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第二十四章

作者:奇儒

托喀喀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等待昭乌达盟的内乱。

他想起上个月签订联盟的可汗大会,冷笑了。

那一张纸他根本把它看成废物。

“罕哲,西札鲁特城那边布署得如何?”托喀喀对着眼前这位得力手下愉快的问着。

他并不知道这个在几个月来对他帮助相当大的“罕哲”,就是名震天下的布楚天。

“目前绝不适合出兵!”布楚天淡淡道:“只要可汗的军队一出,必是后患无穷!”

“为什么?”托喀喀疑惑道:“本盟的兵力和羽姑娘的协助加上你的统领能力,应该是手到擒来……”

布楚天笑了,缓声道:“可汗有没有想到,本盟的兵力当然不是问题,但是羽姑娘……”

“哦?你对她没有信心?”托喀喀双眉一沉,道:“还是对雪琼山庄的能力没有信心?”

“恕属下直言!”布楚天淡淡道:“几天前羽姑娘在西札鲁特城内的伏兵已经被一纲打尽……”

“这是羽红袖的计策。”

“不!那是失策之后万不得已的补救措施!”

托喀喀楞了一下,点头道:“你这见解倒也是很有道理,但是……以羽姑娘在关外遍布各处的势力,对本盟进军昭乌达盟相当的有利!”

这一天,十一月十四日午时,千里外房藏和福努赤的交战正如火如荼的进入第三天。

托喀喀怎么想都认为这是他一统关外第一步千载难逢的机会。

布楚天嘿的一笑,道:“可汗可知中原有一位人称‘天下第一诸葛’的冷明慧?”

“冷明慧?”托喀喀不由得震动了一下,道:“听过,冷大先生之名,三十名前早已响遍天下,本可汗当然知道。”

“好!若是以冷明慧和苏小魂大侠他们联手来对付羽红袖……”布楚天轻笑道:“可汗以为如何?”

“这个……”托喀喀不得不沉思起这后果来。

且别说那些大侠们个个武功惊人,就且以锺家绝地、米字世家、易中唐门、大鹰爪门,甚至加上塞外昔年大漠鹰王的王朝,那可真是惊人。

托喀喀在沉吟着,布楚天淡淡一笑,接道:“羽红袖原本是找福努赤合作,为何又跟可汗联手?”

“你的意思是……”

“她只是想利用别人来替她复仇以及完成野心而已!”布楚天嘿的一声道:”属下可以让可汗见几个人。”

布楚天拍了拍手,大厅外迅速奔进来六个人。

相貌虽然不一,相同的是他们的眸子都很精亮,隆高的太阳穴和粗厚的手掌都可以看出是内外兼修的高手。

“他们是……”托喀喀审视过六个人,忽然发觉其中一个他认识,不由得讶声道:“他……不是羽姑娘的手下?”

“嘿!不错!以前是……”

“现在呢?”

“现在是罕哲先生的手下!”那名汉子扬声答道:“我一切以罕哲先生为首是瞻!”

托喀喀不由得惊异交织的望向布楚天,道:“罕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原本都是羽红袖的手下!”布楚天意味深长的道:“但是现在都是替我卖命的伙伴!”

“是!”那六个人齐声道:“我们以罕哲先生为主!”

托喀喀在这刹那间不由得陷入混乱中,甚至连那六个人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可汗,他们都可以被我收买,休想以冷大先生的智慧和能力……”布楚天道:“我想羽姑娘身边也有不少人早已被吸收!”

托喀喀沉吟了片刻,着实难以决定。

终究若是不凭羽红袖以目前的情势而言,自己发兵进攻昭乌达盟也不是没有成功的机会。

“你先退下吧!”托喀喀沉吟道:“这事我还得想想!”

布楚天揖了个身,大步转身的往外而去。

托喀喀在金交椅上不知坐了多久,忽然耳畔传来羽红袖的声音,淡笑道:“可汗,你在沉思什么?”

这突然的一声让托喀喀吓了一跳,心头“噗通”直跳着。心想:如果羽红袖要行刺,自己哪还有命在?

这念头一想后,不由得多了几分警惕。

“本可汗是想要不要出兵进攻昭乌达盟!”

“可汗怎的好像有了变卦?”羽红袖淡淡一笑,笑意中可是有一丝寒意逼人,道:“难道是怕了昭乌达盟?”

托喀喀嘿嘿一笑,指指了外头道:“本可汗有三十万精兵,个个骁勇善战,如何怕来着了?”

羽红袖点了点头,道:“那又为什么怀疑?”

“本可汗想知道你可以帮助我多少?”托喀喀嘿嘿一笑道:“你在西札鲁特城内的势力都已被翦除了吧?”

“原来是为了这点事……”

羽红袖哈哈一阵笑,挑眉道:“只要可汗发兵,以本人及雪琼山庄之力取那房藏的首级易如反掌!”

她的意思很明白,自己的手下虽然不是成千上万的冲锋陷阵,但是以武功来论,取敌人主帅的首级是易如反掌之事。

托喀喀当时愿意和她合作,何尝不是看中这点?

“你这番话让我安心不少!”托喀喀嘿的一声道:“但是福克的身旁也有几个中原高手,再加上冷明慧在背后暗中相助……”

原来原因在这里,托喀喀是怕了冷明慧。

“羽姑娘的武学造诣或许是天下无敌!”托喀喀淡淡道:“但是猛虎难敌猴拳……”

“既然可汗有此顾虑……”羽红袖沉沉一笑,道:“你们出来让可汗见识一番吧!”

“是!”这个字从四面八方而来。

刹时在大厅中出现了四个人。

“我为可汗介绍一下”羽红袖指着那四个人道:“他们是皇甫知天、秦无界、柳盛、毛飞云!”

托喀喀显然被这四个人来的来无影无踪可是颤震一回。

太危险了!真是养虎为患,托喀喀心底暗暗思量着,只怕自己若是一言不合,果真给这女人做了。

羽红袖冷嘿一声道:“他们要为可汗表演的是,除钉去芒!”

除钉?眼中钉;去芒?背上芒!

托喀喀方“哦”了一声,茫然的点了一下头道:“他们是要除去谁?”

“七个人!”羽红袖冷冷道:“其中六个是本座的叛徒,我想可汗不会有意见!”

那另外一个是谁呢?托喀喀忽然想起了罕哲。

“至于另外一个……”羽红袖淡淡一笑道:“我会留下活口,静待可汗发落!“

托喀喀根本连说话的机会也没有,眼前的四个人忽儿又消失无踪,他不由得深深估计一番。

羽红袖的势力自己了解多少?

这个女人的心态自己又了解多少?

托喀喀心中越想不由得越升起一股恐惧来,现在能救自己的只有冯天弃,当时实在不应该让他离开自己的身边。

正在转念间,先后三个人回来,他们左右手上各提了一具体,二三得六,正是方才罕哲让自己看到的那六个人。

“任何一个人只要背叛我!”羽红袖这一手表明了很清楚道:“我一定会知道,而且也很快的就处理掉!”

回来的是皇甫知天、秦无界和柳盛。

时间一刻一刻的过去,却一直没有毛飞云的消息。

羽红袖的脸色沉了下来,毛飞云不可能背叛她,而且只要活着,无论如何都一定会传回来消息。

“很好!”羽红袖冷冷道:“那位神秘的罕哲先生显然比我们估计的要深沉得多了!”

毛飞云是个高手,羽红袖对他有相当的信心。

但是一个能杀毛飞云的人可不是一般的高手了。

托喀喀此刻心中的感觉不知是忧是喜,但是对羽红袖在自己面前肆无忌惮的下令可有相当的不悦。

“羽姑娘,本可汗自己的人可用不着你来操心!”托喀喀嘿的起身,哼道:”是用膳的时候了!”

羽红袖长长了一口气,点头道:“好!那就请可汗在今夜好好思量一阵吧!”

窗外早已是沉黑压压的一片天,是不是今夜有雪?

□□□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谈笑冲着布楚天一笑,道:“现在已经变成我们和羽红袖之间的战争了!”

布楚天嘿嘿一笑,看着躺在他们脚下的毛飞云一眼,缓声接道:“在托喀喀的军队中,我虽然只掌握了两个千夫长和近百名的兵士……”

他一笑,沉声道:“但是他们已足够造成和羽红袖之间的冲突!”

这个冲突是阻止托喀喀发兵的方法之一。

谈笑点了点头,又听布楚天道:“这一阵子我在这儿扩充了不少楚天会的势力,能够在一夜之内迁走二十个村子的居民……”

这个影响更大,托喀喀的军队经过时尽是荒废的村庄,对军心会产生什么影响?

连自己的族人都弃村而逃,那还能做什么?

纵使托喀喀的军队在一日之间可以越境进攻昭乌达盟,估计在两日内可以到达西札鲁特城下。

但是涣散的军心能打战吗?

谈笑轻轻笑道:“这真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他们正说着间,阎霜霜从外头兴冲冲的进来,脸色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

“有什么这么值得高兴的事?”谈笑也像被感染了似的,笑问道:“不会是房藏那小子打胜了仗吧?”

“猜得真准!”阎大美人将飞鸽传书交到谈笑手上,边笑道:“是简姊姊写来的,福努赤已是大悟投降!”

此时,十五清晨,在千里外正是福努赤以宝石匕首插入胸膛的时刻,他们不知道最后的变化,但是已为这个结果而大大嘘出一口气来。

“我们最少要在三天内阻止托喀喀出兵!”

布楚天淡淡道:“否则房藏的军队来不及回西札鲁特城!”

问题是要怎么做?

“最简单的方法。”谈笑叹了一口气道:“找羽红袖!”

□□□

谈笑和阎霜霜要找到羽红袖住的地方一点也不困难,问题是要以什么方式去“拜访”人家?

“这件事我看也用不着多花脑力!”谈大公子道:“咱们先丢颗石子包张字条进去骗那羽红袖走!”

“然后呢?”

“然后我们加上楚天会的力量先把她的手下翦除掉!”谈大公子有点贼的笑了起来,朝阎霜霜道:“接着我们蒙了面去见她……”

为什么要蒙面?当时阎霜霜没有问,反正他们摸着路到了羽红袖所住的那顶帐营外瞧着。

这帐营倒是特别的大,外头还站了不少的侍卫。

布楚天低声道:“我绕过去后头将人马布置好!”

“小心点!”谈笑点了点头,瞧着布楚天三转两拐的消失在一堆帐营后,他方捡起一颗石子包了事先写好的字条,照着一名侍卫便打。

以他的造诣,绝对可以恰恰打昏一个人。

咚!石子敲到了那个倒楣鬼的头盔,连着人一起落到地面上滚着。

“谁?”另外几名侍卫纷纷叫嚷着围了上去,东瞧西看,没个人影在议论纷纷着。

“什么事在吵着?”柳盛瞪了一双大眼,跨了出来喝道:“这家伙是怎么了?“

“有人用这颗石子打昏了他!”其中一个机伶的急忙捡起来送到柳盛面前道:“包了一张字条!”

柳盛挑眉一哼,接过了在手进入帐房内。

“什么事?”里头,羽红袖将头发挽好,从铜镜前回过身来问着。

皇甫知天和秦无界早已恭敬的站在两旁听候今天的行动。

“嘿!有人下了挑战书!”柳盛递上了字条,冷哼道:“如果猜想得没错,就是打败毛飞云的那个罕哲!”

羽红袖看了一眼,弹指间化成粉碎。

这手成就可是连皇甫知天他们也俱为之变色,好深厚的内力,近乎是匪夷所思不可想像。

将字条纸张粉碎他们不是做不到,但是要在一个意念心动间达到这种效果,那简直是梦想。

“很好!那个人由我去见,皇甫知天在后头跟着看是不是有诈!”羽红袖简单的下令道:“至于秦无界和柳盛仍旧依照计划去布置,嘿嘿!我就不相托喀喀那老小子敢跟我为难!”

“是!”三个人在同一声应着,都充满了力量。

反正跟着羽红袖办事就没错,这是他们的信念。

秦无界看着羽红袖和皇甫知天先后出去了,嘿的一声笑道:“那个家伙约见在哪里?”

“三里外的一间寺庙内。”柳盛哼道:“是那个叫罕哲的家伙更好!擒了他去见托喀喀我们压根儿不必费力了!”

“是吗?”

帐口忽然有人笑着进来,是两个蒙面的家伙。

其中一个还有股淡淡的幽兰香,难不成是女人?

“好,有胆!”秦无界沉嘿嘿笑着,上下打量了一眼,哼道:“小子,你知不知道除了我们两个以外,只要秦某在这儿叫嚷一声,最少有四十名好手闯进来?”

“知道,我当然知道!”

谈笑在面罩后面笑道:“总共是四十三个,不是你以为的四十四个!”他顿了顿,瞧着人家那张气白了的脸,哈哈大笑道:“你想到了?其中有一个被我们收买了!”

“原来你跟罕哲那是一伙的!”柳盛横眉竖目叫喝道:“来送死正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