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翼传奇》

第二章 追杀

作者:奇儒

“你说,你是不是很帅?”苏小魂站在铜镜前,左看,右看看,自己实在不怎么样?塌鼻子、小眼睛、浓浓的眉毛是有些性格,乘下的呢?他不能不说是,不能不对自己夸赞一番。因为他那不怎么样的脖子上,有两把其红如血的红玉刀正割着他的胡子。你说,刀主人问话,而且希望你说”是“的时候,如果敢说个”不“字!那结果是……苏小魂当然知道,天下最后一个具有妇女美德的女人和天下排名第一最无理的女人意思差不多。所以,他只有不断的夸赞自己,夸得连他这么厚脸皮的人脸比火炭还红。不,应该说比颈子上的红玉双剑还红,那主人才会满意,才会收起剑,才会收起娇嗔,才会满足她的眼光不错。”我当然是天下第一美男子啦!“苏小魂开始一段自己也不知该用多大的声调来强调:“你看看,这细眼可是凤眼哪!这塌鼻可是龙鼻,这短脖子是道地的麒麟种,还有这耳朵,小是小,你要知道,耳小的长命,是仙鹤翼……”

苏小魂偷瞄了一下,铜镜里的锺玉双。双十佳人,其貌美如天仙,体态轻柔,莲步微移时,有若凌波洛神。

唉!她看上我,是她的不幸,还是我的不幸?

苏小魂想摇头叹气,无奈双剑依在,其锋惊人。

剑的主人终于大赦,收回双刃,在手上把玩着。一抬头,眼中含泪,似有无限娇嗔,苏小魂一见,心中叫苦。

锺玉双悠然叹口气道:“怎么会发生那件事?”

苏小魂小心的赔罪道:“或许……或许有人想嫁罪于我。先杀了白先生引起武林公愤,再杀楚老五来个死无对证。所以……”

锺玉双唰的一下站了起来,两手插腰怒骂:“谁管你什么嫁罪不嫁罪,我是问你去醉仙楼干什么----!”

女人!她可以不管你死活,但非管你为什么要找别的女人不可。

“你快说吧!”锺玉双的剑又架上了苏小魂的脖子。“在你还没断气以前快说个清楚----清楚的意思是……”

“清楚的意思是----让你能体谅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不是原谅为什么要这么做?”苏小魂对自己的解释实在悲观。

锺玉双冷笑道:“你明白最好。”

苏小魂看着铜镜里,他那麒麟种的脖子。脖子上的两把剑,又扁又细,细而小短,像极了苗疆红炼蛇,三尺长短,其毒天下排名第四。

苏小魂道:“我在找一把刀的主人。”

锺玉双道:“什么刀?”

“蝉翼刀。”

“蝉翼刀?两百年前传说太史子瑜用的蝉翼刀?”

蝉翼如纱、如雾、如诗、如梦!

蝉翼为刀,刀锋所过,如丝、如线、如痕、如隐。

苏小魂叹了口气,道:“没错。下是昔年太史子瑜的蝉翼刀!”

锺玉双冷冷一笑,手上用力,苏小魂不得不把下巴抬高了点。锺玉双可好整以暇的拿苏小魂的下巴来磨剑。

苏小魂急道:“喂喂----你可是不信?锺玉双道:“你叫我如何相信?”

苏小魂道:“醉仙楼的主人可是范老头?”

锺玉双不答话,只是一直用剑磨着苏小魂的下巴。

苏小魂可慌了,急忙又道:“那个范者头的先人是太史子瑜的家仆,而范老头以前的祖父、祖父的父亲、祖父的祖父都是在太史家做事。所以……所以……”

“所以先查范老头,再找蝉翼刀主人,然后你捉了他,要他比对蝉翼刀下的锋痕。然后证明是了,就算找出凶手,大功告成,而你也脱除嫌疑,从此三山五岳任你遨游?”

“对、对、对----对极了----”苏小魂还不忘奉承女人永远是对付女人最好的武器。“你不但是最具有妇女美德的女人,而且还是最有智慧的女人……”

“是吗?”锺玉双温柔一笑,双剑收回。突然一提手,就要反掌掴苏小魂。突然,她的手停在半空中。

“你……你……你这混蛋,竟敢……”

锺玉双咬牙恨声,怒瞪苏小魂。可不是,只见锺玉双的手腕上有一丝细线,绵延到苏小魂的袖中。丝柔如水,丝坚似铁。锺玉双的手竟被锁在半空中,进退不得。

“你想干什么?”锺玉双不得不使出女性的本能,简直温柔的可以滴出水来。

“没什么----”苏小魂笑道:“我不过想再走走醉仙楼。”

“你可知道有多少人正在等你?”

“当然知道,没一百个也有九十九个。”

“那你还去干嘛----?”

“去抓苏小魂----”“抓苏小魂?你要去抓你自己?”

苏小魂大笑道:“对、对极了。你今天讲的话都很有道理。”

“那……那要怎么抓?”

“这个你放心,回来我再告诉你。”

锺玉双惊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苏小魂这回可真的得意大笑了:“我为什么要跟你回来?这房子建在树下真是安全得很。”

锺玉双闻言,脸色一变,道:“你……你这狼心狗肺的混蛋,你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苏小魂笑道:“对、对极了。你想,我会用什么法子让你不能出去?”

锺玉双冷笑貌:“点穴你不敢,要是给蚊子咬了,回来就有你好受。锁起来嘛----你又怕我饿死。废了我的武功,你又下不了手。所以……”

“所以怎样?”

“所以你一定会叫老娘帮你缝衣服,而且是破得惨不忍睹的衣服,让我乾脆替你新做了一件。”

“好、好极了。这法子真好。你实在是天下最具有妇女美德的女人。”苏小魂说完,他身上的长衫实在已不算是衣服了。等于,他把一些布条丢给了锺玉双,扬长而去。

他坐在山崖顶,胸前抱剑;剑鞘有纹,刻的是北斗七星。他的名字就叫“北斗”!

北斗!北斗交汇处!死亡!

他已两鬓微白,五十年纪,一身青衫随风逍遥。人在顶上,顶上有月,月圆如盘。他望月微叹,叹世间何多杀戮。三十年来,手下已俎杀二十八位大凶大恶之人。

江湖有四句话!

北斗交汇处,潜龙升天时;碧落花飘香,黄泉天上来。

四句话四个人。四个专杀武林败类,穷凶恶极的人。

他长啸起身,望山下洛阳名城。洛阳城内,歌舞酒楼,醉仙楼排名第二。

醉仙楼,太史世家产业。他的情报组织已经告诉过他,醉仙楼曾有一战,小魂俞傲!这一战在短短半个时辰已经轰动江湖。

他一转身,已然看见一位年轻人走来。他眼中精光暴射,身体和手腕之间已自然而然的调节。那是一种如月临空,七星定位的身势。

七星交汇处,生、伤、杜、景、休、开、惊七门皆闭。只留死门!死门一,无人可避。

那年轻人走得很逍遥,上身是件无袖短袄、下身着件黑色长裤褂。北斗奇怪的又盯了那年轻人一眼。干啥?他想卖弄肌肉?瘦排排的胸部,实在没什么看头。

那年轻人微笑的走了过来,手上没有武器;北斗再细看他的手,绝不练外功的人。那双手细腻柔顺,像是书生;只是比较奇特的,是他右手手上,大拇指、食指、中指似乎皮厚了一些。

“喂----老兄。借件衣服穿穿吧!”

那年轻人竟然一副很熟的样子走了过来,而且是踏入死门的走了进来。北斗显然是放心了,不管是谁,只要踏入死门,多少他自己不会吃什么亏。

所以,北斗现在有心情说笑了。

“你是谁?我是谁?我为什么要把衣服给你?”

“好极了,这问题问得真好!”年轻人乾脆坐了下来,而且,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两瓶千里醉“的红笋酒。年轻人道:“第一,你是谁?你当然是北斗啦----不然还有谁?”

年轻人说得轻松,北斗可是心里发毛。他可不得不小心点,手上的剑势,又凌厉了几分。江湖上又几个人知道?

北斗道:“你怎么知道的?”

年轻人道:“第二,因为我是苏小魂!”

王八蛋。北斗心里已经骂了十万八千声。就是这小子害老子千里迢迢赶来要杀人。呸!连车马费都没有,如果这回杀了你,家里窗前那几朵菊花枯了,看我连坟都给你扒了。北斗还在心里骂,那个苏小魂还真语不惊人死不休。

苏小魂道:“还有,老兄啊----我说拿瓶红笋酒换你一件衣服,你不亏吧!我是将就赔了一点,那你不但捞了瓶好酒,而且可以快快回去看你的宝贝菊花枯了没有。”

什么?这小子分明是要拆我的台。

北斗左看看、右看看这个苏小魂,才惊然发觉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生门之位。更可恶的,是这小子已经把酒递了过来。递的意思是,酒瓶已到北斗的面前,而瓶底有条细细如丝的线托着。当然,北斗大脑休息用小脑想也知道这细细的丝线就是闻名天下的天蚕丝。

“怎样?换不换?”苏小魂笑得很大声、很愉快。

“可以不换吗?”北斗实在舍不得身上这件衣服。

“不可以!”苏小魂还是笑,而且更大声。

“好,那就换。”北斗也大声的笑,只是,有些勉强。

唐雷喜欢黑色的衣服,不但黑,而且黑得发亮。唐雷望着地上的鸡蛋发楞。可不是,有四颗鸡蛋一个一个被压到地板内,一个接一个,整整齐齐的。唐雷自忖,他活到三十六岁,全身上下可以同时发出二十一种不同的暗器,可是这种母鸡功他可不会。而他要对付的,就是会这门母鸡功的苏小魂。

四川唐门,衰器冠绝天下!

“你去看看怎样吧!”唐门老太太的一句话,唐雷就来了。两天前他从唐家堡马不停蹄的赶来,最新的消息是,一个时辰以前,小魂、俞傲一战!当他赶到的时候,醉仙楼营业依旧,可是前前后,最少有十八波道上朋友要苏小魂的那间房间。范老头拒绝,因为唐门已经订了下来。

唐雷到了的时候,简短的下了一道命令:“谁都不淮进来。”

不准的意思是,想进来的就杀!所以当苏小魂穿着北斗的衣服进来时,唐雷不禁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唐雷道:“你从门外到院子到这里,总共走了多久?”

苏小魂道:“不久,跟平常差不多。”

唐雷皱眉,看看苏小魂那件长衫。长衫的袖口有绣着七颗星,七颗绿色光亮的星。

唐雷道:“你是那位传说中的北斗先生?”

苏小魂微笑道:“你看这件衣服是不是?”

唐雷点点头。天下用银魔蜈蚣做成的衣服只有一件。天下敢在袖口缀上七星,而且是绿色的北斗七星,只有一个人。那么,这个人不是北斗是谁?

唐雷道:“传说北斗先生是用剑,而且是无声无息的秋月剑。”

苏小魂微微一笑,由袖中取出一把古色古香的剑来。

苏小魂道:“你说的是这把吗?”

说真的,唐雷没见过秋月剑,可是他又不能不点头。

唐雷道:“还有一个疑问。”

“你说!”

“北斗先生成名三十年,而你似乎只不过……”

“你到底有没有见过我?”苏小魂问道。

“没有!”唐雷答道:“见过你的大半都死了。”

苏小魂道:“你知不知道有一种四藏的密功,可以改变人的形貌胖瘦?”

“不知道,”唐雷现在可觉得自己像个学生了。“那种四藏的密功叫什么名字?”

苏小魂咳了咳,瞪了唐雷一眼,道:“大势至无相般若波罗密神功。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唐雷看着这小子,心里打了好几个结。唐家的情报网遍布天下,四陲那那边,多少也有人马在,怎么就没听过这玩意儿?所以他又小心翼翼,以一种求教的神态问道:“我只听说藏密那边有种大手印的功夫。”

苏小魂笑了起来,而且,笑得很讽刺的样子。唐雷看在眼里,骂在心里。

待会儿送你一个“八仙渡海”,叫你以后连笑都不敢笑。

唐雷还在想着,苏小魂已经走到鸡蛋前了。

苏小魂道:“喂----我说唐老弟,这招『八仙过海』可千万使不得啊----。看看你手指弯得那个样子,莫目那些暗器是放在背后?”

苏小魂笑着说,那唐雷可是一咕噜的背脊冒出冷汗。

他奶奶的,还好这小子不是苏小魂,不然我唐雷那还得混?

唐雷脸上堆满笑容道:“前辈,这个……这个大势至无相般若波罗密神功,可是有些什么特殊?”

苏小魂道:“嘿----你记性倒是不错,这么长的名字都能记得下来。哪----念你小小年纪能懂得礼数叫我一声前辈,那就露一手给你看。”

唐雷还想拱手说些道谢的话,却见地板内的鸡蛋一颗一颗飞了起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追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蝉翼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