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第二十二章

作者:奇儒

寒冷的雪里,连火炉里熊熊的火焰也趋不走那冰天冻地所引起的寂寞。

“阎霜霜这时候被阎千手叫去。”谈笑在自言自语着:“他这个举动绝对不是单单为了什么天伦之乐。”

他在想着,已然听到雪地中有人好轻好轻走过来的声音。

满意客栈后头这三间木屋分别由自己、阎霜霜、红香各居宿一间。听落足声,以来人的轻功绝不可能是红香。

这个人的武功非常好,已经停在了门口。

“我可以进来吗?”

是个女人的声音,声音好听极了。

“简一梅?”谈笑听了出来,在讶异中似乎也有几分明白,笑道:“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你一定要隔着门板说话?”

简大美人格格娇笑着,在外头柔腻着声音道:“还是你怕了我?或者……有了阎大小姐那大美人就不屑小女子了?”

谈笑一点起身开门的意思也没有,他淡淡回道:“据说前一阵子你和慕容春风在一块儿?”

在外头的简一梅不由得一楞,旋即答道:“谈哥哥,你这是在吃醋嘛!”

吃你的大头鬼,谈笑嘿嘿接道:“当然,我可以想像得到,当阎千手设计慕容春风那小子死在冯天弃的手上时,你也一定在场。”

简一梅心头重重一跳,可不能不多加几分谨慎。

“你现在告诉我这些的意思是……你认为我是由阎千手派来的?”

“不是吗?”谈笑反问,却是一种肯定的反问。

“是的!”

在一阵沉静后,简一梅对着门板朝里面一笑,道:“的确是阎千手派我来的!“

“那好!”谈笑忽的就拉开了门出现在眼前,笑得可爱极了,道:“大美人你好,好久不见了!”

“你好!”简一梅叹了一口气道:“见了面反而不知道要说什么的好!”

“那就先进来坐,喝杯茶趋趋寒如何?”

“这是个好建议!”

他们都笑了起来,当真有如老朋友相见。

“阎老头倒挺会享受的。”谈笑啜着“千里香”茗茶,边笑着道:“的确是好茶,就像是君子!”

她说着的时候,两颊已然嫣红。

是因为屋子里的火焰烘得身体暖和了。

“阎大老板叫你来一定是有目的的了?”谈笑笑着问。

“当然!”简一梅回答得也很乾脆,道:“他要我诱惑你,离间你和阎霜霜之间的感情。”

谈笑耸了耸肩,有如不当一回事的道:“为什么?”

“因为他不想帮你打先锋!”简一梅格格笑道:“只要阎霜霜回到了他身边,为了羽红袖,你只好听他的。”

谈笑点了点头,应道:“好计!”

他回答得很随便,好像事情早在预料之中。

“你知道他会这么做?”简一梅忍不住问了。

谈笑倒是不置可否,另外提了个问题道:“他当然也知道哥哥我不是那么容易被女人引诱的是不是?”

简一梅承认这点。

而这点也正是她之所以一直深爱谈大公子的地方。

一个不会被别的女人引诱的男人,这已是身为他的妻子最幸福的地方。

所以简一梅有时候实在有点嫉妒尹小月。

谈笑看了她脸上的神情一眼,倒是有点像兄长似的拍了拍她的头,笑道:“既然如此,他设计了什么方法?”

简大美人一楞,同时也有一丝的幽怨。

“难道你不相信我?”她缓缓的道:“你还在防着我,以为我会对你……陷害?”

此情此景入目,哪个男人不感动?

谈笑轻轻一叹道:“不是不相信你,而是只有知道了方法才能对阎千手产生反击!”

简一梅受的伤似乎更深了一层,声音都有点颤抖道:“原来你跟姓阎的一样,只是利用我?”

“不是利用!”

谈笑严肃的道:“我可以想像你接近阎千手的目的,但是……太危险了,恐怕你自己都知道很难脱身出去!”

简一梅脸色大变,沉哼道:“你在说什么?”

“福努赤才是你的目标!”谈笑轻轻一哼道:“他手上二十万兵马可较你昔年六省道绿林犹强上几倍!”

简一梅的脸色难看了下来。

谈笑又继续道:“你不过是想藉阎千手为踏脚石,在这几天找出他的弱点……“

“我承认!”简一梅回答得很乾脆。

谈大公子满意的笑道:“但是阎千手也不是简单的人物是不是?所以你会觉得他的阴影无所不在,根本无力进行自己的计划!”

简一梅真的叹气了。

她跟福努赤不是没见面过,重要的是现在有一个阎千手和天马赌场的人夹在中间。

所以现在她不能见福努赤。

“见了面也是白见。”简一梅苦笑道:“福努赤现在非常信任阎千手,我压根儿没机会。”

“好极了!”谈笑愉快大笑道:“所以好来我这里的正目的,就是我们联手对付阎千手,各取所需?”

“是的!”

简一梅双眸一亮,笑道:“你认为不好吗?”

谈笑真的笑得很愉快,也有一丝叹息。

“你在叹什么气?”简一梅简直觉得不对。

“我是在为阎千手这老狐狸这么聪明而叹气!”谈笑苦着脸,摇了摇头道:”连我都可以看出你的野心,更何况是他?”

“你的意思是……”他是想藉我的手除掉你!”“你会这么做?“简一梅的问题让谈笑大大的又叹了一口气,道:“这就是哥哥我为什么叹气的理由!”

他顿了顿,自个儿接道:“他是阎霜霜的爹,就算我跟他合作不成也不可能对他下手!”

简一梅在肚子里开始骂自己了。

为什么没想到这最重要的一点?

“现在你上门来。”谈笑摇了摇头,道:“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你认为应该会怎样?”

简大美人不用想也知道,不论为公为私,谈笑的确非按着阎千手的设计继续做下去不可。

否则他一旦“留”下了自己的女儿,那谈笑奉着冷明慧的大任岂不全是白做了。

“难道一点办法也没有?”简一梅沮丧的道:“我们就像阎千手手中的棋子任他摆布?”

“当然不是!”谈笑哈哈大笑道:“有时下棋的人也会被棋子左右哩!是不是?”

简一梅的眼睛亮了起来道:“你打算如何反击?”

“哦!我们刚刚好像只有聊唐诗宋词是不是?”

简一梅用力的点了点头道:“对,聊了柳永、苏东坡、张元干、辛弃疾的作品”“然后你就用阎千手教你的方法来诱惑我?”

这句话可让简一梅那只眸子迷蒙了起来,声音中竟是有一丝难掩的娇羞,好轻的声音道:“是……”

什么?谈笑是想试验自己到底是不是柳下惠,还是根本就是个登徒子露出了本性?

□□□

消息在神不知鬼不觉中传进了阎千手的眼内。

“霜霜,有点事发生!”阎千手对身侧的女儿缓缓而凝重的道:“谈笑他……“

阎霜霜楞了一下,疾声问道:“他怎么了?”

“不很清楚!”阎千手皱起了眉头,朝伺立一旁的红香道:“你快陪小姐回去满意客栈看看!”

“是!”红香回答得很快,她也有点急了起来。

看老爷那副凝重慾言又止的表情,好像真有大事。

她们急急奔了出去,转出了门口的同时,这屋内又多出了一个尤大江来。

“确实的情况是怎样?”阎千手沉吟的问着。

“简一梅配合行动诱惑了谈笑。”

“哦!有这么简单?”

“是……”尤大江边思索边回答道:“兄们们距离谈笑的木屋有五丈之远,怕的是谈笑听得出来。”

阎千手点了点头,嘿道:“然后呢?”

“他们在屋里说什么我们听不太真切!”尤大江照实道:“不过在聊话中不时传来笑声。”

阎千手一嘿,忽然问道:“一开始谈笑就让她入内?或者是她在屋外停了片刻?”

尤大江震了震,道:“她曾在屋外和谈笑对话几句,果然如阎大先生所料,谈笑立刻猜出简一梅是被你所派,而她也承认。”

这是在阎千手估计的情况之一。

如果谈笑的反应有这么快,那将是最危险的一种。

阎千手挥了挥手,道:“然后呢?”

“后来简一梅利用屋内的暗号装置,要兄弟们放出灵仙迷情雾!”尤大江轻轻一笑道:“谁也不会想到这迷情雾会是从火炉里面冒出来的……”

他对这点有相当的自信。

就算谈笑有通天的本领能制住简一梅,但是绝对克制不了自己的情慾。

所以不论他是不是发觉有诈,事实终会是事实的发生。

“的确不会有人想到!”阎千手沉沉的道:“但是如果简一梅事先说了,那谁都会知道!”

问题是,简一梅怎么会知道的?

尤大江也不笨,他立刻明白阎千手的意思并不是指简一梅知道迷情雾的出口在哪里,而是说出了这计谋。

只要谈笑想要找,绝对用不了多久就找得到。

他们的脸色都沉了下来。

因为最后的情况是谈笑“衣冠不整”的往外头跑。

尤大江在那时认为大功告成,而且隔着门板跟简一梅确定了“事实”。

“你留在里面等大小姐回来……”

这是尤大江很满意的对着屋内简一梅下的命令。

现在他可以想像简一梅正在屋里子忍住大笑的情形,一道火冒上了胸口,简直被人当猴子耍。

“我们现在赶去满意客栈还来得及!”阎千手忽的站起,哼道:“传令出去!谈笑进了紫云城合力追捕……”

他冷笑,又补上一句道:“还有简一梅!”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阎霜霜口气十分讶异。

她并没有到满意客栈,而是在半途中看见了“一双眼眸”的图案后转了个方向,然后便在这间不大不小的庙院里找到了谈笑。

“你爹的设计!”简一梅从后头叹气的走了出来,上下看了阎霜霜一回,点头笑道:“果然是清丽美……”

阎大美人看着眼前这个大美人,轻笑道:“姐姐也是美若天仙,世上难得呀!哦!对了到底是怎的了?”

“你爹要她要诱惑我啦!”谈笑耸耸肩道:“就是这么回事!”

红香抢先讶道:“有这种事?”

“这种事可以骗人的吗?”谈笑大大的叹了一口气道:“我想你爹现在已经是下了满城的通告在找人了!”

阎霜霜急的一跺脚道:“我去跟他说!”

“那千万可不行!”谈笑一双手摇的跟什么似的,道:“你这一去正好合了他的意,以后可就麻烦了!”

阎霜霜叹了一口气道:“那要如何是好?”

“出城!”谈笑这两个字不是对眼前三个女人说的,而是向着一个施缓缓含笑而来的和尚道:“法净大师,我想你不会有问题弄我们出去吧?”

这名叫法净的和尚约莫六十许年岁,双手合什轻轻一礼,答道:“贫僧相信这点倒不是困难。”

果然不是困难的事。

法净大师有一辆马车,是在三年前福努赤为了收买人心时所赠送的。

“大师在紫云城内素孚众望!”谈笑在车厢内笑着瞅了法净一眼,朝对面坐着的三个女人道:“三年前福努赤封邑在此,为了表示礼贤下士当然立刻对大师刻意巴结!”

法净大师淡淡一笑,那双眼眸清澄得令人起敬。

“这辆马车镂刻有福努赤的王爷令,在福努赤管辖的范围内无人敢挡!”谈笑说着,轻轻拨开了暗格。

马车果然是一无阻拦的出了紫云城。

阎霜霜忽的轻轻一叹,从车厢后暗格看着紫云城越来越远,不免有一番感触。

爹在城里,两人之间也越来越远。

“我们现在要往哪里去?”简一梅踏上了马车,此刻已在紫云城二十里外的一片林子里。

四周是苍茫茫的冰雪,无垠无际,天地寂静得令人听入自己呼吸的声音。

法净大师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那马车已由一名小沙弥驾着缓缓的往城内而去。

“一个值得尊重的和尚!”

谈笑遥遥一抱拳,仰天道:“受了冷大先生之托,一待在这关外十年,无怨无尤……”

“看他的气度……”阎霜霜也不禁一丝恭敬由心底升起,道:“应该是曾经叱吒风云的人物吧!”

谈笑严肃的点了点头,以内心的恭敬在目送马车消失于目光之外。

“他到底是谁?”红香终究是好奇心重,忍不住问道:“瞧你对他的尊敬,恐怕连你对师父也不过如此!”

谈笑慎重的点了点头,道:“在宋朝末纪,以谁最有名?”

“岳飞!”红香叫了起来道:“岳武穆天下共敬!”

“不错!岳武穆一生中唯一一次被谁迫得高挂免战牌?”

“陆文龙!‘双’陆文龙!”

谈笑严肃的点了点头,仰首长叹一声。

这一声中充满了感怀,也充满了尊敬。

是对三十年前武林一件感动天地的大事而神往。

“刀刀!”简一梅惊叫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