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第七章

作者:奇儒

“华天阁”在京城大大的有名。

想想看,能取用这个名字当然就是件不简单的事。

若非天子所赐,有谁敢在京城用这个名号。

“华天阁”的主人谁都知道是康七爷之后,人称京城八大公子之首的康有古。

康有古,四十年岁,向来以豪爽侠义,享受生活品味为京城人所传颂。

谁也都知道,这次康大公子身上的一件衣服,桌上的一道菜,甚至连碗筷都是出自名匠之手。

更别提他所住的这座“华天阁”了,一梁一柱别说是巧匠精铸,就是涂抹的漆彩也是远自南疆的一种檀木烧焙而成。

所以人一到华天阁外五丈就可以闻到一抹淡幽的檀香味,终年不散,经年不断。

可是谁都不知道的一件事是,华天阁的主人已经不是康有古,而是布楚天。

康王爷能有多少财产留下来让他的儿子如此挥霍?

更何况康王爷一生兵戎,向是以两袖清风着世。这座宅子及里面的一切若非先帝所赐,康王爷更不有。

“你们在外面调查的情况如何?”布楚天微微一笑,气势更较一年前具有王者之尊。

想当时和谈、杜、王、邝寒四等一干人大战于塞外已是一代枭雄,后来据闻取得了秘图前往九华山取宝。

事隔近年,他的楚天会一直不动形踪,没想到忽然又在京城的华天阁里出现。

“属下探知的是,今夜宣洛神将以钥匙和刘瑾换回她的爹亲宣飞虎。”

第一个回答的便是康有古,道:“至于地点,目前所知的是城北‘神医’井夜手的黄瓦屋内!”

布楚天点头一笑,道:“好,你们呢?”

他问的正是十年一直跟在身旁出生入死的赵慾减、彭不卷和元啼痕。

楚天会原先有八大骑,却在塞外一役中折损了其中五名,现下这三名爱将正是他倚为最深的助手。

“谈笑连过五关!”赵慾减淡淡一笑,道:“依在下看,阎千手明天可要相当为难了!”

他的意思是,谈笑将过八关直入霜霜雅。

布楚天沉吟了片刻,点头道:“阎千手是个极利害的角色,后头那三关还有的让谈笑大吃苦头!”

赵慾减讶异道:“苦头?以今天谈笑之胜……”

“你不明白!”布楚天轻轻一笑道:“从第一场赌局开始就在消耗谈笑体力的气机元神,很可能他到了第八关以前已经变成了废人!”

这话一出,便是满座惊震。

布楚天淡淡看了众人一眼,解释道:“骰子、猜枚、蚂蚁、麻雀、套环这五关,你们以为其中没有什么?”

赵慾减的额头一阵冒汗,沉吟了起来。

他知道骰子是北冥玄铁所铸,蚂蚁的指力以及套环丢掷上都需要大费一番工夫。

但以谈笑之能,这点又算什么?

“谈笑和李猜枚比试的黑白石棋可能是来自极的‘天魔石’!”布楚天双目一闪,嘿道:“至于那四副麻雀牌以及套环可不是平常之物!”

赵慾减此刻不由得一叹,道:“阎千手当真杀人于无形!”

“赌,本来就是杀人的无形!”布楚天意味深长的道:“只是明白这个道理的人又有几个能堪破?”

这岂不人类最悲哀的事情?

天下哪一个赌徒不知道赌的可怕?

可是在他们之中又有哪一个不想不劳而获的意外之财?或者想要翻本?

布楚天看向了元啼痕,点头道:“你呢?”

“在天马赌坊后头的一战显然是阎千手吃了暗亏!”

元啼痕沉沉道:“不但卜相叫王王石撂倒,就是‘天马的五支夺魂利刃’也叫白归去等人摆平。”

“宋天地没有出现?”

“没有!”

元啼痕的回答让布楚天陷入了沉思,半晌之后才缓缓道:“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出手杀了白归去他们?”

元啼痕不知道。

但是他隐约觉得不妥。

“也大概已经知道我们在这里!”布楚天笑了笑道:“也好,早晚总是要见面的!”

元啼痕登时脸色一阵惨白,挑眉道:“他……跟踪了我?”

布楚天稍稍一点头,道:“这件事你可以想得到!”

元啼痕长长一叹,垂下了头去。

布楚天却笑了起来道:“别太自责,宋天地这号人物你们以后要极为小心就是了。”

“是!”众人一阵回答后。

彭不卷沉声道:“属下追查向十年的行踪,发现慕容春风已经到了京城,而且和向十年曾经到过天马赌坊。”

赵慾减双眉一挑,讶声道:“他们也去了?”

彭不卷点了点头,接道:“可惜没多久便失去了他们的踪迹,一直没有下落。”

布楚天听完了眼前四名手下的禀告,缓缓的道:“现在京城内的几股势力你们都明白了?”

“是!”

“除了这些人之外,从天下各处也聚了不少人要来观看俞傲和忘刀的一战!”

布楚天嘿的一笑:“当然,刘瑾那方面在取得了‘钥匙’之后,消息便会‘走漏’!”

这是希楚天想出来的一个计谋。

因为他要让人家以为他无法挖财宝。

更重要的一个目的是,让天下的注意力集中到刘瑾的身上去。

“只有这样,楚天会的扩张才会顺利!”布楚天大笑道:“而且可以拔掉一股力量。”

他指的这股力量当然就是刘瑾。

***

杜三剑回到李吓天那间秘室时,可遭到不少“责怪”的眼光。

“你混到哪儿去了?”谈笑第一个叫道:“哥哥我在台上拚命,你却不见人影!”

王王石可一点也不落人后,吼道:“喂!王某在后苑跟人家打打杀杀,你上茅房啦?”

这两个家伙吃错葯啦!

杜三剑没好气的瞪了他们一眼,嘿道:“你们以为我到处混去了?嘿!杜某某玩的可是要命的事!”

他清了清嗓子,哼道:“向十年和慕容春风他们也到了天马赌坊……”

什么?这两个家伙终于露脸了?

李吓天哈的一声跳起来道:“结果呢?”

“混进了皇宫内啦!”

杜三剑哼哼声笑,挑眉道:“再来就是俞灵那小子的事了。”

李吓天嘿的一声道:“俞小子一直没有过来,不知道他目前混得怎样?”

“冷大先生呢?”谈笑忽然想起来似的,讶道:“怎么不见他老人家?”

“这个你可别问我!”李吓天摇手道:“冷大先生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常常来去无踪!”

这倒是实情。

问题是大伙儿现在要如何来进行下一步行动?

“井妙手的那座黄瓦屋我们是非去看看不可!”李吓天嘿嘿低笑道:“当然,哥哥我还是不适合出面!”

侯钉子可是叫了起来道:“难不成是由我们出面?”

“对极了!”李吓天笑得可开心了,道:“正是!”

这下韩冷忍不住嘀咕道:“那我们岂不是成了最廉价的捕快?”

可不是吗?他们现在干的事不是捕快是啥?

“对呀!为什么不让谈笑、杜三剑、王王石去?”金送棺也接着嚷了起来。

“你以为谈笑全身上下是好好的一个人?”李吓天哼声道:“告诉你吧!阎千手前头的五关差点要了他的命!”

“你怎么知道?”

谈笑和李猜枚同时讶异的出声询问。

“你们以为我这捕头是干假的?”李吓天瞪起了眼,叫道:“告诉你吧!连阎千手后头的三关是啥?哥哥我早就知道得一清二楚!”

谈笑生气道:“好小子,你早知道干啥不说?”

“因为我想看看宋天地那家伙的真面目。”李吓天的眼眸子闪出一抹光辉来,道:“那个号称‘天马脚下的大地’,哥哥我早就想领教了!”

“你查出来了?”谈笑忍不住问道。

“没有!”李吓天笑得可真抱歉,道:“不过最少我知道有一个叫赵慾减的家伙和一个叫元啼痕的剑手,现在也在京城内。”

现在事情可复杂了。

谈笑大大的叹了一口气道:“依我看,哥哥我最好是去调息一番,准备明日那三场赌局……”

他说完话,便真的站起来走人了。

王王石可一点也不慢的拉了李猜枚和杜三剑道:“谈小子现在重要,我们去‘保护’他……”

耶!三个人拔腿走路还挺快的,一溜烟就不见了。

李吓天对着这八个绿林大盗,只有轻轻一叹道:“你们就忍耐着点吧!日后成了英雄大家也好光彩。”

他们还有什么话说?

昨日冷明慧冷大先生的一席话让他们个个振奋大悟,一时间想起国难当头全都义气浩然起来。

“房藏在那边招呼你!”

他实在是不用“诈死”。

因为廖天路已经真的死了。

“只不过哥哥这回活过来要轰动一点是不是?”李吓天的理由是:“否则会很不好交代!”

***

井妙手的黄瓦屋老实说,并不会特别引人注意。

但是天下事往往就是这样。

当你注意到一间屋子里面的人时,你也同时会注意起这间屋子和它附近的一切。

房藏对这个黄瓦屋的定论是,这里面一定有秘道。

他忽然又觉得京城里的房子似乎都有秘道。

或许是历年来战乱的关系,人们已经知道要未雨绸缪。房藏选择了黄瓦屋四周的房子转了一圈。

以他的武功,想干干闯空门的游戏并不太困难。

当然,在一番“巡视”后他相当讶异的发现这座黄瓦屋的四周十来间房子内果然都有秘道。

而且在地底下错纵复杂的交织着以黄瓦屋为中心向四方幅射散布。

房藏得到简单的结论是,黄瓦屋是一处极为重要的地方,而这四周的房屋全是它的外围机构。

想到了这点,房藏不得不更深入的思考起来。

既然是这么重要的地方,为什么不见有人巡察?他的结论是,自已早就在别人的监视中。

房藏想到这点时,已经看到了宣洛神和洪别乞到了黄瓦屋的门口。

他的脑筋动得可快,立即一个飘身到了宣洛神的面前,心想的是,反正叫人盯着,不如光明正大的出来。

“你是谁?”宣洛神可不认识这个不速之客。

“房藏!”

“洛阳四大公子之一的房藏?”宣洛神笑了笑,挑眉道:“你好像是故意出现在我们面前?”

“没错!”房藏笑了笑道:“因为我想知道你这般大的胆子到这儿来,不怕你爹……”

宣洛神淡淡一笑,道:“我当然有我的把握!”

房藏的眸子一闪,嘿声道:“你找到了钥匙?”

“这点你不必知道!”洪别乞沉声一笑,道:“因为我们没有义务要告诉你,是不是?”

房藏低嘿一笑,点了点头道:“有理!”

他正说着,门板已经叫人拉了开来。

刹时,屋内百灯齐点,通彻明亮起来。

宣洛神当先落目过去,便瞧见宣飞虎坐在一张大椅上,当然,旁边还有人在”侍候”。

“爹!”宣洛神叫唤了一声,身子便要往前冲。

身旁的洪别乞急忙一把拉住她,出声道:“宣姑娘别急,迟早的事……”

里头,井妙手和简一梅双双大笑的踱了出来。

“宣姑娘我们又见面了?”简一梅看着宣洛神,风情万种的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宣洛神双目一闪,冷恨声道:“废话少说!!钥匙在我身上,放了我爹吧!”

“钥匙呢?”井妙手一抬捻他颔下的山羊胡子,十足有名医的架势,哼哼道:“交出来我们看看!”

宣洛神自怀里取出了钥匙,只见是一柄古玉雕成,充满了岁月痕迹的钥匙。

井妙手双目一闪,冷沉沉道:“宣姑娘,你不会是用假的来欺骗老夫吧?”

“哼!我们宣家资财万贯,压根儿不屑成吉思汗的宝藏!”宣洛神看了井妙手一眼,皱眉道:“奇怪的是,以刘瑾如今的财力、权力,又何必要这把钥匙?”

她的确是不明白。

却不晓得刘瑾的目的是在于压抑楚天会的扩张。

如果布楚天没有财力再起,那么刘瑾自然可以在一年内一步一步的并吞楚天会原有的势力。

以希楚天在江湖中布线之广之深,加上刘瑾本来的力量,那真足以左右天下之局了。

届时别说是武林,就是明朝要改换他当皇帝都可以!

简一梅轻轻一笑,深吸一口子夜冰凉的空气道:“我说宣妹子!你就别管那些旁儿的事了,把钥匙交出来吧!”

宣洛神可也坚持道:“先放了我爹!”

“不行!”井妙手摇头道:“谁知道你会怎样?”

宣洛神双眸一瞪,正想喝声。

洪别乞却抢先道:“事情这样争下去也不是办法,这样吧!我们各派一人带人取物,如何?”

这的确是不得已中唯一的方法。

宣洛神将钥匙交给了洪别乞,于是一步子跨入了黄瓦屋的门槛内朝她爹走去。

那端,俄然闪出一名麻衣汉子来,施缓缓的朝门口外洪别乞的方向来。

这个麻衣四旬近五的汉子正是那位神秘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