那些妓女全成了木头人,个个不会动啦!

“唉----,真是扫兴!”苏小魂由妓女堆里探出头来:“和尚,你这是干啥?“

大悲叫道:“干啥----?你命都快没啦----”大悲嘴里说着,手可没闲着。一下子,三圈的妓女变成了呆头鹅,直傻傻的定在那儿。

小魂:“唉呀----,和尚好功夫----”大悲:“说些什么废话,快找楚老五去----”小魂长笑一声,站了起来;这下大悲和尚可偬眼了。原来苏小魂是坐在一堆蛋上,更可怕的,是一颗接一颗叠起的蛋上。

大悲:“你什么时候改行当起母鸡来了?”

小魂大笑,拿起蛋便往大悲和尚身上打去。

大悲惊叫:“你疯啦----”大悲和尚惊呼,因为苏小魂可不是开玩笑。大悲和尚心里明白得很,这个苏小魂随手扔出来的鸡蛋,竟隐隐含了“九宫定穴”的手法。这招他可见识过,当年大漠七十二骑就是这样被迫得退隐江潮。

可是,大悲和尚不是大漠七十二骑;而大漠七十二骑也不是大悲和尚。因为,大悲和尚知道,苏小魂不会对他真的出手,如果出手了,那一定有原因。

原因很快就明白了,门外,有六个人被鸡蛋打中,动也不能动。另外有三个人,用刀劈向飞来的鸡蛋。然后,很轻脆的三声----喀、喀、喀----大悲和尚太清楚了,这三个人使刀的手是完了。

苏小云慢斯理的走了过来,看着抱臂呼痛的那三个人,微微一笑。

苏小魂道:“和尚,你看这三个侠客是好人还是坏人?”

大悲和尚没好气的瞪了苏小魂一眼,道:“既然叫侠客当然是好人。”

苏小魂微微一笑道:“既然是好人,那就交给你了。”

苏小魂说完,饮已往窗外反身投射,去势如电。

窗外有刀,而且是把很快的刀!

传说,当年江潮上有十三个人都叫“闪电刀”。三年来,只剩下这一把。

刀的主人叫俞傲。人如其名,刀如其人;俞傲的刀快,快到站在狂风暴雨中可以滴水不沾。现在苏小魂就站在俞傲的面前!

屋里,大悲和尚已经拍开了冀东六雄的穴道:也接合了长淮三鹰的肘骨。

长淮三鹰不是兄弟、也非同门;只是因为义气而结合。老大金鹰鲁海、老二银鹰邱迅、老三剑鹰白全。他们三个试试接合的肘骨,露出不可置信的脸色。

大悲和尚没好气的问道:“干什么,难道是和尚接骨的手法不好?”

鲁海急忙一揖,道:“不、不,大师手法出神入化,竟然可以将断了的天璇三胫重新接合,真是令人难以相信。”

大悲和尚假装生气说:“什么天璇三胫,和尚我不过是讨厌听到有人鬼叫鸟叫罢了。你们还不快滚!”

长淮三鹰和鲁东六雄大家互望一眼,拱拱手,转身就要离去。大悲和尚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

大悲和尚:“等一下。”

九个人闻言一愣,又转过身来。

鲁海道:“不知大师有何指教?”

大悲道:“你们怎么知道苏小魂在这里?”

鲁海道:“知了告诉我们的。”

大悲讶异道:“知了?知了是什么?”

“知了就是蝉,就是会吱吱叫的蝉。”说话的是冀东六雄的老大----“破云手”张诚英。

这下,大悲和尚可更迷糊了。

“知了就是蝉,那么你告诉我,难道你听得懂知了的叫声?”

“不是,”现在叹气说话的是鲁海:“只不过有人把死掉的蝉丢给我们,而正好蝉翼上写了『苏小魂在醉仙楼』。”

“所以你们就来了。”

“是。”

“那你们来干嘛----,为什么要找苏小魂?”

“大师,你该比我们明白,”鲁海脸上露出叹息的样子:“因为楚老五的一句话----白先生是苏小魂的天蚕丝所杀的。”

“白先生跟你们什么关系?为什么白先生的死,你们要找苏小魂?”

张诚英道:“不只我们。现在,整个江潮都在找他。”

大悲道:好,很好。“鲁海讶异道:“好?好什么?”

大悲和尚笑了起来,拍拍鲁海的肩。从大悲和尚抬手、伸出、落下。不但每个动作鲁海看得一清二楚,另外八个人也看得一清二楚。他们奇怪的是,为什么鲁海不躲?所以每个人脸上都露出讶异不解的表情。鲁海给那八个人看得心里直骂。

他奶奶的,和尚可真不公平,为什么只拍我一个人。他们其中谁可以躲得过,我以后姓龟。

这边,大悲和尚更亲热的搂住鲁海,一副老朋友的样子。

大悲和尚道:“喂----,我说鲁海啊----,帮个忙怎样?”

鲁海道:“什么忙?”

大悲道:“传个话,叫武林上那些要找苏小魂那个混小子的,全到楚老五的房里等着。”

大悲和尚说完,果然如预料中,每个人脸上露出讶异的表情,望着大悲和尚。

大悲和尚得意道:“怎样?出乎你们意料吧!”

张诚英道:“是……是出乎我们意料之外,可是……”

大悲和尚:“可是什么?怕苏小魂没法应付?放心好了,我们要楚老五再鉴定一次,到底白先生是不是苏小魂杀的。”

大悲说完可就更得意了。因为,众人的表情已经告诉他,他们是多么的讶异。

鲁海道:“大……大师,难道您不知道楚老五已经死了?而且是和白先生同一种兵器所杀?”

他奶奶,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大悲和尚这下可苦着脸了,他望向窗外,骇然惊见一道刀光,由空迸裂!

俞傲出刀!

“俞傲一刀,惊鬼泣神”!

有关俞傲的传说太多了。长白山顶怒斩雪七么子、大漠狂沙力劈魔火神君,甚至在黄海巨涛里把恶名昭彰的白魔巨鲨给杀了煮来吃。而且,只有一刀!

俞傲的刀就是这样,没有招式、没有花巧,只有快!快!是力的升华。雷霆杀机,皆凝聚在刀锋一线。

俞傲有没有败过?不但有,而且还败过两次!

第一次是在巫山之顶,云海飘渺间。俞傲出刀,刀如来自天外;对面站的人是白先生。白先生无招无相,身人虚空之中,如凝如散。愈傲的刀在半空,停住!因为,白先生已经化入宇宙天地之中;似山岳峙立;又似浩瀚沧海。处处是漏洞,而处处又是机锋!俞傲只有收刀长叹!

愈傲第二次失败是在万鹤神木之上,这次对手,还是白先生!白先生坐于神木之顶,手捻念珠,声声佛号如钟。这回,俞傲连拔刀的念头都没有,转身长啸而去。

现在,白先生死了,死在苏小魂手上。俞傲一生只相信他的刀,只有刀才是真正的朋友。而白先生无疑是他唯一的朋友中最大的敌人、最想超越的敌人死了,死在苏小魂的手下。俞傲心中只想一件事,就是复仇!因为俞傲的心里,认定可以当敌人的人实在太少,如今白先生一死,岂不是更叫他孤独的可以?所以他这刀有恨,恨如急急风火一线,直落向苏小魂!其势如电,君临天下。没有人挡得住!绝对没有!

苏小魂出手!

“小魂一引,西方如来”苏小魂,三十岁。十四岁出道,六年内连败三百四十场。二十岁失踪,二十六岁复出江湖,四年来,战了二十六场,全胜!二十六场,包括七火掌门、十二帮派帮主、四位大魔头及三位牢内名家。苏小魂的武器是密密卷在手上的天蚕丝。

天蚕丝,其锋如刃、其柔似水;其利穿甲,其舞如蝶。苏小魂从来没有杀过人,他的武功是用来救人的。让他出手,只有两个目的----救人、救己。

愈傲的刀已到!

“一个人的优点,一定是他的缺点”!苏小云绝对相信这句话!俞傲的刀快,快的无人可挡,苏小魂也不例外!

对于不能挡的刀锋一线,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让它更快,快到刀的主人自己无法控制。

“俞傲一刀,惊鬼泣神”!

“小魂一引,西方如来”!

苏小魂的天蚕丝瞬间像是由俞傲的刀背上生出来一样,迅速往苏小魂的袖中收入。俞傲只觉得掌中一紧,刀势如飞,如大鹏展翅将去。俞傲心中一惊,指上加力,略收!就这么千钓一发之际,刀锋已过,青丝如雪。

真正的武学,绝不多费一分力而杀敌于刃下。一切的角度、应变、风速、光影计算在内。俞傲一刀,受到苏小魂气机牵制,回力一收,便只能以微毫之差掠面而过。

俞傲收刀,冷冷望着苏小魂道:“很好!”

苏小魂微微一笑道:“是很好。”

在屋子里的邱迅本来见了刚刚那一幕,大气不敢一喘,现在可真的蹩不住了。

邱迅道:“大师,你说他们两个好来好去是干什么?”

大悲和尚叹了一口气道:“俞傲说很好的意思是他又找到一个可以较量的高手,所以很好。”

邱迅讶异貌,说:“那……那苏小魂又好什么?”

大悲和尚看着窗外那混小子苏小魂一副高兴的样子,心里不禁想骂又想笑。

那混小子好什么?当然好,现在俞傲把他当作对手,一定不会让别人来算计那混小子。

大悲和尚心里想着,嘴里可敷衍啦!

“那混小子好什么和尚我可不知道,大概他做人比较随和点,人家说好他就好。”

“是这样子吗?”邱迅疑惑的看看鲁海,鲁海耸耸肩,不置一言。

人影一闪,苏小魂由窗外又跃回了屋子来。窗外,俞傲已经不知所踪。大悲和尚端详着苏小魂的脑袋,一付很欣赏的样子。

苏小魂道:“和尚,你用不着这么崇拜我嘛----!”

大悲和尚没好八的骂道:“可惜、可惜。”

苏小魂道:“你可惜什么?”

大悲和尚念了声“阿弥陀佛”道:“可惜他没把你的头发削得和我一样……”

苏小魂鼓掌大笑,道:“可惜、可惜。”

大悲和尚双目一瞪,道:“你可惜什么?”

苏小魂道:“可惜这一战没让你去,不然……”

大悲和尚道:“不然怎样?”

苏小魂捉狭的弄弄眼,道:“不然你和尚就有头没有皮,去掉了这臭皮囊,说不定和尚你就可以成佛了呢!”

大悲和尚大笑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那我真该去找那个俞傲才是。”

大悲和尚说走就走,一浏烟,已止见人影。众人讶异面面相觑,不知道大悲和尚在卖弄什么玄虚。苏小云微微一笑,拱手道:“诸位请吧!快跟那个和尚走。”

鲁海疑惑貌,道:“为什么?”

“为什么?”苏小魂笑了起来,“因为和尚听到一个人的脚步声了。”

“谁的?”最少有四个人问。显然,能让大悲和尚这种人走的,一定是值得看的人物。

“也没什么特别,只不过……”苏小魂把声音压的低低的,低到每个人必须倾身去听。“只不过,是个女人,而且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女人?

长淮三鹰、冀东六雄,很明显的,眼中紧张的神色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种祈待的、渴望的表情。

只要苏小魂说是很漂亮的女人,那一定很漂亮。

他们似乎忘了刚刚是要来杀苏小魂,没关系,江湖上的恩恩怨怨反正是多得算不完,以后多的是机会。

苏小魂道:“我还可以告诉你们一件小秘密。”

邱迅急忙道:“什么秘密?”

苏小魂笑了起来,而且还笑得很大声。

“那个女人,就是天下最后一位具有妇女美德的人……”

苏小魂话还没讲完,所有的人都溜光了。他们为什么要跑这么快?苏小魂已经没有时间去想了。因为,锺玉双已经出现在门口,更要命的,是她手上的红玉双剑已经出手。红玉双剑,一剑名“情”、“一剑名”思“!苏小魂叹了口气,闭上了眼。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蝉翼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