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第十二章

作者:奇儒

同时他相信杜某某不是会丢下朋友不管的人,更相信的是姓杜的脑袋一定没有问题。

杜三剑的脑袋只要没有问题,那就表示这件事情有问题,王王石最直接的想法是,有问题的事自己一向不操心,反正有杜三剑的脑袋在。

但是当他抢出了大厅,一路开先锋的杀过了回廊,到了前庭教练场时,不由得怀疑杜三剑是不是真的没有问题?

无论是谁看见了数千把刀枪剑戟对着你来,我想那时的心情一定很复杂。

咱们王大公子大喝一声,正要勇气十足的往“后”溜,冷不防后头杜三剑一只手挡住。

“往前冲!那是唯一的一条生路!”

啥?王大公子开始怀疑姓杜的脑袋是不是有问题?

“别怕!”杜三剑又很肯定的说了一次,道:“往前冲!”

行了,反正哥哥我要死也会有人在后头跟着来。

王大公子牙根一咬,冲啦!

他这厢双拳飞舞往前撞去,才刚刚让前头的七八个家伙躺下,在前端的大门口,俄然传来火葯大炸响声。

刹时人群可大大的乱了起来。

硝烟和火焰四下奔射,由门口外一片喊杀之声和里头叫嚷呼啸之声混成了一堆。

王王石不由得讶异叫道:“杜小子,这是怎么一回事?”

“是林郭勒盟的人。”杜三剑扬声回道:“洪别乞那天在九兄弟庄遇到‘关外双虎’陈长秦和董院时,早就商议好了这桩计划。”

“好小子!”王大拳头边打边叫道:“我怎么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杜三剑把剑舞得曼妙极了,边回声道:“我是从刚刚洪别乞给我的蜡丸内密件知道的。”

这时教练场内的情景可是混乱到了极点。

想要分出敌我,大概只能由服饰上判断,福努赤的人马个个是盔甲齐全,而林部勒盟则是平民打扮。

宣洛神虽然是个大姑娘人家,但是出手可绝对是一等一的好手。

只见她宣大小姐翩翩飞舞在乱兵之间,当真有如仙子般的惹人注目。

这种情景下惹人注目可不是件好事。

宣大小姐一个窜身跃过了三把长枪和一把阔刀,迎面却是另一道来得好快的黑影。

深墨通幽的黑影是因为那袭道袍,而满天惊人的杀机则是出自于那位道长的双拳。

又沉又厚的掌一下子逼得宣洛神喘不过气来。

嘿!一声沉喝里王王石来一个英雄救美。

他那双拳头充满了“男性的气慨”硬是挡住了这位道人的攻击,口里犹能叫骂着:“牛鼻子老道好掌力,叫啥?”

“嘿嘿!王王石双拳果然名不虚传。”

那名道人长笑一声,哼道:“贫道法号吃天道长。”

名号够狂!

王王石在这一问一答里,已经和对方连干了八次,啧!这贼道士还挺能撑的。

他瞅眼一看宣洛神和杜三剑已经抢到了大门口,心想怎的刚刚是王某人打前锋,现在又变成押后。

“不玩了。”王大公子叫了一声,“咻”的一下子往前窜去。

吃天道长对了八拳下来一口气方方纳入丹田,方才想再连施几记重手,谁知道人家说走就走?

他一个拗手要追,蓦地又是几声火葯炸起。

吃天道长猛吸一口气暴退,但见锡林郭勒盟的人马如潮水般往外头退去,他大怒沉喝,不顾危险往门口冲去。

这回则是成百上千着了火的弩箭,如蝗虫般的激射过来。

一时间福努赤的人马又纷纷倒地。

这下不只是吃天道长双目气得通红,在后头观战的福努赤也是脸色难看得很。

自己号称最精锐的铁骑精兵,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福努赤挑眉大喝道:“冲杀!退者论斩!”

这一大喝下,那数千名战士纷纷排组成十人一列的往外头冲去,同时除了正门外的左右四门也打开了来。

刹那福努赤的兵马便如决堤怒涛般的涌了出去。

更惨烈的一场杀!

“我们是两百名林郭勒盟的敢死队!”有人拉着杜三剑,道:“这里由我们来挡,你们依照洪公子的计划去进行。”

说话的人表情有一种从容就义的神采。

很果决而有力!

杜三剑的人热了起来。

眼前这两百人的数目越来越少,但是他们前仆后继,似乎生死对他们而言,只是一场无足轻重的戏。

他的眼眶热了,真想和这些热血男儿一并同生共死。

“请别忘了真正的大事!”

那名大汉朗声叫道:“林郭勒盟需要你们这些高手的援助!”

就是这句话,杜三剑、王王石、宣洛神退。

退的时候他们的眼眶都是湿的。

在一个转角里,也有两个眼眶湿的人在迎接他们。

“跟我们来!”他们哽咽的说着,在临走前犹且不舍的看着自己的兄弟族人一个个倒下去。

杜三剑认得他们两人。

一男一女穿的衣服都很破旧。

“我们才是真正的‘关外双虎’陈长秦和董院……”那个男的叹了一口气,道:“在九兄弟庄见过面了”***

“哈哈!羽红袖那小女人一定没想到我们没有去十二子屯……”谈大公子兴高采烈的大笑着。道:“如果她知道我们折了个方向来紫云城,她岂不是要昏倒了?”

房藏瞅了谈笑一眼,再望眼向俞灵嘿道:“你早就知道我们这回行动的目的了?”

俞大公子现在可不能否认啦!

“是……知道一点点……”俞灵耸了耸肩,道:“雪琼山庄那边其实是由李吓天他们进攻,而我们则是对付福努赤。”

谈笑可吃吃的笑了,这时他们已经混进了紫云城内。“杜三剑和王王石那两个小子搞不好走错了路……”谈笑嘿嘿哈哈道:“如果知道哥哥我现在这般轻松,岂不是要恨死?”

这时的街道相当的湿滑泥泞,大概是因为昨天那场暴风雪的缘故吧?

他们三个一路选择不起眼的暗巷走,忽儿瞧见一列几十轮的轮车在街道推过。

上面,呵!都是体,这是怎么一回事?

谈大公子心头忽然闪过一丝不妙的感觉。

他冥冥之中可觉得到紫云城来,绝对不是如自己所想像的那般“聪明”。

“事情好像有一点点怪?”谈笑朝俞灵笑了笑,道:“喂!带队的俞公子,你是不是应该想个法子问问?”

俞灵当然也觉得事情不对。

紫云城虽然是以严防著名,但也没像现在这般一街上涌现了不少昭乌达盟的战士满街巡视着。

更有人高喊着:“凡是窝藏林郭勒盟的刺客以及那三名汉人者,一律极刑!”

三名汉人?俞灵皱了一下眉头已是率先到了一幢泥屋的后门。

他四下看了一眼,急速的带着谈笑和房藏由后门闪入屋内,眼前是一座小小的花园。

或许是深秋的关系,只有那么乾桠的两株树干在寒风中瑟瑟的颤抖着。

却是在树干下早有一名老头子坐着在等着。

“日月天下。”俞灵冲着那老头子切口道:“心走神州!”

“足踏三山。”老头子呵呵一笑,起身道:“意避四海。”他往前一抱拳,道:“可是俞公子大驾?”

“正是晚辈……”

俞灵回礼道:“前辈可是尤冬山?”

“不错!”尤冬山招了招手,朝屋内走去道:“三位请快跟老夫来!”

走就走吧!谈大公子嘻嘻一笑,迈开了脚步和房藏一道随着进入了屋内,只见那老头子尤冬山不知往哪儿一按一弄,便在屋内一座橱子后滑出秘道来。

三个人又跟着尤冬山进入了秘道,十来步后终于进入一间秘室中。

秘室早已是烛火通明,而且是煮好了茶候着。

众人可不客气的坐下了,那尤冬山沉声道:“据老夫所知,稍早在一炷香之前王爷府前发生了大事。”

谈笑格格的笑了,道:“可是林郭勒盟的人来进攻?”

“比那个严重!”

尤冬山看了他们三个人一眼,接道:“目前老夫所知道的是,洪别乞生死不明的落在福努赤手上。”

“洪别乞也来到了紫云城?”俞灵皱了一下眉,问道:“另外三名汉人是谁?”

“二男一女……”尤冬山道:“男的是杜三剑和王王石,女的是宣洛神。”

杜小子和王小子也来了这儿?

谈笑忍住没叫起来,苦笑道:“那位宣大小姐来干啥?”

“这点老夫就不知道了。”

尤冬山回道:“我知道的是,杜公子他们一行四人是和三王爷的手下河相一道进入王府。”

房藏此刻忽然一嘿,道:“是什么人接应了他?”

尤冬山苦笑了一声,啜了口茶后才回话道:“老夫在这里只有两名手下,一个在王府内,一个在城内四处晃着打探消息。”

他看了俞灵一眼,摇头道:“老夫能掌握的情况并不太多。”

俞灵明白似的拍了拍尤冬山的肩头,安慰道:“尤前辈的处境冷大先生也很明白,他老人家托了晚辈送了这东西来给前辈。”

俞灵边说间边由怀内取出一方红绸布包着的东西递给了尤冬山。

那尤老头子伸手打开了,不由得喜讶道:“这……这等大礼老夫哪受得起?”

谈笑望目过去,只见红绸布内包着的是一小尊的白玉观音像,看价值是值不少银子。

但是,真正妙用的是这尊白玉观音的玉石可以除骨骼内的血毒之害。

“白日玉石?”谈笑点了点头,笑道:“据说对于深入骨髓无法以内力逼出的毒物可以吸出?”

尤冬山看了他一眼,点头道:“正是,老夫在七年前曾经误中了仇家的暗算………”

他叹了一口气,神色恭敬的道:“大幸的是被路过的冷大先生所救,虽然是保住了一条命,功力却大大折损。”

房藏双目一闪,嘿道:“但是冷大先生答应你,一定会想法子治愈?”

“是!”尤冬山感叹万千的道:“冷大先生知道这白日玉石可以吸取体内残余的毒物,只可惜世间少有。”

这时谈笑和房藏不由得双双敬服道:“冷大先生果然是大有过人之处。”

“可不是,信守开口的一句话,虽隔七年尚且不忘。”

尤冬山抚摸着那尊玉石观音片刻后,才长长的饮下一口茶,道:“三位,有关王爷府内的地形图,我就取出来给你们做参考。”

尤冬山正由地板下翻开,取出了一张羊皮图来,却是上头“咚!”的一响,从密管中掉下颗圆球来。

尤冬山双目一挑,伸手接住了扳开,里头是一张宓函。

尤冬山看了一眼,挑眉哼道:“简一梅和井妙手也到了紫云城内。”

***

杜三剑看了王王石一眼,又看了宣洛神一眼,这才道:“洪别乞在蜡丸内的密函提到我们下一步要进行的计划。”

王王石耸了一下肩,道:“怎的计谋?”

“在王爷府内有一个叫札七的人,是林郭勒盟派遣进入福努赤身旁卧底的探子。”

“是有这么一个人。”一个女人的声音接道。

董院笑了笑,继续道:“我和我丈夫早就听闻过这号人物,只可惜不知道他的长相。”

王王石瞪向了杜公子啦,道:“你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那我们玩什么?”

“洪别乞知道。”

杜三剑有相当的把握,笑了道:“所以他一定有办法让我们知道,是不是?”

宣洛神的妙眸一转,笑道:“那蜡丸密函一定有记叙如何联络的方法及暗号?”

“聪明!”杜三剑笑了笑,道:“正是如此!”

他们正交谈着,陈长秦从外头皱着眉进来,道:“简一梅和井妙手已经进城………”

王王石瞧他皱眉的样儿好笑,道:“早知道的啦!皱什么眉来的?”

“但是在他们进来之前……”陈长秦叹了一口气,道:“有三个汉人早一步进入城内……”

他一顿,苦笑道:“三个男人,在下竟然跟不住他们。”

三个男的汉人?

杜三剑的眼睛亮了起来,道:“有没有人带兵器?”

“只有一个带刀。”

陈长秦沉吟道:“是个冷漠的汉子,有一个是走路都会飘,全不当会事儿的模样。”

他长长吸一口气,接道:“第三个是个走路很‘用心’的人,每一步踏出都非常谨愤而有力。”

“啊哈!那小子来了。”

王王石忽然拍手大叫一声,朝宣大美人笑了笑,道:“喂!你可知道哥哥我指的是谁?”

宣洛神的脸红了红,哼道:“我怎么知道?”

陈长秦看他们的表情不由得狐疑道:“他们是……”

“除了谈笑那小子,还有谁走路都会飘?”

杜三剑愉快笑了,道:“陈兄,你形容得太好了。”

陈长秦不知道自己形容得好不好。

但是最少他知道每个人似乎都充满了活力和希望,他当然听过谈笑,也知道谈笑身旁的人是俞灵、房藏。

现在紫云城内多了这三个人。

陈长秦笑了道:“紫云城的城主以前是福努赤,现在可能会有一点小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