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第十六章

作者:奇儒

各申舒在彩雨村内可成了英雄。

这些关外豪迈汉子纷纷拿出了烈酒就坐在屋外雪地上堆起熊熊的火架狂饮了起来。

“各申舒,想不到你一个敌他们十几个,将那些人打得唏哩哗啦!”一名短髭灰白的老猎人,呵呵笑道:“我看他们不管是什么势力,以后再也不敢来了。”

“不一定!”另外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猎户道:“我这阵子在外头听说有不少中原人物到关外来,如今四处都相当的混乱!”

各申舒哼了一声,扬声道:“各位,虽然我们村子里只有三、四十个人,但是只要大家团结一致,谁也不敢轻忽我们!”

“好!”

各申舒这句话立即引起了十来二十个人鼓掌喝彩。

各申舒微微一笑,继续道:“我们只是单纯的猎户居住在这里过生活,希望我们之间没有什么阴谋对大家不利。”

他这话可是令人一愕,像是别有深意。

“各申舒,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有人问。

“那里!”各申舒指了指村子侧的山麓,淡淡道:“我这几天在那里猎狼,听到了一些消息!”

哈拉鲁也在人群中,听到这里不由得心头一跳。

“是什么消息?”有人纷纷问道:“是不是跟今天这些人的出现有关?”

“这些人”如今已经变成了雪人。

冻到现在,差不多成了冰块了吧!

“应该是!”各申舒双目一闪,从众人的面目上扫过,沉沉一笑道:“据说有一男二女的中原人在山上的天湖消失,有很多人在找他们。”

在众人一阵惊疑的目光下,各申舒嘿嘿笑道:“听说搜寻的那个组合力量极为庞大,各处都有他们的探子!”

“你的意思是我们村子里也有?”

“不只是想到这点!”各申舒仰天长长嘘出一口酒气,哼道:“如果那三个中原人来到了我们村子,那表示村子里也一定有他们认得的人。”

各申舒展露出他另外神秘的一面,道:“因为那一男二女的背后也有一股极大的势力在运行……”

哈拉鲁听到这里不禁背脊上一凉,在寒雪地上一冷便打出了个大喷嚏来。

各申舒转头过来看了一眼,轻笑道:“哈拉鲁,怎么喝烈酒也会打喷嚏!”

哈拉鲁乾笑了一声,道:“年纪大了,难免身体比较弱一点。”

他淡淡一笑,反问道:“不知道你是怎么晓得那些消息的?”

各申舒嘿嘿的笑了两声,扬首道:“在三年以前我曾经在关内住过一年半载,对于中原的事有点了解。”

众人“哦”的一声,倒是第一回听到各申舒提起以前的事。

“在那一男二女三个中原人中,那个男的叫谈笑。”各申舒哈哈朗笑了起来,道:“在中原可是赫赫有名的大侠。”

原来如此!一时间每个人心头都有了几分明白。

如果那中原人谈笑是侠,那么追杀他的人就是邪魔歪道的人了?

“偏偏追杀他的人是我们关外最有名的雪琼山庄主人。”

“是羽红袖姑娘?”

“是!”

这一问一答里,众人更加惊疑不定。

羽红袖在他们听到的传闻里是个神秘而有无限力量的女人,一般关外各部族的居民对她都有一份敬佩和恐惧。

为什么羽红袖和谈笑要生死相见?

一个中原大侠和一个关外神秘女人的冲突,谁对谁错?他们一时间都迷糊了起来,不禁纷纷望向各申舒,希望由他口中得到答案。

“我不知道谁是谁非。”

各申舒淡淡一笑,说出了他对这件事的原则道:“但是我知道我们不应该参与其间,特别是如果在我们中间和这件事有关的人存在,希望他别拖累大家!”

哈拉鲁灌下了一口酒,隐约之间似乎感觉到各申舒的眼光在自己的身上停了一停。

各申舒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

心法是印证完了,问题是要脱下第一件衣服可没像嘴巴说话那么简单。

“呃!我们将烛火熄灭吧!”谈大公子那张脸竟然也会红了起来,道:“这样大家都自然一点……”

阎霜霜早已是羞红的垂下了头,好细的声音说道:“你……说怎么好怎么好………”

谈笑百般复杂的一笑,弹指门已将壁上火烛和桌上油灯一道打熄。

刹时,整间秘室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这里外头的光线进不来,可是绝对的黑暗。

暗而极静,似乎连对方的呼吸声都清楚可闻。

谈笑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已经不能半途而废,他轻轻解开衣带,那声音却大得吓一跳。

耳里也传来对面阎大美人宽衣解带的声音,谈笑心头一阵燥跳,急急忙忙的脱下了衣服先就地盘坐起来。

终究是他的修为极深,定力亦厚,在两个呼息后丹田脐带一股清凉沿脊髓上升到了天台穴。

紧接着是头皮在一阵发麻微温后他成一泉清流淌下来,刹时经过了额、鼻、chún、喉直过心口又返归气海丹田。

在心台一片清明后,谈笑出声道:“阎姑娘,你准备好了吗?”

“是的!”阎霜霜答道:“可以开始了!”

谈笑轻应了一声,将双手轻轻放到了胸前,左掌平放右掌竖起,双掌各自结成大自在王佛“一法印”。

两人屏息不动心念,忽的谈笑觉得全身毛细孔像是张开放大,气机由天地四周进入却又无形无影通过全身放射出去。

刹时他明白了为什么要躶身的理由。

没有了衣服布料的阻挡,整个人的心、身、都特别敏锐起来。

虽然只是极细微的感觉,却是可以清楚的在心里意会着,如此,约莫是两个更次后,他才觉得全身一舒畅由清灵明台中醒了过来。

同时心中有一丝感觉,阎霜霜也由禅定中醒来。

“阎姑娘,你的感觉怎样?”

“很舒服,浑然有天地合一的感觉。”

谈笑点了点头,随手拿起身边的衣物,边穿边道:“那种感受很奇妙,在体内的机运行似乎是特别的平滑顺畅。”

“是的!”阎霜霜在黑暗中答道:“而且在全身皮肤内外进出,恍然像是源源不绝没有任何阻碍。”

“看来我们初步印证这心法有了点成果!”

“希望能登极上之境!”阎霜霜轻轻一笑,回问道:“不知道那是怎样的一个情景?”

两人边说着话之间已经穿好了衣饰,谈笑取出了火熠子点亮灯光,于是一片光明中瞧着阎大美人红扑羞怯的表情。

阎霜霜本来已是绝色美女,如今羞红脸颊更流露出女人特别的风韵来。

和以前有一点点不同的是,此刻的美中竟隐约有一股成熟的韵味,谈笑一心为之一震。

他自个儿觉得脸上燥热讪讪,赶忙反身拉开了秘室的暗门。

外头一股凉风袭来,顿时令人清明了不少。

谈笑一抬眼,便瞧见了红香那双似笑而笑的眼眸,有一丝顽皮的意味。

“练完了?”红香笑了笑,便朝里面边走边道:“哈拉鲁有事找你商议!”

谈笑点了个头,才刚抬步往前走去便听得耳后红香在笑道:“小姐,刚才练功的情形怎样?”

“很好!”阎霜霜柔声中有一股羞怯和喜悦,道:“比预想中的情形还好!”

谈笑听到了这儿已是上完了石阶,轻轻拨开暗格眼洞往屋子里瞧。

确定只有哈拉鲁一个人时,他才轻轻的推开了暗门从炉子下走了出来。

“怎么?发生了意外?”谈笑朝哈拉鲁那张沉思的脸看了一眼,淡笑道:“是不是因为各申舒?”

“是的!”哈拉鲁点了点头,沉吟道:“早些时候我们全都到了外头喝酒,各申舒表现了另外城府极深而又神秘的一面。”

哈拉鲁清了清喉咙,便将早先在外头的情况请了一遍。

这厢谈笑可直皱眉了起来。

“他会是羽红袖的人?”哈拉鲁有些紧张的问着。

“可能不是!”谈笑摇了摇头道:“不过依照他曾多次提起这村子不希望麻烦来看,他本身的背后可能也背负了一个极大的秘密。”

所以他怕羽红袖和谈笑在彩雨村内引起騒动会直接的让他成为众人注目的目标。

“而这点很显然是他所不愿发生的。”

谈笑沉着接道:“或许是有仇人在追杀他,或许是暗中正在进行一件事,无论为了什么总是越隐密越好。”

“但是他为什么又要强出面打杀马雄风?”哈拉鲁不明白的道:“他大可以不要现身!”

谈笑又有理由道:“这有两个可能,第一,如果他不出面的话,可能会被马雄风等人恶意搞坏了他的计划。”

“第二呢?”哈拉鲁在问的时候心里头实在是佩服极了。

“第二个可能,就是他的出面可以让他的计划更加顺利。”谈笑双眸闪动着道:“因为他可以得到村里猎户们的拥护。”

哈拉鲁眼睛一亮,嘿道:“这么说你认定他是有目的的了?”

谈笑点了点头,道:“如果只是单纯为躲避仇家,以他的武功造诣大可以受到羽红袖的重用,或者是远走高飞压根儿不出面了。”

哈拉鲁的一双粗眉大大的皱结在一起。

“他会有什么目的?”哈拉鲁想不透道:“彩雨村这种地方会有什么秘密值得他一待三年?”

谈笑皱眉也沉思了起来,良久之后他忽间喃喃的道:“难道天下竟有这么巧的事?”

“什么?你想到了什么?”

“我想到了你!”

“我?”

“是的!”谈笑这回可真正的笑了起来道:“如果我和阎姑娘在这里练功三年,你不是同样要守着三年?”

这见解大有道理。

“所以他不要马雄风搜屋?”哈拉鲁的脑筋活了起来道:“因为在他的屋子底下也有一间秘室。”

谈笑可笑得愉快了。

“哥哥我做事有一个好习惯!”

“什么好习惯?”

“对于问不出来没有结果的事,乾脆跑去看算了。”谈笑格格笑得好乐道:“你认为这个习惯怎样?”

“好极了!”哈拉鲁很赞同的道:“请你小心点!”

谈笑本来的意思好像是要哈拉鲁去看,结果反而被将了一军。

他还来不及说话,屋子外头忽的传来一片吆喝声,谈笑和哈拉鲁对看了一眼,双双欺近到窗口旁往外看。

当头带领的正是逃命走了的庄长寿。

至于那三名冷肃的中年文士,不正是昔日在天马赌场内扬威有名的“天马的血蹄”卜相、卜闻、卜情?

“呃?原来是这三个家伙。”谈笑皱了皱眉,哼道:“看来羽红袖在这附近可有不少人手。”

正是因为如此,卜相他们三人才能赶来得这般快。

“你认识他们?”哈拉鲁边看外面边问。

“嗯!以各申舒的武功大概能摆平,不过得费点力!”谈笑忽的一笑,瞅了哈拉鲁一眼,嘿嘿道:“你知道有羽红袖的人在,哥哥我不方便出去?”

“是!”哈拉鲁苦着脸道:“你的意思是我趁着这个机会去探探各申舒的屋子罗?”

“冷大先生选的人果然聪明!”谈大公子差点哈哈大笑了起来,当然,一件卖命的事换成了别人去做,多少值得高兴那么一下下。

各申舒穿着一件狼皮剪裁而成的毛袄,下半身是用牛皮缝制的贴身劲裤,脚下则是沉甸甸用马皮革镶上细短钉的鞋子。

手上犹拿着一瓶酒,通红的脸颊,不屑的瞧着眼前包围过来的这二十来人。

他仰首大大的喝了一口酒,冷目哼声道:“你们也想跟他们一样?”

各申舒伸手一指那成排的雪人,哈哈大笑道:“来这么多人干什么?哼哼,羽红袖太看重我这个无名小卒了!”

这小子知道羽红袖的事?那可大有疑问!

“嘿嘿!阁下是真人不露相?”卜闻冷冷开口道:“还不知兄弟你如何称呼?”

“各申舒!”各申舒冷冷的回了一声,巡目掠过四周这些,终于又将目光留在卜相、卜闻、卜情三人的身上。

显然他的判断是这三个才是扎手的人物。

这厢卜相阴恻恻的往前踱了两步,嘿的一声沉笑道:“兄弟,似乎以羽姑娘的威名还不在你的眼中?”

“谁都一样!”

各申舒冷傲扬眉,嘿道:“彩雨村只是个平凡的猎户小村,我不希望有人打扰。嘿嘿更不希望卷入中原和关外之间的武林纷争。”

邪门!卜相心里头嘀咕一声,这小子分明是名不见经传,却是处处表现出不可轻忽的神秘面。

难道他是另外一股势力的“暗棋”?或者甚至是接应谈笑他们的人?

“嘿嘿!阁下既然不愿意表露身份!”卜情忽的冷笑道:“那就别怪我们兄弟没事先打好了招呼……”

各申舒睨眼看了看他们,哈哈长笑道:“谁领你的情?”

他又是一口酒灌入口中,忽然间窜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