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翼传奇》

第三章 阴谋

作者:奇儒

冷明慧并没有把真相说出来。

他在武林中的名望虽然很高,可是还不至于高到取代白先生的地位。

一个人要达到顶峰的位置,多少要踩在别人的背上踏上去。

所以,他下的第一个决定是牺牲苏小魂。

第二,蝉翼刀的主人是谁?

这件事相当重要。要这个答案,只有去问醉仙楼的老板范老头。

普天下知道蝉翼刀的,大约不会超过五个。

传说,当年范家的祖先,是太史子瑜的剑僮;太史世家纵然百年来已经退隐江湖,可是范老头的先人一定会把这个故事流传下来。

倒底,太史子瑜是一代大侠,而大侠的剑僮多少也会沾点光。

快马至!马骏人更俊。

来的马,是远在西陲的青龙腾云种;来的人,是冷明慧的独子冷知静。

冷知静就如同他的又亲,智慧和判断,似乎永远比别人高一等。

马到人落,冷知静敬的站在他父亲面前道:“碧落斋的梅夫人公布天下,谁可以杀的了苏小魂,他就嫁给谁。”

冷知静的话不亢不倚,大小正好可以钻进在场每个人的耳里;立即,众人之间引起了一份騒动,像是无休止的巨浪,一波接一波,愈来愈大声。

“如果是好几个人一起下的手怎么办?”问话的是鹰爪帮的帮主葛浩雄。

这老头子瘦瘦乾乾的,五十年岁的人了,还是色心不死。

冷知静没有回答。他只回答他父亲的问话。冷明慧赞许的一笑,道:“我想,那个梅夫人的意思是,谁提了苏小魂的头去见她,那么她就嫁给谁?”

“是!”冷知静没有回答。他只回答他父亲的问话。冷明慧赞许的一笑,道:“我想,那个梅夫人的意思是,谁提了苏小魂的头去见她,那么她就嫁给谁?”

“是!”冷知静不得不佩服他父亲的反应。

“而且,”冷明慧笑道:“梅夫人恐怕在这三天内会招待所有这次打算围剿苏小魂的武林同道,为他们誓师?”

冷知静这下不禁为他父亲料事如神而大感佩服了。

“是。梅夫大人打算三天后的晚上,大开碧落斋免费招待众位英雄。”

冷家父子的对话,无疑使得在场群雄激起更高昂的情绪。有几个,似乎恨不得立刻就冲进去,提了苏小魂的头颅出来。

五十万两金子和天下第一美女,再怎样也是值得一试。

冷明慧转向众人,高声宣布道:“各位武林先进、同道。由这里到洛阳的行程,快者两日,慢者三日可到。那么诸位是想就此入洞擒杀苏小魂呢?抑或即刻起程赶往洛阳,接受碧落斋梅夫人的邀请?”

冷明慧的话,使得众人又议论纷纷。

如果去了洛阳,万一被人先机得手,那岂不是大亏之极?

可是就此入洞,万一偷鸡不着蚀把米,那才真的是划不来的事。

算盘人人会算,冷明慧看在眼里,只是心中暗笑,而脸上不露一丝表情。

这时,少林寺代表不空大师低颂了一声佛号。

不空大师道:“冷施主可真确定这四十条人命皆出于苏小魂之手?”

少林赤以武林泰斗而被尊重,办事自是讲求下确真实。

而这个不空大师,虽年仅四十岁,但在武学上的造诣无疑是少林十年难得一见的奇材。

且在佛学的钻研和智慧的显露,在在说明了是第二代少林弟子中最具法承殊胜的一位。

唯一让少林第一代“了”字辈心中放不下的,正是这位少林第一奇材的行事法则----悟在我心,焚佛骂祖又如何?

不空的疑问,无疑是代表了少林的疑问。

而少林的疑问,正是七大门派的疑问。

如果冷明慧没有肯定的答案,那么无疑是去掉了一半支持的力量。

冷明慧沉重的点头道:“这点我肯定。第一,杀人之后伤口无痕如隐只有苏小魂的天蚕丝可以办得到。第二,敝堡总管之死,最少可以说明出手的功力是何等可怕。”

这时,每个人都安静了下来。冷明慧分析事情时,由其中学得的经验可以抵得上你在江湖打滚半辈子。

冷明慧又道:“自从四年前苏小魂重现江湖至今,似乎没有败过一场。他当然有这个能力杀了冷总管。”

冷明慧环顾众人,叹了一口气道:“或许各位会怀疑。苏小魂从未杀过一个人,为什么这次会大开杀戒?这点,我们必须从事情的发生着手判断。”

“事情的开始是因为白先生的命案!”冷明慧道:“接着是楚老五,然后是这四十条命案。白先生在江湖,乃至在天下人的心目中分量,任谁也不会想到要伤害他一根寒毛。那么,苏小魂为什么要杀害白先生?结论只有一点,那就是白先生掌握了苏小魂曾经犯下滔天大罪的证据。”

冷明慧方分析,无疑让在场的每个人心中大为震动。那么,苏小魂是犯了什么滔天大罪被白先生知道?所以苏小魂非杀白先生灭口不可?

“当我们再细一层的分析,”冷明慧不急不徐的道:“我们可偶由苏小魂本身的背景来看。苏小魂从十四岁出道,六年内连连败了三百四十场。而且,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他那时的武器并不是天蚕丝,而是普通的松纹青钢剑。是什么原因,可以使苏小魂在江湖消失六年之后,不但手上有了天蚕丝,而且身怀可怕的武功?“

冷明慧的心里得意的笑了,因为每个人都陷在他的逻辑中沉思。可是,当他接触到不空和尚炯炯的目光时,又暗自警惕自己,不可小看了这个天态削瘦的中年和尚。

冷明慧做出沉重的表情道:“现在,可以先分析唐家堡唐笑先生和唐雷老弟与苏小魂的一战。”

冷明慧说到这里,每个人的情绪不禁激动了起来。他们想知道的,是唐笑和苏小魂一战,倒底苏小魂是不是败了?

冷明慧道:“唐雷老弟告诉敝人,苏小魂亲口告诉他,苏小魂曾经学会大势至般若没罗密神功。而这套武学,它的起源是来自藏密深部。兄弟日前正好到塞外处理了哈托喀王朝内部的叛变。据哈托喀王朝的君王所说,叛将是想据哈托喀王朝为己有,以为将来入侵中土的后盾。”

冷明慧的话,无疑得到两个效果。第一,每个人的愤怒,不禁产生同仇敌忾的心理。第二,冷明慧的塞外之行无疑是消弭了一场浩劫。而他的这项成就似乎是可以和白先生当年血战沙场,为国出生入死之事相媲美。冷明慧已经由众人的低叹和钦佩的眼光中,看出自己已经掌握住大半武林。于是,他强压自己兴奋的情绪,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冷静而清晰。

冷明慧道:“更重要的事是,哈托喀王朝的君主打听到有一位中原武林高手参加了这次阴谋----”冷明慧的话说到这里,激动些的,已经有人开始骂了起来。一时,吵杂纷纷,声浪一波接一波,愈发不可遏止。冷明慧举手,做了个安静的表示。

冷明慧道:“那个人是谁我不知道,可是……”

“可是什么?冷堡主请明言。”众人中有人鼓噪着。

“对、对,冷堡主请明言。莫要使武林上出现了这种败类。”立即,就有许多的人附和着。

呵、呵,众人都是盲目的。只给了他们一条路,他们要前进自然会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他奶奶的,”蓦地一声大响,说话的是以火爆脾气闻名黑道的绿林雄主孙震:“我孙震干的虽然不是怎么见得人的事,可是这种不忠不义,叛亲灭国的事,我孙震可是决计不会饶了他。冷堡主你说,那个人是不是苏小魂?”

平日,白道对孙震无疑一点好感也没有。甚至,在场最少有一半的人想杀了孙震来复仇。可是,孙震的一席话,无疑使得在场的人喝采,而纷纷鼓掌表示赞许。冷明慧尽力压抑住嘴角的笑容。他奶奶的,回去真的要好好大笑三百回,这样强迫自己不笑真是比哭还难过。

在众人的期许中,冷明慧道:“我们先来分析苏魂和唐笑先生一战。我的疑问是,苏小魂并没有受伤,为什么不杀了唐笑、唐雷后再走?”

冷明慧的问题,无疑又令众人陷入沉思。

“如果情形真的是这样的话……”说话的是不空大师。

什么“如果”?冷明慧在心里暗骂着,这个和尚似乎不简单,可千万要小心才是。

不空大师继续说道:“那么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苏小魂故意把唐门的暗器留在体内,运用各种方式来揣摩唐家第一暗器高手所发出暗器上的回力。所以他无法继续战斗,同时可以解破唐门所有的暗器力道。”

现在,唐雷终于知道为什么唐笑会不笑。当他望向唐笑时,发觉唐笑的脸都白了。显然,事态比唐笑估计的要严重的多。现在已经不单单是“天下暗器第一”的事情而已;更关系着唐家的兴亡。唐笑心中所能祈求的,就是冷明慧能否定这个和尚所说的话。可惜,冷明慧竟然叹气。唐笑的心往下沉,冷明慧的叹气,只代表了一件事----他也是这么想。唐笑可以不相信那个和尚的判断,却无法强迫自己不相信冷明慧的判断。果然----冷明慧道:“大师所言,正是在下心中所想的。”

冷明慧的回答,立即使在场的众人陷入一片死寂中。如果连唐笑的暗器都可以被苏小魂拿起来当研究的玩物,那在场实在没几个人有把握自己可以接得下苏小魂多少招。每个人的目光又投向冷明慧。现在,只有依赖他的智慧来对抗苏小魂的天蚕丝。冷明慧心里满意极了,这些人的力量,可以把冷枫堡抬上武林的顶峰。

冷明慧道:“我们虽然知道大势至无相般若波罗密神功的名称,可是并不知道它的特异之处。在这里有个细微处,那就是苏小魂如何可以在六年之内学成?是不是有帮助他?那么帮助他的人是谁?这项神功既然是塞外不传之秘,那么,为什么会传给苏小魂?这是不是说,塞外有某种势力训练了苏小魂,然后要他返回中原来从事一项任务?如果是这项任务又会是什么?”

冷明慧显然是很会利用语言表达技巧的人。他利用了一连串的问题,而每个问题又回答了上个问题。终结,推向一个你不得不得到他想要的答案----苏小魂叛国!

赵任远只能苦笑。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有多笨。

“蝉翼刀这件事,有什么证据吗?”赵任远小声的问道。

“有!”北斗:“当年我太师父正是和太史子瑜同进共出的师兄弟。所以,我相信苏小魂的话;而且,我身上还有蝉翼刀的记述!”

北斗由身上取出一块黄的发黑的木块,历经了三百年,昔年剑秀才铸剑之法,却依然清晰可见。

“以五千雄蝉双翼以五千雌蝉之翼。置于沸水之中,使其胶叠而得十丈翼布。再以雪山醉莲精英,佐以大漠流沙地热,如是四十九日,而得阴阳双交之气。此时,蝉翼已坚硬若钢,但剩只七尺耳。以如是翼钢于水火同源之极,经十七年熬练而得四尺原形。再费以三年功大打造,而有蝉翼刀之成。刀成,长短三尺,而厚薄如蝉翼而已;虽百钢刀,亦能摧之如朽木;以此刀杀人,便如风掠浮萍,无痕如隐,直断心脉而不见血。”

后面嘱名是“剑秀才白通河制交太史子瑜”。

赵任远看完后叹气道:“不知江湖上知有蝉翼刀的还有多少人?”

苏小魂叹气道:“不多!恐怕原先只有五个人知道。”

赵任远问道:“这刀这么好,怎么只有五个人知道?”

苏小魂苦笑道:“太史子瑜当年的武功已臻极致,并不需要借蝉翼刀之力;再者,此刀已随太史子瑜死后失踪了两百年,自然没有人会想得到。”

赵任远又问道:“那……那你怎么会知道的?”

苏小魂道:“因为人不是我杀的,所以,一定是有人拿了蝉翼刀杀人,嫁祸予我。第二,我正是剑秀才第六代嫡传弟子;那是十年前我远赴塞外时,有幸蒙先师垂青,而传授了天蚕丝心法和大势至无相般若波罗密神功。”

赵任远只能叹气,谁会想到世事是这么凑巧?

赵任远道:“那,你为什么不公布武林这项阴谋?”

“有用吗?”说话的是锺玉双:“如果是在早先以前,那你相不相信?”

相信?相信才有鬼。赵任远叹气,摇摇头。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快快喝光桌上已经料满的红酒。可是,当他黄汤下肚时,他又想到一个问题。正要问!

“等等!”潜龙倒抢先说话了:“你是不是想知这里的食物可以捱多久?”

“是。”赵任远看了那小子一眼,不甘心的回答。

“这我可以告诉你,”潜龙得意道:“如果只有我们几个人,大概用个一年半载没问题。”

一年半载?喂----,这几个家伙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阴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蝉翼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