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第十九章

作者:奇儒

图音可汗一张脸铁青,气得猛咳,颤声道:“你们……简直是要气死我了!”

“老先生别那么生气,对身体不好!”

窗口忽然有人说话,紧接着是一个颇有儒士风范提剑而入的中原人,他笑了笑。

笑过后又摇头叹气,看着察布的体道:“可惜啊,这么一位英雄好汉就这样枉死了!”

“你是谁?”都拉格可不认识这个中原剑客,哼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这里可是第三层,而这小子又是从窗口外跳入。

“哥哥我是纵过千把个人头的上面飞进来的。”这时已然可以听到下层的楼梯“咚咚”的有人往上直跑,夹杂着:“刺客进了可汗的寝宫啦!”

“你……”库库看着杜三剑手上那把剑,挑眉道:“你是杜三剑?”

“啊哈!认出来了?”杜三剑嘻嘻一笑,朝向图音可汗道:“在下忽然闯入,可汗可别生气!”

来得好极了,怎么会生气?

“很好!”图音看着这家伙一表人材,点头道:“本可汗恕你无罪,不过……“

“不过要尽点力?”杜三剑瞧了瞧都拉格和库库一眼,叹气道:“你们的运气实在不好!”

真的是有点不好。

以我们杜大公子的武功可是一下子就摆平了。

□□□

福努赤根本没想到会有这种变化。

眼看着房藏他们几个就要在千枪万戟下夺命,猛然,一波波的声浪传来:“可汗有令,莫杀福克!可汗有令,莫杀福克!”

“好小子!”王王石嘘了一口气,哈哈大笑道:“这下你可要大大露脸了!”

房藏将俞灵交到王王石手上,抬头已是可见那熟悉的可汗寝宫,不是热泪满眶。

想到自己在多少年前曾经在里面长大,心情之复杂简直不知道如何来形容了。

他忽的想起福努赤,回头早已经不见他以及那些杀手的身影。

再回过头来,图音可已经步出了寝宫往自己这方向而来,一时间,沿途所经众人纷纷跪下高喊道:“可汗万岁!可汗万岁!”

图音可汗拉着杜三剑的手走过来,那房藏已是一步趋前跪下道:“福克拜见可汗!”

“哈哈哈,真的是福克!”图音惊喜大笑道:“乖孙儿,想不到你还活着。”

房藏此刻早已是热泪满颊,颤声道:“可汗,我爹死得好惨!”

图音长长一叹道:“我都明白了,唉,当年都怪我一时失察,让福努赤这孽子阴谋得逞!”

他一顿,扶起房藏道:“如今你来了正好,昭乌达盟的可汗大位正好由你来继承!”

图音这一宣布,立即引得万众欢呼了起来,久久不绝。昭鸟达盟族一向最重视英雄,方才房藏以一敌千面不改色,早已博得他们的钦佩。

只是那时对立敌我不好加以赞扬,如今双方是一家人,当下便不吝惜的鼓掌欢呼起来。

只是,在人群后的暗处,有一个人的脸色很阴沉。

福伟!

他一个闪身,便消失在黑夜中。

图音可汗见着房藏被人如此欢呼,不由得满意极了,大笑道:“福克,乾脆就在明晨举行大典吧!”

房藏全身一震,急急道:“可汗身体硬朗,尚可以领导本族……”

“不!”图音摇头中叹了一口气,道:“经过了今天这件事,本可汗已经有所领悟,你就别推辞了!”

咱们王大公子这下可插嘴了,道:“是嘛!难不成你还给福努赤那老小子机会不成?”

杜三剑也点头道:“以便日后出师有名啊!”

房藏登时明白了自己的责任重大,伏倒在地向图音顶礼道:“福克必以光大我族兴盛为天职!”

“哈哈哈,好!”图音大笑一阵后,朝当场众宣布道:“明晨举行大典!”

□□□

福伟去了哪里?

他赫然出现在图音的卧房内,而且很亲热的搂着云妃,低声道:“云妃,现在我们唯一的机会就是杀了福克!”

云妃挑了挑眉,轻笑道:“为什么?”

“福努赤现在是绝对没有机会了。”福伟狞笑一声,道:“如今可汗有退位之意,只要你在今晚杀了福克,嘿嘿,那可汗之位非我莫属了!”

云妃娇笑一声,左手纤纤玉指轻轻点了一下福伟的鼻尖,吃吃笑着道:“你好坏!”

“哈哈哈,要成大事不狠一点心怎么可以?”福伟自以为很有男子气慨的大笑了几声。

为了表现男人的气魄,所以他仰着头看着屋顶露出了脖子,正好给云妃有机会一刀刺穿。

福伟连说最后一个字的机会也没有,在他死亡之前耳朵还能听到的是云妃的冷笑道:“你知道吗?我是福努赤的女人,而我要做的事是为福努赤而不是你这个笨蛋!”

福伟死不瞑目的,因为最后他听到云妃在尖叫:“救命啊!二王爷非礼啊!”

□□□

福努赤的表情简直只能用气极败坏、表情土灰来形容。

羽红袖的表情也不好看。

“我的五万兵马在天亮以前就可以聚集攻打西札鲁特城!”福努赤重重一哼,道:“我希望你能配合,派遣高手进可汗寝宫内制造动乱!”

羽红袖轻轻一哼,淡淡道:“我的手下的命都很值钱。”

福努赤脸色沉了沉,哼道:“你是不愿意?”

“我想你知道自己成功的机会有多少?”羽红袖嘿嘿一阵冷笑,道:“在天亮以前,图音一样可以聚集十万以上的兵马,两面包夹的结果,你不会不明白吧?”

福努赤的手下虽然有二十万以上的兵马,但是此刻似乎还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特别是整个西札鲁特城各处风声鹤唳,都以缉捕自己为第一要事,如今是不是能出得了城还是未知数。

福努赤重重一哼,盯着羽红袖道:“你的意思到底是怎样?”

“我可以助你出城!”羽红袖淡淡一笑,道:“算是你我合作一场我送给你的告别礼物。”

福努赤的脸色沉了又沉。

只是目前的情势根本让他没有说话的余地。

“好,算你狠!”福努赤悻悻道:“届时若是本王爷兵败,房藏那小子也绝对不会让好雪琼山庄平安!”

“这个倒是用不着你来操心!”羽红袖轻笑中起身道:“走吧!”

□□□

阎千手对所有的情势已经做过了完整的估计。

这真是一场极大的赌博。

一拨弄筹码就是五万、十万的人命。

当然,他也知道羽红袖和哲里木盟之间有所往来,看眼前的情势,羽红袖正进行后补计划?和托喀喀合作。

福努赤现在对羽红袖而言已经没有什么价值。

但是对他阎千手来说,这可是一只不错的棋子。

阎千手要见到福努赤并不难,他只不过稍微易容一下,自然很容易的就混入福努赤的军营中。

“这家伙带兵倒是算有一套!”阎千手四下观察了几眼,心中已有了几分明白。

所谓军威士气,很简单的从小地方中可以看得出来,阎千手心中更是有一番明白后,便是直趋往福努赤的统帅帐营去。

想要找到福努赤的军营并不困难。

反正是最大的那一座便是了,至于要进去,对于阎千手来说也绝对不是问题。

不过是挥了挥手,那帐营外的八个侍卫便动也不动眼睁睁瞧着他大摇大摆的晃了进去。

“阁下是谁?”福努赤不愧是有枭雄的气度,而且他本身也一等一的好手,眼看着阎千手旁若无人的进来,脸色是变也不变的问道:“看来是个相当的好手!”

“你说对了!”阎千手一抹脸上,立刻恢复本来的面目,更奇怪的是连衣服也变了。

福努赤的浓眉挑了挑,嘿道:“阎千手?人称‘神通赌’的大老板?”

“呵呵呵,王爷竟然也会知道在下!”阎千手轻轻笑道:“王爷不备酒待客?“

福努赤自虎椅中站了起来,冷冷道:“本王爷还不知道阎先生现在来的目的。“

“下注!”

“下注?”

“不错,赌局已开,庄家、赌客都已上桌。”阎千手哈哈大笑道:“阎某怎么会错过这个盛会呢?”

“有意思!”福努赤双眸闪动,喝令道:“来人,备酒!”

这绝对是快,不但快而且是好。

好酒,一等一的“金泉仙”琥珀酒。

“依阎先生之意,是下哪一门注呢?”福努赤举杯一口喝乾,缓缓而有意味的问道:“以及为什么下在哪一门?”

“青龙、白虎、玄武、朱雀!”阎千手嘻嘻把玩着酒杯道:“你要赌哪一门自然是往哪一门走了。”

“好!”福努赤双掌一拍,道:“有先生助力,相信绝不差于羽红袖那贱人。“

阎千手淡淡一笑,道:“至于为什么,王爷不会不明白吧?”

因为他知道羽红袖是对头。

而且,以目前来看只有福努赤这里才是他有机可趁的地方。

“羽红袖现在人在哪里王爷知道?”阎千手自问自答着,道:“嘿嘿,就在昭乌达盟死对头托喀喀那里!”

“什么?”福努赤脸色大变,怒哼道:“那贱人……”

“别急!赌局的碗还没掀!”阎千手瞳子里精光一闪,道:“谁输谁赢都还不知道。”

福努赤刹时立刻恢复了冷静,点头道:“说得好,不知道阎大先生有何见解?“

“羽红袖那个女人一直想把雪琼山庄的势力控制着关外。”阎千手嘿嘿一笑,道:“所以采取了两种计划。”

阎千手一口饮尽杯中好酒,嘿嘿道:“第一,就是和王爷合作,若是成功自然大有助益!”

福努赤哼了一声,已经明白了羽红袖认定自己只有失败死亡一途,所以立刻翻脸他走。

“第二,万一前一个计划没达成,立刻和托喀喀联手!”阎千手沉沉一笑道:“趁着你们两方交战元气大伤时挥军南下,坐收渔人之利。”

福努赤额头一片汗光,咬紧牙根,足足半晌后,终于闷头喝酒不说半句话。

“我们当然不能让她如愿是不是?”阎千手这句可让福努赤的眼睛亮了,疾声道:“本王不明白你的意思!”

“很简单,只要王爷立刻撤兵回紫云城,如此不但保住了元气,而且可以从容准备,以应日后一战!”

“好!”福努赤茅塞顿开似的大笑道:“这么简单的做法怎的没想到,反而往死巷子里钻!哈哈哈,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阎千手欠了欠身,往前低声道:“甚至,王爷可以直接挥兵攻打雪琼山庄,挖掉羽红袖的老巢!”

这可是大大有诱惑力的建议。

不仅仅是报复,而且是翦除了一个背芒后患。

福努赤看了千手一眼,心中不由得沉吟这之间的得失。阎千手分明有着借自己的兵力摧毁雪琼山庄的计谋,偏偏他又表现得光明正大不怕自己知道。

这才是高明的赌徒。

“雪琼山庄内外在下已经知道得非常清楚。”阎千手哈哈大笑道:“就单凭王爷目前五万精兵已够!”

福努赤猛吸一口气,哈哈一串大笑中,朗喝道:“好,给羽红袖那个女人一点颜色看看!”

□□□

“为什么福努赤那家伙的兵马全数撤走了?”王王石站在城墙上丈二金刚摸不着头,所以乾脆问杜三剑道:“喂,告诉哥哥我答案吧!”

杜三剑也不十分明白,耸了耸肩道:“如果一定要说,那就是他为了准备更充份才开战。”

因为,西札鲁特城百里方圆内已不断涌来图音可汗的兵队,黑压压的有如浪潮般,少说也有一二十万之众。

“他们原先是为了保护图音可汗。”宣洛神轻轻说道:“福努赤这一退兵反倒是来参加房藏的可汗大典了。”

女人总是比较容易感伤。

因为,登上可汗大位后的房藏就不是房藏,而是福克可汗了。

福克可汗不可能再跟他们浪迹江湖四海为家。

“真遗憾!”在往城墙的石阶,俞灵和房藏边走边谈着往杜三剑他们这一方向来。

“你做了可汗以后就不能和我、谈笑比刀了!”俞灵哈哈一笑,背脊的刀创又令他龇牙裂嘴,哼哼道:“而在你要登可汗大位之前的这个时辰,偏偏在下的刀伤又重得很。”

“你现在刀伤我当然不可能跟你比刀!”

“但是谁说做了可汗就不能出刀?”

“而且不但是你,谈笑那小子也一样!”

房藏一连说了三句,咱们俞灵公子可是楞了楞,终于叫了起来:“开玩笑,你做了可汗还想……”

“不可以吗?”房藏哈哈大笑,道:“谁说的?”

倒是从来没有规定过不可以。

“干啥?病没好就大声嚷嚷的?”王王石踱了过来,朝俞灵嘻嘻一笑,道:”小子,有精神了?”

前后也不过两三个时辰。

以俞灵所受到的刀伤来说,他恢复得可够快了。

“怎么,福努赤的兵马走了?”房藏沉吟着看看城下,半晌后才道:“也好,我们正可以全力应府北方哲里木盟蠢蠢慾动的野心!”

“会不会有诈?”宣洛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