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悲咒》

第十一章 鹏翔

作者:奇儒

由浔州东南而下便是进入大容山脉乎,再往下经北流域、陆州镇东走,便达至宝江水域。复往东过了阳江,便是阴府别门的势力范围了。

特别是云雾山周围方圆两百里内,随时可以见得衣袖上镶绣几道金丝线的人物四处行动着。

间或,各行路货车上亦多插有黑旗金线措的旗帜;这些全是受着阴府别门保护的标志。

这原因无它,主要是蛊毒这种东西实是叫人防不胜防,大伙儿为了保平安也就花了钱消灾便是。

且莫看这金线寻常,在这块地面上若非有阴府别门特制浸泡炼成的这名“辟祸金线”绣于袖口上,常常会无缘无故暴毙于路途中。

而且,这金线经过特殊处理可以防蛊毒侵扰,假也假不了的。

苏佛儿此刻就化妆成寻常砍柴的樵夫和成农妇的米小七对生于云雾山下的茶棚中啜茶观视。

十天的路程,两人之间维持着一种尴尬又微妙的关系。平素总是慾言又止的,只是这节骨眼上却不得不彼此交谈着。

“看来,这方圆四处早已布满了蛊毒──。”苏佛儿将龙入海等人的消息印证道:“本地土生土长之人日夜饮着阳江江水早已产生了抗力,至于外来的人只好订购”辟禅金线“求得一时的平安……。”

米小七楞视了郎君一眼,半晌才回过神来似的应道:“前些月里我在塞北指挥本家中人对抗蛮族的入侵,对方中亦有使蛊的好手,看来是从这里出去的……。”

苏佛儿稍稍平复着激动的心情,点头道:“现在就怕修罗大帝成就了”万人登仙蛊“,那可真不堪设想……。”

米小毛低哼了一声,没再做什么表示。苏佛另可尴尬的一笑,自顾自的接道:“天蚕宫就在这云雾山之上,我们的任务便是早一步进入阴府别门内,想法子解掉”一神蛊主“的禁制才能真正的逼得修罗大帝无虚可遁!”

米小毛垂眉又是低应一声,方自举杯饮茶。此刻,茶棚已有的七分满座中,忽然騒动了起来,但见众人纷纷立起恭敬的看向入口处。

苏佛儿和米小七略略讶异,亦随众人站了起来。他们已然扮成四十开外的村夫村妇,一时间和在众人里头倒是一点也不显目。

这时,门口处走进来三名衣襟全满是金线的三名妇人,当是旁若无人款款而笑里的寻了个位子坐下。

米小七一见这三名妇人,当即对苏佛儿低声道:“这三个妇人便是苗疆三后………。”

苏佛儿在前些日子里曾于溪客栈外和她们照了一面,只是那时重心全放在老师身上并未加以特别注意。如今听得米小七这般说了,心下不由得多加注意了两分。

这时,众人见苗疆之后坐下了,这才纷纷又落坐谈笑起来。苏佛儿和米小七见了这等威势,两人嘴角中不禁又有着一丝冷笑。

两人此刻俱是有着一番相同心思。若非别有任务在身,倒真想杀杀她们的威风。他们心中想耆,不期然里相视了一眼;便此一眼又忽的明白对方心中所想和自己是相同的。

竟此一刻,一阵酸甜苦辣全涌上了心头,便是凝目无语,一刹那间两人互望中全痴成一片。

如此不知过了多久,但听得苗疆三后之一的阴华华娇笑道:“两位姐姐──,你们看他这对夫妇已经是四十近五的人了,还这般深情咧……。”

阴华华这一句调笑,直说着苏佛儿和米小七两人双双脸儿一红,竟有些手足无措。只因,阴华华“夫妇”两字扣动了心弦鸣晌不已!

苗疆三后中的二姐阴翠翠嗔笑道着:“人家深情绵绵,要你在旁儿凑趣打鼓,任令叫着羞嘛……。”

阴华华轻一拍推她二姐,不服道:“有什么不可以?我们这里一贯就是这般,那像中原那边的人,端多的是褥文俗节,拘束的很……。”

提起中原的事来,苗疆三后的老大阴碧碧不禁皱肩道:“我们这一趟到中原各处转走了两年前后,不知宫里的蛊主怎样了?”

阴华华个性可强,当先哼道:“要不是那个叫修罗大帝的家伙处心积虑了二十年,蛊主才不会让他得手呢!”

阴翠翠眼角儿瞄视了一下四周,低声道:“华妹,小心隔墙有耳……。”

“怕什么”这里可是云雾山下……。“阴华华气鼓鼓道:“难不成九重鬼寨的人敢在这里动手?”

她们的几句对话是发泄心中一口怨气的了,这厢随口说说却是落入有心人耳里注意倾听着。

苏佛儿和米小七互视一眼,各自低头闷不哼声的喝着桌面上的茶水。此刻,茶棚中又陆续进来了一些过路行客,登时喧哗吵杂之声又掩盖了苗疆三后的声音。

无如,苏佛儿和米小七这等极顶高手之畔,任是风啸浪吼也能听的清楚。

“一着错全盘输──。”阴碧碧沉沉叹了一口气:“别说蛊主受制,你我及阴府别门里上下数百人口那一个不是遭了那里的毒手所限?”

苏佛儿听到此,当即明白昔日苗疆三王曾经告诉俞灵等人受制之事。

当他们一行在苗疆二一王的帮助下闯人天蚕宫,便遭到其内变化莫测的机关所陷。幸好,东海传人率众赶来救走了俞灵、赵抱天、龙入海、白梦娥等四人,至于苗疆三王则生死下落不明。

苏佛儿兀自沉思着,那端的苗疆三后已然站立起往棚外走出。便此刻,一棚子里的人又纷纷立起恭送,煞是威风的很。

苏佛儿和米小七打了个照眼,待想要跟了下去;却是衣袖上一紧,竟是米小七拉住了自己。苏佛儿错愕中回头,当即看见了一个顶戴竹斗笠半盖面,身上一袭白袍不染半点风尘的汉子。

苏佛儿稍一愕的,是这颀长身影的汉子由自身上的一股肃杀气势,颇见惊人。

这个神秘汉子随手丢下银角儿,便是不徐不缓的随着方才苗疆三后的后头而去。直待这人背影消失也,米小七才像嘘一口气似的颓然放手。

苏佛儿讶异的,以米小七目前的武功成就,天下有谁可以令她如此异常行举?

“他还是独孤斩梦?”苏佛儿压抑住激动的情诸,缓缓道:“是不是?”

米小七一震,别过脸去没有回答。苏佛儿竟是忍不住的追问:“他是不是独孤斩梦?”

对于苏佛儿这般进逼,米小七猛的一怒仲上顶门,斥道:“是又怎样?”

苏佛儿冷不防米小七这厢倒问,反倒是傻楞住。米小七眼眶儿略略一红,一推桌站了起来便自的思外头走出。

苏佛儿可不能不顾着,当下付了茶资亦是急匆匆的跟着。

便是,两人一前一役走了一柱香光景,已然到了山脚下的上山路口。

米小七不顾理后头的苏佛儿,猛的一窜,便自是往左方林子里投入。苏佛儿心中早已是翻腾巨转,这一见米小七突的离去,不禁随着一提气飘身而入。

却是,连着两个闪身,前头伊人自顾自的往林森里直窜,全然不理会后头的苏佛儿。

这下,由不得苏佛儿不急道:“小七──,小七──,停下来……。”

他在后头叫着,米小七愈发是足下脚程又快了几分。

苏佛儿总怕这般独闯了上去伊人会有所闪失,当是猛一提气,卯上了力几个起落到米小七身后不及三尺。

忽的,米小七一个翻身向右,同时双腿一连环直踢出六种变化来。苏佛儿怎料到她会突然翻脸?心中叫苦一声,方堪堪闪过了,那米小七已投入右方的密林之中。

苏佛儿长沉一叹,亦是一个起落窜入,随即拔身到了树桠梢处,极目望着。当前,一片密林中不见觅得半丝人影。他心中明白,是米小七藏起来躲着自己。

他更清楚的一点是,这十日来的相处表面上两人各自竭力抑制,却是心里头自知着汹涛湃涌。

此情至此,便只有好生生的谈一回来。便是,苏佛儿生于枝梢上随风轻荡着,口里向四下道:“小七──,你可是认为我辜负了你?”

四下,只有风移走于天地之间的声音。

苏佛儿轻叹,又自的道:“一年多以前我和小西天、元王青在黄河面上想要救你,却反不意遭到修罗大帝的设计,以至我和元玉青双双进入黄河绝道,经由地下激流冲到了传说中的”桃源仙福处“──。”

苏佛儿像是陷入了沉思中,孤单单的自嘲一笑,道:“我想,有一件事至今你还不知道的──。那位”元玉青“竟然便是单文雪……。”

苏佛儿这话,果然引起了一种除了风声之外的轻响。

他早已全神戒备,待这响声稍动立即便转头朝那端道:“小七──,请你现身,我决不会过去干扰你……。”

空气,一下子凝结了半晌终于在一棵巨树之后米小毛泪流满脸的走了出来。

伊人婢婷──的身子此刻像是弱不禁风似的倚在树干上,一双盈泪的眸子含嗔含怨的望来。

苏佛儿知道此刻决不能惊吓了伊人,否则一番追逐后又不知会落个什么结果?更何况现在已是午后向晚,稍一托延后便是入夜,更是难寻了。

苏佛儿望着伊人,深深叹了口气续道:“在”桃源仙福处“里,我和雪儿……,巧遇了本门的六代祖怪大师……。自古以来,本门中每代传承竟是巧合的全落于斯……。”

米小七茫然然的看视着地面,对苏佛儿的话并无半点的反应。它的这番反常,对苏佛儿而言反倒是一种鼓励。

最少,她并没有拒绝再听下去。

苏佛儿压抑住心中的激动,接道:“六代祖表示,自千古以来便没有人可以离开那个地方。甚至是本门的开宗宗师亦无能得成。是以,在他的愿制以及……认命……便和雪儿成亲……。”

苏佛儿艰苦的说出最后几个字,只见米小七颤抖了一下,又自是滴落两行清泪来。

苏佛儿心中一痛,竟是忍不住的飘身下来。当下,米小七警戒的后退闪身,直瞪视着苏佛儿,猛然冒出一句:“那你们是怎么出来的?”

苏佛儿苦笑一声,半晌才悠悠然的道:“天意──。”

“天意?”米小七冷哼:“我不想听这种不负责任的话!”

苏佛儿轻叹一口气,道:“你相信嘛?竟然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地震震崩了一方峭壁,我们才能勉强由峡缝中费了七天七夜走出来……。”

米小七的确有些不敢置信天下间竟有这般巧事。可恨的,偏偏自己就是要相信眼前这个冤家的一席话。

怪,只怪自己爱的太深,而郎君却又是个不会骗人的君子吧──。

一想念及此,便是再忍不住的颓然坐下。一令那泪水直湿沾了衣襟领口。

刹时,苏佛儿满心满腔的柔情和疼惜,缓缓走到了伊人面前,蹲坐在她面前傻目望着。

米小七被这般看久了,半晌总算长吸一口气止住了哽咽,轻声问道:“我和独孤斩梦之事你知道了?”

苏佛儿点点头,应道:“我知道在独孤世家中你们曾有文定之喜,只是……尚未成亲──。”

米小七的双眼一下子迷离了起来,陷入片回忆中。那一时,修罗大帝发动了大屠杀的政击;幸好独孤斩梦及时赶回以婢女为障假装是自己已毙,方是躲过了一劫。

而后,独孤斩梦为了避开修罗大帝四下暗桩的追踪追查,足足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四下逃匿,总算躲到独孤世家中不为世人所知的一处深山里。

而这三个月里,米小七以疗伤为藉口,暗中套出了不少“天地情谱”的上卷,暗暗里加以研参。

而后,九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居住于那秘山之中;米小七不时和独孤斩梦对招相搏以取其义。

一则,明摆着是为防患独孤斩梦有非份之心。

再则,暗里一通百通的将“天地情谱”上卷中的一切精义了然于心。

独孤斩梦并不是不知道米小七的用心,却是忍不住的将所知所学不断的付出传授!

这点,米小七也知道。否则,昔日两人修为差距中,独孤斩梦的“撩天一十六剑”自己受伤之躯如何能挡?

苏佛儿轻叹了一口气,忍不住问道:“独孤斩梦为什么将”天地情谱“的上卷全数传教给你?”

米小七幽然的将目光投往西夕低料处,风晚挑动着发梢像是千百个心绪拂着。

几片落离树枝的黄叶飘下,移动在半空中有如沉下人间的浮云,总是带着一点点的感伤不经意的,就那么一叶落到了面前,自是随手无心的一握,置于掌中楞傻傻了半响。

直是,夕沉月升,方长长嘘出一口气,道着:“只能说,他当时的一种心态………。总认为如此的做了,可以……感动我……。”

苏佛儿不是呆子,显然可以看出那时米小七心中塞满了自己的身影,便是柔情万千也无法感动的了半分。

尤其,独孤斩梦献宝似的传尽了“天地情谱”的上卷,便是发觉自己真正犯了大错!

“我是不是太狠心了?”米小七自的喃喃:“我是不是太过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鹏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悲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