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第五章

作者:奇儒

花圃仍旧没变,洪别乞却皱起了眉头。

“有什么不妥吗?”宣洛神讶异的问着。

“这是一种感觉!”洪别乞沉声道:“在我们离开到回来这半炷香内,曾经有不少人在这里走动。”

宣洛神更讶异了,道:“难不成你有天眼通看得见?”

“不是!”洪别乞笑了笑,旋即又很严肃的道:“我这几个月在关外冰天雪地中学习到一些生存的本能。”

宣洛神明白的点了点头。

在那冰雪连天的地方,想要生存下去除了武学造诣和智慧外,就是要有极为强烈的“本能”。

“本能”,让你知道哪里有食物可以生存下去。

“食物当然是指可以吃的东西。”洪别乞的眸子闪烁着,道:“而这些可以吃的‘东西’大多会跑、会飞。”

那么,能闻出它们的气息便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宣洛神钦佩的看了他一眼,点头道:“所以,你从留下来的气息中判断方才有不少人在这里走动过。”

洪别乞哈哈一笑,道:“最有可能的,不是人从牢里出来,就是有人进牢里了,是不是?”

宣洛神同意这点。

如果是从牢里出来,那便是韩冷、褚怒人等一干人破狱而出。

如果是进去的呢?两个字——“劫狱”。

洪别乞和宣洛神的动作都很快,一下子窜到了地牢入口,沉重重的铜门并没有铁锁。

***

唐不误正在思索这件事情的变化。

他很奇怪同牢房内的这些绿林巨寇没来由的被带了出去,然后又送了回来。

白归去一干人送回来了,又将廖天路带走。

这其间的差别是,“谈杜王”和那名雪袍老人并没有再回到牢里来。

冥冥之中他觉得整个事件怪异透了,似乎后面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正不断的逼过来,直到摧毁了自己这背后的大主人——刘瑾。

唐大总管才刚刚想到这点头绪,冷不防两道人影好快的由顶上入口处窜了下来。

洪别乞和宣洛神。

“这是怎么一回事?”洪别乞看牢里的这些人,嘿哼道:“传说被关的‘谈杜王’不在,反而是唐大总管你们在这儿!”

唐不误看了一眼宣洛神,叹道:“大小姐,玩笑也开够了吧,快放我们出去!”

宣洛神轻声一嘿,哼道:“你们做了什么事自己不知道,还有脸跟我说话!”

洪别乞讶异的看向宣洛神,只听宣大美人轻轻一叹,道:“洪二哥,这事稍后再说,先谈正事。”

她说完,朝牢内八名绿林巨盗看了一眼,接道:“你们可知道李吓天已死之事?”

“怎会不知道?”常天雷大吼叫道:“人就死在我们面前,别说我们亲眼看见……”

常天雷一指对面的唐不误、仇伯公、贺维天气咻咻的接道:“他们也全看见李小子死在廖天路那的手中。”

“果真?”洪别乞瞪转目向仇伯公望去。

双目凌厉如剑,仇伯公一时间竟一时气夺,唯有一霍中点了点头。

洪别乞双目闪动,沉声又问了一次:“你们真的看见廖天路出手杀了李吓天?也看见了体?”

这回他问的是贺维天。

贺维天不能否认,因为这是事实。

洪别乞沉吟了片刻,忽然挑眉道:“谈笑他们三个呢?”

“我们一定要回答你吗?”侯钉子冷冷回道:“洪大公子,如果你有本事何不自己去找出来?”

洪别乞双目一挑,冷嘿道:“好,不愧是绿林中一个有名号的人物,虽在囚中犹是嘴硬得很!”

“搞清楚吧!姓洪的!”金送棺呵呵冷笑道:“这儿是京城的天字房地牢,可不是你那栋洪家大宅随得你问话!”

金送棺的意思是,这儿可不是他洪别乞的地盘。

洪别乞沉沉的吸一口气,冷笑着转向唐不误道:“这里刚刚是不是有一些人进出?”

这话刹时叫大伙儿全楞住。

他怎么会知道?从问话显不是“看到”的。

宣洛神笑了起来道:“你们都很讶异?其实这是很简单的道理,人都是有气味,越多人混合的气味就越复杂。”

唐不误的眼睛亮了,道:“不错!方才俞灵和谈笑他们三个带着他们出去了一阵。”

“然后呢?”

“然后回来时只有俞灵‘送’他们回来,又带走了廖天路廖公子。”

洪别乞紧紧皱起了眉头,忽的一拉宣洛神往外就走,这厢宣大小姐还搞不清楚怎么一回事已经被拖回了宣家宅府内。

“洪二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宣洛神闪着一双妙目,讶异问道。

事情弄到后来,好像每个人都明白了怎么一回事,就是自己仍然在五里雾中。

“李吓天没死!”洪别乞俄然大笑了起来,道:“这个‘连老天爷也敢吓’的李小子这回可要玩出大事来了。”

“他没死?”宣大美人嘘了一口气,嗔笑道:“你怎么知道?”

“先别说这个,谈谈唐不误他们是怎么一回事?”洪别乞双目一闪,轻笑道:“难不成他们想对宣家不利,吃里扒外?”

宣洛神这几月来的委屈刹时好像找到了可以倾诉的人似的,长长一口气叹道:“廖天路那贼子和唐不误、仇伯公、贺维天等人勾结,暗里囚禁了家父。”

“宣老爷子落入了他们的手中?”洪别乞双目一凝,沉哼道:“好大的胆子,看来背后是有人物撑着?”

“不错!”宣洛神点了点头,道:“那人就是姦宦刘瑾。”

洪别乞脸色一变,嘿嘿道:“好,好个刘瑾!”

宣洛神看了洪大公子一眼,这厢才又道:“这半年来刘瑾躲在幕后叫使廖家父子行动,他的目的是开启宝藏的那把钥匙。”

“传说中布楚天要挖掘的成吉思汗大宝藏?”洪别乞皱眉道:“布楚天不是已经得了秘图?”

宣洛神苦笑一声,道:“也不知从哪儿传出的消息,那宝藏封在一处秘谷的山洞内,必须用一把钥匙才能开启!”

洪别乞一摸颔下虬髯,淡淡道:“难道是你们没有?”

宣洛神苦笑回道:“若是有,怎会不早就拿出来了!”

洪别乞心中不由得有一阵歉然。

父女天姓亲伦之情,宣家府宅内资财千万,当然犯不着拿宣飞虎老爷子的命开玩笑。

因为,多了成吉思汗的宝藏对宣家府一点帮助也没有,更何况宣家老爷子一向淡泊得很。

洪别乞沉默了须臾,这才缓缓道:“看来我们想要不卷入这场纷争也是不可能的。”

宣洛神抬起了眸子,轻声问道:“洪二哥,你是已经看出了什么?”

洪别乞沉重的点了点头,道:“谈笑、杜三剑、王王石他们三人想要扳倒刘瑾这姦宦,正好和李吓天、俞灵他们的想法相同。”

“那好呀!”宣洛神高兴道:“像刘瑾这种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洪别乞看了她一眼,摇头道:“这件事可不是你想像的那么容易,嘿嘿,以刘瑾这姦宦权倾朝野,身旁多得是能人异士,这一战下来……”

宣洛神当然知道其中的严重性,她却是昂首朗声道:“洪二哥,难道我们就眼看着刘姦贼猖狂?再说家父……”

“别急!”洪别乞心中可是十分笃定,道:“不以力搏则以智取,轻轻松松的先赢了第一回合好不好?”

宣洛神一楞,,脑袋瓜子这一转念不由得大笑出声。

“我明白了。”宣大美人拍手笑道:“二哥真是一语提醒梦中人。”

笑声、清澈的传上了东方来曦,好爽朗。

他们在这里笑着,半里外的廖家府内却是有人一双眉头皱得可紧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话的正是当今廖字府的当家主人廖威。

“你们那位李捕头呢?”廖威看着涌入四布的捕快和三位年轻人,挑眉道:“李吓天是什么意思?”

“你想知道?”说话的是一个拳头特别大的汉子,那身打扮绝对不是六扇门中人,嗓门却大:“你那宝贝儿子杀了李吓天,今天我们是来抓人的。”

“什么?”廖威的脸色骤然大变,道:“你是谁?凭什么在这儿对老夫大呼小叫!”

“嘿嘿,在下王王石”王大公子嗤声道:“至于哥哥凭的就是这块牌子。”

王王石右手一举,赫然见得是一块漆金的竹牌。

竹块漆金,上头是条飞舞的紫龙。

“紫龙金牌!”谈笑“格格”笑了,一步子晃向前朝廖威笑道:“喂,你不会不知道这是先皇赐给当年一品带刀侍卫的赵任远大人之物吧?”

廖威一时间不由得气丧,苦涩的两声乾笑,道:“当然知道,只不过这紫龙金牌虽然可以搜查天下任何处,却也不能滥用!”

“廖老爷,你显然太不关心外头的事了。”杜三剑轻笑道:“现在京城里谁不知道你那宝贝儿子杀了皇上御封‘天下捕头’的李吓天?”

廖威一刹那脸色变白,压根儿来不及回话,那厢谈笑已是喝令道:“兄弟们,在御林军没到以前务必找出凶手来,否则我们的脸全丢光了。”

他一喝,十数名捕快便像是出柙猛虎般,“哗”的一声四下散开了去。

廖威这厢脸色一沉,迎面的谈笑可是一张脸儿和着身子凑了过来,嘿嘿道:“廖老大,你该当知道这条罪可是连诛九族的喔!”

“嘿嘿,你们无凭无据!”廖威气得脸色发白道:“这件事我非得向朝廷报告不可!”

“正我所愿。”谈笑笃定得很,哼道:“廖老大,你口中的朝廷是不是只有刘瑾一个人?”

这话一出,廖威可真的是大大的变了脸色。

“嘿嘿,明人不说暗话!”廖威冷冷一改面色,挑眉哼道:“原来你们的目的是为了对付刘公公!”

谈笑“格格”一笑,嘿道:“是又如何?”

“那好!”廖威冷喝一声,道:“我们就以江湖的方式来解决。”

说着,便是无所顾忌双拳猛然朝谈笑招呼了过来。

廖威对自己这一拳可有相当的把握。

“神打威风”的目的并不在于杀敌,而是在于退身。

拳势一出,似狂风暴雨凛然惊人,而且,每一寸前进俱含有许多诡异的变化。

刹然迎面而来,谁也会以为是一重杀技。

谈笑挫身稍闪,那廖威已大笑的往一面墙壁而去。

只要出了这座前厅,廖威有把握可以将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全部治理掉。

这不只是因为他的左右有两名可怕的杀手,更在于整座宅子的机关一旦发动起来真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咱们谈大公子看着他退,一颗脑袋当然早已想到了种种的可能。

聪明人一定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当玩笑。

所以,他也很快的向前。

然后,很快的用那把腕中的卧刀点了几下廖大爷的穴道,身势不停的是,顺手一推开了石壁的暗门劈下挟着廖威便一并进入了。

“咻咻咻”,后头是一阵响。

匆忙中谈笑回头一看,乖乖,地板上最少插了三四十支的短箭,力道之强且能穿地。

“你这老小子好狠!”谈笑敲了廖威的脑袋一下,叫骂道:“要是那些东西弄到了哥哥身上,岂不是变成马蜂巢了!”

廖威此刻在人家手上哪能说什么,只由得谈笑挟制着在秘道中往前奔去。

几下转来,忽儿上头有一面壁横挡住。

谈笑嘿了嘿,道:“姓廖的,这儿可要借你的手用用啦!”

他说着,便举了廖威的手要往前推。

“等等!”廖威额上汗珠斗大的掉下,急叫道:“这里推不得……”

“推不得?你怎么不早说?”谈笑扣着人家的手臂,一点儿放下来的意思也没有。

不但没有,而且还稍稍的往前移了移。

廖威这厢可像杀猪似的嚎叫了起来,道:“按左边墙壁那块突石,按左边墙壁那块突石……”

谈笑嘻嘻一笑,好快速的将廖威手臂点向左侧那块突石上,果然,无声无息中那壁面滑开了一个洞口来。

眼前是相当雅致的一间书房。

这间书房不但雅致,而且相当的大,最奇特的是,四下放了不少的太湖石。

用太湖石雕造的桌椅,太湖石刻塑的书橱,甚至是太湖石磨光的墙壁。

一朵朵怒放的鲜花则由岩石缝中挣扎绽开。

要不是几座的书橱和壁上悬挂的行草书法,还当真会以为进入了一座室内花圃。

“啧,啧,你这老小子倒是挺有格调的嘛!”谈大公子嘿嘿一笑,手上加了几分力,哼道:“喂,你把宣飞虎老爷子的人关在哪儿?”

廖威沉了沉口气,冷笑道:“姓谈的,这档子事你现在放手还来得及,否则………”

“否则怎样?”

谈笑巡目看了一下四周,笑道:“原来这儿躲了一位大行家!”

“好感觉!”冷恻恻的右方有人哼道:“敢到京师这地面上来闯的人果然有几分斤两。”

谈笑随手点了几处廖威的穴道,嘿嘿笑道:“阁下不怕们廖大爷在我手中?”“哈哈哈!”那人一阵长笑中大步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