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第二十一章

作者:奇儒

慕容春风跨骑在马背上,放足的四只马蹄可以用“急如星火”这四个字来形容。

他有这个机会再遇到谈笑,心胸中不禁充满了淋漓的快意,那是因为怨太深后所产生的一种奇异情绪。

他甚至可以确定一件事。

自己这一生除了面对谈笑出剑以外,世间绝对没有任何一件可以吸引自己的事。

在寒风中一路挺进,他已进入了一种迷茫的情景中,座下的马匹像是知道他的目的似的,奔展的四蹄不在主人的控制下便往潮天镇一路快驰而去。

两旁的景物四周的,反方向快速倒退着。

在这百里内,他经过了几个村庄也经过了几个城镇,他已经不记得踢倒过多少人,踢毁过多少东西。

反正他知道,在见到谈笑以前是不会停下来的,这时,已经连奔了一天一夜,潮天镇已近在三里内。

没有人可以阻止我。

慕容春风第一次留意到东方晨曦在白雪上的感觉。

他并不是留恋。

更不是突然有了闲情雅趣想风花雪月一番。

这是一种计算,计算太阳的位置以便自己在出手时所受到的任何影响。

慕容春风收回了目光,便看见前方有一个人在走着,这个人的速度并不快,也是往潮天镇的方向而去。

从他背后背了两把斧头来看,是个樵夫。

慕容春风并不想理会他,甚至念头转也不转的放马压近到了那人的背后。

——如果被踢死了是你自己不长眼。

——如果只是踢成重伤那是你上辈子欠我的。

——如果你能躲得过去,那……。

那个人在一个闪身,一个肉眼几乎难以看出的速度下果真闪了过去。

“这将是一个大高手。”慕容春风接着想完刚才的话时,那个人已经冷笑的出手。

到了这时,慕容春风才注意到这个人的斧头有点奇特,像两把大菜刀似的。

方形斧!

他就是“暗杀神的男人”冯天弃!

座骑已倒,倒在喷涌的血泊中。

慕容春风的脸色很严肃,握着剑的手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恐惧而颤抖了起来?

看了方才对方的出手,任谁也会为之心颤。

“你是冯天弃?”他问,心中第一次除了谈笑以外另外有了别人的名字、别人的影像。

“不错!”冯天弃冷冷挑眉,看了慕容春风一眼,嘿道:“你可能值得我出手,叫什么名字?”

“慕容春风!”

“很好,果然是没让我失望的人!”冯天弃落眼看了看手中的方形斧,淡淡一笑道:“我们在这里碰面也真是有缘。”

慕容春风冷嘿一声,挑眉道:“想决斗慕容某一定奉陪,不过,我现在先得要去杀一个人!”

冯天弃一双眸子凝起,冷冷道:“嘿嘿,有谁这么值得你不要命的去杀他?”

他可以看得出来,慕容春风是经过长途的奔马跋涉才到这个地方来,难免有点好奇。

当然,也是一个参考这么有“价值”的对手是谁?

“谈笑!”

“谈笑?”冯天弃的脸色有了异样,道:“他在那镇里?”

冯天弃的眼光落向了潮天镇。

“是!”慕容春风似乎发觉了一个“朋友”,淡淡道:“我非杀他不可,所以……”

“所以你想我们之间一战往后缓?”

“你不愿意?”

一阵沉默里,肃杀之气在两人间越集越浓。

“我在想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冯天弃缓缓的抬起双眸,眼瞳子里有一丝讥诮。

“一个人如果对自己的武功有自信,又何必怕事先伤了元气?”冯天弃暴然哈哈大笑起来。

“你是什么意思?”慕容春风的脸上充满了愤怒。

几乎是忍不住要出手。

“以你的境界,到了谈笑面前也是送死!”冯天弃沉沉一笑道:“像你这种人,不配作为谈笑的对手!”

慕容春风大喝,终于出剑。

这一剑精妙绝伦,原本是想对谈笑才使用的天下第一必杀绝技。

他为什么对冯天弃使用狙杀?

是不是自己信心动摇,面对这样一个敌人一点把握也没有?

一个人一旦没有把握的时候,不是往往把最珍贵最重要的法宝拿出来?为的是求得一线生机。

一对方形斧来得更猛、更快、更有力。

冯天弃根本双脚在原地上动也没动,慕容春风却像是自己把身体凑向前去让人家用斧头砍杀似的。

他实在太不甘心了。

真的,苟延残喘到了现在,竟是近在咫尺被一个莫名其妙的斧头砍杀。

“我说过你不配做谈笑的对手。”冯天弃看着慕容春风睁大了双眼的体冷冷道:“像你这种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他仍旧是那付冷笑的表情走了。

不徐不缓,一步一步往潮天镇而去。

这条路就留下了一头马匹和一个人的体,以及落在雪地上的殷红血迹。

不,如果还有的话,那就是一个怨恨的灵魂。

人间世不是有太多的事就是这样?

无论你曾多么叱吒风云,或者是曾经下过了多少的苦功。

当你、当每个人都认定一定会怎样发生时,不也常常出现了令所有人讶异的结果?

中国人在很早以前就说过了,人算不如天算。

□□□

“人算虽然不如天算!”阎千手哈哈大笑着,神情充满了得意,道:“但是,如果你计算得够精准,很多事就像你手中的棋子可以一步一步进逼去将对方的军。”

他笑着,随手将指间的传书交给了旁坐的简一梅。

很简单的几个字在上面,“冯天弃杀慕容春风。”

简一梅在讶异中也有着一丝恐惧。

眼前这个男人太过于可怕。

谁能猜想到他下一步“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你早就设计好了,知道慕容春风会连夜赶路?”简一梅道:“而且,你必然在路途上早已有了安排,让慕容春风没有阻碍的赶往潮天镇。”

最重要的,至于冯天弃要进入潮天镇以前慕容春风要遇上了他。

“所以,你的目的就是这样!”简一梅摇了摇指上的纸条,道:“叫冯天弃杀慕容春风!”

要做到这点,不但要能知道慕容春风的个性,要能百里沿途作了布置,要能知道冯天弃的行踪。

最重要的,是要知道冯天弃会杀害慕容春风。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简一梅叹了一口气,她实在有些不明白。

“你猜呢?”阎千手似乎有把玩着酒杯的习惯,沉沉的望着简一梅笑着,回道:“会是什么理由?”

“因为你的女儿?”简一梅挑眉道:“因为她喜欢谈笑,所以……”

“这会是理由吗?”阎千手的眼中闪过一丝讥诮,淡淡一哼道:“如果你真的这么想,我不相信你还能活到现在。”

简一梅的脸颊红了红,这个理由可连自己都不信。

“如果真要有理由……”简大美人双眉轻蹙,沉吟道:“那就是你希望谈笑活下去,而且很快的到你这里来见面?”

“不错,然后呢?”

“为什么?”简一梅自问自答的道:“唯一的可能是你和谈笑目前共同的敌人是羽红袖,嘿,显然他现在不知道从哪儿知道了羽红袖一部分的秘密……”

所以,两者合则大大有利。

阎千手的双眸一亮,满意的点头道:“很好,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简一梅猜不透这个男人这句话的意思,但是她想知道的是:“那么冯天弃呢?谈笑现在必须对付他!”

阎千手哈哈大笑了起来,一双浓眉挑了挑,道:“你难道不知道‘回剑大胜心法’是一门可怕的武学?”

所以,冯天弃也必然有所内创。

如果他硬要去找谈笑,结果只有一样——败。

“因为冯天弃也知道谈笑就在潮天镇附近。”阎千手为自己的智慧得意极了,道:“他一定有能力找到。”

这是一石二鸟之计。

这一计可以让谈笑和阎霜霜很容易的就到了紫云城。

□□□

紫云城,显现着完全不同的气氛,谈笑皱眉看了一眼,道:“看看城里城外兵马交接,当真要大战了。”

阎霜霜轻叹了一口气,从这山兵望下,的确是可以感受到一股肃杀之气。

很惊人!

“看来福努赤那家伙也不怎么样!”红香小美人忽的道了这么一句:“像这个地方可以监视城里内外,怎么没有派兵驻扎?”

耶!这小女子的话倒是颇有道理的。

谈笑心念一动,忽的苦笑道:“你们那些朋友来了。”

果是,在右首的枯木林内缓缓走出了三个人来。

尤大江、青龙、白虎。

“看来你爹早就算计好我们的一切行踪。”谈笑朝阎大小姐一叹道:“现在也知道为什么这儿没有扎兵了!”

显然阎千手和他们之间的会面不想让福努赤知道。

“大小姐别来可好?”尤大江捋了捋颔下的短髭,含笑道:“老板思念得很呢!”

阎霜霜微微一笑,问道:“我爹他老人家可好?”

“他很好!”尤大江看了谈笑一眼,淡笑道:“谈大公子,你可是有意要见见我们阎大老板?”

“当然!”谈笑哈哈大笑道:“我想,那位阎大先生早已料想到了吧!”

他嘴上说得轻松,心底下可是嘀咕不已。

阎千手这个人真不可忽视,自己的一举一动不但在人家的掌握中,甚至连想法也在人家掌股间左右。

肚子里虽然嘀咕着,但终究是随着尤大江他们三个别开了一条路进入城里。

他和阎千手见面的地方并不是福努赤的王府,而是一间叫“满意客栈”的地方。

满意客栈的前头是茶坊,楼上是厢房,而它的后院则另有三间雅致的木屋。

阎千手早已执掌着酒杯含笑的坐在里面。

“爹……”阎霜霜叫着,仆向前,道:“女儿不孝!”

阎千手可难得露出慈受的神情,轻摸着女儿的肩头,微笑道:“你不是很相信爹可以对付羽红袖?”

“是!”阎霜霜擦了擦溢出的眼泪,笑了。

“你们练大自在心观无相波罗蜜神功是不是?”阎千手看了看女儿,朝谈笑嘿声道:“成果如何?”

阎霜霜抬起了头,朝她爹娇哼道:“爹,也不请人家坐下就像逼供似的问着。“

“哈哈哈,女儿帮起外人说话了!”

阎千手瞧自己宝贝女儿的神情,心下可明白清楚这个独生女儿爱上了眼前这小子。

他当然也得到尹小月生下谈笑第一个孩子的消息。

“谈公子,咱们何不坐下来把酒谈笑一番?”

“正有此意!”谈笑呵呵一笑,便大剌剌的坐到了阎千手的对面。

这时阎千手挥了挥手,那尤大江他们三个退了出去,至于红香则楞在那儿,进退站立都不是。

“红香,到我旁边来坐吧!”阎霜霜立起拉了红香坐到旁侧,听着爹和谈郎君之间的谈话。

“你到紫云城来的目的是为了找老夫?”阎千手开门见山的问道:“而目的是为了对付羽红袖?”

“是!”谈笑回道:“就是这么简单。”

“你认为我会答应?”

“当然!”

“哦!凭什么这么自信?”阎千手眯起了一双眼,打量眼前这名男子,看他如何回答。

“大先生何必设计冯天弃杀了慕容春风?”谈笑的话可让阎千手吃了一惊,道:“当然,在这个一石二鸟之计的背后,就是要在下早点儿到紫云城来会面,不是吗?”

阎千手的一双眼眸眯得更细了。

“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了!”谈笑轻轻笑了,朝霜霜看了一眼,道:“对不起,我没把这件事告诉你!”

“我爹又没责怪你!”阎大小姐“咭”的一笑,接道:“再说,男人不一定非得把每一件事都告诉女人是不是?”

她说着,好像发觉有语病似的红起了脸。

阎千手眼角一瞅,哈哈大笑了起来,道:“小子,这件事除了冷明慧以外没有人可以猜得出老夫的用心!”

“佩服!”谈笑可真心的道:“阎大老板的反应令人讶异!”

“冷大先生也来到了关外?”阎千手的表情可凝重了。

“不,冷大先生是凭着飞鸽传书上的记叙判断出来的。”

谈笑也盯着阎千手,一笑道:“他还向老板敬意!”

“哈哈哈,得冷大先生一句话胜过他人千语。”阎千手大大一口饮尽了杯中残酒,一嘿道:“看来,他为了羽红袖的事已投入了全部的心力!”

因为,冷明慧的另外一支伏兵是李吓天、董断红、魏尘绝。

他们是进攻雪琼山庄的主力。

但是,天下恐怕除了他们自己和冷明慧外再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行踪。

甚至阎千手和羽红袖都翻找不出来。

“冷大先生的确很重视这件事!”谈笑轻轻一笑,道:“阎前辈,是不是?”

阎千手哈哈大笑,颔首道:“小子,看来冷明慧挑上你也不是没几分道理!”

言下之意,是有几分欣赏了。

那旁儿红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