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第十章

作者:奇儒

宫廷里发生了那么大的大事对于宫廷外的人并没有什么影响,有时候,无知或许就是一种福吧!

在他们来说,最关心的是今天晚上的一战,是谈笑胜或者是俞灵、房藏技高一筹?因为,很多人押下了大把的银子。

这档子比他奶奶的什么事都要重要得多了。

大伙儿东盼西等的,终于是入夜了,那一轮又大又圆的明月从东际缓缓升起,光华亮得令人觉得好接近。

这厢儿手里拿着月饼提着茶壶早有人在未时时分就抢占了天马赌坊外的好位置,特别是附近那些房舍屋顶上,早就被人套关系订下了“座席”。

据说,在天马赌坊正对面的那户人家在这一晚就挣了有三十两之多。

嘿嘿,借机做点小生意嘛!

一干人热烘烘的情绪,宣洛神早就找到了洪别乞一道儿来,猛然瞥见了伍音音,三个人凑成了一路。

“宣姊姊,你瞧今晚这一战谁会胜?”伍音音急切的问道,那神情一付是自己要上去一战一般儿。

“各擅胜场!”宣洛神沉吟道:“这一战不到最后关头谁也不知道。”

她边说边自向了洪别乞,道:“洪二哥如何想法?”

“的确是如此!”洪别乞点头道:“不过,我想天马赌坊无端端的叫人压上了顶比刀,可能会有一些反应咧!”

宣洛神讶道:“难不成他们要甘冒大不韪不成?”

她正说话间,另一端的人群中已经有人爆出了掌声,只见房藏由洛阳四公子其余三名的宇文磐、欧阳弦响、东方寒星陪伴下来到了会场。

“想不到他们竟然来了。”洪别乞皱眉道:“这半年来洛阳几个世家一直和朝廷兵马并肩作战对抗赵古凤的叛兵。”

伍音音“咭”的一笑,回道:“靖乱是朝廷的事,他们爱往哪儿当然是没有限制的罗!”

洪别乞点了点头,俄然,另一端也爆出了掌声。

这厢宣洛神和伍音音居高临下望了过去,双双都兴奋得脸红了起来,来的人正是谈笑。

咱们谈大公子是由杜三剑、王王石陪着,旁儿还有李吓天大捕头以及反出天马赌坊的李猜枚。

同时之际,在西首方面更扬起了一阵声浪来。

俞灵终于也出现露面,身旁陪伴着那些人一个比一个有名,苏佛儿、赵抱天、小西天、龙入海,嘿嘿,哪个不是各领风騒的武林名侠。

此刻众人的情绪已经是沸腾到了极点,特别是谈笑、俞灵、房藏三个同时喝声窜影上了天马赌坊屋檐,更是激起众人纷纷叫好之声来。

外头炽热的情绪和天马赌坊内秘室内的气氛迥然大异。

这里有人沉怒出声道:“他们未免太不将天马赌坊放在眼里了!”

出声的是那具红棺木道:“嘿嘿,宋大总管,你打算如何处理这件事?”

宋天地在阴暗处沉哼一声,回道:“由你我出面,在他们三人交手时一击狙杀!”

红棺木里一阵沉默,片刻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好,反正武林中也没人认得我们真面目,出手又何妨?”

只要这个行动不牵涉到天马赌坊绝对是一件漂亮的事,而且,别人压根儿无法来清查他们的身份,只会道是谈笑、俞灵、房藏本来的仇家趁机出手而已。

“是吗?你们打的如意算盘!”不知什么时候这间秘室多了一个人,一个看起来很平凡员外模样的人。

有点微突的肚子在他走起路来时特别滑稽。

但是,宋天地和红棺木里的人却涌出一股难以言喻的尊敬。

只因为这个人是“神通赌”阎千手。

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阎千手就是有让属下服服贴贴的本事,说道:“你们如果押这个注那就得大赔!”

阎千手不愧是天马赌坊的老板,一张口就是赌桌上的术语:“既然要赌嘛,当然得小本求大利,否则岂不是白痴!”

他“格格”的笑了两声,走到红棺木前敲了敲,嘿道:“出来了,别老闷在里头,对身体不好!”

“是!”红棺盖一滑开,那黑袍人无声无息的浮了出来,浮落之间有如一片叶子在风中,妙极。

阎千手点了点头,看似满意的一笑后接道:“稍早我见着了羽姑娘,你们知道她吧?”

“是!”宋天地和黑袍人恭敬的回道:“是‘羽令天下’的羽红袖姑娘。”

“她要我们想法子把上面那三个拿刀的家伙送到关外去。”阎千手呵呵笑道:“是活着的人,而不是体。”

宋天地双眉一皱,嘿道:“那必须有个人或有件事引诱他们出关了?”

“聪明!”阎千手哈哈笑:“可是是什么人什么事?”

宋天地苦笑一声,那名神秘的黑袍人缓缓道:“当然是他们三个都关心的人,也都关心的事。”

一顿之后,黑袍人嘿嘿一笑,道:“就是羽姑娘!”

“这个主意还不错!”阎千手在笑,随口又问道:“可是怎么进行?”

“这点可能需要大老板出面。”黑袍人淡淡道:“最好的一个理由当然是阎大小姐落入羽姑娘的手中。”

他紧接着道:“属下相信他们都已经知道大小姐和北地神尼以及羽姑娘、第五剑胆之间有复杂的关系。”

“挺不错的!”阎千手笑了笑,道:“你们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明知故问?”

宋天地不知道,黑袍人也不知道。

“因为刘瑾这回是真的死了。”阎千手双眸一闪,嘿道:“甚至连不死金刚之称的修罗大帝也一并下了阿鼻地狱!”

可是这一切和现在又有什么关系?

阎千手嘿嘿笑了两声,道:“他们之所以会死得不明不白,是因为有人背叛了他们,而这个人就是近来在京城内鼎有大名的神秘麻衣人麻右道。”

黑袍人不知是因为深呼吸或者身子一颤的关系,他罩着全身的黑袍起了小小的波动。

“如果我猜得没错,麻右道这个人正是冷明慧精心调教安放在天马赌坊以便对付羽红袖的棋子。”千手轻轻一叹,道:“我也是到了昨天才想通的。”

宋天地沉沉一声,道:“属下还是不明白这其中的关键。”

“北地神尼的事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阎千手嘿嘿一笑,哼道:“连宋大总管在这里这么久尚且没有发觉,便何况是你!”

他说话中的“你”,是看向黑袍人。

“哈哈哈,冷明慧和阎某之间的斗智,第一回合老夫输给了谈笑。”千手嘿道:“第二回合可要连本带利的要回来!”

黑袍人长长吸了一口气,冷笑道:“你就凭着这么一点便要杀人,不怕是太勉强的理由了?”

“一点也不!”秘密的入口,李猜枚在那儿淡淡的说道:“麻右道,你现在是不是明白了真相?”

***

“幸亏你赶得早!”李吓天朝那端回来的李猜枚笑道:“真怕在你上茅房时他们三个干起来平白的失去观众的好机会。”

李猜枚到这时还有点喘气的回道:“就是嘛,可是人多要挤回来还挺不容易的呢?”

她边说边看向上头,谈笑、俞灵和房藏这三个家伙正好整以暇的在那儿吃月饼、喝茶、赏月。

下头这黑压压的人群都很有耐心的等着。

“高手决斗前当然要培养情绪啦!”有人说道。

“可不是,一刀既出即见生死胜负,这时的心境特别重要!”这家伙一付有相当造诣的样子。

“其实跟这多名满天下的名侠一道儿赏月也是件挺不错的事!”比较乐观的人笑着道:“反正今年中秋就是和往年大有不同便是了。”

李猜枚看着那轮明月已经悬挂到了中顶,正是子牌挂出的时分,那谈笑他们三个还是在上头聊得起劲。

“怪了!”李猜枚偏头道:“难不成他们要在那儿耗一晚不成?”

“有人愿意可也有人不愿意。”王王石回过头来哼道:“最少那个姓房名藏的就很想砍谈笑一刀。”

李猜枚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他们现在在干啥?”

“谈天说地罗!”杜三剑微微一笑,接道:“或许比刀已在他们之间展开。”

杜三剑是随口说着,或是已经看出了端倪?

李猜枚看向身旁的李吓天,只见他那双眸子亮了几闪,眨也不眨,直看着上头三个人的身影。

谈笑伸手斟了一杯茶,有意无意间右臂策划过一弧才掌握茶杯,同时,房藏和俞灵都有了反应。

俞灵右手稍稍往上一提一递,取了块月饼在手,好奇怪的是,五指似扣似放,若那块月饼是刀,这应当是一记刀锋向上的倒挂刀法。

另一边的房藏则是双掌平展按地,两肩稍拱微动。

必然,谈笑和俞灵双双弹身而起,而房藏亦不得不窜身后退了两步。

这举动刹时引得满场注目,哄然出声。

“看来方才的暗劲已经变成明战不可了!”苏佛儿含笑着,朝小西天哈哈问道:“和尚认为谁会赢?”

“别问我!”小西天半闭目道:“红尘是非不到心!”

“屁!”龙入海叫道:“那你来干啥?”

“对大师不可无礼!”赵抱天格格笑道:“就算我们知道他说话像放屁也别说出来!”

小西天心里想的是,我怎会有这种朋友?

下面乱哄哄了一片,上头的三个人则凌风傲立,像是在瞧着另外两个对手,又像是什么也没看在眼里。

终于,他们所凝结的气势影响到了下面,当谈笑的“卧刀”由手腕落在指间结合完成,俞灵一寸一寸的举起刀鞘和右手扣着的刀柄,房藏的双掌变成了拳头,再也没有任何一丝声音。

这一战现在才真正的开始,或者说已经开始了好久,现在是结束的时候。

沉沉一喝,来自三颗相同意念的心。

四把刀在那轮圆之又圆的中秋明月下裂空奔出。

这刹那,整个天地像是从一被划成了四份,又从四份混和成为一,四把刀交集碰撞在某一点。

“谈笑出刀,天下无兵”!

“俞灵一刀,直追俞傲”!

“房藏双刀,老鬼复生”!

这三个人,三个人的四把刀都有它们在天地间独一无二的理由。

更确定的说法是,武林中年轻一代的新刀法传人就在他们三个人身上,谁也不否认这一点。

也是他们三个人四把刀在这刹那迸出火花时会特别扣人心弦的原因。

坐着的人站了起来,站着的人垫起了脚尖,每个人都发出一声惊叹,一声长长的由心底惊呼出来的声音。

因为,应该只有三个人的地方却变成了四个人。

而且,多出来的这个人又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人。

一个有一双红色袖子像羽毛一样浮在空中的大美人。

这个女人的右手手指轻轻捏住谈笑的卧刀,而她的左掌玉指则半扣半拿的放在俞灵的刀锋上。

房藏从肩背后奔出的双刀呢?

如今在美人的双足下似浮似沉的在空气中。

这女人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要带走大小姐。”羽红袖好轻好轻的告诉眼前这三个人,道:“我将带她回雪琼山庄。”

谈笑哼了两哼,道:“这关我什么事?”

“怎么会不关你们的事?”羽红袖轻轻笑道:“你们当然都知道她是最有可能供出我的弱点的人。”

俞灵冷冷一笑,嘿道:“你又何必告诉我们这些?”

“因为你们是不错的刀客!”羽红袖笑道:“是刀法中真正的行家,早就想领教了。”

“现在就可以解决!”房藏显然相当的愤怒道:“为什么一定要到关外去?”

“因为我想在雪琼山庄留下一个纪录!”羽红袖昂首道:“天下武林中同辈的英雄豪杰皆败在我的雪琼山庄内!”

当然,这也是对昔年第五剑胆的壮志完成。

苏佛儿和大舞就曾经败过。

“当今天下能在我眼中的除了你们三个以外就剩下李吓天、董断红和魏尘绝这组人。”

羽红袖哈哈大笑的放刀窜身在夜月前,有如是回去广寒宫的嫦娥,道:“你们不敢来吗?”

***

中秋京城一战发生了料想不到的变化。

除了上头的三个人以上,没有人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每个人却被那个冒出的女人所震惊。

一个能同时扣住四把刀的人根本不是人。

更何况她竟然是个美赛嫦娥的女人。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意思?”李大捕可是大大的发起脾气来了,道:“明明知道两个月后哥哥我要进攻她那关外的鬼屁山庄!”

“她当然是有目的的。”在这间李大捕头的屋内可真是聚集了江湖上年轻一辈的大半名侠,现在说话的是小西天:“她先诱骗你们三个送上门,到时李大捕头三个就算有必胜的心法又如何?”

在两个月前黑情人终于得到了“帝王绝学”的心法,专门来对付雪琼山庄,这是冷大先生毕生准备的一搏,也是苏小魂、大悲和尚在三十年来费尽心血准备的一战。

羽红袖似乎想到了反制的方法。

“如果我们不去……”谈笑皱眉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