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第十七章

作者:奇儒

地板上每隔一尺便划了一个脚印子,分成红、白双色。

谈笑走的是白色,阎霜霜则是红色。

前后各有二十一步数。

“全部记熟了?”阎霜霜问着。

他们已经点灯看着照踏有半个时辰之久。

“可以了!”谈笑点了点头,弹指将壁上、桌上的火烛一灭,边道:“这‘行脚四方’别看它前进后退只有二十一步,若非双方配合巧妙,还真不容易领悟其中真髓……”

黑暗中阎霜霜边脱下衣袍,边答道:“是的,‘行脚四方’在身边游走,‘力化六道’则是拳势机妙希望能早些领悟这其中妙绝处才好。”

谈笑自个儿点了点头,答道:“方才我只能练‘行脚四方’不知和‘力化六道’手上运势配合起来如何?”

他沉沉吸入一口气进入丹田,问道:“可以了吗?”

“是!”

阎霜霜在另一端出声道:“一步跨天……”

随着喝声,谈笑亦同时踩出第一步,同时双掌在一股气的烘托下飘浮升起。

刹那,自己双掌推涌而出的真气和对面阎霜霜的掌上真气相汤。本来两股真气是相激抗,妙的是双双步子往前变化,那两股气机立即产生了微妙的反应。

谈笑身心如一,几个呼息下来已经走跨了十六步,这时全身的感受进入一种前所未有的境界之中。

那是一股从体内引发出来的力量,像是无穷的生命力给激发出来似的。

谈笑跨出第十七步,全身恍如进入一片气海之中,整个感觉有似半浮在空中般。

另外那端的大小姐也似属于一片气海之中。

阎霜霜跨步向前,连踩十八、十九两步,猛可里背后好大一股推力涌至,几乎是无法自持。

她勉强将真气沉于双足,偏身往第二十步踩下,蓦地整个屋子的地板恍如泻倾出大地气似的往上冲。

冲!

强悍不可抗御的真气透过双足掌贯穿于体内。

阎霜霜可以清楚的听到自己背脊骨一串“格格”的响声在承受未预料到这股大气真气。

谈笑可也不轻松。

从双脚掌下涌出来的真气有如铜槌敲打着每一根神经,只不过是弹指而已,竟是全身大汗涔涔。

更令他惊骇的,是丹田守住的那股真元聚之不凝。

谈笑在这节骨眼上也只有赌了,半个旋身往左跨下了最后一步,双掌挥动间也应接了霜霜的最后一式。

奇妙难测的事,那大地之气便在此时透过两人的双臂有如拉绳似的把他们往中间靠近。

压根儿来不及反应,双双已是搂抱在一起。

这下谈笑触着了佳人细嫩腻滑的皮肤,鼻息是人家淡邈有无的幽香,那种神秘而诱人的情景如果没有“正常”的反应,那真的不是“男人”。

谈笑是“男人”,但是却是一个不平凡的男人。

他沉猛吸了一口气暴退,到了四尺外咳了两声后才道:“阎姑娘,你的情况怎样?”

一阵子沉默后,阎大美人才轻细极了声音回道:“差不多领悟了其中变化巧妙之处。”

谈笑乾笑了一声,道:“那……我们穿了衣物点上灯再相互讨论一番吧!”

这句话真有点画蛇添足,两个人本来就在摸自己的衣饰在穿着,室内陷入了一片沉寂中,只剩得穿衣时偶尔的风响。

“好了吗?”谈笑扎绑了腰带问道。

“好了!”阎霜霜在回答时己是弹指用火熠子点燃了上的烛灯。

微晕一展,是两张通红的脸颊。

“呃!方才你的感受如何?”谈大公子打破了尴尬的气氛,咳了两声问道:“似乎是有点出乎意料。”

“是!”阎大美人羞红着脸,低垂了下去道:“到了十六步以后整个大地气机宛如汹涌的浪潮般贯穿身躯,几乎无法自持。”

谈笑点了点头,沉吟道:“在我们这门大自在心观无相波罗蜜神功中有一种静坐心法‘坐断乾坤’……”

他看了阎霜霜在用心听着,一笑接道:“也就是心颂大自在王佛的佛号,将身心和天地合为一体。”

阎霜霜点头应道:“然后呢?”

“最高成就便是达到大地之气通于全身,而意念所至与乾天真气相应。”

“这么说和方才我们的练功……”

“是相通之理!”谈笑双眸一亮,道:“只不过一从静中从,一由动中练。”

阎霜霜轻轻一叹,感怀道:“本门武学博大精深,穷你我之力不过是略触皮毛而已!”

“哈哈哈,何必如此自丧志气?”谈笑朗声道:“家师曾说,本门有五大皈依,正是佛、法、僧、师、自信。自信心起,何不能成?”

“谈公子说的是!”阎霜霜施了一礼,轻笑道:“公子这等风范正是小女子需要多多学习之处!”

人家阎大美人这厢有礼了,反倒使谈笑不安,尴尴尬尬笑了两声,也不知怎的回话好。

这时,门口有人在外头轻敲。

“谈公子,小姐,你们好了吗?”是红香在问。

“好了,进来吧!”阎霜霜回着,倒是有点讶异,不但是红香,连哈拉鲁也来了。

“怎么回事?”谈笑可皱起了眉头在问:“难不成你进去各申舒屋子里的事被他发现了?”

哈拉鲁苦笑一声,瞅了谈笑一眼,道:“你猜得真准!”

“那好!”谈笑苦笑道:“看来他是来过了?”

“是啊!”哈拉鲁看了红香一眼,颓然的坐下道:“你说吧!”

红香楞了一下,耸了耸肩道:“事情很简单,那个各申舒找来了,而且向他要另外一个木风铃!”

谈笑这回可楞了一下,讶道:“另外一个木风铃?在你身上?”

哈拉鲁苦笑的点了点头,长叹道:“同样是木风铃的传人,想不到武功却差了那么多!”

红香可愤愤不平的接口道:“更令人生气的,是各申舒那家伙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在哈拉鲁身上下毒,逼他交出来不可!”

阎霜霜妙眸一闪,问道:“难道木风铃里有秘密?非逼他用这种手段来得到不可?”

哈拉鲁一叹,便将方才的事全说了个前后明白。

谈笑可大大的皱起了一双眉,瞅着哈拉鲁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不是我打算怎么办?”哈拉鲁笑了笑,反问道:“而是你打算怎么办?”

“我?”谈笑苦起了脸,这真是伤脑筋的事。

本来,哈拉鲁出了事自已一定也不好过。

“第一件事当然先解你身上的毒了!”谈笑看了阎霜霜一眼,道:“这就由你们两个女人负责了!”

阎霜霜看了一眼哈拉鲁颈子上那孔血洞,点头道:“这点毒以大自在心观无相波罗蜜神功应该可以解得了。”

“另外一件事……”谈笑耸了耸肩,道:“各申舒那边只好由哥哥我出马啦!”

“那是最好不过了!”哈拉鲁愉快的笑道:“交了你这个朋友的确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在风雪夜里,来敲门的只有两种人。

一种是朋友。

一种是敌人。

各申舒立刻认定外头的那个人不是朋友。

因为,他的朋友绝对不会用这种方法进屋子。

“进来!”各申舒拨弄着炉火,淡淡道:“如果你有脚的话!”

谈笑当然有脚,而且是挺有力的一双。

他大剌剌的坐在各申舒的对面,开口就是:“酒!他奶奶的,这种鬼捞子天气没有酒行吗?”

各申舒右手一伸一缩一放,桌上便多了一对酒瓶。

看容量,少说也有半斗之多。

“好!”谈笑连碗也不用了,便是“咕噜”的大大一口,然后用力“砰”的放下酒瓶,长长嘘出一口气来。

各申舒眼皮子也不动一下,淡淡道:“有事?”

废话,这种天气可不像找人喝酒嗑闲牙的时候。

“我想要张三丰的木风铃!”谈笑一开口可就直接了,道:“不是你随便乱摆的那个假的。嘿嘿,我要的是真正出自太史子瑜手中的那个!”

各申舒双眉一挑,倒沉得住气。

“哈哈哈,来路不明的家伙!”各申舒双眸一闪,冷然道:“阁下就是近来轰动关外的谈笑?”

“正是!”

“很好!”

“好?那就好了!”谈大公子一笑,伸出右手张开五指,道:“哪,拿来吧!”

各申舒的眼瞳子闪烁了几下,终于爆笑出声。

“原来如此!”他大笑道:“哈拉鲁那老家伙收藏了你!”

“是吗?大概吧!”谈笑说的语气可莫测高深,故意让各申舒自个儿疑惑了起来。

“我只能说你比较倒楣,去找那老家伙时被我撞见了!”谈笑嘿嘿嘻嘻的笑道:“只要摆平你,他一定不是问题!”

听语气,越叫人相信谈笑和哈拉鲁没关系了。

“你要木风铃有什么用?”各申舒的双眉闪着。

“嘿嘿,别人不知道我可清楚了!”谈笑往前探了探身,伸手抓起酒瓶子又是大大一口。

他这么的慢条斯理可惹得各申舒有些焦急怒火。

“镇定点!”谈笑挑准了时机,嘿嘿笑道:“你怕这秘密也叫别人发现了?哈哈哈,那三只木铃上压根儿没有什么狗屁武功心法……”

各申舒猛的立起,双目一睁,冷笑道:“你还想说什么?”

“因为你就是羽红袖藏身在这里的棋子!”谈笑哈哈大笑道:“你可演了一出好烂的戏!”

各申舒的双眉冷然结在一起,他不知道自己流露了哪里,为什么这小子会知道?

“第一。死的都是天马赌坊阎千手的人!”谈笑嘿嘿两声,道:“第二,庄长寿怎么可能每次都逃得了?”

谈大公子一笑,接道:“第三,是谁放的暗器杀了卜闻?嘿嘿,除了庄长寿就在他背后做得到以外,风雪天以那暗器的重量根本不可能在三尺外射得到!”

各申舒冷沉沉的道:“你知道庄长寿的身份了?”

“当然!”谈笑肯定的道:“一个人易容后他的习惯还是不会变的。嘿,唐不亡的暗器不愧名列第五!”

各申舒冷沉沉的挑眉道:“你聪明,我去找哈拉鲁你立刻想到我已经有九分把握你躲在他那儿!”

“所以你对他下毒逼得我出面!”谈笑耸了耸肩,笑着接道:“好啦!哥哥现在来了!”

各申舒眯起了双眼,在瞳子里闪过一丝又一丝的光芒,片刻之后终于出口一句:“走!”

这是在深山内的一处谷地,并不太宽敞,约莫是半里方圆而已。

但是,谁都知道这一处地方已够两名高手生死相搏。

谷地就在两道山壁的狭缝后面,若非各申舒用斧头劈开了垂冰,还真不会叫人发现。

“这个地方只有我知道!”各申舒脸上的表情有一丝骄傲,道:“嘿嘿,比起哈拉鲁家里要隐秘安全得多!”

谈笑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的意思是什么?”

“如果你赢了我,这个地方就是你的。”各申舒沉沉一笑,嘿道:“万一你输了,这地方也是你的!”

谈笑可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输了,这儿就是他的长眠葬身之处,如果各申舒不说出去,说不得一百年后也没有人发现。

“下这种赌注不觉得有点冒险?”谈笑挑眉一笑道:“特别是提供了这个地方好像背叛了羽红袖?”

他看向谷地的另外一端,有三间木造的房子。

“不错,屋子里存放了半年的粮食可以供两个人食用!”各申舒哈哈大笑了起来,道:“本人一生的最大愿望就是跟中原名侠高手一较长短……”

他顿了顿,冷嘿道:“我赢了,提你的首级去见羽红袖,败了只有一条路-死。哈哈哈,死人哪有在乎背叛?”

这是背水一战。

各申舒正在调整自己的心态,将自己陷于不赢则死的觉悟中,如此,激越出来的力量必然将潜能全数发挥。

谈笑长长吸了一口气入丹田,但觉得一双足掌若踏若离的半浮在地面,几乎是用脚尖点着。

他自己都有点吃惊什么时候有了这等奇妙的境界?

心中念头一转便想到了和阎霜霜苦参的“行脚四方”,他长笑一声,对各申舒张嘴道:“请出手吧?”

各申舒全身进入一种“火”的境界中,只见他双目暴睁,全身骨骼“格格”的响个不停,从脸上以下的每一寸肌肉都在颤动跳着。

那是类似一头野兽被逼入困境时愤怒的气势。

他果真将自己置于不生则死的心态中。

谈笑呢?

他有如“风”,正乘着天地之气御行。

整个心胸充满了清凉,盼目之间大有宗师典范。

风、火、水、地是佛家的“四大”。

一个置身在“水”中力量的人和一个置身在“风”中力量的人,胜败之间在哪里?

反申舒动了,恍如一团烧天裂地的狂焰,奔势之中挟带着是无比的杀机。

谈笑已不能不动。

他忽然感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