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第二十三章

作者:奇儒

“谈笑和俞灵、房藏一战于可汗校兵场!”

这件事这句话有如炉火燎原似的一下子推开到西札鲁特城的每一个角落。

齐哈雅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事情总是觉得有点古怪!”齐哈雅看着夏丹,嘿哼道:“谈笑此举的目的到底是在哪里?”

“据他所说,反正明白房藏出兵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却这一厢心愿了!”

夏丹也皱起了一双眉道:“可是从房藏的亲兵内传出了另外一道消息更使人疑惑了……”

“内容是什么?”

“军营中盛传,今夜子时一战,胜者统领三军!”夏丹皱眉哼道:“谈小子也放出了话,如果是由他掌兵权将不攻打紫云城而是雪琼山庄!”

这是合理的。

谈笑会这么做,齐哈雅可以理解,他同样也可以理解房藏会接受这个赌约。

至于俞灵那就更不用说了。

“现在不得不令人怀疑有千手在背后操纵!”

齐哈雅沉声道:“传令出去,一十七名人员今晚都要去校兵场一观他们三个之间的一战!”

“是!”夏丹恭敬的应声道:“属下一定把命令传出!”

他转身急步的离去,整个厨房内就剩下齐哈雅对着好几叠的盘子发呆。

不!不是发呆而是在思考。

谈笑挑这节骨眼和房藏、俞灵一战只是单纯的了却心愿这个理由吗?

如果真的是由阎千手背后控制,阎霜霜是用什么方法可以让谈笑听她的命令?

他伸了个懒腰,开始洗那些盘子,却也有了个决定。

今晚阎霜霜的神情将会是一个关键。

齐哈雅相信自己有这点看人的本事,是真是假到时候就可以有个判断。

□□□

“有意思!真他奶奶的有意思极了!”又是王大拳头在大叫着,不过这回可是兴奋多了:“在京城一战不成,想不到到关外来还是见着了!”

俞灵在屋子的一角已经陷入了近乎“禅定”的状态。

房藏呢?在一个时辰前也早已不见了人影。

“你问那个雷夫明问出了什么来?”杜三剑突然冒出这一句。

“很多事!”

“真的?”宣洛神精神一振,道:“他说了什么?”

“什么也没说!”

“耶?你是在寻我开心吗?”宣大小姐不高兴的道:“你不是说问出了很多事?”

王王石忽然又变聪明了,道:“问出很多事并不一定要他从嘴里说出来是不是?”

这死人都可以“说”出许多事,更何况是活人?

“他的内功很特异。”王王石沉下了眉头,将手背摊开来,只见指甲都是呈现黑色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宣洛神皱了皱眉,道:“好像是一种剧毒?”

“源自客颜剌完山的毒芒草!”杜三剑微微一笑道:“那山里面有一种门派,人数不多绝对没超过三十个。”

他顿了顿,接道:“也可以说是一族很稀少的部落,他们天生下来就会吃这种毒芒果,并且存积在体内……”

王王石嘿嘿一笑道:“等到被人扣住穴道、逼供、挨打时就把这毒素以内力浮至身体表面令人中毒于无形!”

宣洛神这下才发觉自己对武林的事知道得似乎太少了一点。

别说这种奇异的毒杀功,就是那座什么怪山的山名听也没听过,她不由得长长一叹道:“所以根据这点你们就可以找人了?”

王王石嘿的一弹指,但见张开的手掌上那五指黑浊一下子奔出成气的没入地下不见了踪影。

“好内力!”宣洛神惊叹道:“真看不出来……”

“什么话!”王大公子大叫道:“你以为只有谈笑那小子是英雄?”

“谈笑”这两个字让屋角的俞灵哼了一声,张眼又闭着,杜三剑笑了。

“俞公子,定力不够,还要加把劲努力!”

“你们真是有趣!”宣洛神“咭”的笑道:“说正经事吧!”

“好!”王王石可是充满了自信道:“从那家伙的身上,哥哥我已经测出这毒芒果在体内的机能运息,所以……嘿嘿,一碰上了我们都知道!”

□□□

可汗校军场在子时以前就挤满了人。

这三个人的名气都太大了,不只是中原连关外也早已久闻其名,再加上这场比刀中其中一个是他们的可汗,哪有不轰动的道理?

高台,好宽大足以容下百人齐站的高台已经建立在中央,而台上在子时果见由人群中窜飞三道身影上去。

他们就像突然出现似的在众人会意过来暴出热烈的掌声时,已是相互哈哈大笑的在台上抱拳互望。

“谈小子!别来无恙?”俞灵嘿的在问着。

这种愉快的表情可一点也不像是在决斗,反倒是老朋友相见特别亲热的感觉更多一点。

“哥哥我好得很!”谈大公子呵呵一笑,瞅了这两名对手左右看了看,道:”房小子,当可汗没把你的功夫给耽误了吧?”

“这点你放心!”房藏哈哈一笑,全身精神抖擞,扬眉道:“房某为了等这一天,可从来没有松懈过!”

俞灵轻轻的一笑,看向谈笑道:“数日之前在锺家绝地那一战你知道了?”

忘刀和俞傲一战,已是传遍天下。

“真可惜没有胜负!”谈笑朗笑道:“现在换我们来解决这件事有个了结!”

当然不会有人反对。

这时候说“不”的人一定被人家用骂的都骂死了。

谈笑轻轻的半闭目,全身寂然不动着。

奇怪的是,俞灵和房藏竟然也是闭起了眼睛,彷如只管着自己不理会别人一般。

红香在这些日子的历练来可有了一些见识,在特别安排的棚子里,低声道:”他们是为一刀而收摄心神不乱!”

阎霜霜轻轻一点头,道:“是的!不过更重要的是在测试别人以及体会劈出这一刀的时机在什么时候……”

红香虽然不怎么明白,但是她可以知道这个时机对他们三个人来说就是胜负。

她瞧上头的三个没有动静,不由得左右看了一眼。只见这座特别席的棚子除了昭乌达盟的王公贵族外,就只有她们两个是中原人。

“奇怪了!小姐!”红香好像发觉了一件事,皱眉道:“杜三剑和王王石怎么不见人影?”

照理这场盛会他们一定会到才是。

阎霜霜一心一意放在高台上,此刻被红香这一提醒才讶然了一声,点头道:”是啊!不过他们不是不在,而是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

偷偷摸摸的混在人群里做什么?必然是有目的。

而这个目的就是官兵捉强盗的游戏。

红香点了点头,轻轻笑着道:“那些男人很奇怪。”

她突然冒了这一句,连专心一致看着台上变化的阎霜霜听到了耳里都忍不住一楞笑了。

“你觉得他们哪里怪了?”

“他们没有互相联络是不是?”红香偏头道:“但是他们好像能彼此知道对方的意思去分配得天衣无缝。”

阎霜霜笑了笑,抬眉,台上已有了变化。

彻响的吼声由三个男人的丹田内奔出。

这惊天动地的喝声里,三道身影简直是天外来虹般的窜向半空。

不!更夺目动魄的是四道映着火把光明映着雪辉,映着激汤心情的刀。

如果用闪电用盘龙用电光石火来形容绝对无法贴切。

唯一可以说的,假如这个字眼真的可以形容的话,那就是——一世惊叹!

一世惊叹,在场中绝对没有任何一个人在这辈子会忘记眼前所见到的这一刻。

人们看见了三道激射的人影和四抹已近乎是“无”的刀光汇集在一起,然后就像来时一样,好快的分散开来。

这次他们并不是落回原先站定之处,而是飘飞到台下。

这厢谈大公子的表情相当的凝,有点惨白。

而且当他拉着阎霜霜说了声“快走”时,可以看到他的腰部已经渗出了几滴血染。

更细心一点的人,眼尖的发觉那血渗出来得出好快,谈笑的左臂都已经遮不住。

谈笑败了!

当这边的人才有了这个念头,那端已有人呼叫起来道:“可汗!福克可汗,你受伤了!”

无独有偶的,东南角落也有不少人讶叫道:“俞大侠,你的背脊冒出了不少血……”

这到底是怎么了?难不成是三败俱伤?

有雪的夜,在激昂讶异的气氛中不觉得不丝寒冷。

真的不冷?

□□□

“真是可怕的刀法!”齐哈雅注视着木屋内的每一个人,沉声道:“如果我们跟他们三个中任何一个交手的结果会怎样?”

没有人回答,因为他们的答案都是一样——死!

齐哈雅顿了顿,嘿道:“羽令主即将在这几天进城,只要房藏带兵一走,西札鲁特将会落在我们的手中。”

“所以我们必须做好一些布署迎接令主的到达!”夏丹接口道:“持别是和哲里木盟之间的合作更是事关重大,半点轻忽不得!”

“是!”每一个人都很用心的回答。

但是在木屋外的两个男人可是有些毛火了。

“他奶奶的,这些家伙真是胆大妄为!”王王石以他们特殊的手语跟着杜三剑传话:“真想冲进去他们个半死!”

“别急!”杜三剑以手势答道:“羽红袖是聪明人,可能除了他们这一支以外,还有别的人潜伏着……”

王王石在肚子里叹了一口气,手上可比得好急,道:“杜小子,你的耐心可比女人还在行!”

“不是哥哥我的耐心好……”

杜三剑回着手势道:“而是我们根本不能抓!”

“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羽红袖那个可怕的女人!”

王王石可明白了,羽红袖会入西札鲁特城的先决条件是房藏领军出征,在后防空虚的情况下让她有几可趁。

现在他们要做的是西札鲁特城变成了羽红袖丧命之地。

“有头脑、反应快!”王王石比了两下,难得夸奖道:“才听到消息立刻就下了这种决定,够魄力!”

“有完没完?你的目的到底什么?”

“我肚子饿了,你守着哥哥我去吃东西!”

什么话?杜三剑根本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便眼睁睁看着咱们王大拳头晃呀晃的走了。

他当然知道王王石这小子是去找人开骂了。

谁将会这么倒楣?

谈笑!

杜三剑心底在暗自发笑着,一双眼珠子可没放松过半点那间木屋内的情况。

暗巷里,果然又有几道人影无声无息的欺近往木屋好快的过去,到了门外,压低了嗓子朝里头道:“九星飞断赋,一龙飞登天!”

齐哈雅在里面回声道:“八卦定乾坤,双虎走五岳!”

门外那几人中的一个轻敲了几下,各有徐缓。

齐哈雅嘿的一笑,拉开了门朝外头的人淡笑道:“来的可是万阿哥?”

“不错!”一名四旬汉子边进入边答道:“我将六名弟兄都带来了。”

杜三剑继续瞧着。

夜越深了,四面八方来的人也就越多。

那间外貌寻常的小木屋哪能容得下前前后后加起来不怕五、六十人之多?

他闭眼算了一下,五十六个确定。

看来从自己这个角度由窗口望入必然在看不见的死角有秘道,可以让先后的来人藏入其中。

杜三剑这一想就明白了,屋子内可以看见在走动说话的就是齐哈雅那些人,那些后来的人全不见了踪影。

丑时尽,齐哈雅像是有点紧张的站了起来,朝着几名手下道:“听说哲里木盟的特使是个特别的人物,千万别怠忽了!”

“是!”众人轻声而有力的回答。

一个特别的人物会是谁?

杜三剑更加小心了几分,没片刻他可就见到了一个人在街头的那端缓缓的走来。

这个人的足印在雪地中刚刚好陷入三寸。

不多不少,三寸整。

而且令杜三剑一双瞳孔收缩的是,每一步的距离绝对用尺来量也没这么准。

隔着还有三丈,在夜里瞧不真切对方的面目。

那人低着头,颀长的身子别有一番气度。

这身影……有点熟悉!

杜三剑是一名剑手,剑手中的剑手。

所以他特别注意别人的手——手掌和手指。

他发誓自己绝对见过这双手,而且不止一次。

那人到了一丈内,雪光已经映出了他的脸。

奇怪!杜三剑皱着眉在想着,这是一张没见过的脸,却有一双绝对见过的手。

他立刻明白,这人易容过,而且是非常的高明。

那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朝自己藏身的屋顶望了一眼,没有任何表示的到了齐哈雅那间小屋。

咱们杜大公子的心头却跳了好几下。

这个人的目光穿过了夜空,有如一对火烛那般的透亮,直让自己连闪避遮掩的机会也没有。

杜三剑有一丝难堪,很像正在洗澡却忽然被涌入的七、八个大汉拖上了街似的。

齐哈雅问两句话后很恭敬的请了那个人进入。

杜三剑终于嘘出一口气来,为那人加在自己身上的压力解除而轻松不少。

同这刹那,他忽然有如遭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