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第三章

作者:奇儒

“喂,这是怎么一回事?”咱们杜公子抱怨的声音可真大,道:“又不是没银子住店,干啥跟那个李小子借‘牢’睡觉?”

他可真的是来得莫名其妙。

这原本可一点也不关他的事。

“嚷嚷些什么?”王王石在隔壁牢里哼道:“咱们到这里来也好图个清静两三天。”

可不是,京师城里对他们有兴趣的人可真是不少。

杜大公子叹了一口气,嘿道:“现在的问题是咱们进来干啥?总不会一点事儿也没有吧?”

“你放心,那个李小子一定不会让我们闲着!”谈笑轻轻一哼,看着这一排牢房,少说可以塞进来二十七八个人,现下只有他们三个“雄踞”其间,难道京师城的治安这样子好?

此时,他们已经进来有一天一夜的时间。

“吃早点啦!”有人边打哈欠边抬了饭菜进来,是两名狱卒,一付睡眼蒙胧的样子。

“老吴,我看昨夜李捕头这般拚命,咱们今年的中秋可有的啦!”这两名狱卒中那个年纪轻的吃吃笑道:“莫说牢里这三个人入狱轰动了京师城,昨夜又抓了七八个,那才是惊人的事咧!”

“可不是!”那个被唤做老吴的嘿嘿笑道:“今儿个不但捉了鼎鼎有名的‘谈杜王’,而且一夜之间连拿下八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咱们李大捕头可又要名动天下啦!”

啥?李小子“抓”了咱们去沽名钓誉?

王大拳头从牢里接过了餐盒,哼嘿道:“我说老吴啊,你们那位大捕头可是把‘抓’到我们的事大肆宣扬了?”

“王公子说得对极了!”老吴咧嘴一笑,露着那对发黄的大板牙道:“我们李爷的这件丰功伟业的确已经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王大公子可冒火了,道:“好小子,给他拐了!”

他看向杜三剑,一脸抱歉的样子,这厢咱们杜大公子可是一点火气也没有。

“我不是说了吗,姓李的那小子不会让我们闲着。”谈笑开始大口吃饭,同时朝牢外两名狱卒道:“去告诉李吓天,昨晚抓到的那八个人可以放进来了。”

老吴和那名年轻狱卒的眼中显然闪过一丝钦佩。

一个能测中李吓天心思的人绝对不会是简单的人物,更何况,这里最少有两个心中雪亮。

他们在赞叹中走了,走了不久又回来了。

这回可是踢哩拖拉的多了八个加梏戴锁的囚犯。

呵,果然个个是有头有脸。

“铁拳击虎”常天雷、“出手无情”韩冷、“要命不断”段布、“杀人不笑”褚怒人、“矮子多计”侯钉子、“金子买命”金送棺、“从不欠人”白归去、“小人爱财”萧无理。

“乖乖,京师城里竟然来了这么多的绿林大头。”王王石看着这一堆有老有少、高矮胖瘦的人物,用力叹气道:“那个李吓天的确有一套。”

有一套的是不只知道他们到了京师城,更可怕的是能在一夜之间缉拿下这八个人物来。

谈笑的脸色也不得不为之一变,叹气道:“好个李吓天,不愧是天下捕头之名!”

“哈哈哈,是谁在夸赞哥哥我?”

李大捕头在上头入口处长笑中拾阶而下,缓缓的踱了过来,朝谈笑一笑道:“怎么,这儿的招待不错吧?”

“不愧是京师城的地牢!”谈笑很满意似的点了点头,回道:“简直是好得不得了。”

李吓天嘿嘿一笑,朝狱淡淡一下令道:“将他们分批送入各个囚牢内。”

他一顿,双眸闪动中边道:“常天雷、萧无理、褚怒人和王王石关一道儿。”

“是!”狱卒应答声中,已将三人推入了王王石的牢房内,这牢内挺宽大的,多进来三个人倒一点也不挤。

“欢迎光临!”王大拳头嘻嘻一笑道:“寒舍,寒舍,随便坐。”

外头李吓天继续道:“韩冷、段布、金送棺到杜三剑的牢里。”

“出手无情、要命不断、金子买命!”杜大公子叹了一口气道:“嘿嘿,可都是狠角色咧!”

谈笑在隔壁牢房哼声道:“狠什么?哥哥这里可是‘矮子多计’、‘从不欠人’,两个抵得上你那边十七八个的来头大。”

在绿林黑道中,侯钉子和白归去的心机狠毒足堪是属一属二的两人。

谈大公子恶狠狠的瞪了李吓天一眼,哼道:“李大捕头,你可真是心地善良啊,把两个送进来。”

“嘿嘿,我们两个有什么不好?”侯钉子一屁股坐下,哼哼沉笑道:“姓谈的,遇上我们可是你的造化。”

“谁跟你搭一线?”白归去冷沉沉的注视侯钉子道:“侯矮子,白某一生可是从不欠人,但也从不让人占便宜。”

侯钉子的脸色变也没变,仍旧那个声调在笑着:“白兄既然这么说就这么是了。”

话一说完,便倏忽沉下了脸,半句话儿不吭的独自哼起小调来,呵,可是轻松悠闲极了。

这时李吓天已经率领了一干捕快狱卒出去,留下十一个在牢里的人犯,让他们嚷嚷去。

谈笑这厢可看明白了一切,暗中手指头扭动了几下。

这是一种无言的交谈,告诉杜三剑一句话:“这八个人的武功路数非拳非掌即指。”

“没错!”杜三剑也很巧妙的用手指头回答:“如果猜想得没错,这八个人中有一个是真正的凶手。”

凶手,就是指杀死陆登鹏和伍短的人。

谈笑这厢又作出手势道:“据李吓天的看法,下手的人是天马赌场中传说里‘天马的四只蹄’其中的一个。”

“明白了。”杜三剑手指头弹弯之间很快的回道:“青龙、白虎、玄武、朱雀不知道哪一个来在此,久仰了。”

他们两人淡淡一笑,耳里已听得王大拳头跟人家攀上了关系。

“喂,‘铁拳击虎’的常天雷,你老兄一向剽悍敢战,怎么会被李小子抓提进来?”

王王石凑了身子过去,朝着人家嘻嘻一笑。

那常天雷本来已经是一肚子气,王王石这一问可更是火上加油,怒骂出声道:“好个李吓天,竟然乘老子在怡红院享受的时候出手暗袭!”

“这回子事!”王王石格格笑道:“这么看来你被擒是一百个不服气了?”

常天雷的脸色变了一变,哼哼从鼻孔用力两声,别过了脸去不说话。

“常老大是又气又服。”那个萧无理温吞吞的道:“那时萧某正好在隔壁房里找那个小桃子来亲热。”

“原来你们两个是同一个时候落在李小子的手中!”

“嘿嘿,人输了就得服气。”萧无理看起来并不像是个无理的人,道:“当时的确是我们联手对付那小子。”

王王石可瞪大了眼睛,嘿道:“那小子的武学造诣有这等火候?”

“你怀疑?”褚怒人双目一闪,沉嘿道:“你们三个不是同时落入他的手中?”

王王石可是难得反应好快,嘿哼道:“那是哥哥我自愿进来的,免得背了一辈子黑锅。”

隔旁牢里的段布可是冷眉一挑,朝杜三剑嘿嘿道:“杜大公子,你们呢?难不成是怕那小子太寂寞进来陪他?”

“你说的真他妈有道理极了!”谈笑插花开口道:“我们就是怕王老弟在牢里没人陪他说话会闷死,所以就义不容辞的进来啦!”

“嘿嘿,情谊感人,可惜错了一点。”金送棺的声音就像棺材店的板,和气得令人心里发毛,道:“除非王大公子是真的凶手,否则你们应当在外头帮他洗冤。”

耶!这老小子五十年岁开外,胖嘟嘟的老不起眼,没想到心思竟然如此细密。

“啧啧,金送棺,你只说对了一半。”韩冷每一个字都像带着冰雪般吐出来:“如果韩某人猜得没错,咱们这‘后进’八个人中有一个才是真正的凶手。”

好一句惊人的话。

谈笑和杜三剑互视苦笑一声。

这八个人能在江湖中叱吒立名绝对有他的道理。

除了武学造诣上的成就外,就是他们的心智。

“李吓天绝不是个笨蛋!”白归去盯着谈笑冷冷一笑道:“正好我们也不笨。”

因为,李吓天不可能让谈笑和杜三剑进牢来“陪”王王石,这是多么“危险”的事。

而且,这里的牢房绝对可以让他们一人“住”一间,何必分散了分别送到谈杜王的牢里呢?

“他奶奶的,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侯钉子跳了起来,伸手一指谈笑道:“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这个举动不独是谈笑一楞,所有的人包括侯钉子自己都为之一楞。

怎的回事?穴道解了?

“哈哈哈,好个李吓天!”杜三剑大笑道:“各位,你们的穴道是不是全解开了?”

这一声提醒下来,不由得一个个全纳气丹田蠡测起来,果然,人人面露喜色,是谓又喜又讶。

“李小子有种!”谈笑深深叹了一口气道:“他认定你们八个中最少有一个才是真正杀死陆登鹏和伍短的凶手,而且……”

“而且怎样?”听这冷冰寒冷的四字,必是出自韩冷的口中。

“而且,他还是天马赌坊阎千手手下最神秘的‘天马的四只蹄’之一。”

天马的四只蹄?

白归去冷沉沉的笑道:“很好,好极了!”

“好?”那端的王王石叫喝道:“姓白的,你有没有毛病?那几只马蹄跟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是大有关系!”白归去的声音显然充满了愤怒,道:“嘿嘿,他们欠白某的东西可多的了。”

情况似乎越来越复杂,也越来越奇妙。

谈笑在这刹那忽然想到一件事,一件很“生气”的事。

“李小子似乎在利用我们!”谈笑的手指迅速的把消息传了出去。

“可恶!”杜三剑苦笑的用手指回道:“我看那小子除了要我们找出真凶之外还有更大的目的在。”

谈笑这厢稍一点头,手指头爽快的动了几下,道:“他聪明,用了咱们几个不支薪的‘捕快’。”

“干!”王王石口里骂了一声,手指头迅速划了两下,道:“哥哥我最讨厌六扇门干活。”

讨厌归讨厌,还是着了人家的道儿啦!

“你在骂什么?”常天雷听到王王石那一声冲着他来,怒声喝道:“姓王的,如果不服气,咱们可以硬打几拳捱下!”

王大拳头格格笑了,哼哼道:“别的不成,比拳头谁硬哥哥我可是老祖宗。”

“好极了!”萧无理拍手道:“两位这一点正可印证当今江湖上东拳西拳谁是真铁拳。”

怪了,萧无理这一说话倒是引起旁的大事来。

忘刀先生和俞傲大侠的一战。

“干,老子这回入京原是想见东西双刀一决胜负,哪里知道惹上这身腥来!”金送棺叹了一口气,瞅了谈笑一眼,接道:“你师父的刀法和俞傲之间如何?”

“这可是大大有趣的事!”韩冷难得热切起来,道:“韩某人这生中就只有这回不是为了‘办事’入京,谁知道栽了这个大跟斗!算了,听听你说也好!”

谈笑“格格”笑道:“原来两位是来捧场的!”

杜三剑的双眉一挑,嘿道:“难不成各位都是?”

没有人否认。

他们的确是为了见识忘刀和俞傲的一战。

大侠的刀砍向大侠会是怎么个情景?

***

你可能不会相信名闻天下的“京师”李吓天会有这种恭敬的表情。

一个连老天爷也敢吓的人为什么面对身前这个老头子会如此的恭敬?

不,不只是恭敬,甚至是肃立聆听。

那是个雪白头发、雪白长胡、雪白衣袍,甚至是踏着雪白草芒的一个老人家。

老人家很老很老,不知道有没有百岁以上?

但是,红润的脸色有神,那双眸子更有神。

不但有神,而且充满了智慧。

“两个月之后你就要往关外一行?”雪袍老人温煦沉厚的轻笑道:“羽红袖你是交过了手,知道不好对付?”

“是!”李吓天恭立的回道:“幸好上个月黑情人由杨大小姐处问得帝王绝学的心法,此去关外雪琼山庄微有胜算。”

雪袍老人轻轻一颔首,道:“董断红和魏尘绝练得如何?”

“回先生的话,他们各自在某处参研,一个月后我们三人相遇再互相印证。”李吓天轻轻一笑,道:“此外,晚辈已依先生的指示将那八个人全数囚入牢内。”

“哈哈哈!”雪袍老人轻轻笑了起来,道:“吓天,你能明白老夫真正的用意?”

李吓天当然无法猜测这个雪袍老人的智慧。

天下有谁能猜得中?

“晚辈不知!”

“不知也好!”雪袍老人淡淡一笑。道:“现在,你还得再做一件事。”

“是!”

“将我送入牢内。”

“什么?”李吓天差点昏倒,道:“先生,您……”

雪袍老人缓缓起身,笑道:“很有趣是不是?”

李吓天可一点也不觉得有趣。

这简直是比要命还要严重的事。

***

牢房内突然加入了一个老头子,一个全身雪白衣袍,足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