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第六章

作者:奇儒

“红香!”那沉冷冷的声音忽的道:“你还记不记得坊主的交代?”

“红香记得!”那婢女急急回道:“小婢下次不敢再带小姐随意出来走动了。”

“哼哼,老夫宋天地身为天马赌坊的大总管,不得不注意任何情况!”宋天地缓缓的低喝道:“若是你让小姐有了稍点差池,唯死一路!”

“是!”红香的声音颤抖传出,道:“小婢知道!”

听她这般惊悚的语气,虽然身为大小姐身旁的贴心女婢,犹且恐惧如此,可见这个宋天地威严如何。

一切似乎都平静了下来。

谈笑和杜三剑足足等了半炷香之后才敢探出身子来,由隔房的一间竹屋内迅速移到了前厅赌场内。

“我的妈呀!真会要命。”谈大公子拍了拍胸脯,大力的喘了口气稳住了心头狂跳。

“那个宋天地的气机果然惊人!”杜三剑沉沉的吸了两口气,终于缓着声音道:“虽隔在一间竹屋外,犹能感受到他那股迫人的气机在空气中打旋。”

“喂,杜小子,我可不是说那个宋什么天地的。”谈笑瞪了杜三剑一眼,怪里怪气的道:“哥哥我是指那位阎大小姐,不过是嗯一声、叹一声,差点连魂也没有了。”

杜三剑苦笑的看了看身旁这位老友一眼,嘿道:“我就是故意不提,你偏偏要说起她来。”

“说起谁?”王王石两只手忽的拍在谈笑和杜三剑的肩上,哼哼道:“喂,你们在混啥,怎么这般晚才来?是不是看女人看得忘了老朋友在这里受苦受难?”

“受苦受难?”谈笑嘻嘻笑道:“方才你不是挺威风的?”

“好小子,原来你们两个……”王王石这张口才说了几个字,谈笑和杜三剑已经左拉右推到了旁边,低声道:“喂,咱们到这儿可是干活的,别嚷嚷成不成?”

王王石这时才想起似的,也压下了嗓子道:“好啦,你们有什么计划?”

“闯‘八仙过海’啦!”谈笑想起那位阎大美人的声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道:“由杜老弟去做……”

杜三剑怪叫了起来:“什么,闯‘八仙过海’除了你谈笑还有谁有此能耐?”

姓杜的声音并不小,绝对压过所有吆五喝六一赌坊里的声音,刹时所有的声音全部停止,而所有的目光也全往这边投射过来。

王王石旁的不会,起哄可是一流的,道:“可不,咱们谈笑老弟就是不服气‘神通赌’阎大老板的‘八仙过海’没有人可以过,挑了!”

“好耶!”

立时,满场子内近两百名的赌徒哄堂叫好起来,更有那些好事的赶不忙迭的冲出了赌场到外头宣扬开了。

一转眼间,京师城里人人在谈那个谈笑要闯“八仙过海”的大消息。

这些年来闯的人不是没有,只不过没有人像谈笑这么有名而已,而且,人人也都知道谈笑有了一个老婆,被锺玉双女侠收为义女的尹小月。

“如果谈笑真闯过了‘八仙过海’……”有人嘻嘻笑了起来,道:“那以后的事绝对更热闹!”

所以,人人都想看好戏,人人都挤到了天马赌坊来,听说那时只不过是打一个嗝的时间,天马赌坊前后三条街连蚂蚁都爬不过去。

***

“朱雀失去了联络!”红棺木内冷沉沉的声音显然相当不满的道:“玄武也断了音信,嘿嘿,甚至连张张进也没半点信息!”

在这间秘室内,红棺木之前站立了五个人。

站着五个,只有在阴暗处有一张椅子上坐了一个硕壮威猛的老人。

老人的脸都被黑暗吞没,唯有那尺长的雪白胡须映着烛光一闪一亮,蒙蒙胧胧之中可以隐约看出有一个人坐在那儿。

站着的五个都知道,那个老人正是天马赌坊里从不露面,却又几乎无所不在的大总管?宋天地。

这五个站立的汉子腰都挺得笔直,双目炯炯闪着热切的光芒,他们天马赌坊里五支夺魂的利刃。

他们没有自己的名字,只有天马赌坊给他们的称呼。

马天金、马天木、马天水、马天火、马天土。

“金木水火土,五行出刃,夺魂要命”。

“张张进在最后一次行动中失利,落入李吓天的手中。”宋天地在暗处沉声道:“现在,必然躲在李吓天的一处秘密之地。”

红棺木低声一哼,算是满意宋天地的答覆。

“玄武则在天字号地牢内,但是在今天一早已经随着另外七名绿林大盗出牢………”宋天地沉嘿道:“更奇怪的是,昨晚他们也曾经一道由俞灵、谈笑等人送过一次。”

红棺木内沉冷冷道:“没有查出往哪里去?”

“没有。”宋天地在暗处中回道:“负责追查的青龙竟然两次都没有查得出来。”

红棺木里一阵沉默后,又道:“玄武也一直没有传出消息?”

“是!”宋天地嘿道:“他绝对有机会可以这么做。”

“所以,他背叛了我们?”红棺木内冷沉沉的怒笑,道:“天马五行必杀!”

“属下在!”立即肃立的五人同声回答。

“目标一,狙死背叛者,玄武。”

“是!”

宋天地此刻在暗处又出声道:“至于朱雀的下落,依想可能已经落入了廖字府内那个神麻衣人的手中。”

“呃!那麻衣人现在在一间黄瓦屋宇内?”红棺木里的人忽然轻笑道:“也就是京师城里人称井妙手‘神医气阎王’井大先生的屋子?”

宋天地的声音仍旧那般低沉冷然,缓缓回道:“没错,那间屋宇正是井妙手不为人知的别墅。”

“这件事派白虎去做。”

“是!”宋天地应了一声,又接着道:“不过,目前坊场里的大事是谈笑要闯‘八仙过海’。”

“嘿嘿嘿,很好。”红棺木内一阵哈哈大笑,传声音道:“其实闯八大赌局的人不是谈笑。”

宋天地沉住了气,淡淡问道:“那么幕后的人是谁?”

“冷明慧!”红棺内一阵狂笑道:“天下第一诸葛的冷大先生挑上了神通赌的阎千手,哈哈哈……”

***

“谈笑去挑天马赌坊的‘八仙过海’?”宣洛神听到这个消息时是伍音音上气不接下气的跑来告诉她。

在旁在的洪别乞大大的皱起双眉来。

“他打算做什么?”洪别乞嗤笑着摇头道:“他不可能放着即将临盆的妻子不管去另结新欢。”

所以,这其中一定另有目的。

伍音音拉了拉宣洛神的衣袖,急慌着道:“宣姊姊,我们去看看吧!”

宣洛神看她这付急慌的样子,不禁好笑道:“又不是杜公子上去闯关,妹子怎的这般急?”

伍音音脸色一红,顿脚道:“谁知道后头会有什么变化呢!再说这件事你们不也觉得奇怪?”

宣洛神是觉得很奇怪。

不过,她今夜可和刘瑾说好了以钥匙交换她爹出来,这期间她可不想有什么意外发生。

“这件事我们还是先去瞧瞧。”洪别乞沉吟道:“说不定从这里面可以得到一些我们想知道的消息。”

既然洪别乞这么说,宣洛神当然没意见。

别人不会知道的,我们宣大美人心中也是多么想去看看到底怎么一回事。

因为,闯关的人是谈笑。

***

“你对这件事情有什么意见?”低沉而有力的声音,发自于一个曾经数度走过生死门的人。

“不管意见是什么……”坐在对面那个冷肃的年轻人回道:“我们都必须去看,去了结一些事。”

“很好。”低沉的笑声扬了起来,道:“向十年和慕容春风的出现,绝对会让天马赌坊的八大赌局更有趣!”

这个人就是向十年,曾经有过许多许多名字的向十年,他果然在京城里。

而坐在向十年对面的则是从愤怒含辱中咬牙吞血而来的慕容春风。

你如果想问慕容春风在这一生中有什么愿望,这个答案很简单。

就是杀掉洛阳田公子的东方寒星、宇文磐、欧阳弦响和房藏,在杀这四个人之前,更要杀的是杜三剑和王王石。

不过,普天下他最恨的一个人,一个令他在做梦都会大吼大叫要杀掉的人是谈笑。

因为他疯狂的爱尹小月,而尹小月爱的人却是谈笑。

因为他认为尹小月欠了慕容世家太多的恩情,所以只有以身相报,但是,他没想到尹小月竟然为了谈笑而“忘恩负义”。

当然,“忘恩负义”是他慕容春风自己的感觉。

向十年和慕容春风由茶棚里双双站了起来,斗笠遮住了面庞,遮不住的是闪烁在眸子里的怒火。

***

天马赌坊的大厅已经全部拉空,架台也很俐落的搭建完成,天马赌坊不愧是闻名天下的赌坊,连这个赌台用的木材都是由华山运来的黄柏树干。

这种树干不但有香气,而且支撑力也非常的巨大。

一波又一波涌进的人潮,将台子的四周塞得满满的,咱们谈大公子叹了一口气,回头。

他奶奶的,杜三剑和王王石那两个叫朋友两肋插刀的家伙早已不知道溜到哪儿去了。

谈大公子叹了一口气,纵身而上台面,刹时四下掌声喝采动,里许外都清晰可闻。

高架台上有一方桌子,桌上已放了一口巨铁碗。

碗内是深邃幽黑的一粒骰子,沉甸甸的紧贴在碗底,对面早已站立了一名五旬左右,留着山羊胡子的老家伙,乾枯的五指像冬天里的树枝,一双眼皮嗒嗒的半开半睁。

“这是百淬精铁碗。”那老头子嘿嘿的一笑,道:“这三颗骰子是用玄钢珠打造的,有很大的磁力。”

谈笑点了点头,嘿的一笑,回道:“我明白了,怎么比胜负?”

“就照掷骰子的规则。”小羊胡子的老家伙伸手一提一抓,将那三颗骰子在三指缝间夹住,冷冷一笑道:“庄不欺客,如果两人平点算你过。”说着,大喝声中掷向半空。

骰子在半空中打了个转,似乎彼此间有一股气机在回旋,磁石上的力量在这股回力下并没有发生作用。

“叮!”三粒骰子落到铁碗内,半点没错的是三个六,最大的点数。

谈笑似乎早就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从对方的出手,他一点都不怀疑会出现天豹点子来。因为,这手法正如同冷大先生告诉他的一样。

谈笑轻轻一嘿,右掌往前一探,轻捏起那三粒骰子来,这股从容劲儿直叫对面那山羊胡子的老头脸色一变。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谈笑将那三粒沉甸甸的骰子置于指间似若无物,单凭这份的闲定功夫早已超过了自己的一截。

正待我们谈笑公子要掷的刹那,山羊胡子的老家伙低低一喝道:“不用试了!”

不用试了,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一定过得了关。”那老头子嘿嘿一笑的站起来,头也不回头的飘身下了高台便自往里头去了。

怪了!

那老头子的举动一下子让全厅成百上千的人讶异瞠目。旋即是,纷纷议论起来。

“唉哟,这档子事可怪了。”有人说。

“可不是?”有人回道:“耶,说不定阎千手看上了谈笑这小子,故意放水好让女儿嫁给他。”

“有道理!”便是一伙人起哄了。

这厢咱们谈大公子听在耳里可不好受,什么话,哥哥我可是光明正大的来比试,谁要阎千手放水的!

他正想间,人家第二关口的家伙已经上了台面来。

嘿,是个二十年岁娇俏的美姑娘。

美姑娘玲珑有致的身材加上褐色健康的肤色,大大有南疆美女的味道。

特别是那口洁白的牙齿微露,轻笑一福,道:“谈公子,小妾李猜枚守第二关口。”

谈笑这会可是“格格”的笑得好乐,直盯着人家道:“李姑娘你好,我们比什么?”

“哪,这里各有黑白五粒棋子。”李猜枚嘻嘻一笑,将那十粒棋子混成了一堆,淡笑道:“我现在把它们藏到背后,你猜左手、右手各有几粒黑白子。”

啥?你以为哥哥我是神仙?

谈笑可说话了:“等等,让我先来,姑娘先猜。”

“可以啊!”李猜枚倒是爽快的将那十粒棋子交给了谈笑,一付好整以暇的样子。

谈笑这厢握了棋子在掌中,可是明白了玄机所在。

这当然是一种很特别的棋子,特别到它本身的“力量”会对体内的气机产生一种吸力和斥力的作用。

谈大公子脸色可不好看了。

他听说在极北的地方有一种石头,传言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大岩石撞到地面碎裂分布而成的。

这种石头当地的人取了一个“天魔石”的名称。

谈笑在测度了片刻后,双手伸了出来,含笑的对李猜枚嘿道:“行了,大小姐猜吧!”

李猜枚盯着谈笑的左右掌片刻,脸色不由得有一丝讶异。

这个年轻人比自己所估计的要可怕得多。

原先她以为凭自己对这些石子的了解,可以从对方的手背浮起的青筋中判断出来。

但是,现在她显然失败了,失败却不认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