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第二十章

作者:奇儒

“十五天内我会回来找你!”

“我知道。”

“那一战,将会是最后一战!”

“一定得如此不可?”

“对!哈哈哈,这是我们之间的宿命,你躲不掉,我也避不了。”

“好吧!既然你如此坚决,哥哥我就等你。”

来的人不再说话,踏着孤寂的身影走了。

天,又下起雪来。

□□□

阎霜霜隔着热粥的雾气看了谈笑一眼,什么也没说。但是,谈笑知道她已经看出了一些什么。

“昭乌达盟有了一些变化!”谈笑边吃着,边缓声道:“是方才各申舒告诉我的。”

“他来过?”红香大惊小怪的叫了起来:“他……来做什么?”

“没什么,说了一些外头的事而已!”谈笑说着,忍不住看了阎霜霜一眼,佳人在笑。

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微笑。

几乎有点像是心灵相通的那种。

“骗人!”红香用力的摇头,道:“我才不相信那家伙会安什么好心,风雪天没事跑来……”

“红香!”阎霜霜笑道:“瞧你,就让谈公子告诉我们目前外头的变化吧!”

红香嘟了一下嘴,忽的又展颜笑开了,道:“你可要说得有趣一点,别像念书一样!”

谈大公子苦笑一声,啜了一口稀饭,耸肩道:“红香姑娘,你煮的稀饭真香。“

“少拍马屁了,快说吧!”

谈笑“格格”一笑,可马上认真了起来,道:“房藏那小子已经顺利当上了昭乌达盟的可汗大位。”

“真的?”这下连阎霜霜都忍不住惊喜道:“那真是太好了,天下苍生可以免掉一回血劫!”

她双眸发光,是出自内心真诚的喜悦。

这番圣洁纯真的模样,咱们谈大公子石由得看得呆楞住,一时间傻瓜似的呆在那儿。

红香瞧左瞧右,看着谈笑和阎霜霜四眸互望,不禁好笑道:“两位是要吃饭呢?还是……”

阎霜霜双颊一下子绯红到耳根,咱们谈大公子可也尴尬的笑了两声。

奇怪,自己这几天怎么老是尴尬笑着?

“我爹的情况如何?”霜霜问了一句,将这个气氛转了转。

“羽红袖和福努赤翻了脸了,另外找上哲里木盟的托喀喀。”

谈笑嘿的一声,接道:“你爹则和羽红袖翻脸,跟着福努赤走上了一路。”

阎霜霜放心似的嘘出一口气道:“还好,我爹跟羽红袖这一闹翻,总算我们比较没有后顾之忧。”

红香大姑娘也放松了心情,笑道:“还有什么有趣的事吗?”

“有,房藏那小子有一套!”谈笑双眼发光,神情振奋的道:“为了阻止羽红袖的阴谋,特别在西札鲁特城举办了一回关外各盟可汗大会。”

阎霜霜点头一笑,道:“那是有深意了?”

“没错,他的用意在成立联盟!”谈笑扬声笑道:“一旦联盟合约签定,无论是谁发兵侵略,众人则联手反击。”

阎霜霜微笑的点头道:“这倒是一条好计!”

谈笑看了阎大美人一眼,轻笑道:“你爹可也不简单。”

“怎么?”大小姐急问道:“我爹他做了什么事?”

“别紧张!”谈笑哈哈一笑,道:“他说动了福努赤发兵攻打雪琼山庄。”

“真的?”红香兴奋的叫了起来,道:“这下羽红袖的老巢被捣,那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

羽红袖当真是气极败坏。

她怎么也没想到福努赤竟然在回去紫云城后立即调兵遗将,发兵十万往雪琼山庄而去。

所以,她连夜率领随身的高手一路赶往雪琼山庄。

当然,在沿途上已是不断发出了红袖羽令。

“羽令天下”!

羽红袖这回是真的愤怒了。

“我非叫福努赤和阎千手那叛徒好看不可。”羽红袖冷冷的在马背上对皇甫知天道:“他们太小看我了!”

皇甫知天知道一件事。

那就是“羽令天下”最少在五天内可以召集到关外的十万兵马。

他也明白羽红袖怒火烧心,显然是要以这张王牌让福努赤大吃一惊。

不但吃惊,连他的命羽红袖也要吃下。

皇甫知天从来没看过这么愤怒的羽大令主。

老天正绵绵密密的下着大雪,皇甫知天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这将会是个很冷的冬天呢!

他看了看前方,大约还有两天的行程就可以到雪琼山庄了吧!

希望途中没有暴风雪。

有没有暴风雪得看老天的意思,倒是没有陷阱就看敌人的安排了。

四周“轰”然的一片响动,千万支飞箭往这一团奔马的众人而来,有埋伏!

“哈哈哈!”有人大笑中大叫道:“擒杀羽红袖者,赏金万两黄金,并且为万夫长!”

有名有利有地位,而只要杀一个女人。

刹那,四周涌出无数兵马来,像是潮涌。

不,更像是暴风雪般的往羽红袖这一行人而来。

方才一拨猛箭,羽红袖身旁随着的十名好手最少躺下了四个,从西札鲁特城带出来的大牛就是其中之一。

羽红袖双目冷冰极了,长喝道:“冲!”

立时,老包和星星在前,秦无界率领两名高手押后。

中路则是羽红袖和皇甫知天。

七匹骏马催动,撞向蜂涌而来的人潮。

皇甫知天不愧是羽红袖得力的助手,早已先一步打出了红色的信号弹。

半空中一声脆响,烟火呈现八角形往四方扩散,中央再度亮光一闪,发出了第二次的爆炸。

这是羽红袖最危急时的特令。

凡是见着立即飞弹往四方通信,并且放下手中的一切赶往第一次发弹的地点。

只要撑得住一炷香,已是大有希望生存下去。皇甫知天从对方手中夺过一把长枪,左冲右挑护在羽红袖身旁。

“哼,福努赤绝计想不到这等谋算!”羽红袖随手拍飞了五六名涌近身的兵士,怒道:“好个阎千手必定是他的阴谋。”

也只有千手有可能看得出她的行踪。

因为阎千手本来就是羽红袖组织中很重要的一个成员。自然,羽红袖的情报网他不但可以利用,而且势必也派了卧底的探子。

皇甫知天冷哼挑掉了几人,应道:“阎千手必然在这方圆百里内布下了一重又一重的陷阱,我们倒要想个法子找一条最可靠的出路。”

羽红袖嘿的一声,冷然道:“姓阎的还是太低估我了!”

皇甫知天不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据他对羽红袖势力的了解,方才放出的信号弹最快也得要一炷香的时间才能赶到。

他是怕千手也想到这点,所以封死了方圆百里内所有可能的通道。再说,现下召集来的人可能不及三千之众,难道羽红袖别有玄机?

眼前,星星终究是个女人,在力战气竭后便千百把刀剑砍加到身上,掉下乱蹄中一忽儿消失无踪。

皇甫知天根本没有机会去救,便又瞧见那老包也是惨叫一声的跌落马去。

这时,只不过半炷香的时间,但是福努赤的兵马却一波又一波的涌来,瞧远方还有近万兵队冲杀而去。

老天亡我?

皇甫知天看着第二波近万兵马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几乎是想放弃了这一战。

这根本是没有生存的机会。

羽红袖却是笑了,朗声道:“来得好!”

好?皇甫知天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第二波近万人马攻击的目标竟是第一波的兵队。

“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实在忍不住要问。

“福努赤太小看本座了!”羽红袖冷笑道:“在他的兵队中有一支是受我指挥。”

而这一队兵马就有近万人之多。

登时整个情势大为改观,不但四周的压力顿减,而且第二波兵队也开出了条通道来让他们五个通过。

皇甫知天回头看了一眼,只见秦无界和那两名连自己都不知道他们姓名的高手正意气风发的四下斩杀。

“秦兄!”皇甫知天招呼道:“快随令主左右相护。”

秦无界在那端应了一声,招呼着另外两人放马奔驰了过来。

一时间,五人所过之处无不望风披靡。

□□□

福努赤整张脸沉了下来,不,是惨白了起来。

谁会想到羽红袖竟然可以“调动”自己的军队打自己,当真念他心惊胆跳。

“阎大先生,你有何计策可以应付这个情况?”这位三王爷不得不礼问着阎千手。

他心底总希望这位“神通赌”真能百赌一输。

“放心,再加派一万兵马前后夹击,可成!”

“这样……攻击雪琼山庄的行动?”

“不!”阎千手笑道:“我们不直接进攻!”

福努赤双眉一皱,乱了的方寸总算是稍微定了下来。片刻之后他抚掌大笑,道:“这一招太妙了!”

这招是有个很简单的名字,声东击西。

□□□

羽红袖一路冲锋时可觉得有点不对。

第三波的兵马又将自己这边的人层层包围了过来,而最要命的是,已经过了一炷香许久,为什么没有接应的人来?

“好个阎千手,声东击西!”羽红袖冷沉着脸,恨声道:“他算计好我们会以信号弹召集人马,他却早已布置好了大批军队以大吃小。”

只要自己的人马还没聚集成千上万的战斗部队,福努赤的军队自然可以轻易的以大吃小。

而阎千手耍了这招的目的,正是个个击破。

“只要羽红袖外围的力量消灭,雪琼山庄攻下只是迟早的问题!”

羽红袖知道,阎千手必然是大笑着对福努赤讲这句话,这句令她愤怒不已的话。

秦无界皱眉的策马过来,道:“令主,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

“我知道!”羽红袖一哼,想及自己一生中出入天下武林从来没有这般遭人家算计过,不由得怒火又升。

“阎千手这回是真的要拗上赌局了。”羽红袖冷冷一笑,下令道:“我们换衣服易容遁离。”

这倒个好法子。

反正是福努赤的人打福努赤的人,现在谁也分不清敌我,易容化是最好逃生的一条路。

就当他们乘乱中反别化身成兵士时,远处传来了福努赤的命令:“王爷有令,为了怕羽红袖易容逃走,本旗人马只守不战,包围叛乱分子!”

好个深谋!

羽红袖银牙紧咬,只见原本凌乱的战斗刹时不断的分成两批来。

一批是福努赤的人马往外走,一批是自己控制兵队逐渐聚集到中央。

千手真是不可小看。

羽红袖见眼前情势,喝令道:“全数人员往北走!”

这是硬打硬撞的往外冲了。

这回交战的的北方才更为激烈。

双方既是壁垒分明,此一冲锋陷阵起来就更惨烈了,一阵又一阵的腥风血雪夹在风雪中散开。

天冷已比不上地上的人热血沸腾。

密布的乌云就像地上的枪、戟升展。

一阵好冷的狂风,是暴风雪。

皇甫知天不由得感谢起老天来。

就是这场风雪,自己这方最少不会全军覆没。

最重要的是,羽红袖可以逃得出去。

他的嘴角有了一丝笑意。

只要羽红袖今天能逃得出去,以后她将是福努赤和阎千手永远的梦魇。

□□□

“啧,人算不如天算!”千手望着军营外的暴风雪,嘿嘿道:“那个女人这回可是逃过了一劫!”

福努赤也在看,沉沉一哼,顿足道:“真是可惜!”

“王爷也不要动怒!”阎千手淡淡一笑,道:“最少,我们这一局可吃了她不少的老本!”

千手双眉一挑,接道:“更重要的是,已经知道了羽红袖在王爷你的军队中有哪些人。”

这的确是让福努赤心惊胆跳的一点。

幸亏今天有此一战,否则说不得日后还真是死得不明不白。

“今天一战阎大先生功劳属第一!”福努赤哈哈大笑,替双方斟了酒各自一饮而尽,道:“以大先生来看,我们是不是趁胜追击攻打雪琼山庄?”

“不!退回紫云城!”

“退兵?”福努赤皱眉道:“为什么?”

“以防房藏蠢动!”阎千手把玩着酒杯,嘿嘿笑道:“雪琼山庄目前元气大伤,数月近年内不会对王爷构成威胁,但是房藏那边……”

福努赤一点就通。

房藏为了报父仇必然倾兵来攻,而且,他目前召开联盟大会,如果与会的可汗赞成他的提议,他更无后顾之忧。

福努赤仍然有点不放心的是:“羽红袖这次纵虎归山,日后恐怕麻烦得很。”

“王爷大可放心!”阎千手淡淡笑道:“在雪琼山庄内外也有阎某的人,她的动静在下可以掌握。”

福努赤点了点头,继续听着千手道:“而且,阎某座下的许多高手已纷纷往紫云城聚集,哈哈哈,凭羽红袖之力可接近不了王爷府。”

“好!”福努赤可放下了心,抚掌道:“有着先生这句话,本王爷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福努赤愉快的大笑起来,对于他而言,有阎千手这么一位助手,那简直比千军万都力量得多。

□□□

可汗联盟大会就在西札鲁特城的可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