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第十三章

作者:奇儒

六十四道飞舞的白袍汉子在面对精悍绝伦的刀罡时,有如两座耸巨的大岳相互在天地间碰撞。

贝布身在其中只觉得全身上下受极为巨大的两股力量拉扯,这种惊人的气机激汤令他不由得不为之一阵寒颤从背脊升上了头皮。

如果没有谈笑,俞灵和房藏的刀挡在自己的四周。

那么,现在自己唯一的可能就是变成了肉酱。

“这些家伙有点怪!”谈笑相信自己刚才那刀砍出去最少该有五个人躺下去才对。

“是有点怪。”俞灵皱了皱眉,双目闪了闪,道:“他们不仅是练过十三太保横练的硬外功,恐怕……”

“哈哈哈!”福努赤在下头仰首大笑道:“你们很讶异是吗?嘿嘿,他们可是花了三年的时间浸在‘圣水’中的昭乌达‘圣战士’!”

“圣战士?”房藏双目闪了闪,再度配合谈笑和俞灵的出刀,逼退这六十四名剽悍杀手,冷冷道:“看来有点像当年修罗大帝最擅长玩的把戏!”

这话一出,谈笑和俞灵双双惊叹了一声。

“没错!那老小子最常玩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特别是喜欢以人类作试验。”

他们的心头都忍不住为之一颤,三个同时想到的是——“退”。

向十年这个大棘手的人物可完全出乎他们意料之外,必须重新另外设计行动。

“喂!贝布小子,你有没有哪儿可以退的?”谈笑第三次出刀逼退了对手的攻击,喘口气叫道:“带着跑吧!”

贝布点了点头,在他们三人第四次抵挡的空档抢先往东北方向窜去。

登时,四个人好像有一条线牵着般同时前后紧接。

你不能不惊叹眼前的奇观。

在夜空烛火中,四个人以四种曼妙而有力的速度同在一刹那间弹身窜走。

方才反应过来,人家早已奔出五丈外。

“追!”福努赤喝声道:“无论死活,翻遍了全城也得把他们带出来见我!”

“外头可真吵!”王王石皱了皱眉,朝杜三剑哼道:“喂,那个札七到底来不来?谈小子他们好像不好玩!”

“除了等以外还能怎样?”杜大公子瞪了他一眼,又继续注意警下头王府内的动静。

在这座花苑内,入秋后早已掉光了树叶。

所以,他们三个只有倒悬藏身在屋檐下,这里似乎是唯一比较不为人所发现的地方。

“哪!有人来了。”宣洛神轻声道:“走路的方式。”

她说的声音好轻好柔,加上了淡淡的香味,真是迷人极了。

杜三剑和王王石两个大男人尽限保持着“理智”,朝下方看去。

只见是个五旬左右的驼背汉子,拄着拐杖走来,奇怪的地方在于他的落脚。

很有韵律,左脚迈出永远比右脚多了三寸三的距离。

而且,他的膝盖在每一步迈出时都会抖动那么几下,反覆不已的颤抖次数,如果不仔细看了还真不容易注意到。

“到底是女人家比较细心。”杜三剑笑了笑,道:“这正是札七和洪别乞联络的方式。”

宣洛神一点头,轻低声着问道:“我们直接下去问他?”

这点杜三剑倒是没想到,不过,宣大小姐的方法似乎也还不错。

“你们在这儿别动,看看四周有没有动静。”

杜三剑无声无息的飘下,落到那汉子身旁。

“你是谁?”那汉子眼皮抬也不抬,哼哼问着。

“从雪外面来的人。”杜三剑淡淡一笑,道:“也可以说是为了雪的安宁而来的人。”

“我是札七!”那汉子还是头也不转一下,淡淡道:“是埋在雪地底下的一颗种子。”

杜三剑笑了,道:“洪别乞被囚在哪里?”

“在你背后第三座石屋的下头。”札七终于抬眼看了杜三剑一眼,嘿道:“很危险!”

“没关系!”杜三剑好像对着老朋友说话,道:“我保证以后如果你想找我喝酒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很好!”札七露出了笑容。

是不是太久没笑了,所以看起来有点勉强。

但是杜三剑知道,这是个发自内心真诚的笑意。

札七仍旧缓缓的往前走,走过了回廊,走进了他的屋子。

这里是他住的地方,一个他最熟悉的地方。

所以,当房间里面浮汤着别人的气息时他立刻知觉,他不由自主颤了两颤。

因为,气息中夹着浓浓的死亡。

“其实你能捱到现在才死已经没什么好后悔的了!”

札七的胸一阵强烈的剧痛,然后便看见一个叫“向十年”的中原人在他的面前冷笑。

“因为,等一下就有人陪着你一道走黄泉路!”

杜三剑率先到了这三座石屋前的檐顶时,倏然的停了下来,皱眉。

“喂!你在犹豫什么?”王王石哼道:“那个札七不对?”

“不,他是札七没错!”

“还是你不相信洪别乞在里面?”

“这倒也不是!”杜三剑缓缓的回道:“我只是想现在王爷府内似乎太安静了一点。”

宣洛神也有一丝的不安。

“难道说,我们早在人家的掌握中?”

“这是最可能的解释。”杜三剑看了四下忽然点明了上百盏的灯火,叹道:“那个福努赤的心机很深沉嘛!”

“唉,太相信你这小子的脑袋啦!”王大拳头索性坐了下来,摇头道:“看你怎么收拾这残局?”

“各位可好?”另一端的屋顶上,向十年似是凌空虚步的缓缓由夜空下踏了过来到这边的屋顶,笑道:“素闻东境的‘谈杜王’是了不起的人物,今夜见了果然大有风范!”

“阁下才是真正的‘修罗大帝’向十年?”杜三剑双眉一挑,嘿嘿道:“想不到跑到关外替蛮子卖命!”

“啧!杜兄弟是吗?”向十年微微一笑,道:“人各有志,这话不正是你们说过的?”

“少废话行不行?”王大拳忍不住叫了起来,道:“要打哈哈最少也得把事情解决完了再说!”

“行!”向十年大笑道:“三位是想来救洪别乞?”

“不错!”宣洛神冷笑道:“你当然不肯了?”

向十年双目一闪,嘿道:“这是当然!”他看了一眼下头,早已是井然有序的罗列挺立了三四百名的精兵。

同时可以看见的是,以这座屋子为中心,四下一圈一圈的扩展出去,各有数百人一组的重重围住。

“今夜可有得玩啦!”杜三剑抱歉的朝王王石和宣洛神道:“真不好意思,把上回未完成的戏今晚续演。”

“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王王石大笑,忽然就往下一陷。

当然,杜三剑和宣洛神也双双往屋顶下弄破了个大口掉落。

他们的默契可真不坏,三个人一掉陷下去立即便分成三路往外冲。

向十年可没分身术同时守在三个地方,这是他们的想法,好歹也可以走脱一两个回去。

简一梅却是笑着在等,等上的是宣洛神。

“真巧,我们又见面了!”简一梅格格的笑道:“在京城是你府上,在关外的路上是九兄弟庄,现在到了王爷府还是这么的有缘。”

宣洛神一张娇的脸容刹时冷寒结冻,挑眉道:“简一梅,当今天下想找得出你这女人还真难!”

“哈哈哈,宣大小姐夸奖了!”简一梅轻脆的笑着,那双眸子却是冷冷的闪跳,道:“不过,你马上就要后悔说了那句话!”

简一梅出手的速度真快。

快到让宣洛神连呼吸的机会也没有。

她只能全力阻挡、闪避,但是,在这短短的弹指间她立刻明白了简一梅当年之所以能成为六府道绿林总把子的原因。

这个女人的武功已经高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当宣洛神倒下去时,心中只疑惑着一件事。

以简一梅的殊胜成就,她到关外来的目的是什么?

咱们王王石公子的运气实在是不怎么好。

他一个照面遇上的人就是向十年。

“喂,看来我们不干一架是不成的了?”王大拳头的那双铁拳早已捏得死紧,一双眼儿虎瞪瞪的老大。

向十年沉沉一笑,傲然道:“凭你的双拳?哈哈哈,几个月前本座在塞外面对天下指力最好的几个人尚且从容狙杀,岂会把你放在眼里?”

几个月前,那时化名“骑梦隐”的修罗大帝在研习得帝王绝学中“往复无际,动静一源,含众妙而有余”的心法后,果真是连败了几名指力震天下的高手。

直到最后的黑情人勉强以同样的心法融入指力之中硬是逼退了骑梦隐遁离塞外。

王王石可不管那些传说,他相信的是自己的拳头。

扣紧的五指挟着一股狂悍的威力撞向眼前这个几度死去活来的人,好魄力。

向十年双眉一挑,冷笑中双袖飞卷。

莫看这袍袖是上等丝绸,如今叫向十年舞动泼起则有如两道锋刃劈向王王石的双腕。

看似要将王大公子的双手连腕斩断。

王王石当然不会那么个一照面就叫人家摆平,但是对方出手的威力却有些儿令他吃惊。

这个和苏小魂源出同一师门心法的老魔头果然大大的不简单。

王大公子又是挫身又是变步,三异身法后终于避开了对方这一手攻击,而且,又还了一记重拳。

“嘿嘿,果然有一点成就!”向十年冷笑两声,只见他全身衣袍鼓涨,硬是以护身罡气接了下来。

王大拳头这双拳头扎上了,只觉得对方全身上下的气机变化不已,硬处有如铜壁,柔处又似汪洋。

猛然的是,向十年一双飞袖再度卷至。

王王石大喝一声,那两颗拳头一挺一举,也硬是接下了向十年的这一记攻击。

“波波”连着两响,王王石后退了一步。

对面,向十年也在这拳势的冲激下后退了一步。

咱们王大公子似乎是拗起了脾气,又是大喝向前。

这回双拳攻击可多了一丝变化,那拳头上的回力气机自有一股旋转的力量。

向十年沉哼一声,冷笑道:“不愧是王石双拳!”

他挫步向前,双双又硬碰硬的对了一记。

王王石嘿嘿两声低笑,牙根一咬,连退也不退的弹身挫步,又自右侧猛击双拳向向十年而至。

这简直是拚命啦!

向十年双眉一皱,大喝飞卷一身衣袍相抗,刹那,双方的气机强力接触时有一把剑无声无息的迫来。

杜三剑!

向十年绝对没料到杜三剑的剑来得这么快。

更没料到王王石的拳头不但能打,而且会粘。

所以,当他明白这是王王石设下的陷阱时似乎晚了那么一点。

杜三剑那把“天地人”奇剑已经着力的砍过了他的右肩,同时王王石的双拳已吐出强悍的气机来。

向十年咬牙奋劈出手,他逼退了杜三剑,尚且有一股回力击打在王王石胸口上。

杜三剑一退而进,左臂一挟王王石,右掌振舞手上长剑,便是一路啸喝硬是闯开了一条路窜出王府之外。

夜,好深!

雪又轻绵绵的由半空上飘下,有点儿寒意。

贝布终究有他的一套,在绕了十七八个拐子后,带了谈笑、俞灵、房藏躲入了一间石头屋内。

“这是哪儿?”谈大公子皱眉问着。

“你想知道?”贝布笑了笑,道:“就是那间别馆旁的地方。”

绕了半天原来又回来了。

房藏笑了笑,点了一下头道:“很好,这里很好。”

可不是,谁会想得到。

俞灵推了推窗牖,看了一眼外头,四下不时有执把着火烛官兵吆喝走过,嘿嘿两声,道“看你的意图,今晚还是要行动?”

“是!”贝布用力的一点头,道:“你们反对?”

谈笑看了看俞灵,再看了看房藏,四个人全沉默了下来,他们都在想一件事。

福努赤是不是放松了戒心?

“我已经另外安排了人。”贝布在沉默良久后才缓缓道:“他们是‘兔子’专门引诱敌人判断错误。”

谈笑的眼睛一亮,嘿嘿笑道:“这么说已经有人假冒我们四人让他们去追了?”

“是!”贝布听到屋外一串串敲锣呼吼的声音,笑道:“你们听,兔子已经开始行动了!”

可不是?那屋外一声接一声的传来:“在城北发现了他们的踪迹!”

“快追,不要被他们逃出城去。”

“下雪了,足迹会被盖住,快联络各处人马追杀!”

声音一波接一波,夹在狂奔的脚步声和马嘶鸣里。

“我们在城外也安排好了接应的人手。”贝布淡淡一笑道:“所以,会乱上好一阵子。”

越乱,福努赤身旁的人就越是离开得多。

“特别是调走了吃天道长和洛里各。”贝布哈哈大笑道:“我们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