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第十四章

作者:奇儒

向十年倒下去时,一双眼瞳子睁得老大。

想不到自己也“真”的会死。

十几年来,他见过了多少叱吒江湖的奇人,也曾经多少回死去又活来。

可是这次不同。

因为以前人家用的是掌,用的是内力震断他的心脉,而这次用的是刀。

只要他有一息气,他学过的武功心法一定可以救得回自己还魂。

但是刀砍下的死脉,就算是神仙也救不活。

向十年倒了,真正的倒了。

在他的身旁,也瘫倒了三个年轻人。

差别的是,年轻人们的眼神从惊惧、兴奋、搏命中恢复了平静。

雪花飘落在他们的脸上。

但是,却掩盖不住他们嘴角和眼眸里的笑意。

杜三剑和简一梅的对峙可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他们都没有出手,因为没有机会。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气氛,彼此僵持,打量着对方,想要找出一丝可以下手的空门。

但也同时将自己融于天地之间浑然一体。

他们也不时的注意四周的变化。

王王石和宣洛神全力在对付福努赤的兵队,而且逐渐占上了优势。

向十年和谈笑他们三个的一战生死未卜,反正,四个人全都躺了下去任叫雪花覆身。

“你不担心你那三个朋友的生死?”简一梅轻轻笑了,挑眉道:“我可不担心向十年的死活。”

杜三剑的眼皮子一跳,淡淡回道:“可是你担心活不过今天,我可不担心能不能走出这幢屋子。”

简一梅嘻的一声,笑道:“看来羽红袖要你们全数死在关外,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

“这句话很有意思。”杜三剑忽然也笑了起来,道:“简大姑娘,我看你也不希望谈笑那小子死了吧?”

他一顿,嘿嘿又道:“你到关外来的目的呢?如果杜某料的不差,是想投靠雪琼山庄?”

“没错!”简一梅回答得很简单,道:“我不希望谈笑死,所以人由我带走,我是要去找羽红袖,但可不一定替她卖命。”

“就像现在?”

“就像现在!”

两个人一阵沉默后,杜三剑将手中的长剑稍稍垂下了半寸,已是减少了一半的攻击气势。

“你可以走,但是谈小子当然不能让你带走。”

“你们能救得了他?”简一梅淡淡一哼,嘿道:“方才向十年那一双掌可打得够力!”

“就算我们不能……”杜三剑笑了笑,道:“最少有人能。”

“谁?”

“井妙手!”

井妙手不能不全心力的救治这三个人。

因为他还想活下去。

目前要活下去最好的法子,就是这三个叫谈笑、俞灵、房藏单姓单名的家伙能看得到明天的日出。

“他们现在的情况怎样?”在营帐外,“关外双虎”陈长秦和董院对着由帐内出来的杜三剑和王王石急问着。

“能在中原京城内称为‘神医’的家伙大概不会太差。”杜三剑的眉头终于舒开来,淡淡问道:“你们那边呢?”

“锡林郭勒盟的敢死队已经和昭乌达盟昔日大王爷福希勒的旧部兵马联合,左右夹攻福赤的兵队。”陈长秦回着,皱起眉来道:“不过,更大的一场战事在这两天将要展开。”

“因为福努赤驻扎各处的人马已纷纷赶来。”董院接口道:“而我们部盟的兵队也在两日之内可以到达紫云城。”

他们两人率领是先遣部队,王王石一掌拍在陈长秦肩头,哈哈大笑道:“小子,看不出来你还能带兵打仗。”

陈长秦也笑了起来,朝帐内看了一眼,道:“如果他们三人能在明日以前可以活动最好。”

“你有什么计划?”杜三剑问着。

“房藏是大王爷福希勒的儿子。”陈长秦严说道:“目前的兵队就算加入福努赤的兵队也不过是十几万人的战争,但是万一演变成部盟和部盟之间的话……”

那可是数十万人在关外冰雪旷野中大战。

在自然界的生物中,只有人类才会发生同类如此大规模的交战,只有人类才有这种唯一的悲哀。

杜三剑沉重的点了点头,道:“所以你想借重房藏的号召力阻止昭乌达盟出兵?”

“是!”陈长秦用力点头道:“而且,这也是阻止羽红袖阴谋最好的方法是不是?”

没有人否认。

无论为了什么,这是一件非做不可的事。

杜三剑并不很担心房藏。

虽然他挨了福努赤的皮肉之苦,也和向十年有过惊心动魄的交手,但是以他的修为足以度过这生死关。

他担心的是谈笑。

向十年那双掌拍下,谈笑没有当场死去已是万幸。

更何况最后一击狙杀向十年时耗出全部的心力,全身的气机已尽数涣散。

连井妙手看了都摇头的人,还有谁能救得活?

“如果忘刀先生在的话……”杜三剑心底暗自叹气道:“大概能以大自在心观无相波罗蜜神功相救。”

忘刀先生显然不在关外。

因为他们有一套联络方式,一定可以知道两天范围内的行踪。

杜三剑大大叹了一口气,天下还有谁会这门失传了的心法?

他不知道有,所以“应该”就没有。

“我会大自在心观无相波罗蜜神功!”阎霜霜在马背上轻轻笑道:“那是我师父特别传授给我的。”

红香点了点头,道:“这样你就可以和谈公子合练来对付羽红袖!”

阎霜霜点了点头,眸子里闪过了一丝又一丝复杂的神色,可以和谈笑一同练功是件令人脸红心跳的事。

但是师父将最后的真元传给自己因此而死,却是令她又有一丝抹之不去的悲伤。

甚至为了早点离开雪琼山庄而不能见师父最后一面。

她叹了一口气,更担心自己的爹亲在羽红袖的掌握中生死难料,万一日后她和羽红袖对抗而爹亲用以要胁该如何是好?

她想着不禁长长叹了一口气。

这时,前头有一辆马车急驰而来,在和她们两人交错的瞬间,马车内冲出四个人来。

四个武功相当好的人。

他们的手上都有又锋锐又寒森的兵器。

一把链子弯刀、一把十三肩刺,以及两把短戟。

最后面的那个用的是指刀。

指刀就是在十根指头上套了又薄又利的刃片,这样不但加长了手指的长度,而且非常的灵活。

像这种人贴身肉搏的小巧功夫都相当的有火候。

阎霜霜双眉一挑,轻叱一喝里已经出手。

只见她一个身子曼妙已极了的在半空中打了个转,双袖飞舞有如两片云卷。

划空而来,滑顺得没有半点气机激汤。

没有气机激汤,是因为在接触的那一刹那全力爆发开来,最惊人的是,你根本无法预料她要攻击的方向。

短戟飞了出去,十三眉刺也插到了雪地上。

第一个出手的链子弯刀最惨,自己被铁缠得动弹不得,好像一个大粽子般尴尬站在那儿。

使用指刀的那个人呢?

那是一名四十开外的硕壮汉子,身形闪动的速度却快得令人出乎意料。

当前面那三个人躺下去时,他已经利用这点空隙扣住了红香,而且,森森利刃就贴在红香美人的脸颊上。

“嘿嘿,你不希望这位小姑娘的一张俏脸儿皮开肉绽吧?”这名汉子冷冷笑着,一双眸子黑亮有神闪着光辉,道:“阎大小姐,你最好束手就擒!”

这时那三名倒地的汉子已经纷纷爬了起来,成一个“品”字的朝向阎霜霜靠拢过去。

阎大美人缓缓的拿下斗笠,露显出那张绝美的面庞来,刹时,四个男人的胸口都为之一滞。

他们显然没料到自己攻击的目标竟是这般的一个大美人,一时间,个个脸上都有点像燥讪讪的热了。

“你们是谁?”不但人美,阎霜霜的声音也美极了,道:“为什么要对我们出手?”说着,轻轻皱眉的叹了一口气。

那名用指刀的汉子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被阎霜霜的神态和语调所震慑。

他呐呐吸了两口气,终于道:“在下邢查!”

“你们是受人指派来攻击我们的?”阎霜霜柔声问道:“或者是有别的非杀我们不可的理由?”

她问得可真诚恳,邢查乾笑了两声,嘿道:“你不用问也知道是羽姑娘下令要我们把你们送回雪琼山庄。”

阎霜霜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皱起眉来。

这种神态只要是正常的男人看了不可能忍住不问话:“你又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

“呃!我点头是表示我明白了。”阎霜霜一笑,丽绝伦的道:“至于摇头则是不明白你们为什么都甘心听从羽姑娘的命令?”

邢查这厢一楞还没答话,方才用一双短戟的汉子已然嘿的一声笑道:“因为羽姑娘的师父第五先生对我们‘雪地四狼’有恩。”

阎霜霜也知道“人情册”的事,道:“原来如此,那就怪不得了。”她轻轻一叹,道:“可是我师父对第五先生和羽姑娘也有再生之恩,她却害死了家师!”

她说着,有一丝哽咽。

一个正常的男人最怕什么?你可以想像得到,就是一个令你心醉的女人泫泫慾泣。

更何况阎霜霜此刻是真情流露,动人已极。

“他奶奶的,羽红袖真的害死了北地神尼?”那个用链子弯刀的粗短汉子叫了起来道:“真有这回事?”

“当然是真的!”红香这时开口大叫道:“不然我家小姐干啥和羽红袖作对?”

她说着,又气呼呼向扣住她的邢查偏头瞪了一眼,哼道:“一个大男人抓一个不会武功的女人作人质,算是哪门子英雄?”

邢查可给她骂得红了脸。

耶,这小女人自己已经半只脚踏入了鬼门关还这么凶悍巴巴的,有够勇气。

“邢查老大!”那个用十三眉刺的瘦高汉子此刻沉冷道:“我看这件事有一些考虑的余地。”

邢查沉哼了片刻,道:“如果羽姑娘果真是害死了人人敬重的‘北地神尼’,我们的确要考虑一下。”

他说着将目光看向马车的方向。

谁都没注意的是,马车上坐着一个又瘦又小的老头,丝毫不起眼的在那儿抽着烟斗。

恍如这一切都和他无关似的。

邢查的眼光望来,老头子足足吸了三口烟后才嘿嘿笑道:“你们忘了以前的耻辱?忘了那个叫秘先生的老家伙?”

邢查全身一大震,双目中闪过一丝愤怒。

“羽姑娘答应过我,只要能将阎小姐请回雪琼山庄,她自然会传授一套专门对付‘回剑大胜心法’的武学而克制他!”

老头子沉沉笑了两声,眼眸里闪过一丝好浓好浓的怨恨,道:“我之所以苟活下来,为的就是复仇!”

最后这句话由他口中说出,肃杀之气令人寒颤。

邢查有些为难的看了阎霜霜一眼,语气中有一丝歉然,道:“阎姑娘,还是请你束手就擒吧!”

阎霜霜明白似的一点头,道:“我知道你的为难,可惜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

她把这句话说完了,而且是停了一个呼吸才出手。

非常光明正大的攻向邢查。

这一回,她的姿势不但美妙,而且又快又有力。

那右袖一挺一拍,恍如加长了一倍的手臂似的在邢查的右掌上划过一下。

众人眼中只觉得光亮闪过,便看着邢查五指上的指刀弹向半空划出长长的一个弧度掉到两丈外没入雪地中。

邢查的一张脸泛白,呆楞楞的连红香离开了他的掌握犹且浑然未觉。

这一记出手,甚至连马车上的老头子都为之震动。

“好!”老头子叫了一声:“好一个简简单单的出手!”

他的一张老脸胀红,盯着阎霜霜飘身下来,点头道:“直接、俐落,没有任何花俏!”

阎霜霜看着这老头一步步踱来,只觉全身四周的气机压力沉重又沉重,不可小觑。

“前辈似乎是非留下晚辈不可了?”她问。

“不一定!”老头子回答得很奇怪。

“我明白!”阎霜霜轻轻一笑,望着眼前的老头子道:“晚辈领教!”

红香可搞不清楚他们的对话,她看向邢查和他的三名兄弟,他们好像也不怎么明白。

“老夫邢登峰!”老头子的眼睛在发光,脸上每一寸皱纹像一条条的小鱼活了起来,道:“招式一出,便无收手。”

“是!”阎大小姐点头同意,道:“前辈的气机雄厚肃霸,看来是一出手便见胜负的硬功。”

邢登峰有点吃惊的看了她一眼,便是沉喝跨步,大剌剌的两臂肘往前撞去。

这股威飙之力,甚至连衣袍都为之碎裂破飞。

入目,他的两臂赫然都套了“精钢倒勾臂。”

这一窜向前,便是奔驰的流星全身化成一点的“撞”向阎霜霜而来,红香站在侧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