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第九章

作者:奇儒

李吓天的神情相当的肃穆。

这八个人,不!八具体落在眼眸中,除了惊怒还有一份的震异。

好锐利的剑,好霸道的剑!

“下手的人是慕容春风!”谈笑严肃着表情道:“而这种剑法就是失传已久的‘回剑大胜心法’……”

王王石的一张脸也沉沉的,怒气道:“他奶奶的,慕容那小子早知道去年在洛阳时就别让他活着!”

谈笑沉着气看完了那些伤口,不是眉心一点就是心口重穴一点赤红,一点就毙命!

杜三剑的眼睛在发光,因为玩剑是他的事。

“好剑法!”长长嘘一口气后,杜三剑第三回检查完所有的伤口,终于道:“一个可以一战的人物!”

李吓天忧虑的看着这些体,叹道:“他们是不错的伙伴,而且做得也相当的卖力!”

“是的!”杜三剑简单的答道:“所以我们不能不对这份友情负责!”

他看向谈笑,没有说话,但是手腕落处却有一截的剑身在指间,一并成剑。

“你一定要去找他?”

“是的!”杜三剑谨愤道:“以剑手对剑手的身分去。”

谈笑明白他阻止不了了。

如果是为了替这八个人复仇,那应该由谈笑或是李吓天去,因为慕容春风是针对谈笑而来,因为这八个人是李吓天的人。

但是杜三剑以剑对剑去找慕容春风,没有人可以阻止这个简单的理由。

“小心!”当谈笑说完这两个字时,有一名捕快急匆匆的冲了进来,惊天动地的一句话。

“鼎天楼出现了俞傲大侠和忘刀先生!”

一阵沉寂后,李吓天朝那名捕快道:“知道了!”

杜三剑看了看谈笑,点了点头算是应了方才谈大公子的关切,转身大步离去。

他知道就如同谈笑、王王石和李吓天一样。

鼎天楼出现的俞傲以及忘刀是假的。

既然是假的就一点也犯不着关心。

杜三剑一路直走到了妙手馆,井妙手似乎早就知道他会来似的,缓缓的站了起来。

“杜公子,请到里面……”

杜三剑淡淡一笑,脚步绝对没有任何的改变,依旧是那个韵律的到了后头的那间竹建厢房。

当然那里面早有一个人一把剑在等着。

剑是碾碧剑,人是慕容春风。

“我知道你一定在谈笑之前到达。”慕容春风眼中充满了讥诮,道:“因为对于那样的剑术,岂不正是学剑的人最上殊胜成就?”

的确,化剑气为气,杀人于杀身数尺之前着实是太可怕的一门剑术。

“你们逼得我放弃了洛阳的家产。”慕容春风恶狠狠又毒辣辣的道:“又抢走了我的女人,嘿嘿!想不到会在京师城里主客异势吧?”

他说着,不禁得意的大笑起来。

杜三剑也笑了,笑得有点感叹道:“明明是好好的洛阳四大公子,何必让自己的野心毁了家园?”

他看了看慕容春风阴沉的脸色一眼,接道:“再说尹小月小嫂子,人家可没一丁点的爱过你,是你自个儿多情反而说起别人的不是来了?”

在当时,尹小月的确是一心系在谈笑身上,从来没有对慕容春风有任何男女私情。

这点正是慕容春风最大的隐痛。“嘿嘿嘿!杜三剑……”慕容春风牙根一咬,阴沉沉的道:“你知不知道这些话是你这辈子所能开的口?”

声音到了后来更加的冷冰阴沉!

当这种阴沉冻到了极点,慕容春风的剑弹了出去。

好快一点,犹胜流星的往杜三剑眉心而来。

***

康有古到西吴王府宅时已经是向晚的时候。

在门口,他瞧见“俞傲”彭不卷和“忘刀”元啼痕在几名御林军的吆喝下护送着往皇宫去。

他笑了笑,随着王府家丁到了里头。

王爷府就是王爷府,到处显露着威猛高大的风格。

但是和“华天阁”比起来,质量上都大大差了一截,康有古一丝笑意才在嘴角浮起,前头已有人哈哈大笑的虎步而出,威猛硕壮的身子,顶上那张方脸浓眉,好悍势。

这人正是“西吴王”汪逢道。

“康公子,昔年你爹和我曾是旧识一同在沙场上联手相敌。”汪逢道一捋颔下短胡,叹气道:“可惜康王爷过世得早,近年来我们两家也少联络了!”

“是的!”康有古不卑不亢的答道:“在下就是听闻过先父和汪王爷有过交情,而且王爷对字画艺品多有涉猎……”

康有古一顿,淡笑道:“是以晚辈不时前来,恭请王爷过去鉴赏鉴赏……”

汪逢道早从伍音音那儿知道康有古要卖掉华天阁之事,他心中有谱,知道这些名门公子顾着家声,自是不好当面直陈,于是拐了个弯说着。

方才之意,就是要汪逢道去估价看看多少银子值得?

当下,汪逢道哈哈大笑,点头道:“既然是康贤侄亲自相邀,汪伯伯又岂有扫兴之理?哈哈哈……”

汪逢道这厢大声朗笑,着实有他的一番想法。

打从昨儿自己的靠山刘瑾被推斩于市,一时朝中新旧势力相互倾排争斗,而当今的红人正是奉御诏赐为“巡天下大夫”的向十年。

如果送一座京城内鼎鼎大名的华天阁给向十年,这可比什么都要来得面子大。

当然,汪逢道有他自个儿的算盘在打,康有古也自有自己的一套计算。

这厢汪逢道在七、八名家丁的蜂涌下神气飞扬的往华天阁而去,康有古并辔在侧沉沉的嘴角在冷笑着。

他在冷笑,街道的一个角落也有人在冷冷的看。

卜相、卜闻、卜情他们三个人最大的责任就是负责华天阁内布楚天一切的动静。

“刘瑾一死,他所留下的势力真空必然是各路人马争夺之处!”宋天地告诉他们道:“所以宁可先下手翦除也不要让布楚天有机可趁!”

汪逢道和康有古已经到了三步之近。

这时夕斜落尽,正是华灯初上。

康有古绝对没想到一点的是,当他和汪逢道及七八名家丁到了这个路口时,前后方圆二十步内的灯突然都熄了,家丁们“咦”的发出讶异的声音来。

一暗而亮,不过是个呼息的时间而已,方才讶异的低呼已经变成惊惶的惨叫。

他们不敢置信的看着,看着两匹马背上原先坐着的两个人如今却变成了汨汨冒着群血的两具体。

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吓白了的脸上以及惨叫的声音传出了好几条街外。

***

李吓天的头好痛,怎的一天之内城里接二连三的死人?

“从这个手法来看是出于‘天马的血蹄’那三个家伙的杰作!”李猜枚陪着李大捕头在验房内详细的看了康有古和汪逢道的体道:“问题就算知道了又如何?”

李吓天叹了一口气踱到了外头来,嘿!顶上好一轮月圆呢!

“今天尚且如此,明天又将死多少人?”他一叹,神情不楚落寞起来。

身为“京城”的总捕头,却在政治潮流的湃涌中到处缚手缚脚的施展不开来,怎能不叫英雄叹息!

李猜枚跟着在旁边,忍不住问道:“他们为什么会死在卜相等人的手里?”

这一定是有理由的,李吓天嘿的一笑道:“很简单,因为康有古是布楚天的人!”

李猜枚点了点头,又偏头问道:“布楚天今天好像挺不利的,才死了个赵慾减又死了个康有古!”

咦?是呀!以布楚天,这家伙深思谋虑不应该犯了这种错。

“加上宫里面传出来的消息……”李猜枚深皱起一双眉头道:“元啼痕和彭不卷因犯了欺君之罪已伏诛!”

这种太过频繁的情况,由不得人不起疑了。

李吓天慎重的一点头,道:“照你这么问起来的确是大有疑之事,怪!”

李猜枚笑了笑,四下看了一眼接着道:“你想想,当杜三剑去赴慕容春风时谈笑和王王石还是会在后头蹑着过去压阵!”

她得意的继续道:“所以无论是赵慾减去找井妙手、彭不卷和元啼痕成俞傲大侠、忘刀先生,以及康有古去找汪逢道,布楚天必然都会想到对手早一点就设下了陷阱是不是?”

可是布楚天显然没有采取反制的措施。

李吓天长长吸一口气道:“无论姓布的打什么主意,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找他问对不对?”

“对极了!”李猜枚非常的同意。

就在李吓天和李猜枚往华天阁去的时候,在井妙手那间妙手馆的后头正有两把剑在狂舞着。

“剑!”杜三剑哈哈的笑道:“原来是装了暗器机关骗人的玩意儿!”

当两个时辰以前慕容春风刺出第一剑时杜三剑就看出了真相。

有一道很细很细的缅铁丝藏在慕容春风碾碧剑内。

当他一剑刺出时,同在那刹那也按启了机关弹出了这道夺魂细线,杜三剑躲过了眉心一点,却仍叫慕容春风变化的一扫剑势所伤。

两个时辰来,咱们杜大公子身上多了七道血口子。

但是他仍然在战,仍然有能力让慕容春风也划出了四道不浅的血痕,扬起了血珠四。

“你还是不懂真正的‘剑’!”

杜三剑看着慕容春风,此时两人凝神互视大力的喘气着,道:“所以你剑尖的机扣杀不死我!”

慕容春风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剑的精魂吧!”

杜三剑犹豫沉思了一下,才展颜微笑道:“也就是一名剑手在出剑时的神情以及肃穆的心境。”

慕容春风冷冷一笑,挑眉道:“就是这句屁话?”

“或许你认为是屁话!”杜三剑神色自若的道:“但是我却知道凭着这股精神可以打败任何的剑手!”

慕容春风不信,大喝中出手。

这回奔出来的剑势有如千百个轮回,一转又一转的将两人卷罩在其中。

杜三剑横剑凝神,一双眼眸子反倒是半闭半睁有如老僧入定,偏不管四周“猎猎”风响剑气。

俄然,慕容春风恼怒似的斥喝一声,所有的剑轮俱化成一束剑芒指向杜三剑的前胸七大穴。

玩剑杜笑了,手中的那把剑在这弹指间有了变化。

本来是又细又长的剑,忽然间变得又阔又短。

短阔而充满了撞击的震力。

慕容春风的剑尖上那线缅铁线打在阔剑的剑身上,在他还来不及反应时,杜三剑已经翻滚起这柄短阔来。

好快速的在指间打了四五转,慕容春风那丝缅铁线尽缠绕在杜三剑的阔剑上。

其势犹且不止的是,杜三剑这柄又沉又厚的阔剑狠狠的敲在慕容春风碾碧剑的剑身上。

就好像突然遭到巨槌击打似的,慕容春风只觉得手上一震,耳里听得“叮”的一响。

他以不敢置信的眼光看着自己手中只剩半截的断剑!

“好!”谈笑和王王石双双鼓掌跨了进来,嘻笑着脸道:“小杜,真有你的!”

“少来!”杜三剑哼哼答道:“刚才哥哥我被割了好几道伤口时,你们为什么不出面?”

“怎好抢了你的锋头?”谈大公子大笑着看向在旁恶狠狠注视过来的蓦容春风,咧嘴一笑。

“慕容公子,咱们可是一路从洛阳有缘到京城哩!”

慕容春风脸色早已气得惨白,怒声道:“姓谈的,你不可能一生一世都得意!”

“得意?”谈笑耸了耸肩道:“我可从来没觉得谈某什么时候得意过了!”

慕容春风牙根一咬,便退身要走。

那王王石把杜三剑推给了谈笑疗伤,自个儿一大步子向前嘿嘿出声道:“喂!你杀了八个人就打算这样走了?”

“又怎样?”慕容春风冷冷一笑道:“你能留得下我?”

什么话?人家杜三剑的剑就是真的,哥哥我的拳头就是假的?

王王石大喝一声,正要出拳招呼慕容春风,冷不防后头的谈笑一把拉住了他,二话不说的左一个杜三剑,右一个王王石,大步的往外走。

这一走,直到了李吓天的住处才停下来。

“喂!你疯啦!”王王石叫道:“那小子留不得!”

“我当然知道留下来是祸害……”谈笑瞪眼道:“可是如果你真的干上了,另外两个人出手那才真的会有事!”

另外两个人?

“一个是简一梅,一个是麻衣汉子。”谈笑看了王王石一眼,哼道:“倒不是怕他们,而是在人家的地盘上不能不顾着杜小子的伤势……”

大拳头到现在总算注意到杜三剑的伤势。

乖乖!那七道血口子还挺会要命的,不是砍在穴道上就是皮肉翻过见骨。

“呃,有这么严重!”王王石责怪的叫道:“怎么自己不小心点?”

废话!谁不知道要小心?

杜三剑疼得龇牙裂嘴,勉强回了一句话道:“有种你去试试‘回剑大胜心法’的剑术看看……”

瞧这伤势,那个慕容春风好像挺厉害的?

王王石耸了耸肩,嘿道:“这么看来,向十年已经掌握了井妙手、简一梅和那个麻衣汉子了?”

“看目前的情况好像是这样。”谈笑“唉唉”的叹了两声,忽的双目投向南侧那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侠的刀砍向大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