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第八章

作者:奇儒

这一天京城里谈话的事儿可多了。

刘瑾被斩,李吓天复活,加上一个谈笑半途开溜。

“高明!”有人大力击掌道:“天马赌坊这回可真是叫那个姓谈的玩弄于手掌上了。”

“可不是?”有人接腔道:“硬打硬闯的过了七关,偏偏在最后脂粉阵前来个鸣金收兵,摆明了是让天马赌坊的大老板下不了台。”

想想,自己的女儿绝天下,再加上千万资产的嫁,天下哪个男人不要?

如今谈笑来个虎头蛇尾岂不是叫人说他们阎家的闲话?搞不好以后谈笑随口说了句阎大小姐根本不在他眼中,哪里还会有名门公子上门来提亲了?

选人容易,被人家选可是尴尬了。

谈笑俄然来这一记“将军”,主客易势下可足足叫阎千手吃了这辈子最大的一回闷亏。

偏偏可没规定不能半途走人的。

“喂!这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王王石嗓门儿叫了起来道:“分明就是要成功了嘛!”

“成功?”谈笑瞪了这王小子一眼,嗤道:“连命都快没了,成什么功?”

“怎的?受了内创?”

“你以为红棺木内那个家伙是好相与的?”谈笑翻眼道:“他再稍微挺一下,哥哥我非跌下来不可!”

李吓天“格格”笑了,嘿道:“怎样?我说过那棺木是用苗疆的千年瘴毒木所做,够毒吧?”

原来是有这一层关系!

“那你为什么要上去?”王王石皱眉道:“真是笨,明知山有虎,偏住虎山行!”

“屁!这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谈笑喘了一口气,背后的杜三剑双掌逼出了最后一丝毒瘴,哼道:“那小子倒是大方,要哥哥我逼他出来,嘿!人没出来,谈某早就毒死了!”

杜三剑笑了笑,朝王大拳头道:“谈笑之所以上了棺木顶,是因为他透过气机告诉了下面的人,一刀砍出是会要命的!”

王王石想起谈笑那时的姿势,盘腿而坐,双手放于丹田处,原来这小子是别有目的。

刀在腕,在指间可及处,双腿盘起时中央那处空位足可以让“卧刀”有充份的空间做出雷霆一击。

显然谈笑的气势让下方的黑袍人有几分忌惮。

特别是谈笑坐在毒瘴木上头犹有如此可怕的气机,不得不让黑袍人更加几分的懔悚。

他决定退,因为“八仙过海”的最后一份赌局决定权并不在谈笑的身上,他们可攻可守。

“谁也没想到谈小子会来这一记。”李吓天大乐的抚掌笑道:“这回可叫阎千手的脸上够难看了。”

“可不是?”门外忽然有女人轻轻笑了起来的声音,而且还不只一个。

宣洛神和伍音音。

李吓天看看自己这间屋子内已经塞了谈笑、杜三剑、王王石加一个李猜枚,如今又凑进来两个女人,那可真是热闹了。

“两位联袂造访有何指教?”李大捕头说得挺客气。

“刘瑾那姦贼已经伏诛了!”伍音音看着屋里的男人一眼,又有一丝讶异的看了看李猜枚后才道:“我希望各位能放我爹一马,别再……”

她说得婉转动人,甚是可怜。

好个杜三剑给她猛瞧得不自在起来,嘿嘿乾笑道:“当然!咱们当时会去找你爹也是为了刘瑾那姦贼!”

“那我就放心了!”伍音音一笑,朝李猜枚注视道:“不知道这位女侠是……”

“嘻嘻,我不是女侠!”李猜枚笑道:“我是被王王石从天马赌坊里带出来的!”

啥?带出来?多暧昧的话。

王大公子摇手叫道:“喂!你别引起别人的误会成不成?是‘救’出来,不是‘带’出来!”

李猜枚“咭”的一笑,看向宣洛神道:“宣大小姐,你怎么来了这儿?”

宣洛神微微一笑道:“我是来道谢这几位大侠在这几日来助力襄救了家父……”

“太客气了!”谈笑“格格”笑道:“那可是你用钥匙去换回你爹的……”

他说着,忍不住好奇道:“果真有钥匙这回事?”

“没有!”宣洛神苦笑道:“可是这是没办法中的办法。”

“有理!大大的有理!”

谈笑大笑道:“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更何况那把钥匙毁了,刘瑾也死了,一切也没得追起!”

“实在值得好好庆视一番!”李吓天伸了伸懒腰,忽然李猜枚问道:“张张进呢?”

“早就走了!”

“走了?”

“那小子算他聪明!”王王石哈哈大笑道:“再不趁这两天早走,连命都会没的!”

李猜枚当然知道天马赌坊对付叛徒的手段。

所以当酒菜端上了桌,四男三女全数坐下来后她又问道:“张张进走了,你们打算如何安置我?”

“最好的一个方法就是跟着他们三个!”

李吓天说话的速度自己都没想到这么快,道:“我保证以三位大侠的能力足以保护你逍遥天下!”

“什么话?”王王石大叫道:“京师是你的地盘,大捕头不保护善良百姓却叫我们来……”

李猜枚“咭”的一笑,看着王王石道:“就是你负责啦!”

因为人是他“带”出来的,送佛上西天嘛!

一时间众人看王大公子那付可怜的样子,全都大笑了起来。

“其实我们还有需要李姑娘帮忙的地方!”

谈笑脸色一正,喝了一大口酒接道:“就是有关于天马赌坊内的一切……”

李猜枚点了点头,露出洁白的牙齿一笑道:“天马赌坊以阎大老板当家,但是根本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面目。”

她一顿,又道:“甚至连大总管号称‘天马下的大地’宋天地的面目也没人晓得……”

杜三剑忽然问道:“红棺木内的黑袍人又是谁?”

李猜枚深皱了一双眉,沉吟了片刻后才道:“他的身份很特殊,几乎所有的旨令都是由他指派……”

他会是阎千手?这是每个人心中共同的想法。

“不过他不应该是阎大老板!”李猜枚慎重的道:“我所知的事里,宋天地几乎和他是平起平坐……”

众人间相互看了一眼,伍音音忽的道:“我曾听家父说过,天马赌坊的老板其实是关外一位大商贾,专门以贩卖人参为大货……”

阎千手是来自关外?这倒是个很特别的消息。

“因为我爹曾经镇守过北防。”伍音音轻轻一笑道:“十五年前曾见过阎千手几回……”

“那何以见得那个人就是如今天马赌坊的主人?”

“第一是那人的赌势精湛非常,据闻在关外一生未曾输过。”伍音音翻了翻眼,边想边道:“再来就是他的武功非常高强,曾经有一天赤手空拳击毙了一对白额虎的事迹。”

谈笑的双眸闪了一下,嘿声道:“除了这两点以外呢?”

“有关他的事我知道的也不多。”伍音音摇了摇头道:“只听说他这辈子里只欠过一个汉人的人情。”

她笑了笑,不当一回事道:“好像叫第五什么的?”

第五剑胆?

所有的男人都吓一大跳,我的妈呀!这个小女人到底有没有在江湖混过,连这号大人物也不知道?

普天下会令冷大先生、苏小魂大侠、大悲和尚担心的人就是第五剑胆和他的徒弟?羽红袖。

这几年历经了苏佛儿、俞灵、小西天、李吓天、董断红、魏尘绝,以及黑情人、羿死奴、柏青天、柳无生、鲁八手犹且摆平不了羽红袖这一个绝天下又武功高得令人震惊的女人。

千料万想不到的是,连千手也在那本“人情册”上。

“如果这一切属实,那事情可大了。”李吓天苦笑道:“诸位好朋友们都知道李某将在两个月后和魏尘绝、董断红一闯关外雪琼山庄?”

这是江湖中一件顶大顶大的大事。

可以说是从三十年前第五剑胆和苏小魂他们未了结的恩怨延续到三十年后的现在来解决。

苏佛儿和大舞曾经联手去闯过,结果大败而归。

谈笑一副很同情的样子看着李吓天道:“小子,好自为之吧!”

李猜枚这厢等他们说完了才又接道:“除了这些以外,天马赌坊的势力遍布大江南北,但是又不全是天马赌坊所能控制的……”

李猜枚解释这句话的意思是:“虽然各处分舵都是天马赌坊派出的人手明里组织,暗中掌握的人却又似另有他人。”

李吓天点了点头道:“你都记得这些分舵?”

“只要我知道的。”李猜枚点头一笑,答道:“至于是不是有其他秘密之处那就难说了!”

“还有一件事。”谈笑问道:“宋天地怎么跟你们联络?”

“声音!”

“声音?”

“是的!”李猜枚答道:“他往往是在闹市或茶楼中忽然对你下了一道旨令去执行。”

李吓天的眼睛亮了,谈笑则是笑了起来。

“声音?哈哈哈,有意思极了!”他们在笑,宣洛神也明白了这两个男人心中想的是什么。

“你们想假他的声音去下旨令?”宣洛神的眼眸一闪,愉快的道:“这下那匹马恐怕飞不起来!”

“谁说天马飞不起来?”

门外忽然有一声娇滴滴酥了骨头的声音,轻笑道:“谈大公子可以出来一见吗?”

好醉人的声音,是怎的一个大美人来了?

谈笑一个大步子去拉开了门,呵!好亮眼!

只见是一名穿着小红衣袍的十八、九岁的大美人,一袭香气在晚风中暗浮。

娇嫣飞红的双颊和背后的晚霞正好相映比。

黄昏佳人来,这姑娘找错了人吧!

“我叫红香。”那姑娘轻轻一笑,吹弹可破的脸颊又是一红,那只翦水眸子溜了谈笑一下,“咭”的笑道:“我家小姐很纳闷呢!”

显然是她家小姐很纳闷,所以派她来问事情了。

问题是她家小姐纳闷关我谈笑啥事?

“喂!别把你家小姐的纳闷变成哥哥我的纳闷行不行?”谈笑开口叫道:“你家小姐姓啥叫啥?”

“姓阎罗!”红香“咭”的笑了起来道:“阎霜霜!”

妈呀!大事来了!

这位红香姑娘说出这三个字,一屋子里面的人全睁大了眼珠看着红香,好像看着一件很奇怪的东西似的。

当然李猜枚见过了阎霜霜也见过了红香,她是唯一早就在肚子里叹气的人。

“红香妹子!”李猜枚起身招呼道:“小姐叫你来做什么?”

“是李姊姊?”红香笑了笑道:“小姐很纳闷谈公子怎的过完了第七关便不理人的走啦!是不是谈公子对她有什么不满?”

能有什么不满?见都没见过,再说人家一切都好得不得了还真没自己说话的份哩!

谈笑苦笑的朝红香看了一眼,乖乖!这个近身婢女都美得吓人了,那个阎霜霜倒真不知如何夺魂摄魄?

“好啦!红香姑娘。”谈笑摇了摇头道:“不是在下对你家有什么不满,而是谈某早已娶了老婆……”

红香这回可是双眼一瞪,两手往腰儿一插,哼道:“你当然知道早就娶了老婆,是不是?”

废话!谈笑点了点头。

“好!既然早就知道了又为什么要闯关?”

红香这小妮子倒是逼人得很,道:“安了什么心来的?”

谈笑这厢似也耍起赖来道:“耶?哥哥我只是想试试看自己有多大能力挑战天马赌坊的赌局呀!不成吗?”

红香这回倒是一楞了楞,认真的皱起眉来,半晌后才叹道:“的确是没有不成的道理,可是……”

她瞪着谈笑又怒哼道:“我家小姐可给你害惨了!”

“我?”谈笑耸肩道:“怎的会是我?”

“当然是你罗!”红香横目竖眉的叫道:“谁不晓得你谈大公子是江湖名侠?再加上第一天就连过了史无前例的五关,自然让小姐特别关注……”

关注?对于一个从来没有男女之情过的女人而言,这真是件大事。

女人的一颗芳心如果放到了你身上来,那比什么石头钢铁都要坚硬,谈笑明白这个道理。

“好啦!今天中午你这一走可让我们小姐伤心极了!”红香说着说着,眼眶也红了起来。

好像是她自个儿受到委屈似的。

“你打算怎么办?”王王石凑到了门口,朝红香嘻嘻一笑道:“要怎的是好?”

“当然是他得跟我回去一趟见我家小姐罗!”红香振振有辞的道:“好歹这件事也要说个清楚。”

唉哟!这小妮子一副越说越有理的样子啦!

谈笑可也瞪起了眼,嘿道:“如果我不去呢?”

他说得大声,人家红香姑娘可是以一副很奇怪的眼光上下打量了一番,半天才叹气道:“你算不算是个男人?”

“如果你是男人的话。”红香姑娘又大声道:“怎么连一个女人,而且是很美的女人邀请你,你都不敢去?”

“因为我是一个男人!”谈笑回答得更大声,更有道理道:“所以我绝对不能做出对不起我妻子的事情!”

***

阎霜霜笑起来是什么样子?

一个连美女看了都会发呆的美女是怎么样的美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