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第十五章

作者:奇儒

谈笑找到阎霜霜时正好瞧见邢登峰和“雪地四狼”朝她深深一揖,道:“多谢姑娘在一日之内坦心相授。”

“邢家永不忘姑娘思情!”邢登峰临走以前说道:“日后需要之处,请尽量吩咐!”

谈笑当然不客气的提出来,道:“我们需要一座不受任何人干扰而且安全的地方!”

“邢家秘地或许会合你们的意!”

邢登峰笑着答道:“我给你们地图,放心!当你们到那里以后所有一切都安排得令人满意!”

“谢啦!”谈笑朝着他们的背影大叫一声。

今天无雪。

谈大公子跨上了座骑,左右正是阎霜霜和红香两位大美人,呵!真的可以羡慕死天下男下。

“邢老头子急着往哪儿去?”

在奔驰的骏马上,谈笑偏着头问道:“看他们的神情好像一刻也等不了似的!”

“他去找一个人!”

“仇人?”

“是的!”阎大小姐轻轻叹了一口气,答道:“一个叫秘先生的人曾经以一种叫‘回剑大胜心法’击败过他!”

“回剑大胜心法”的秘先生?

谈笑忽的想起了慕容春风,竟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那小子人在哪里?

他甩了甩头,将手中的地图深印在心中后,指上一用力,便化成了纸灰在空中碎散。

“差不多赶路三天三夜可以到达!”谈笑朝西南看了一眼,默默的摇了一下头,不言不语。

西南正是锺家绝地广灵的方向。

他的妻子,一生最爱的女人正好在下个月就要生出他第一个子女来。

而他呢?却要跟一个绝世美人袒身相对。

“你在想尹小月?”阎霜霜也真冰雪聪明,不过似笑非笑的表情可让人家猜不她心中在想什么?

“是的!”谈笑讪讪的回应了一声。

耳际掠过关外初冬的冷风,真是有点冷了。

谈笑望眼雪原尽头,在那儿已经分辨不出是天还是地,沉甸甸的一片灰暗,让这座浩瀚广大的雪原恍如没有了尽头似的。

他们一路奔驰着,在四际的旷野中随时可以看见快马鞭策的士兵成群结队的在左近呼啸而过。

谈笑和阎霜霜互望了一眼,此刻他们都经过相当的易容改变,谈笑是中年猎户的模样。

阎霜霜和红香则打扮成俊俏的年轻牧人。

“前头有一座何家村,是中原人到关外集聚之处,我们在那儿歇午吧!”谈笑看了一眼不达处又一拨一拨呼啸往西札鲁特盟城的方向而去,皱眉道:“看来这场战事风云可能要遍及关外全境!”

阎霜霜点了一下头,道:“如果只是单纯昭乌达盟之事还好解决,就怕羽红袖在暗中已经进行了!”

这时的红香忽然道:“小姐,我们到了何家村是不是可以藉由老爷子的情报网知道一点消息和动态?”

阎霜霜看了谈笑一眼,问道:“谈公子以为如何?”

“恐怕不妥!”谈笑摇了摇头,道:“以羽红袖在关外布置的严密,我们只要稍露行踪立刻会被她抓到一切动向!”

阎霜霜钦佩的一点头道:“还是谈公子考虑得周详。”

三个人边说边谈,一忽儿间已看见前方有一座不算小的村庄在雪地中立着。

“那里就是何家庄!”谈笑指了指,道:“我们的马鞍内有几件陈长秦准备好的貂皮,到了客栈先搬出来现眼吧!”

阎霜霜和红香双双点头应了一声,三人便并辔而前,一串“踢”的马蹄声中进入了何家村内。

呵!这儿可是十足的有中原味。

不但是房屋的结构,只见街上出来烘热太阳到处漫步的人们也多是中原的服饰。

当然那些飘风的“酒”字布招和客栈的匾额也像极了中原内的取名和方式。

“若不是早知道这儿是关外,还以为回到了中原哩!”阎霜霜四下好奇的看着,特别对路旁竟然有几株梅花绽香特别亲切了起来。

咱们谈大公子一笑,当先领了她们两人在一座“来客客栈”前下马。

一扒手抓住马鞍,便由里头取出六件貂皮往肩上一放,姿势熟练的有如老手。

阎霜霜和红香见状也样画葫,随着谈笑进入客栈。

“老板,上房两间!”

谈笑丢了片小金叶子在柜上,嘿嘿笑道:“咱们歇个午,到了末时尽就要走人!”

“是,是……”那掌柜的显然最喜欢这种歇脚的客人,不但出手大方而且半丁点不麻烦。

于是扯了嗓子喝道:“小毛,带客!”

“来啦!”一名十八岁的店小二三步并作两步的过来,哈腰笑着脸道:“三位客倌,请随小的来!”

谈笑嘿的一声,点头道:“有劳!”

店小二转了个身,便在前带路往上头先走。

谈笑这厢大步子一迈,十足变成了老猎户的模样。

后头,阎霜霜朝红香低声道:“谈公子不但易容术精巧,就是语调动作也像是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

红香点了点头,答道:“要不是早知道了,还真不容易认出来!”

她边踏着楼阶而上,边扭头看了一眼楼下食堂的客人,忽然又轻轻扯了一下阎霜霜道:“小姐……”

“我知道,那儿有爹的手下!”阎霜霜低声疾道:“别管,我想羽红袖的手下也正在注意我!”

这位小毛店小二把一切料理定了,同时又端来一些酒菜,哈着腰要走了。

谈笑忽然道:“小毛老弟,有一事儿请教”“客倌有何吩咐?”这个店小二倒是灵巧,立刻趋步到谈笑面前来。

“哪!是这几件貂皮!”谈笑嘻嘻一笑,道:“不知在村子的哪户可以找到买主?”

“找雷大户准没错!”小毛的眼睛一亮,指了指地板道:“正巧的是,他现在就坐在下头喝酒!”

谈笑点了点头,道:“那位雷大户今天是喝喝就走,或者要待一阵子?”

“可能要个把时辰吧!”店小二偏了偏头,道:“雷大户今天要招待两位朋友喝酒,常常是久点儿。”

“谢了!”

谈笑塞了锭银子到小毛手上,眨眼道:“做生意向来是保留一手,小兄弟,你知道吧?”

“当然!”小毛猛点头道:“这事在您老成交以前我是不会说出去的。”

“那就好!”谈笑哈哈的一笑道:“你去忙吧!没事了。”

店小二哈了个腰,手上捏着那银子兴高采烈的走了。

谈笑缓缓回过身来,朝向阎霜霜和红香道:“这客栈食堂内有羽红袖和你爹的探子!”

阎霜霜忍不住好奇和钦佩道:“你怎么知道?”

谈大公子笑了笑,一眨眼道:“因为在那里面同样有冷大先生的人!”

阎霜霜惊叹了一声,想着从三十年前冷明慧和苏小魂对抗第五剑胆的战争已经延续到了三十年后。

“那么方才你问店小二的话……”阎霜霜巧眸一溜,笑道:“那位雷大户就是冷大先生的暗桩了?”

谈笑愉快的笑道:“没错!”

红香这厢也很鬼灵精的“咭”的一笑,道:“如果我猜得没错,刚刚那个叫小毛的店小二一定是在跟雷大户邀功卖情报!”

“像小毛这种人绝对没有人会怀疑他对不对?”

谈大公子愉快的笑道:“所以由他传话也是件绝对没有人会怀疑的事。”

他的话才说完,门口已经有人轻轻敲了两下。

谈笑哈的一声拉开门板,只见外头站着一个五十开外留着两撇胡子的福态汉子。

“敝姓雷,人称‘雷大户’的雷海!”那福态汉子呵呵一笑道:“店小二嘴快,说着兄弟你有貂皮货?”

“请进!”

谈笑一拱手,已经是迅速的和雷海擦碰了一下手指。

别看这不经意的动作,其实双方已经鉴定过对方的身份了。

雷海呵呵笑了两声,大步迈入,看了阎霜霜和红香一眼。

后头的谈笑微笑道:“货由我做主,这两位小兄弟是来见习的。”

雷海点了点头,到床铺前瞄了一眼上头的几件貂皮,赞声笑道:“上级货,多少银子让?”

“一件五百两!”

谈笑边说着手指边比手势,同样那个雷海口里淡淡的接腔,手指也忙个不停。

“超出行情太多了点吧!”雷海嘿嘿笑着答道:“要二十件貂皮才能制成一件长氅披风,照这算法岂不是要上万两了?”

谈笑哈哈大笑,双手摆动了一下,手指勾成三四个不同的手势,答道:“雷兄既称为大户,当然知道果真做出这么一件大风披袍来的价值不是用银子可以计算的。”

“四百两!”雷海出了底价道:“多一两不成!”

“那是谈不拢了!”谈笑耸了耸肩答道:“生意不成仁义在,下回或许可以成交。”

“是极!”雷海呵呵大笑,和谈笑各举杯一乾,道:“雷某下头还有朋友候着,失陪了!”

“慢走!”

谈笑送走了雷海,关上了门板轻轻松松的坐下。

“怎样?”阎霜霜相信方才他们手势中已经交谈了许多事,疾问道:“他告诉了你哪些事?”

“没什么很严重的!”谈笑格格笑了两声,给三人斟了酒,接道:“羽红袖一直在找你,特别是不要我们两个见面……”

阎霜霜皱了皱眉,道:“看来师父在传大自在神功心法给我之事,她已经有所测想到了。”

她顿了顿,朱chún轻启的啜了一口酒,继续问道:“还有呢?”

“听说羽红袖的行动分成好几部分,有关于寻找你的下落,目前就有你爹那边以及由四个尼姑率领一组人马在搜查。”

谈笑看了霜霜一眼,问道:“那四个尼姑是谁?”

“是我四个师姊……”阎霜霜双眉轻蹙,虽然化成男儿身,却依旧是迷人极了,道:“是圣字辈的圣喜、圣悦、圣德、圣心……”

“她们四个很可怕的!”红香伸了伸舌头,小女儿态的道:“尤其是四个人联手的‘四圣阵’,我在无意中瞧见羽红袖曾经指导过她们。”

谈笑皱眉沉吟了片刻,忽然“呀”的一声。

阎霜霜和红香都吓了一跳,急问道:“怎么了?”

“菜凉了!”谈笑格格笑道:“凉了就不好吃了!”

这个人,阎霜霜忍不住笑了起来,到底是怎么样的个男人呢?叫人想不透呀!

阎大美人楞楞想着,双颊轻轻一阵微红。

“喂!吃吧!”

谈笑的表情可也有些呐呐的,乾笑道:“吃完了还要赶上路哩!”

“午牌时分进庄的那三个人身分查出来没有?”马大爷用茶盖滑过杯沿,刮出了一道声音来。

“是卖貂皮的猎户!”

马大爷前头站着的这名壮汉叫庄长寿,是个得力的好助手,道:“他们曾经跟雷海接触过……”

“呃!结果呢?”

“属下在隔房从头听到尾,没有成交!”

庄长寿嘿的一笑,接道:“雷海出来后我怕他发觉有异,所以也退了出去。”

庄长寿正是雷海邀请吃饭喝酒的两个人之一。

马大爷哼了哼,道:“雷海今天找你去谈买卖屋子的事,你觉得会不会有点奇怪?”

雷海和马大爷都是何家村内有头有脸的人。

雷海忽然提出要向马大爷买一幢靠南的房子,的确是提的有点莫名其妙,尤其是事情才刚谈就先邀了何家村的村长何久安一道儿。

“属下也是有点纳闷!”

庄长寿点头道:“可是依雷海的说法,他是要用来开酒馆之用,倒也是合情合理!”

马大爷沉吟了片刻,点头道:“好吧!注意这两天是不是又有特别显眼的人。”

庄长寿恭敬的退出,马大爷待了片刻这才站起来朝后头布道:“有请四位圣尼……”

布一动,马大爷眼前已是一字排开了四旬五六的尼姑,个个神芒闪烁。

“各位圣尼已经听到方才我的手下禀告之言了?”

“没错!”圣心点了点头,答道:“看来今天还是没有阎霜霜的消息……”

她边说边看向另外三位师姊。

“我们还是得谨慎一点!”圣喜哼了一声,缓缓道:“圣德、圣心……”

“在!”

“你们亲自去看看!”圣喜沉声道:“宁可多跑一万也不可以错过万一!”

“是!”圣德、圣心应着,迅速离去。

当下马大爷可有点不高兴了。

“嘿嘿!圣尼似乎不太信任在下?”

“不是不信任!”圣喜冷冷道:“只是比较小心而已!”

马大爷脸色一沉,嘿哼道:“你们四个是羽姑娘的人,马某是阎大先生的人,可别太瞧不起……”

圣喜脸色没半丝表情,哼也不哼的往里头就走。

马大爷一张脸骤变,掉头气呼呼的也出了大厅便往家宅外而出,巧的,迎面是雷海走来。

“马雄风兄。”雷海呵呵笑道:“小弟正要找你!”

雷海走近了,瞧见马雄风马大爷一脸不悦,关心的问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