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第十八章

作者:奇儒

在雪地上有一间石屋子并不是顶奇怪的事。

但是,如果这间“石屋子”的角度其实只能容纳一个人坐在里面,而且是用八匹骏马在拉着,那可有点邪门了。

八匹骏马的绳都经中间“石屋子”的一个小窗口伸到里面去。

里面的人似乎是知道要往哪里走,还他是随意率性天下到处遨游?

“里面不管是谁!”谈笑在马背上迎面冷风叫道:“反正那家伙在这个时候出现一定不对路!”

红香回头看了眼,后头可有尤大江他们五人五马奔命的追赶过来。

“怎么办?”她叫道:“尤大江他们紧追不舍!”

谈笑嘿的一声,偏了偏马,将红香置身在自己和阎霜霜之间,回道:“如果对方是羽红袖的人,那么他下手的目标一定是红香。”

不止是因为红香最好出手。

而是那石屋内对红香出手,谈笑和阎霜霜决计不可能丢下她不管。

双方的距离已由半里外不断缩短。

甚至,连石屋下的轮子在雪地上深深的痕迹都可以清楚的看见。

“注意点!”谈笑已经看出了一点眉头,道:“这座石屋子怎么可能这么重?”

八匹骏马拉一座一算大的石屋,而且留下的轨迹那么深,的确是有点问题。

就是同样大的太湖石也没有这么重的道理。

谈笑的结论是:“里面有古怪!”

双方已经接近到一丈以内。

对面,那八匹骏马果然是直冲着来。

谈笑他们三个稍调了马头想偏一边错过,石屋子却在这时忽的“飞”开来。

飞,是指四面壁和屋顶往四周“弹”出。

“这是什么?”红香惊叫道:“那里面……”

阎霜霜的脸色也为之讶变,在她眼中石屋子里是一个坐着的“人”。

只不过这个人一身的钢甲简直不是人力可以支撑的。

在他们后面的青龙等人遥遥也瞧见了这件怪事,道:“是‘金刚魔人’!”

白虎讶声叫了起来:“羽红袖精心训练的‘四大金钢’之一,想不到会出现在这里!”

谈笑虽然听不到后头白虎的讶叫,但是他可知道这玩意儿可一点也不好应付。

双方在交错的刹那,那名钢甲人忽的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往谈笑他们三人冲来。

披着这么重的盔甲如何能行动的如此急速?

唯一的可能是盔甲内布满了机括。

谈笑根本连抵挡的机会也没有,他只有往上冲窜,右首的红香和阎霜霜也同样只能以这个方法避开。

刹时,马嘶扬空,那座下的三匹骏马俱叫钢甲人伸动钢臂当头击毙。

“真是惨无人道!”谈笑落足在雪地上看着那三匹马的体恻然中有一股怒气,道:“马和狗是人类最忠心的两种朋友,竟然下得了这种手!”

“哈哈哈,你还有时间去担心别的事?”

钢甲人内传出一串的大笑,只见“他”巍然的站立在雪地中,有着一个半人那么高。

谈笑发觉到这钢甲人的双脚可以自由伸缩于体内体外,他挑眉嘿道:“里面的可是来自北冥海?”

“你这小子知道我?”

“料想得到!”谈笑扬声回道:“北冥海里住着一些奇怪的人,但是他们都是奇门缩骨功的好手!”

因为,要进入北冥海以前必须通过三山五洞。

而最后一个洞就是非得有高超妙绝的缩骨功才能穿过进入。

这个钢甲人体内显然没有太大的空间。

所以,能躲在里面的必然有极佳的缩骨功能力。

“很好!”钢甲人一串冷笑,嘿嘿道:“老夫姓泉,泉星魂就是老夫!”

这时在钢甲人的背后,青龙他们一干人已经呈半弧形的围了上来。

“嘻嘻,你也是一道送死的?”

“我们是来追抓他们三个!”尤大江抱拳一笑,看着钢甲人上半身旋转向自己等人的方向而下半部不动,不由得有些吃惊。

这玩意儿真是巧夺天工,对于四面八方简直可以不分前后左右的攻击。

“嘿嘿!是天马赌坊的人?”泉星魂呵呵的在钢甲里笑着,道:“很好,我看你们怎么做法?”

尤大江向青龙他们使了个眼色,已是五人分成两波绕过了钢甲人朝谈笑他们围上。

“大小姐,情况你已经很明白了!”尤大江嘿嘿一笑,道:“我劝你最好乖乖的跟我们走!”

“你们……”阎霜霜看了钢甲人一眼,道:“难道真要跟那个钢甲人合作来对付我们吗?”

尤大江脸上表情动了动,忽的欺身上前攻向阎霜霜。

出手是相当的强猛有力,但是杀气却不浓。

一双不老童也同时攻向谈笑。

这时的青龙、白虎则分成左右站定,看样子是在伺机而动、谈笑却看出了一点端倪。

青龙、白虎站立的位置可以攻击自己,但也可以攻击那个钢甲人。

果然,一双不老童边攻击边冷哼道:“小子,算你今天走运,为了保护大小姐我们只好去攻击那个屁东西!”

谈笑边回手边看了阎霜霜一眼。

佳人也正好将目光投来,显然尤大江也告诉了她同样的话。

“不过,下次见面童某还是要你的命!”童日重重一哼,嗤道:“还不快走!”

随着这一声喝里,童日、童月反窜身抽出身上的铁挥打向钢甲人而至。

同时,尤大江亦抽出了贴身收藏的玄石通天尺巧妙的配合一双不老童的攻势攻向下三路。

左右则由青龙、白虎才是真正致命的杀着。

谈笑当然不会让这个机会白白错过,他右拉着阎霜霜,左掌一拉红香,三道身影便往拉着石屋的八匹骏马而至。

三人落身在马匹上,便是卧刀挥斩。

刹那,已将马斩断,各自骑了一骑奔了出去。

他不但是三人各骑了一骑,而且连带的把另外五匹骏马一道吆喝四散。

“钢甲人”泉星魂显然为眼前的变化而大大恼怒。

“嘿嘿,你们造反了!”

泉星魂大喝一声,这钢甲人竟是脚底下各喷出一道火焰冲天而起,超过人类极限的飞向谈笑他们三人而去。

这种速度和冲劲真是惊人。

以尤大江他们五人之力根本抵挡不住,谈笑只觉得当头黑压压的一股罡气撞来,忍不住为之惊悚震动。

这意儿当真可怕得吓人。

咱们谈大公子心里虽然发毛,刀却是不能不出。

谈笑一刀,天下无兵。这句话是不是永远对的?

泉星魂攻击的目标明显是他,谈笑大喝出刀,砍的是钢甲人伸探过来的右臂。

一刀砍下,谁都知道是没用。

但是谈笑的目的并不是在砍,而是借力弹身。

阎霜霜和红香已经趁机奔出了五丈外,谈笑这一刀砍在钢臂上立即借着反弹之力窜身落在霜霜的马背。

泉星魂可恼怒的在钢甲内叫道:“小子,是英雄就别走!”

“哈哈!”谈笑大笑回道:“是英雄就别见不得人!”

说话间已是出了七八丈之外。那泉星魂大怒,钢甲人再度飞升追去,但是在三跳后伸臂抓扣不住人家的背后,只差一点点,怎的没再追下?

一叹后,泉星魂只能恨恨的叫道:“谈小子,下回见面可没有这回的狗运!”

真是功亏一篑只差咫尺。

尤大江在后头看了,哈哈笑了起来道:“原来这钢甲人脚下火葯的冲力只能五回,这是它最大的缺点!”

立即,他们一干人纷纷跃身上了马。

“就让那姓泉的老小子在冰天雪地中,瞧他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怎么办?”青龙嘿嘿笑道:“现在,这家伙只是块俎上肉而已!”

他们的一番讪笑可让泉星魂脸色更难看了。

钢甲人勉强还可以走上十里路,但是绝对快不过一个人的跑步,当然,更不会快过尤大江他们几个骑马。

如此一来自己岂不是成了中乌龟?

泉星魂现在后悔似乎太晚了,因为能驮动他的八匹骏马也叫谈笑那小子给搞散了。

睁眼看去,只见尤大江他们气定神闲的坐在马背上望来,不由得怒叫道:“你们这几个笨蛋,难道就放着阎霜霜离去?”

他这么说的道理是,如果尤大江他们离开了,自己就有活命的机会。

但他却听到令他自己胆寒的回答。

“我觉得我们不需要去追大小姐!”

“对,因为谈笑那小子的武功好像不错!”

从以前在天马赌坊到现在,他们都交过了手。

“谈小子一定会全心全意的保护大小姐,用不着我们来担心。”

“我们反而对这个玩意儿有兴趣!”白虎哈哈的大笑道:“因为,只要找出破解法以后遇上了就好玩啦!”

泉星魂的脸都绿了。

他现在别无选择,唯一的方法就是脱身出钢甲人之外。

只见他扳动里面的机括,从后背窜了出来。

尤大江嘿嘿一笑,道:“那老小子沉不住气了。”

他说着便是要策马追去,蓦地童日一把拉住了尤大江的马,叫道:“小心,羽红袖设计这玩意儿必然想过这个情况!”

果然,童日的话才说完,那耸立在前方数丈外的钢甲人已在雪地中轰然爆炸。

火葯威力掀起了大片的雪地翻飞上天。

好狠的羽红袖,这一炸可将所有的资料炸毁。

“不过那个叫泉星魂的老小子还活着。”青龙哈哈大笑道:“人的两双脚怎么可能比得上马的四只脚?”

只要抓到了“活”的泉星魂,他们就有办法让这个活人在半生不死中说出他们想知道的任何事。

“这的确是个令人想像不到的!”阎霜霜盼目四下一巡,赞赏道:“谁也想不到冰封的峡缝内会有这么一处秘谷。”

谈大公子“格格”笑了,问道:“你知道这是谁的?”

“各申舒?”霜霜的反应很快,道:“我想是他约你到这里来决斗的?”

“聪明极了!”谈笑哈哈大笑,一行三个人已经穿过了谷地走到那几门木屋之前。

谈笑一推开门,脸色不由得变了变。

各申舒已经不在屋内。

“这里有一张字条!”红香眼尖,从桌上拿起一张纸条交给了谈笑,咱们谈大公子只有苦笑的拿到手上看着。

“与君一战,快意平生!”

八个字,短而有力。

“怎么办呢?人溜了!”红香焦急道:“万一他去通知了羽红袖,那岂不是中捉鳖?”

这厢连阎霜霜也有些焦急的道:“怎么办是好?”

一阵沉默后,谈笑终于淡淡一笑,道:“住下!”

“住下?”

“是!”谈大公子眼眸闪了一闪,很肯定的道:“各申舒也算人物一个,他不会通知羽红袖!”

因为他说过,如果输了那一战这山谷就是谈笑的。

谈笑相信他。

“这是我对人类的信心!”谈笑的解释是:“一个人的武学造诣能达到那种成就,他最少说话算话。”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信任。

就如同三国时代的诸葛亮和司马懿。

阎霜霜也相信,因为这是谈笑的判断。

女人有时候是不可理喻的,不是吗?

泉星魂对于半里后的那五个人直恨得牙痒痒。

当他往前奔走,人家也快马追来。

一旦他停下步子来等,嘿,尤大江他们五个也不动,反正就是不急不徐的和你保持半里左右距离便是了。

他大为恼怒,因为想着如果双方交手自己或许有机会抢下一匹马赶忙离开这冰天雪地的旷野。

一声长叹,举目间已将是入夜。

“这冷死人的天气在荒郊野外可捱不下去。”泉星魂恨恨一咬牙,自艾自怨道:“今天是什么鸟狗运!”

他知道得很清楚,尤大江心中的算盘是等自己体力耗尽后再上前手到擒来。

正冒火着,他的耳里可听到一串“希望”的声音。

前方正有人放马过来。

哈,是哪个倒楣的家伙,今天你撞上了爷爷我算是上辈子欠我的。

泉星魂全身又充满了斗志,他相信只要自己一出手立刻可以摆平马背上那名汉子,然后……。

然后飞身上骑,大笑中取笑尤大江他们几句,扬尘踏雪而去。

各申舒可是皱起了眉头来了。

在马前三丈处那老头子分明是不怀好意,他不认识泉星魂是哪号人物,但是知道这老小子一付想杀人的样子。

行,你来!

泉星魂弹身出手,果然是剽悍快猛。

各申舒眼皮子也不搭张一下,冷哼中双臂便是缠向对方,双方不过一眨眼便接触上了。

尤大江他们在后头可是急急催马过来。

他们已经知道泉星魂的算盘,而且,以他的出手来看,这一战结束的会很快。

终究,在马背上只是个“寻常”的猎户而已。

但是他们却看到了令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

以泉星魂的武功竟然挡不下那个“寻常”的猎户一招,双方一触交错,是泉星魂重重的摔跌在雪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