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翼传奇》

第四章 返击

作者:奇儒

红玉双剑!双剑已凌空而至!

剑尖所指,是范老头!

锺玉双、俞傲、大悲和尚、北斗,四个人监视范老头十天之后,决定只有擒下范老头才是最好的方法。因为,他们最少三次发觉这老头实在利害。一次,是在日间北斗和大悲和尚在范老头睡觉时想潜往范老头房内;谁知一到范老头前院,就受阻于奇门遁甲的阵势!还好北斗和大悲和尚多少懂一点才没触动阵势!

第二次是锺玉双以绣花针用弥陀捻花指打出,针是打入范老头衣内,谁知那老头竟冲着她躲藏的地方一笑,便自离去。这一笑,笑得锺玉双头皮发麻。

第三次就俞傲了。俞傲的刀快,谁说俞傲不快,那就是白痴。就是昨天,俞傲蒙面出刀,谁知那范老头竟一溜烟的跑回房去,跑着、跑着摔了一跤,俞傲的刀正好掠空而过。那范老头大叫一声,一滚入了院子的阵中,俞傲只有收刀而回。

红玉双剑已到范老头的门面;俞傲的刀,同时也斩腰而来!无声无息的,北斗的秋月剑,凌顶而下!他们的估计,范老头只有左闪,而左边,大悲和尚则大悲指等着!

一切在计算中,范老头果然左闪!

三剑一刀,随后而至,范老头只有前进,没能后退!

大悲和尚大悲指已出!

范老头一笑,左号手人怀,随时伸了出来,手上,已经多了颗紫光缭绕的佛珠!

那佛珠似是有无穷的佛力。大悲和尚往前捺去的大悲指竟能在这一瞬间离开范老头前胸四大穴,更且,右手手指反上一翻连撩带拨的往范老头身后用劲!三剑一刀,联手出击,天下间无人可避,就令是当年的太史子瑜也得付出极大的代价。然而,这回他们特别留了一个空门,因为那里有大悲和尚的大悲指。

千手千眼观世音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

大悲和尚的大悲指是为渡人而来。北斗的剑是为杀尽天下之恶;俞傲的刀是为断尽天下之爱;锺玉双的红玉双剑是为留尽天下无限相思!无论恶、爱、相思,总是有情,情到浓,就有生死!他们不想杀了范老头,所以只好把范老头留给大悲和尚的大悲指。

首先觉得不对的是先出手的锺玉双,她只觉得手上的红玉双剑受到一波的力道一托,接着又是一波!双剑架开,迎向俞傲的刀、北斗的剑!俞傲收刀、北斗回刃。

大悲和尚这次真的脸红了,因为一同出手的三个同伴以很疑惑的眼神看着他。当然,那个范老头也在看他,而且还是笑嘻的看着,手上兀自玩弄那颗佛珠。

锺玉双:“和尚,我想这颗佛珠很重要?”

当锺玉双说话时,大悲和尚是准备给她骂一顿的。没想到,竟然是关切,而且很温柔!

北斗接着道:“不但很重要,而且可能是一种必须遵守的原则?如果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大不了我们就此离开而已。”

大悲和尚这下可有些哽咽了。这十天来,四个人为了监视范老头,为了洗清苏小魂的误会,吃下的苦头还真不是为外人道。不说那些奇门遁甲,就算是范老头的行踪与日常行为,更是与一般人大相庭径。醉仙楼是妓院,醉仙楼的日子是日息夜动,范老头的生活更是怪异,随时会失去踪影,随时会令人陷入阵势之中。

俞傲道:“听说宝华居的素食实在好,和尚怎么不随我们一道去用个宵夜?”

连俞傲都这么说了,大悲和尚还能说什么?

俞傲为了“冥王”连连马不蹄波奔了一个多月,最后总算找着了武林中传说的万大子。由万夫子口中知道了范老头,又是三日奔波,来到醉仙楼一捱十日。俞傲的人和他的刀一样有名,冷而无情,断尽天下之爱!大悲和尚心里只有感激,感激这些朋友什么都不问。

俞傲已率先往外而去,北斗、锺玉双也迈步而行。

一声长叹!

叹气的是范老头!范老头注视大悲和尚道:“你这些朋友似乎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糟?”

大悲和尚只能苦笑,道:“传说往往不可靠。”

范老头点点头道:“是啊!传说并不可靠!”

范老头的话说的随便,可是是面向俞傲而发。俞傲心中一震!传说并不可靠,那么是范老头不是“冥王”,或者万夫子不是传说中的万夫子?

“你是不是『冥王』?”俞傲不得不问。

“我是冥王,”范老头答道:“可是万夫子并不是万夫子。”

所谓万夫子并不是万夫子的意思是,俞傲见到的那个万夫子不是传说中的万夫子!

锺玉双道:“你怎么知道俞傲去找过万夫子?你可怎么知道那个万夫子不是万夫子?”

“因为他才是真正的万夫子,”北斗叹道:“他才是真正传说中『万极归流』里的主人!”

“你怎么知道?”锺玉双讶异道。

“因为我是北斗,北斗交汇处的北斗!”北斗向范老头一揖,又道:“也因那颗紫气佛珠,那种天檀香天下唯一!”

众人望向范老头手上的佛珠,只见紫光蕴绕,淡淡的、淡淡的,似有一股来自西方檀城的佛香!传说,当年太史子瑜身上就挂了这颗佛珠,这是一种很奇妙的珠子,它和主人的本命相连!如果主人死了,珠子自然会消失。北斗是太史传人,自然知道佛珠的继承着是怎样的人。他早年已由师父的口中得知,这一代佛珠的继承人是武林中传说的万夫子。大悲和尚知道的是,佛珠的主人对他世俗家有极重的恩情,无论如何,见珠如见恩,所以他必须阻止三剑一刀的攻击!佛珠的主人不能杀人,他们的心境已经和佛珠连成一体,绝不能让杀机毁了佛珠的灵性。所以,他们绝不出手!

可是,天下又有多少的恶呢?范老头能做的,就是寻找可以代替的人。他找到了四个暗中以佛珠领悟的大慈大悲般若法来加强他们的武学境遇!然而,人性是多么复杂!碧落花飘香的梅夫人已经在谄谀和财富中丧失了自我。就如同观音大士慾普渡众生苦,正如慈母呼唤陷于若海的孩子,只是,孩子反而往更凶险的海涛中而去,全然不理会慈母的呼唤。我佛慾渡,而渡者无缘,奈何!

近日来,范老头有些忧虑潜龙了。潜龙本是个孤儿,在困苦的环境中成长,多少讥笑欺凌,使得他孤僻成性。范老头先托了山村人家抚养,而后再暗中传授武学。只是,潜龙报复的心态一直蠢蠢慾动。设非这次苏小魂的感化,那日潜龙说不定又成了梅夫人第二?这些,是福、是祸?天下本无绝对的事!

“那范先生为什么不把假的万夫子解决掉呢?”锺玉双道:“这种人无疑是江湖一大祸害。”

范老头叹道:“天下还没有人可以接近他。就算接近他也还没人可以杀得了他。”

“真的?”问话的是俞傲!俞傲的手已握紧刀!他曾经跟那个万夫子在木桶中以内力相较,他想自己最少有四成把握可以一击成功!

“是真的,”范老头道:“最少他座前四大侍卫就可以和北斗、潜龙、碧落、黄泉抗衡。”

俞傲似乎想说什么,范老头一笑又道:“你是不是和那位万夫子比过手劲?”

“是!”俞傲答道:“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的奇经八脉已经被他的阴力所禁!”范老头道:“再过半个月你的右手就废了。”

俞傲只觉得冷汗由额头冒出。因为范老头说的不错,是有股阴寒之气近半月来不断滋生,原来是那家伙搞的鬼。俞傲只能苦笑,若是他的右手废了的意思就是----死!

“难道一点办法也没有吗?”锺玉双、北斗、大悲和尚同声问道。三个人,一句话,一种心情、同样关切。

俞傲只觉得眼眶一下子湿了起来。这就是友谊?他可以从他们的眼中看到真正的关切,真正的、真正的,关切!而不是有什么目的的应付。

“你的这些朋友似乎也不错!”范老头问俞傲。

“是!”俞傲回答,而且回答的很大声、很骄傲。他俞傲是有真正的朋友,除了他的刀,他还有活生生、有生命的朋友!

“那么,我们是不是不要让朋友担心?”范老头笑道:“让朋友担心就是……“

“就是龟儿子!”北斗大声回答,泪已流下。

俞傲看看别人,每个人原来都是有泪啊----!俞傲不知不觉的用手擦擦由眼角溢出的水滴。温温、咸咸的小水珠,呵,竟然包含了人类最至情的情感!

多久了,多久了?俞傲已经忘了多久在他风霜的两颊没有泪;在他迎向刀光的眼眶没有水。当他用手接触到泪水的时候,多美妙!原来这只只会拔刀杀人的手,这只天下闻风丧胆的手,竟然也可以这么温柔?

锺玉双说话了,不但温柔,而且有些哽咽:“你们……你们还呆在这里像呆子一样干嘛----?”

范老头长吸一口气,勉强止住眼泪笑道:“是、是呆子,是全天下最呆的呆瓜,俞傲你还不快伸出手来。”

俞傲咬咬下chún,忍住下落的泪水,伸手。只觉手上多了一物,范老头直承太史子瑜的紫气佛珠!

冷知静伸手,敲门。里面传来冷明慧威严的声音:“进来。”

冷知静进入,只见父亲正坐在桌前埋头沉思。夜已深,而油火正浓。桌上,摆了一张满是文字、地点的大纸。冷知静看着父亲,五十岁的年纪,颔下一束须随风而动,光洁的皮肤保养极好。修长的手扎,扁平而大的手掌,纹理细腻,绝对不像是个江湖上知名第一冷枫堡的主人,倒是像个满腹经论的书生。

冷明慧抬起头,望着冷知静一笑,道:“如何?”

“正如爹所判断,”冷知静恭敬的回答:“梅夫人是某个组合里的成员,而且,正是蝉翼刀的持有者。”

冷明慧不用问他的儿子怎么查出来的,因为是他的儿子,所以自然会有办法。冷知静继续报告。

“丁一和丁乙虽然是丁家堡的人,可是必然也属于那个组合之中。为了这件事,我们损失了六个人。当然,这六个人不是挂冷枫堡的名字,而是我们设在外围的人员所乔装想杀梅夫人。丁一和丁乙没有出手,可是他们的眼神在动,而他们的手指也曾稍微动了一下。”

“出手救梅夫人的是谁?”冷明慧问道。

“潜龙!”冷知静回答:“潜龙升天时的潜龙!”

冷明慧点点头,不说话。冷明慧的安静使得冷知静忍不住问道:“潜龙是不是他们的人呢?”

“不是!”冷明慧解释道:“他们的人不会出手。”

当然,多的是人想出手来场英雄救美。只是,出手的是潜龙,一定很少人想撄其锋。潜龙这个人的脾气,十天以来多多少少大家都了解了一点,那就是他伸手的时候,最好是不要管。

“牺牲的六个人是谁?冷明慧道:“是不是雪岩六客?”

“是!”冷知静答。

“那除了潜龙,另一个出手的是谁?”冷明慧眼中精光闪动道:“是不是赵任远?”

“是!”冷知静实在讶异为什么他父亲会知道。

唉!你还太年轻,所以不知道。敢和潜龙同时出手的,武功一定不差,最少,可以解决掉雪岩六客中的三个。否则,岂不是大笑话?而且,敢和潜龙争锋的一定有靠山,很大的靠山。当然,普天下最大的靠山就是皇帝!冷明慧继续判断着,为什么赵任远要抢着出手?因为他是朝廷一品护卫,怎能不逮个时机好好显露一下?再加上美人有难,这官老爷又怎会袖手不管?那么,潜龙一定会出手相援,真的是这样吗?北斗、潜龙、碧落、黄泉彼此没见过面,该是想多得彼此一些资料,怎么会在对方眼前显露真正的功夫呢?冷明慧笑了,因为潜龙也被梅夫人所迷。这好,潜龙、赵任远、丁一、丁乙,这四个人似乎可偶玩一种游戏。冷明慧笑了,在纸上画着一条条的线,纸上的地图,竟是碧落斋的地图!

冷明慧在设计什么,冷知静并不清楚,可是他知道,只要冷明慧一下令实行,一定有人死的不明不白,而且,很难看!

不空大师仔细的思考,为什么这十天都没有了苏小魂的行踪?十天前,冷明慧估计苏小魂已离开九重十八洞,为什么?只是因冷明慧所架的旗子被取下?还是因为苏小魂有隐情,是被冤枉的,所以必须重心号江湖追查真凶?冷明慧那么肯定,是不是因为他已经知道了?如果是,他为什么不说出来?是不是他也有项阴谋?另外,冷明慧为什么“希望”大家都留在碧落斋?是不是碧落斋有可疑的地方?如果是,那最可疑的是谁?

是谁?主人,碧落斋的主人----梅夫人!

不空大师微微长吸一口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返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蝉翼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