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翼传奇》

第六章 离别

作者:奇儒

锺伯和锺涛境的“乾坤双生”显然含有藏密“大圆满”手印的精髓。大圆满和大手印同属密宗中殊胜的成就,其宗红观音为本尊,以马头冥王为护去。苏小魂和两人的对抗中,只觉一股气机冲向自己少海穴而来。那少海穴位在时间,若叫锺伯的内劲给撞上了,“天蚕西引”的疏导之功必然崩溃。苏小魂念及此,便微微将盘旋在气海的大势至无相般若波罗密神功作成桥段,将眼前二人的压力全置于这牵引上,反而以抗锺伯的气机内劲。

锺伯暗劲一到,忽然发觉一股莫大力量反弹出来,而且循着自己周身传给了锺涛境,再藉由锺涛境回到苏小魂体内。如此周而复始,竟是成大圆满无上殊胜的心法。

锺伯讶异道:“涛境,这孩子武学一路似乎和我们颇有契合渊源。”

锺涛境点头道:“似乎是传说中大势至无相般若波罗密神功?”

锺伯一笑,道:“且看他练到第几层。”

霎时,两股风便自罩住了三人。锺玉双在旁看着,内心不觉大震。显然,这段试验心上人已经通过种种考核,只剩下这最后一关。果然,锺伯突然剧烈咳了起来,而且摇摆不定的身子使得发出的罡气大为扰乱。对苏小魂而言,这真是难得的机会。本来在眼前锺家二老的气机压迫之下,早已几乎不支,现在锺伯自乱了内力,岂非大好的反击机会?只是,若此出手,只怕锺伯非得重伤不可。

“小魂一引,西方如来!”苏小魂山手只为救人。

苏小魂并未乘乱攻击锺伯,虽然这是大好良机,可是无论多大方的利益绝不可损及原则。原则说是人格,苏小魂不但没出手暗袭锺伯,而且更费力的牵引锺涛境的内力来稳住锺伯散乱的内力。这可比两方相斗还难。他不但要应付锺涛境无止境的压力,而且更要分神疏导锺伯的浮动,此时,已是慾罢不能。一柱香时间,苏小魂终于忍不住,只觉期门穴一碍,便张口“哇”----!的吐了一口鲜血,昏了过去。

锺伯看看昏了过去的苏小魂,道:“这孩子的本性似乎还不坏!”言下之意,也有爱惜之情,且语气也温和了许多。锺玉双闻言,知道眼前这位人人闻之变色的“黑天使”已经对苏小魂有了爱材之心。她不禁感激的流下泪来,感谢上天给了她这么好的待遇。

锺涛境爱怜的看看女儿,再看看趴在桌上的这位准女婿一眼,笑道:“是不错!可惜这孩子冤情未了,无法光明正大的进入我们无心堂。”

锺玉双闻言,脸色惨变道:“爹----,苏小魂他……”

锺涛境看了爱女一眼,不得不严肃道:“双儿,家规如何,你难道忘了吗?”

锺玉双泣声道:“女儿明白,可是……”

锺涛境道:“明白就好,没有可是!况且苏小魂爱你之心如何尚未可得证明!此外,江湖上传言甚广的唐门唐羽仙踏遍天下追寻苏小魂的事,你难道一点听闻也无?”

锺玉双闻言,叹道:“女儿知道。”

锺涛境道:“你既知道就好,你这回逾时未归的事,我们决定不再深究,只是要带你回锺家三年面璧反省思过。”

这时,苏小魂已经悠悠醒来,闻言一惊,吃力道:“前辈,这事不能怪玉双,只能怪晚辈我……”

锺涛境虎目含威,道:“锺家决定的事,从来没有外人敢说半句话。”

苏小魂头一仰,人站了起来抱拳道:“奈何晚辈心不死情结,便是天涯海角也要将玉双带回。”

锺涛境怒道:“你好大胆!”

苏小魂反而一笑道:“若不是胆大,那能得玉双长携长共!”

锺伯见状,颔首一笑道:“你世情未结,冤屈未平。况且唐羽仙的事,你又要如何解决?”

苏小魂一愕道:“冤情自有天理可解。唐家小姐的事,唯其自锁于情一字中,天下自古以来,又有谁可以解?”

锺伯道:“好个推托之辞!”

苏小魂道:“皇天后土明鉴我苏小魂一片赤诚,但愿两位前辈成全。”

锺涛境怒声道:“哼!两百年前那位太史子瑜……”

锺涛境话说一半突然打住。

苏小魂不禁讶道:“太史子瑜?那位在两百年前第一侠士的太史先生?”

锺伯接道:“不论是也不是,你记得一句话,先把你的冤情解了取信于天下。唐羽仙的事或可用时间来缓冲。但是老夫告诉你,这已经是老夫所能做的最大的极限,如果你还不知好歹,那就有你的难受!”

锺伯一说完,伸手扣住锺玉双,便飘然由窗口离去。锺玉双大叫:“小魂、小魂……”

苏小魂一跃身,便要用擒拿手法扣向锺伯的脚底临泣穴;一声冷哼,在后面的锺涛境出手,反击苏小魂的中渚穴。苏小魂只觉掌上一麻,力道全失,这一空间,锺伯和锺涛境已经离去。

苏小魂急身到窗口一看,只见二人夹着锺玉双骑马一路往西而走。苏小魂一声长啸,丢了锭银子在桌上,也随之落到街上,随手取了匹马,将银子打在马桩之上。那马主人本想破口喊贼,看了偌大的银子,眼都直了。苏小魂哟喝一声,长驱而去。这回,若是没能追的回来,恐怕一辈子见到着锺玉双了。苏小魂想到这里更是心急如火,连连策马追向前面滚滚沙尘。

冷默潜伏在少林寺中已经一百二十一天。每回,当他看见不空大师时,总是想用尽心机观察不空大师的空隙。只要有二丝空隙,以自己的体能状态,一定可以一击成功!可是他失望了,不空大师几乎是已成了完美的个体;无论行动举止,竟和大自然间巧妙的搭配,似乎成了浑然天成一般,完美无瑕!

冷默由观察的细心而懊恼,进而愤怒,最后竟有了一股莫名的敬佩!太不可能了,冷默今天突然发觉自己对这位和尚有了一种崇拜的心理。甚至,更令冷默自己讶异的是,每回看到不空大师,竟被感染了那股宁静、安详。

不空大师不能不杀,因为他知道堡主和外夷缔结合盟的事。这事虽然自己并不太赞成,可是冷明慧抚育自己成年,却在恩情上不得不有所回报!况且,目前传来的消息,总之,冷枫堡的气势已不若当年那么盛大。

冷默潜伏在藏经阁的屋檐下,瘦高的身子在紧裹的黑衣下就如同一只黑色的标枪。全身蓄满了劲,蓄意待发。长廊的那端,不空大师走了过来,口中念念有词,手上的佛珠念子一颗一颗的递换。这些,冷默很清楚了。不空上个月念的是妙法莲华经,自己伏在这里也足足听了一个月。今天,不空大师不知又要念些什么来?

不空大师走到藏经阁内,坐了下来,嘴角浮现笑意。他知道屋檐上的那个人,杀心已较以往减少了许多,甚至还有祥和之气!不空双目半闭,念道:“尔时除尽障菩萨而白佛言。世尊。我今云何得是六字大明陀罗尼。若得彼者不可思议无量禅定相应。即同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入解脱门见涅盘地。贪永灭法藏圆满。破坏五趣轮回净诸地狱。断除烦恼救度傍生。圆满法味一切智智演说无尽。”

不空大师颂了一段大乘庄严宝王经,又复微笑自言自语道:“苦海无边,唯般若可渡。佛子既已在有缘门前,又何必徘徊这许久?”

不空大师的话,叫躲在屋檐下的冷默大吃一惊,暗想:“莫非这和尚说的是我?”不空大师的声音又由里面传出:“我佛慈悲,立大愿以普渡众生,奈何世人多如沉于苦海中的孩童,其母虽在岸侧高唤回头,只是都相应不理。唉!八风之毒,俱叫人灰飞骨销才肯止。”

冷默长吸一口气,双手注满了真气,若是那和尚出手,必然要给他重重一击。不空大师又道:“何者是?何者是恨?为何可居于瓦下湿气之中,而不愿长驻西方极乐之境?世人之痴,果真如此?”随后,一声长长的叹息,又道:“一百二十一个日升日落,月起月伏,难道便毫无慧根可植?”

冷默这时已很明白了,不空大师早在他第一天来的时候更知道了,只是一直未予说破,想借佛经的力量来点化自己。冷默想到这里也不禁觉得心惊胆战。如果这个和尚想杀了自己,恐怕我冷默已经死了百来次。另外一点叫冷默更心寒的,是自己无形中竟受到不空大师安详的气机影响,心情已不若以往充满杀机。这对一个杀手而言,是最最致命伤的。

冷默愈想愈心惊,忍不住大大吼叫一声,翻出身子,便往嵩山山下而去。阁内,不空大师微微一叹,又复微闭双目,颂经之声和冷默愈行愈远的啸声,溶在一起!

苏小魂为了追回锺玉双,一路由保康溯粉青河,过青峰镇,出房山,进入武当山的范围。再往上,到了汉水之旁,终于追到了锺伯和锺涛境的行踪。这时,锺涛境和锺伯已经带着锺玉双上了船,沿淇江而上。

苏小魂望着离去的舟影,不禁一声浩叹。立即下了马来,找到一位船老大。这船老大人叫老张,是汉水中上游一带最有名的操舟名手。苏小魂花了点银子,很快就和老张见了面。

老张听完了苏小魂的条件后,道:“行。只要对方的船开出去不到半个时辰我老张一定能在淇江上追得到。至于船价吗,一百两银子倒是合理。”

苏小魂急道:“那……就请张老大你快出船吧!”

老张笑道:“别急,还有一位客人先订下了。不过,他不介意多个人上船的。“

苏小魂道:“那,那位客人是什么时候上船出发?”

老张道:“差不多再一顿饭的功夫。我看,客官你就先在咱们镇上逛逛,买点吃的什么的吧!”

苏小魂想想急也是没用,总不成用刀子架着要人家开船,于是笑道:“这未尝不是个好建议,只不知贵镇上那儿有名的酒楼?”

老张闻言,抚掌笑道:“就是登云楼最是美味。尤其他家的女儿红配上清蒸菊里鱼,更是不可不。”

苏小魂也笑道:“单是名称已够吸引人,不知往那里走?”

老张道:“从这里往西这街道直走,再拐个弯便到了。”

苏小魂一笑,抱拳道:“好。一顿饭后再来。”

老张笑道:“请。”

苏小魂一点头,转身离去。老张看着他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一声长叹。一个人影,到了老张的背后,道:“这个苏小魂倒还真不死心。”

老张回头,笑道:“此情坚定,锺四小姐也不会看错人的,锺老应大可放心。“

后面的人影,竟是锺伯笑道:“是与不是,待会儿便知分晓。”

说完,锺伯摇身一变,竟成了一个商买的模样,摇摇摆摆的随着苏小魂的身后,往登云楼而去。

登云楼的酒菜果然不同凡响,苏小魂吃的满意极了。看看时候也差不多了,起身付了账,正要离去。谁知,门口拥进来四个武当弟子。为道的一个,赫然是破虚道长的座下大弟子,知风!另外三个分别是知情、知绝、知灭三个师弟。

知风冷笑的看着苏小魂道:“苏小魂,想不到你在江湖上失踪了四个月,竟然是窝在我们武当派的脚下。哼、哼,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知灭抢身出来指着苏小魂怒道:“好个杀人凶手,你把我师父藏到那里去了,快说。”

破虚道长的事,苏小魂已经由锺玉双口里知道实情,一抱拳道:“诸位道兄,破虚道长失踪之事,冷枫堡冷明慧最是清楚,何不去问他?”

知灭冷哼道:“哼!谁晓得你是不是想藉机开溜,从这里到冷枫堡来回少说也要三、五日,你如果跑了……”

知风阻止道:“师弟,别太冲动。可记得尚时不空大师曾经有封信函告诉我们苏小魂是含冤的,现在虽然冤情未明,可是总不能随便误指他人,坏了我武当清规。”

苏小魂闻言,暗中不禁点点头,这个知风大有继承及师之风,果然高出他的师弟甚多。苏小魂微笑道:“道兄明理,苏某先此道谢。不过,要冷明慧亲口承认是杀了破虚道长的事,恐怕……”

武当四子闻言惊问道:“师父已经死了?”

苏小魂沉重点点头,道:“这事经由锺玉双锺姑娘亲眼见冷枫堡的冷鸣和冷叶所埋葬,应是不假!”

知灭红着眼,泣声怒道:“我们又如何得知师父不是你杀的,想嫁祸给冷枫堡?”苏小魂道:“冷明慧的武学,是已失传了百韬的军荼利神功,由令师的伤痕上,应是不难了解。”

知风讶异道:“军荼利神功?二师弟,你读贯古今武学概况,可知此项武学是什么?”

知情皱眉道:“军荼利神功?传说是藏密那边百年前的一种武学,雨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离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蝉翼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