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第十一章

作者:奇儒

洪别乞和宣洛神也踏出了关外。

“我出关是为了调查女真族的意向。”洪别乞皱眉看着身旁这位美人,一叹道:“你又是为了什么?”

宣大美人噗嗤一笑了,嗔看了洪大公子一眼,道:“你这个朝廷的探子也未免太多问了一点,哪!从关内到现在至少问过二十回啦!”

“我能不问吗?”洪别乞苦笑摇了摇头,道:“妹子,二哥劝你,如果是为了谈笑最好是赶紧打消念头,回去吧!”

“谁是为了他?”

宣洛神脸上一红,摇了摇头道:“我是想见见关外的风光嘛……”

两人这时各跨在一匹神骏上风驰踏雪而奔,洪别乞偏了偏头看向西方的乌云,嘿道:“前面有座九兄弟庄,我们赶点路到那儿歇着吧!”

“行!”宣洛神笑道:“跟洪二哥出来的好处就是一路有照应……”

洪别乞苦笑一声便不答话的往前直奔,双人双骑腾足了一炷香之后,已是见得前头有一处庄院,正想快马加鞭赶了过去。

却是马蹄落处似乎踢到了什么东西?

洪别乞好高妙的骑术,一勒马硬生生的停住了冲势,那宣洛神且冲出了两三丈之后才折了回来。

“洪二哥,有什么不妥?”

宣洛神飘下马鞍,只见洪别乞正翻着三具体。

落眼宣大小姐不由得讶异道:“他们不是楚天会的呼风、唤雨、乘龙三位道人吗?”

洪别乞严肃的点了点头,指着这三人的眉头道:“看!这是被一种方天斧所砍的伤痕,一斧毙命。”

宣洛神脸色一变,倒吸一口气道:“这等威力,那下手的人内力必然极为强悍?”

洪别乞皱眉的起身,半晌后终于点头叹道:“如果出手的人是冯天弃那就麻烦了。”

“为什么?”宣洛神和洪别乞双双跨上了马背,仍旧边跑边说道:“那个冯天弃是个怎样的人?”

“一个想要暗杀‘神’的人。”

“暗杀‘神’?”

宣洛神可一点也不觉得好笑,甚至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对!据说这个人的来历非常奇怪。”洪别乞策马和宣洛神双双进入了九兄弟庄内,说了一半的话斗然停住。

他们先找了间望风客栈打理好行囊,又踱到了一楼的食堂点好了酒菜,这才接道。

“据说他生下来以后,那个村庄便发生了许多灾祸。”洪别乞大口的一碗白干子后,嘘气道:“大家都认为他是不祥的人,于是送往了别的村子去。”

“结果也是一样?”宣洛神问着。

“不错,一连送十个村庄,每当他一到当地不多久,便有天灾人祸发生……”

洪别乞苦笑道:“想不信邪都不行。”

“后来呢?”

“后来他被丢到了荒郊野外,据说他那时才三岁……”洪别乞紧皱一双眉头道:“你猜他怎么活下去?”

宣洛神不知道。

在关外这种冰天雪地的地方,别说是三岁的婴童,就算是十三岁的少年也很难靠自己一个人生存下来。

“狼!”

洪别乞双目一闪,郑重道:“是狼群养活了他。”

宣洛神听着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有这种事?

“一直到十五岁,也就是十年前他一直生活在狼族里。”洪别乞瞅了一下四周,这才缓缓道:“十年前听说被一名神尼所发现,将他带走……”

“那……他怎么暗杀神?”

“那是一年前的事。”洪别乞苦笑道:“女真族的传说里,在极北的持克山上住了一些神,是他们女真族的守护灵,有一天这个冯天弃突然闯进了女真族哲里木盟盟主的行宫内,扬言要到持克山去杀光那些神。”

宣洛神听到这儿不由得心惊胆跳,苦笑道:“这个想法未免太奇特了一点……”

“当然那时的哲里木盟以及女真各盟部落都派出了高手人马来阻止他……”

洪别乞摇了摇头,苦笑道:“结果他还是上去了。”

宣洛神这时连大气都不敢喘,疾问道:“后来呢?”

“他在持克山上的一切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洪别乞缓缓道:“不过他下山以后就多了一对方天斧做为兵器,前后在山上的时间有半年之久。”

宣洛神点了点头,问道:“虽然是这样,可是方才二哥你似乎很担心?”

“没错!”洪别乞苦笑道:“一个月前我从关外回到中原时,便已听说哲里木盟盟主托喀喀想尽了办法要收拢他。”

宣洛神双眉一挑,登时明白了其中关键。

“你是说那个托喀喀有野心想增强兵力?”她更急切的道:“甚至一统关外女真入侵中原?”

洪别乞沉重的一点头,道:“情况正是如此,这也正是我出关追查的原因。”

宣洛神双目一闪,问道:“那……你为何在一个月前回到中原?”

“为了向朝廷禀告几个月来所探听到的消息。”

“除此之外呢?”宣洛神紧问着道:“照说朝廷在关外有相当的联络纲可以回报,用不着你亲自跑一趟。”

洪别乞眼中露出了赞许的神采,点了一下头后道:“不错!原先是有。”

原先是“有”的意思,就是表示后来“没有”。

“朝廷的联络网在短短半个月内叫人家全部翦除。”洪别乞沉重的道:“我怀疑那是女真族和雪琼山庄合作的结果……”

雪琼山庄的主人也就是羽红袖。

宣洛神终于明白的道:“你另外一个目的就是追踪羽红袖?如今她回到了关外,所以你也不得不跟来?”

洪别乞沉重的点了点头,这时窗外由西北涌来的暴风雪已开始压落下来。

气温一下寒冷了许多。

他们两个急忙趁着菜热正用着,那门忽的叫人推开来,外头的人还没进来就有声音夹在雪花中大叫了。

“我的妈呀!骨头都给冻裂啦!”

是咱们王王石大公子的嗓门,道:“老板,来一桶烈酒。”

一桶?太夸张了吧?

王王石大步奔了进来,后头跟着的是杜三剑。

“真巧!”王大公子眼中一瞧到宣大美人惊叫了起来,道:“人生何处不相逢,连这种花不香鸟不语狗不拉屎乌龟不靠岸的地方也会见面?”

可不是?杜三剑哈着气跟着王王石凑上了人家同桌。

“咦!你们比我们早出发……”宣洛神讶道:“怎么比我们晚一步到达?”

“那你就不知道了。”王大公子三碗酒下到肠子里,这才活络了舌头道:“前头的那三个不会带路,东绕西绕了半天就混到这里来啦!”

这么说谈笑他们距离也不远啦?

“喂!你出关干啥?”王王石冲着洪别乞就问道:“总不会搞起什么人、皮货的生意去做吧!”

洪别乞淡淡一笑,回道:“这门子生意不也挺好?”

“以前是不错……”杜三剑微微一笑,道:“只不过听说哲里木盟的那个托喀喀最近几个月重了税收,不好赚吧?”

洪别乞双目一闪,嘿嘿乾笑道:“在下敬杜兄是英雄,咱们明白就成了。”

“明白什么?”王王石偏偏不识趣,道:“我怎么一点也不……”

他的话还没说完,门板儿又有人推开进了来。

呵!这回先后进入的人可多了。

前头的一位军官带了三名侍卫,门还没关上,又见得简一梅和井妙手赶忙抢了进来。

这好,怎的一干旧识全挤到了这间望风客栈来?

井妙手和简一梅斗然看清楚了屋内几个“老朋友”也是为之一楞,呆了片刻才在另一端寻了桌子坐下。

这忽儿那店小二可忙了,只见他对那名军官一下子“河相爷”长,一下子“河相爷”短的。

看来这叫河相的军官好像颇有威严。

“他这衣着是千夫长。”洪别乞轻声道:“大概是管理这附近几个村落的军爷……”

咱们王大公子瞅了一眼哼道:“什么屁长,送给哥哥我十万夫长也懒得当。”

这位王小子嗓门奇大,一下子便钻入了人家的耳中,登时那位河相军爷可不高兴了。

“小子,你好像很不服气?”如响应,河相身旁一个壮汉两步便跨了过来,嘿嘿冷笑道:“原来还有女人,嘻嘻!是想显显威风?”

这壮汉一脚蹬上了桌面,哗啦的踩掉了一块。

有几分蛮力。

王大公子这厢二话不说,一举右拳便遥遥的朝地面上比了比。

嘿!别看他随意得很,那地面就像豆腐做的,碰上了铁槌般连陷了三、四个五寸有余的拳头坑来。

这回别说那壮汉脸色比外头的落雪还白,就是那位在旁儿看的河相千夫也大大变了脸。

“好英雄……”

河相倒是识时务的鼓起掌来,同时热络的端了酒壶过来,亲热的道:“兄弟如何称呼?”

“王王石。”

“好名字,王兄……”河相拉了一张椅子坐下来,边道:“明儿天气一好,你千万跟我一道去见我们王爷。”

见你王爷?见屁!王王石的肚子里哼道,老子连中原的皇帝都不想见了,便何况你们这鬼地方的一个小王爷。

他正想大声拒绝,倒是洪别乞淡淡的问道:“你们王爷属于哪个盟部?”

“是昭乌达盟的三王爷。”河相骄傲的道:“也就是人人敬仰的福努赤。”

王王石又想破口骂了,什么人人“敬仰”?杜三剑嘿的一踢他的脚跟,出口道:“洪兄,立意如何?”

“福努赤王爷是个人物……”洪别乞看了杜三剑一眼,笑着朝河相道:“军爷肯引见,那是我们的荣幸了。”

“这好,三王爷最喜欢英雄豪杰了……”河相哈哈大笑道:“来!在下先敬各位一杯!”

便是众人纷纷举杯一饮而尽,另端的井妙手和简一梅互望了一眼,那简大美人淡淡一笑的瞅向河相一眼。

以简一梅之姿别说她朝你笑了笑,就算老远你看见了她一大半的男人早就神不守舍了。

河相给她这么一看,骨头可差点酥得一掉满地。

这端的宣洛神也是天姿国色,那边又有个大美人盼目笑兮,河相早就认定今儿自己是走桃花运不错。

“各位,慢坐!”河相嘿嘿的一笑道:“明儿在下再来为诸位英雄引荐王爷………”

洪别乞哈哈朗声一笑,回道:“那就有劳军爷了。”

河相这厢施了施礼,便召着自己的几名亲兵重新坐回了位子吃喝起来。

只不过不同的是,这回他那双眼珠子不时的眯向两张桌外的简一梅,嘿!那端的大美人也不时瞅了过来咧!

河相一时心猿意马,当真是坐不住了。

简一梅肚里冷冷一笑,脸上却是满面春风的站起来,边朝妙手道:“井叔叔,看来今晚咱们就得在这儿落脚了。”

“是啊!”

井妙手一捋胡子,点点头道:“这种风雪哪儿也去不成。”

这时的店小二早就凑过了来,哈腰笑道:“两位要住店吗?请跟我来……”

井妙手沉稳的颔首一点,道:“两间清雅一点儿的上房……”

“是!”店小二回着话,已经是随手提起了井妙手的葯箱和他们随身的行囊。

“他奶奶的!这个番将有的好戏演了……”王王石把声音用尽全力压低,嗤道:“那个姓简的女人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洪别乞低声冷嘿道:“不管是什么主意?反正不会是存着好心……”

正说着,旁儿的河相和那三名侍卫亲兵已然起身,店小二正从上头下来,当即是三步并做两步的赶了过来,嘻嘻笑道:“河相军爷,上房早就准备好了。”

河相倒颇有样子的一点头,又朝杜三剑他们招呼一声,便随着店小二上楼去了。

这回大大不同的是,连掌柜的都从后头出来陪着一道往楼上去,一路尽是陪笑。

“哼哼!这个河相好大的架子。”在旁一桌上坐了两名青年,雄赳赳的手膀肉颇为硕壮,当中一名方脸汉子哼着道:“真是狗仗人势。”

另一名圆脸的也接口,道:“可不是?这年头的人为了升官发财,不惜趋炎附势的人多得是。”

耶?他们说话好像是针对杜三剑他们而来?

王大拳头可是脸色不好看了,亏得是宣洛神抢口先道:“自古有道是人各有志,一切岂能勉强?”

洪别乞接口哈哈大笑,道:“妹子,这话正可以为那些自命清高之徒当头楱喝!”

他们俩这一讲,那端的两名汉子可奈不住脾气了。

“好一句人各有志!”方脸汉子起身踱了过来,朝洪别乞挑眉嘿道:“这位兄弟以及诸位到关外来,是为了谋得一官半职?”

“这也没有什么不好?”洪别乞耸肩道:“你有意见?”

“嘿……在下姓陈名长秦,那位是我的歃血兄弟董院。”陈长秦双目一闪,哼道:“你听过没有?”

洪别乞倒是听过这两个人。

“关外双虎”的名气有相当的响亮,特别是对女真族来说,这两个可是棘手的人物。

因为他们专门和女真族的王侯作对。

洪别乞看这两人也称得上是英雄人物,便是淡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