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第一章

作者:奇儒

忘刀先生的刀和俞傲大侠的刀谁比较快?

……

八月的风,在京城已经有一点点的凉意。

甚至在入夜以后像涮羊肉、三热酒鸡这一类的冬令的补品都提早上市,往往你还得订了位子才有得吃。

街道上走过的各色男女,每个人都穿上半厚的绵衫,脚步悠闲的令人想起秋天是属于诗的日子。

虽然权宦刘瑾仍在宫中跋扈得很,虽然南疆一带的匪乱仍旧未靖。

但是像这种秋高气爽的天气由不得人不高兴起来。

在这个八月天里京师的人特别兴奋,因为这里即将有一场三十年来难得一见的盛会。

西境的“刀王”忘刀先生和东城的“刀神”俞傲大侠一战。

没有人不把这话题挂在嘴边。

打从去年十月以来,这件事一直是武林中最受瞩目的大事。

俞傲和忘刀一战,谁胜谁败?

卧刀对上了俞傲的一刀。天下有哪一战比这两把刀交锋的刹那更令人心惊动魄血脉偾张。

“唉,谈小子……”王王石在云天楼里大大叹了一口气道:“你师父也真的的,硬是搞出一场热闹来!窗口下,人来人往的踏在夕阳里,既亲切又活络。谈话楞楞看了一会,这才大大叹了一口气道:“有什么办法!他是师父咱是徒弟,没说话的份!”

杜三剑“咯咯”笑道:“还好我爹和拳头王的爹没找上他们中的赵任远,潜龙玩玩……”

不然,这可不是武林的大事而已,简直是“血拚”!

谈大公子瞪了这两个“好朋友”一眼,正想开口说话着。

蓦地,楼梯口有三名大汉怒冲冲的冲上楼来,当中一个破口大喝道:“哪一头猪叫王王石?”

咦?谁不好找找哥哥我硬拳头王?

“哪一条狗在叫?”王大拳头用鼻子哼道:“报名!”

“你就是王王石?”那名大汉嘿嘿的大步跨来,左右两名汉子也大大迈开了脚丫子跟着。

“哥哥正是!”王王石嘻嘻笑道:“你是不是叫大牛?”

牛你的头!那名大汉眼露凶光,双拳紧捏大喝道:“老子是人称‘有一双打牛拳’的王不空!”

这厢身旁的壮汉可呼喝道:“我们王不空大哥出拳从来不空……”

“嘿嘿,只要谁让他的拳头挨中了一记……”另一旁的一个紧接着道:“不会要一条命,只不过少了半尾而已!”

“因为……”王不空面有得意的道:“我是个仁慈的人。”

仁慈的人不杀生。这是王不空从庙里听来的。

王王石抬了抬眉哈哈笑道:“原来是同宗,那就给你小小一拳就行了!”

咱们这位王大拳头站起来,好轻好轻的一拳碰到了王不空这位壮得像头牛的大汉身上,坐下。

然后一酒楼的人耳里像被狂风刮到,只听得忽的一大响。

眼里呢?他们看见的是王大空一个身子飞了出去。

飞出视线外,接着是听到重重的一响。

“好像一头大水牛倒地!”蓦地有人叫出了这么一句。

所有的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得另外两名汉子面红耳赤扭身就走。

“精采极了!”一个老头子站起来鼓掌道:“看他这一手就知道武功非凡,不得了!”

王王石可得意了,朝谈笑和杜三剑瞄了一眼。

人家可还有后话道:“传说谈笑和杜三剑的武功更了得,而忘刀先生又是谈笑的师父……”

“曹老头,你有话直说吧!”人群中有认识那老头子的叫了起来。

“嘿嘿!我下注赌忘刀先生赢!”曹老头哈哈大笑的拍掌道:“天马赌坊开出了盘口,一对二,可要赚了……”

他这一说,倒是引得满楼子的人议论纷纷。

“天马赌坊?”谈笑嘻嘻笑道:“倒是有趣的赌局。”

杜三剑嘿嘿道:“不愧是京师三大赌坊之一,什么赌的花样都能想得出来。”

咱们谈大公子偏头想了想,忽然哼道:“以一赔二?那岂不是说我师父输面大?”

王王石这时一脸不高兴极了。

“那个老头子说什么屁‘传言’,你们比哥哥我有名?”王大拳头一肚子不高兴的道:“这一顿由你们请客!”

这算哪门子不高兴法?

玩剑杜叫了起来道:“喂!哪里有这种事?”

正说着,又有人上了楼来。

是个翩翩的公子哥儿,人是长得不差,手上直摇着一柄摺扇。

“脂粉味重了一点!”杜三剑皱眉道:“难不成人说京城里八位‘风流义狼’之一?”

京师城里有八头狼。

这八头狼自称为“义”狼。

因为他们不偷不骗不拐不抢女人。

个个是名门公子,个个有财有势,而且学识和相貌都相当的不错。

这点是他们和一般登徒子色狼不同的地方。

他们或许每天会出去拈花惹草,但是绝对不会去招惹麻烦,偶而还会做出一些令人赞赏的事来。

所以在京师城里不少人认同他们是风流才子。

“自古才子多风流”。

那个家伙听见了杜大公子的声音,嘻嘻一笑抱拳道:“我们京城可和洛阳那四大公子不同……”

洛阳四大公子以“武”名动江湖。

京城八大公子则以“文”和“风流”倾世。

杜三剑笑道:“好耳力、好气魄!原来是有相当修为的内家好手!”

那名公子楞了一下,淡淡回道:“在下沈风语,不知阁下和另外两位朋友是不是江湖中人人夸赞的‘王石双拳杜三剑,谈笑出刀人俱知’?”

京师中果然是卧虎藏龙,杜三剑笑了。

“人道京城八大世家公子文采斐然,但是对于武林中事可也半点不含糊!”玩剑杜瞅沈风语一眼,嘿的一笑道:“沈公子学的可是天和乘龙门的武功?”

沈风语的表情一下子严肃了起来。

不过只是个照面,人家都已经摸清了自己的底。

像面对这种人还有什么好混的?

“别太讶异!”谈笑“咯咯”笑道:“天和乘龙门走的是奇经外脉的点穴功夫,一把摺扇在手……”

谈笑公子打了个哈欠,嘻嘻接道:“可以兼具点穴、剑法、刀劈三种功用!”

沈风语他那张脸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蓦地方才那名曹老头又鼓起掌来哈哈大笑道:“你们听见了没有?几个忘刀先生的小辈犹且如此,更何况是他们的师父!”

“看来这一战是平分秋色,有得好战啦!”这当中有人附和着道:“天马赌坊说不定会有一番大赔!”

“哈哈哈!天马赌坊的老板人称‘神通赌’,一生大赌一十六次没半回失手!”曹老头拍手笑道:“曹某活了六十五、六,总该见识一回阎千手惨败的模样!”

“神通赌”阎千手不仅在京城有名,甚至天下武林中很少有不知道姓阎的这一号人物。

只要他身上一个铜板儿,绝对就可以走遍天下不愁吃穿。

因为天下爱赌的人太多,阎千手也就有吃不完的饭。

沈风语早已经摸着鼻子到另外一端坐了。

这厢谈笑嘿嘿一笑,低嗓子道:“喂!那个曹老头不简单!”

杜三剑嘿哼的一点头,好轻声的道:“不知道他是什么用意?”

“难道会是一只兔子?”

“放线的大饵?”

“不错,阎千手可是厉害的人物”他们两个你一句我一句在谈,咱们王大少爷可不耐烦道:“喂!你们两个在嘀咕什么?”

“那个老头子……”谈笑温吞吞的道:“有可能是阎千手的人!”

“呃?”王王石挑眉道:“怎的说?”

他问了,忽然又变得聪明般的笑道:“我知道那个大汉和这个沈小子是事先安排的?”

谈笑点了点头,嘻嘻道:“然后呢?”

“然后制造气氛传出忘刀师叔是如何的了不起好引诱别人下注赌师叔赢!”王王石嘿道:“其实他们早就看好了俞傲大侠。”

“你说的都没错,可惜只有一点差了……”

“哪里?”

“是师‘伯’不是师‘叔’……”

这就好像他们喜欢自称“哥哥我”一样。

王王石腮帮子一鼓起,正想说着,这时耳里已听到一阵淡笑,那楼梯口闪现上来一名娇可人的大美人来。

二十岁而已,却已是婷婷玉立的令人目瞪口呆。

清雅淡,举手投足间大有名门闺秀的风范。

这位大小姐一出现,当即有人轻呼道:“宣洛神大小姐!”

宣洛神?京城八大公子中唯一一个女子。

“啧!既称‘公子’怎么会有女人?”王王石讶叫着。

“因为她的武功很好。”

杜三剑轻轻笑道:“而且豪爽处不输给男人。”

王大公子哈哈大笑道:“她怎个豪爽法?”

“比酒力!”宣洛神冷眸飘来,身影也随之到了王大公子面前,冷喝道:“怎样?这位大男人你敢不敢?”

咱们王大公子傻了傻眼,蓦地大笑的朝两位“好朋友”道:“你们都听到了?”

“是!”谈笑叹一口气道:“听到你要出窘了!”

“什么?”王大拳头擂了擂自己胸膛,大叫道:“笑话!我王某人……”

“那最好!”宣洛神已经拉了张椅子坐下来,冷冷笑道:“店小二,先来十女儿红……”

女儿红?十?

王王石两把眉毛差点飞了出去。

“喂!眼前这位宣姓的女人!”王王石叫道:“哥哥我劝你最好别太逞强,否则难看起来以后不好做人啦!”

他说着,店小二已经一个接一个串一线的把酒子叠了起来。

而且每个人都对咱们王大公子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这种表情咱们王王石可熟得很,每次谈笑和杜三剑要出大窘的时候,自己不也都是这个样儿?

王王石才苦笑了一声,眼前又忽的一花。

“你们两个来做什么?”宣大小姐皱起眉来,哼道:“是不是我爹又派你们来押我回去?”

“大小姐,你别误会了!”右首的那个和煦着道:“是老爷担心小姐一个人在外头闲晃,日来京城内三教九流混杂,怕有了差池……”

宣洛神也懒得哼了,左掌以内力一吸酒,右掌拍碎了封泥。

于是抱仰首直灌。

咕噜噜声中,还直将那女儿红喝个精光见底。

王王石一只眼儿睁大,乖乖!这女人好气魄!

“这年头的女人真是了不得!”王大公子朝身旁的两位朋友苦笑一声,同模样的抱了女儿红直灌落肚。

一喝尽,宣洛神好快动作的又抱了一喝下。

这回身后那两名中年文士可皱眉了。

“小姐,请别为难我们两人……”

宣洛神一酒喝个滴沾不剩,“砰”的大力放到桌面上嘿道:“仇伯公、贺维天,你们听好,本大小姐今天不灌醉这个小子是不会回去的!”

“呃?原来如此!”仇伯公冷笑一声。

右首边这个脸比较黑的叫仇伯公,在宣家府里可是一号人物,京城的街道上常常可以听到一句话:“仇伯公收债有情有理有拳头!”

宣洛神她爹宣大财主放债算得上合情合理,而他的两名得力助手正是仇伯公和贺维天。

宣大财主的债只要是他们出面,绝对没有人赖得了。

咱们王大公子这回是连灌了两,这才抬起了眉朝仇伯公和贺维天嘻嘻道道:“两位站在那里不觉得无聊?”

贺维天的眉头挑了起来道:“阁下是谁用这般大的口气?”

“我?”王大拳头嘻嘻哈哈笑道:“王王石就是我!”

王王石?

仇伯公和贺维天同时看向同座的谈笑和杜三剑。

一丝淡笑抹过。

“原来三位就是王石双拳杜三剑、谈笑天下人俱知?”仇伯公看着宣家大小姐也连喝了两,沉哼一声道:“三位在西境算得是薄有侠名,却到了京城来挑战我家小姐?”

言下,颇有不屑和责怪之意。

“谁对你家小姐有兴趣了?”

咱们王大公子喝到第五女儿红后,已经有点口齿不清道:“这可是这位姓宣的女人自己找上门来的……”

什么话?

贺维天一张脸沉了下来,喝道:“姓王的小辈,这里可是京城,不是你横山城那般由你大呼小叫没礼数!”

说着间,右手已缓缓递向前。

谈笑这忽儿可是一摆手,半推半挡的笑道:“贺大哥哪儿这么大火了?”

他的五指半屈半张,好快速伸缩间有如捏了虚空一下,巧妙的一股劲,贺维天沉着脸掸手哼道:“好!”

他这一掸挥手间亦有妙着,近乎是无形的一股柔劲击向了谈笑的胸口神藏穴而来。

在此同时,仇伯公也嘿嘿一笑,左右肩稍晃微动。

杜三剑可是心中清楚,人家冲着自己来的。

真是莫名其妙,那个王小子跟人家喝酒赌气也就罢了,怎的惹下了自己和谈笑浑水?

肚子一把火,却是不能不挡下人家的出手。

这一接触,乖乖,明打之中还暗藏重手。

谈笑和杜三剑同时格架了对方一记的同时,仇伯公和贺维天却是双双半握半挟住宣洛神大步往楼梯口去了。

耶?事情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