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第四章

作者:奇儒

  张张进在进入天马赌坊的密室的时候,一张脸的表情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形容。

  “廖天路突然就失踪了!”张张进对着竖立而起的赤红棺木道:“而且,连唐不误、仇

伯公、贺维天也不见回到宣家府。”

  他原先的任务是化成廖天路,并且代替这个角色。

  这下可好了,事情似乎变化得太快了一点。

  红棺木沉沉一笑,低哼道:“这么看来宣家府内全没了刘瑾的人了?”

  宣家府的人手是不少,但是,一个廖天路加上院内双总管的仇伯公、贺维天,以及“足

迹遍天下”的唐不误,已足以控制宣家府的运作。

  “当然,最重要的是宣飞虎落在刘瑾的手中。”红棺木里低呵呵的笑道:“这件事你查

得怎样?”

  “回禀坊主……”张张进恭敬的道:“朱雀曾经有所通报,宣飞虎并不在宫内,而是在

廖字家府内的某处。”

  正说的时候,一道身影自空中缓缓而无声无息的滑落,来人正是罩红色面具的朱雀。

  “属下目前尚未找出真正囚禁的地点。”朱雀的声音含混难断是哪种年纪的人,但却在

沉沉的回音中仍可听清楚每个字:“不过,属下在昨夜曾于廖家府宅内匆匆见过宣飞虎的侧

影一回。”

  红棺木内的人似乎沉吟了片刻,这才嘿嘿道:“廖家府内有高手?”

  “是!”朱雀承认道:“所以属下不敢造次出手。”

  因为,以目前的情势来看,谁掌握了宣飞虎谁在这场斗智力中无疑都握住了一个有力的

筹码。

  “那是一个四旬左右的麻衣汉子……”朱雀皱起了双眉道:“属下怀疑他是不是传说中

老字世家近二十年来最孤傲的‘麻衣’老行。”

  “嘿嘿,‘麻衣’老行?”红棺木内沉沉笑道:“不是。”

  不是?红棺木里面的这个人怎么如此肯定?

  张张进第一个可能想到的是,老行也是天马赌坊的人,更有可能的是,说不得他是“天

马四只蹄”之一。

  “你们大概已经猜中了一些……”红棺木里淡淡的笑声传来:“老行就是玄武,哈哈

哈,你们知道他在哪里?”

  张张进和朱雀当然都不知道。

  “在李吓天的天字牢里。”红棺木中人大笑道:“顺便提醒你们一点,方才接到的消

息,廖天路他们也全在里面。”

  张张进的胃抽搐了一下。

  红棺木里的这个“坊主”到底是不是真的天马赌坊的老板阎千手?他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红棺中人的情报网绝对不止自己一条。简单的说,自己只不过是他放在外

面的棋子。

  这是颗“显目”的棋子,来引人注意。

  而真正的运作却是在暗地里进行。

  张张进在肚子里轻轻叹一口气,道:“那……廖字府内的那个人可能是谁?”

  “他的手上有带兵器?”红棺木里的人忽的问话。

  “没有!”

  红棺木在一阵沉默后,忽的嘿嘿笑道:“那就去试试!”

  “是!”朱雀回答得很有力。

  有力的声音中有一丝兴奋。

  那是一种棋逢对手时的亢奋,这点张张进很明白。

  “那么属下的任务是……”张张进恭敬的问着。

  “你原先的任务达到了?”

  “没有!”张张进吞了一口口水,乾涩的道:“坊主的意思是要……属下进牢内‘换

成’廖天路?”

  红棺木内哈哈的一阵大笑道:“你做不到?”

  ***

  天字牢内现在可热闹了。

  走掉了两个女人,却是又多了四个男人进来。

  四个分别关在不同间牢房内的男人。

  “那个李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侯钉子恶狠狠的啐道:“憨不隆冬的关了这么多人进

来。”

  可不是,前后数数总共有十六个大男人。

  而且是从小到老、名门公子、江洋大盗一应俱全。

  这是指“牢里”有十六个人。

  此外,在牢房面对两排的中央走道还有一个人挺着背脊坐着。

  是个用小刀很专心雕刻一小截木头的人。

  细长而有力的指头,每一刀划下去都有如石破天惊。

  俞灵!

  无论是拿着精钢百淬刀或者是一把小小的薄锋短刃。

  每一刀,没有人敢忽视。

  “喂,俞小子,你进来干啥?”谈笑皱着眉苦笑道。

  “因为怕你到时走人。”俞灵笑了,淡淡中有一股悍烈的气机,道:“你别忘了,八月

十五月圆时。”

  八月十五月圆时?七天以后。

  这里的人每个人都知道是俞傲和忘刀一战。

  难道俞灵和谈笑之间也有事。

  “嘿嘿,哥哥不是临时撤退走的人。”谈笑伸了伸懒腰,淡淡回道:“房藏的人呢?”

  房藏,谁也都知道继承了老字世家最负盛名老鬼的“无臂刀斩”。

  “房藏将跟你们一战?”段布的双眸一闪,嘿道:“或者你们三人彼此一战?”

  “唉呀,这小子的脑筋动得快!”王王石拍掌笑道:“八月十五中秋时,京城天马赌坊

的屋顶可有大戏可看了!”

  在天马赌坊的屋顶上一战?

  这厢韩冷都忍不住抚掌叹道:“真是想得妙绝!”

  “谢了!”谈笑“格格”笑道:“只是不知道各位能不能有幸前来一赌哥哥我大发神

威!”

  那端的廖天路沉沉一声冷笑,嘿道:“姓谈的,廖某不知道你们在搞什么鬼,不

过……”

  他冷哼挑眉,缓步走到牢门前哈哈大笑道:“这间小小的天牢可别想囚住廖某!”

  说完,只见他指间一弹,刹时便见得一道黄烟由指甲里激射出来,那烟是射向牢锁上。

  瘳天路嘿的一声,挫身一退中双腿踢弹。

  刹那,那靴底双方各自见得两丝细线奔出。

  “叮叮”小小的两响里,那黑色细线已然缠住了牢锁。

  一声沉嘿中,廖天路双腿一缩一扯。

  “当!”偌大的一个钢锁竟是应声而断。

  “很好!”金送棺淡淡的笑道:“可是你能走得出去?”

  他这么说是因为有一个坐在地上的人正在用小刀雕刻人像。

  人像已经逐渐成形。

  廖天路紧盯着俞灵,推开了牢门跨出。

  俞灵仍旧很专心的在雕刻,每一刀仍旧一样有力。

  廖天路的第二只脚也同样的跨出了牢外。

  现在就看他如何退出这座京城内最有名的天字牢!

  俞灵彷佛没有看到眼前的事,或者说他的眼中只有正在雕刻的这段木头,心中只有即将

比刀的谈笑。

  仇伯公和贺维天的胃竟然不知道为什么的紧抽了起来,明明眼前的一切都很顺利,却是

有一股压力迫向了心头。

  是俞灵划下每一刀的压力?

  静!

  绝对的沉静,静到可以听到每一个人的血管里血脉在激烈的奔腾。

  俞灵会怎么做?出刀?

  砍出俞家惊鬼泣神的一刀?

  廖天路吞了一口口水,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脚心已经在渗汗,湿滑滑的变得又沉重又不

好控制的靴子。

  此刻他心中甚至有一个念头。

  自己这么做是对是错?

  好缓慢!廖天路让自己勉强的一寸又一寸的面对着俞灵往后退。

  每个人都在看,看看这件事会变成什么样子!

  廖天路已经退出了第四步,俞灵仍旧没动。

  笑!

  轻轻的一笑,在俞灵的脸上。

  每个人的心都跳了一下,大大的一下。

  廖天路呢?一张脸忽然就在俞灵笑的刹那里像是掉到河里般浸满了水。

  有点咸味的水,汗!

  唐不误这一生可见多了事,却没有一次这么的叫自己全身神经绷紧。

  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气势。

  不动的俞灵,移动的廖天路,他们之间像有一条线,一条生死线!

  唐不误在看着、看着,忽然觉得好笑了起来。

  他发觉其实动的是俞灵,而不动的是廖天路。

  生死线仍旧无形的系着,只不过是控制在俞灵的手上。

  廖天路只不过是个傀儡。

  俞灵一刀划出,廖天路就动一下,后移一寸。

  俞灵雕刻在木像上不同的位置,廖天路在那端的身子就产生不同的*挛。

  恍惚中,俞灵手上的木雕相好像和廖天路已然结成一体。

  廖天路的全付精神都放在俞灵的身上,身上的手上,手上刀上。

  所以刀落在木像的那个位置,廖天路不由自主的在那个位置上布满了真气以备一搏。

  问题是,刚才俞灵那一笑是什么意思?

  廖天路已经退到了石阶处,俞灵还是不阻挡?

  又是一笑!

  廖天路不由得从脚心一阵麻冷传上了脑门。

  这个姓俞的到底在搞什么鬼?

  不只是廖天路在发麻,一干八个江洋大盗看着也忍不住呼吸急促了起来。

  “喂!别吊着胃口成不成?”段布嘿嘿一哼道:“要不就放他走,要不然就一刀砍

了……”

  他说着,只是在抒解此刻凝聚的迫人压势。

  俞灵第三次笑,笑得握刀捧像而起。

  刀、掌在右手中,木像则在左指间轻举。

  所有的心在那一刹那“咚”的一跳。

  “我的妈呀!这小子手艺真好!”王王石“格格”笑叫道:“谈小子,可真像你哩!”

  可不是!谈笑用力的苦笑了一声,立刻明白了怎么一回事。

  俞灵这小子之所以笑,是因为把麻烦丢到哥哥头上来。

  俞灵将木像丢给谈笑,同时出刀。

  乾净俐落的一刀,毫不花俏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的下去,然后锁断!

  谈笑接到木像的时候,牢房的门已经因为方才刀势的迫力反弹开来。

  这就是俞家惊鬼泣神的一刀。

  廖天路全身起了一阵*挛,他百分之百的知道,俞灵这一刀如果砍向自己会有什么后果。

  “我帮你雕刻了一尊木像!”俞灵在笑道:“我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这点!”

  只有俞灵认为值得交往的朋友或是值得尊敬的敌人才享有的殊荣。

  谈笑知道,不过他更知道俞小子这句话的意思。

  就是为了雕刻一尊木像而已。

  而已,没有别的。

  所以廖天路的事和他无关。

  如果谈笑不想让廖天路离开这里,或者谈笑自认为是李吓天的朋友不能不帮着留下“要

犯”,这些都不关俞灵的事。

  廖天路在这时候好像也明白了这句话。

  谈笑的人还在牢中,而自己已经到了门口之前,这种机会无疑是不会再有的机运。

  他转身手探出便要扣向门把。

  ***

  张张进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亥时,一切进入沉静的黑夜。

  他知道李吓天现在到天马赌坊赴阎大老板的约,这段时间正是他进行换人最好的时机。

  两名得力的手下已经化成捕快的模样,一个叫程妙手,一个叫吴不开。

  吴不开专门开各种锁,而且用一根铁丝去开比你用钥匙去开的时间还快。

  程妙手这个人呢?

  张张进相信他的易容术可以在天下排名第三。

  “我们进去将廖天路带出来!”程妙手和吴不开重覆即将行动的计,道:“然后再将张

爷带进去。”

  这时的张张进当然变成了“廖天路”,而程妙手则十足是“李吓天”的模样。

  “很好!”张张进点头一笑,道:“依计进行!”

  程妙手和吴不开很迅速的窜身出来,也很镇定的走向天字地牢的门口。

  “有一点奇怪!”程妙手皱眉道:“这里怎么没有人防守?”

  “难道是姓李的对这座天字地牢太有自信?”

  的确,从来没听说过有人可以从里面跳出来的事!

  一个抬步,他们已经到了门口。

  忽然间,门被用力的推开来,然后是一道人影窜出。

  好快的一道身影,三个人在黑夜昏暗中照面。

  这一刹那谁也没有时间思考,谁都会出手。

  廖天路此刻全身紧绷的神经尽在双掌中击出。

  无论是谁,挡者死!

  门被大大的推开,所以从牢里的每个人都可以看到这一幕。

  牢内的灯光照上去,他们看到“李吓天”和一名捕快在廖天路狂飙的双掌中猝不及防的

击中。

  两道血柱挟在两声惨嚎中汤散在夜空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