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悲咒》

第一章 凤眼

作者:奇儒

烟雾迷蒙的江面,一具木筏缓缓的顺江水移动而下。

木筏在江面本来就是很平常的事。

筏面上坐了人,本来也是很平常的事。

特别一点的,是插在木排之间的一支黑旗!

黑旗有图,图是一朵跳跃的火焰花。

黑色火焰!莫非当年的第五剑胆又回来了?

没有人知道,只是,坐在木筏上的那个年轻人,绝对是引起武林人物目光焦点的所在。

“那小子会是谁?”龙入海摇头叹气:“当年那位第五前辈也没这般猖狂--。”

当年,第五剑胆独战苏小魂、锺玉双、潜龙、赵任远、大悲和尚之事,二十年来谁没听过?如今,凭空冒出的这小子,会不会是他的传人?

“这家伙很有趣!”赵抱天开朗的笑着:“而且,有趣的人总有人早一步先认识他——。”

龙入海嘻的笑道:“你是说,天下顽皮第一名的苏小子先去了?”

“他呀?那是一定的--。”回答的,是个娇滴滴的声音:“而且,很有可能遇上了‘凤眼’!”

龙入海头也不用回,他做梦也听得出来这是冷无恨冷大小姐在讲话啦!对于像冷大小姐这种姑娘讲话的时候,他一向是闭口聆听。

这点,我们龙入海龙公子可真像他爹,潜龙!

赵抱天皱了皱眉,四下环顾。

这里可是锺字世家,一年一度的会约,如今来了龙入海、冷无恨、俞灵、唐玫,就是不见苏佛儿。那小子,去了哪?

“大消息,大消息--。”一个和尚霹哩叭啦的边叫边跑了进来:“凤眼找上了黑旗-。”

的确是大消息!所有的人全将目光投向来人,只是大光头一个,一身的衣服实在是跟他那个宝贝师父差不多。来的是谁?当然是大悲和尚的得意弟子,小西天!

“有意思!”唐玫唐大姑娘当先叫了起来:“凤眼找上了黑旗,那苏佛儿的人呢?这个天下顽皮第一名的家伙难道会比凤眼差?”

不会!他们每个人都相信,苏佛儿只可能比“他们”差,绝对不会比别人差!

“他在等--。”俞灵终于开口:“他的目的不是黑旗!”

不是黑旗?那会是谁?

答案只有一个!

凤眼!

苏佛儿真正的目标,正是“凤眼”米小七!

米小七又是怎样的人?为什么每个人都对她有兴趣?

淮河,是大鹰爪的势力。

白虎镇,正是淮河畔一个重要的集散地!

既然是重要,大鹰爪帮当然有分舵在这里。不错,乘龙车行正是大鹰爪帮在白虎镇的分舵。

萧天魁走进乘龙车行的时候,他早已知必然会引起一番騒动。

别说车行里最少有六双招子盯着他,就单算算他背后,也最少有四起人物跟着。可不是,自从沿淮河插黑旗而下,这在武林中已引起了不小的震撼。

他笑了,一个人想要成名,这方法倒是不错!

乘龙车行的负责人东方拐也不是普通人,当先便一步跨到萧天魁面前招呼:“官倌租车?”

“不是--。”

萧天魁回答得慢条斯里,听到东方拐的耳里却是刺耳的很。这小子到车行来不是为了租车,那还会有什么好事?

萧天魁淡淡的笑了:“在下内急,想借茅房用一用--。”

这个理由很奇怪,也很有趣。

东方拐笑了,他不是没见过世面;对于奇怪的人提出奇怪的请求,他一向都会先看看。

所以,他答应的很爽快:“成!后头一十六间茅房任你挑!不过--。”

萧天魁笑道:“不过什么?”

“兄弟你总该报个名儿--。”东方拐“嘿”、“嘿”笑道:“这总不成不合理吧--。”

萧天魁也笑了,他那张二十来岁充满了英气又带一丝狡黠的脸,似乎是骄傲的吐出三个字:“萧天魁--。”

萧天魁?

东方拐没听过这个名字,可是他心里可一点轻视他的感觉也没有。眼前,这个人的气势和风范,绝对不是泛泛之辈。问题是,他的目的是什么?

东方拐倒是不紧张,因为,这里是大鹰爪帮的势力范围,谁也别想在这儿玩花样。

东方拐当然没想到,就在这位萧天魁往后头去的当儿,门口又冒出三个叽哩古怪的人来。

阴煞三凶!

这三个人绝不是好相与的人物。东方拐在心中打了一个突,往前抱拳道:“三位到敝行来是……。”

“杀人!”

他们回答的很乾脆,也很有力。

这种刀子沾血的事东方拐并不紧张,他奇怪的是,对方为什么还不动手。

“我们的目标不是你!”天煞冷探月沉声道:“而是刚刚进去的那小子--。”

好啊,那个姓萧的小子竟然把这儿当成了决斗场。东方拐冷哼一声,道:“那位萧朋友在后头上毛坑,你们不能等一等?”

“不能--。”

“为什么?”

“因为--。”地煞冷传云恶狠狠的道:“他就是约战我们在乘龙车行后头的一十六间毛坑中。”

怪事!

东方拐脸色一变,他奶奶的,那个萧小子把大鹰爪帮看成了什么?

不过,东方拐还是颇有好奇心的人。因为,他实在想看看,那位萧天魁到底有些什么能耐。

他当然没想到的一件事是,这时,门口又进来了三男二女。

这五个人,显然是分成两路。

其中,三男一女是江湖中新窜起“飞先门”的门人。另外一名女子,则是生的娇艳亮丽,眉间隐隐有一抹慧黠的神情。

东方拐皱了皱眉头,抱拳道:“诸位来此的目的?”

“后头的毛坑--。”

“铁掌十三劈”鲁跨池沉声道:“这点就请东方兄见谅!”

东方拐可真的好奇了:“难道是萧天魁约你们来的?”

“不是!”卜九智怒哼道:“是‘凤眼’米小七!”

“凤眼?”东方拐脸色一变,朝另外那名女子询问道:“这位姑娘是……?”

“我也是被人约来的--。”那姑娘微笑道:“可是我知道,约这四位飞仙门朋友的人,绝对不是米小七!”

鲁跨地满脸胡髭一竖,牛眼往人家一瞪,喝道:“那这妞儿,你又怎么知道?莫非你认为老小子是受了人家的计?”

“对极了--。”那姑娘笑道:“因为本姑娘就是姓米芳名小七是也!”

鲁跨地一愕,正待是想发作,身旁那位身着火红衣裳的女子陈婉华已然叫道:“二哥,你先别气,咱们到了后头,就看看有谁在弄鬼作怪不就成了?”

米小七娇笑一声,鼓掌道:“还是陈姐姐有头脑,真可惜了老是和这些有勇无谋的人一块--。”

米小七说完,也不管那位鲁跨地吹胡子瞪眼便是自个儿往后头去了。

此时,一直默默不语的程玉星方才朝东方拐抱拳道:“借用贵地了--。”

东方拐“嘿”的一笑,道:“好说,四位请--。”

便这话声落间,后脑已然传来怒喝打斗之声!

乘龙车行后头一十六间毛坑是呈两排八间横建,当东方拐和程玉星等人赶到时,战斗已然结束。

东方拐并没有看到萧天魁和阴煞三凶交手的情形,可是他再笨也看得出,胜利的一方绝对不是这三个邪魔恶道。

“好功夫!”有人拍手娇笑,笑声来自墙沿树梢,是米小七米大小姐:“方才那手‘流云采月’足可傲视武林--。”

“过奖了--。”萧天魁竟然还能气定神闲的回礼道:“不知姑娘你芳名如何称呼?”

“米小七!”

“米小七?‘凤眼’米小七?”

“我这么有名?”米小七笑道:“真不好意思,我自己都不知道--。”

“怎会不好意思?”萧天魁看着躺在地上的阴煞三凶,再看看后门那飞仙门的四的门人笑道:“他们是姑娘的份?”

米小七耸了耸肩,道:“按照暗中人的安排,好像是!”

“暗中人的安排?”萧天魁皱眉道:“谁会干这种事?”

米小七轻轻一笑,飘落到萧天魁面前笑道:“我问你,你是不是接到一张战帖,被邀到这儿来?”

这话一问,东方拐、程玉星等人全竖起了耳朵。

“不错!”

萧天魁看看趴在地上的三凶,哼道:“他们下的帖子!”

“狗天养的才是我们下的帖子!”冷传云边喘气还能边骂道:“是你下的帖子约战我们兄弟三人--。”

萧天魁一愕,那米小七已然笑了起来:“好极了,显然是有人暗中帮我们找麻烦的啦--。”

谁?是谁会干这种事?

无论是那一个,多少都有点可怕!因为,它能够抓得住米小七和萧天魁的行踪。

这绝不是简单的人物。

特别一点的,是竟然约在这种谁也不会想到的地方。

整个武林,敢干这种事的不会超过七个;而最有可能的,当然是那位“顽皮第一名”的苏佛儿!

米小七的想法还没有说出来,程玉星和鲁跨地已经开始发动攻击。他们的目标,当然是米小七。

因为,飞仙门是新创的门派;所以,他们必须挑个有份量的人物来作为祭剑竖威之用。

况且,不论是不是米小七发出的帖子,反正先把这个人拿下来再说。

这点,对以后飞仙门的威信非常的重要。

当然,他们四个人的搏击是经过严密的训练,几乎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问题是,几乎并不代表完全!

米小七动了,动得宛如行云流水,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取向卜九智。

卜九智的武器是一双薄月短戳,刹那间已是换成两条出海矫龙卷向米小七的中三路。陈婉华则是一拗身,攻向米小七的下三路;至于程玉星,更是一抖手中缅刀,当头往米小七罩来。

米小七轻轻一笑,眼前这三个人的攻击她是不怕;她心中眼里注意的,是在旁一直默默不语的男子。

在她的资料里,飞仙门并没有这一号人物,他会是谁?米小七注意着,是这个人才是真正的杀着。

果然,就在米小七以旋风十三转将鲁跨地打趴在地上,顺势将陈婉华踢飞的同时,那个无声男子动了。

一动,便是一抹黄光直奔到眼前!

那是一条满布红倒钩的黄彩带!来势又劲且猛。

米小七轻的一笑,低头闪过程玉星的缅刀,顺势往下一沉。当即,手上扣着三颗石子便往三个方向打。

当先的一颗,硬是截住反拗转至的黄彩带;另外两颗,一则是嗑住程玉星手上缅刀,一则是打中对方的天柱穴!

“妙着!”萧天魁拍掌道:“这手‘弹丝三唱’端的是来劲!”

米小七嫣然一笑,身子随然而起便是向黄彩带而至。那执带的汉子冷冷一笑,右臂奋力一抖,便是叫黄带成就一十二个峰,层层叠起滚向米小七的足踝至。

米小七一笑,任令那黄带卷住脚踝,即是右手一扬,只见是一片光毕闪现,刹那,那执带汉子闷哼一声翻身而倒!

凤眼!

米字世家最神秘、最传奇的凤眼果然再度重现江湖!

战斗并没有结束。

虽然,地上已经躺了七个人。

虽然,似米粒大小,七彩夺目的凤眼已现。

问题是,正主儿还没出现。

“苏佛儿你这个小混蛋,为什么不敢现身?”米小七对天哼道:“你戏也看够了,出来啊--。”

半饷,没有回音。

米小七正想开口再骂,冷不防一间茅房里有了打了个大哈欠,叹气道:“喂--,总让哥哥我舒服完才出来,我不成啊--?”

米小七粉脸一变,那萧天魁已然先喝一声,奋掌拍向那茅房而至。

猛的,顶破人出,只见是道顽长的人影飘扬,右一倏忽的落到米小七面前。

嘿,好个俊男子,当真个是玉树临风,只见那双眼眸子,满是顽皮的表情。

米小七和对方一照面,心中不由噗通一震,口里可是不饶人:“你就是那个姓苏的小子?”

苏佛儿微微一笑,道:“半分儿没错--。”

此时,萧天魁缓缓的走到苏佛儿的背后,沉声道:“兄台此举,意慾为何?”

苏佛儿头也没回,笑道:“闲来发慌,弄点玩意儿凑凑兴。”

萧天魁双肩方方一挑,那东方拐已是自己抱拳道:“三位英雄,何不到厅前用茶,慢慢再叙?”

苏佛儿眉儿笑开,问道:“可有甜点可吃?”

东方拐大笑,道:“那是少不了的--。”

“那不去的是小狗--。”苏佛儿也不理后头的萧天魁,便朝米小七道:“米大小姐,请--!”

米小七哼的一声,道也移步往前而去。苏佛儿一笑,也紧跟去了。现在,就胜那萧天魁气得牙痒痒。

他不是不想给姓苏的小子一点难看,而是他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

别看苏小子一付慢不经心的样子,背后可一点空门也没有。

萧天魁双肩一挑,倒是能下吞下这口气,也往前厅去了。

整个后院,就剩下七个哼哼哎哎的倒楣鬼!

不,还有一个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凤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悲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