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悲咒》

第十二章 卦起

作者:奇儒

夜,已无声无息的披染在一际天地里。

无论是大城小镇,夜总是无私的施展它的神秘和美丽。如果你有心,当会发觉夜有着许多的面貌。

有时,它像一个萱蔻初长的少女。

有时,它像一个字闺望眼的少妇。

有时,它像一个骋驰风发的英雄。

而有时,有时只像一个落漠的诗人,低低在叹息着。

苏佛儿将眸子由一弩的星辰中收了回来,这已经是良久以后的事了。

他道:“如果──,在京城里的那个修罗大帝是假的,真的又在那里?”最有可能的答案就是苗疆!

而且是苗疆阴府别门、云雾山、天蚕宫!

米小七沉沉叹了一口气,望向苏佛儿,终于由chún间迸出三个字:“阴人麟──。”

是了,如果修罗大帝就是“一神蛊主”阴人麟的话,那便可以解释许多事。

修罗大帝近二十年来在苗疆中开始拓展势力。

阴府别门上下千百名使蛊的一高手反而遭到“逆天蛊噬”所制。甚至,连阴府十八长老都“知道”修罗大帝去了京城,而自己这端却是没什么音讯消息。

苏佛儿想到的一件事是:“冷前辈要单文雪到京师,并且暗中安排了俞灵、赵抱天、龙入海和小西天、白梦娥、唐玫等人分批前往,目的只有一个──。”

就是救冷无恨!

因为冷无恨遭到修罗大帝的“清音神功”所制,而今为了解开“清音神功”的禁制。唯有引诱对方再施展一次。

而且,由其中寻找出克制之法。

问题是,在京师里的那个修罗大帝是谁?他是否也会运行“清音神功”而达到冷明慧所设的计谋效果?

米小七提出了一个更可怕的假设:“在京城里的修罗大帝,其实是真正的一神蛊主。”

原因是,“万人登仙蛊”是非常难以控制的蛊术。

设非是在蛊术上有极深极上乘的钻研,只怕早就遭反噬丧命。

苏佛儿心中一震一跳,脱口道:“难道”一神蛊主“和阴人麟不是同一个人?”

他同时又想起一个人来──阴一叶!

阴一叶是不是看出了端倪?或者他根本是九重鬼寨里的一员?

“你为什么想到他?”

米小七的问话,苏佛儿理了理思绪后才道:“我是想,以阴人麟一个人的精力和时间,很难在一夜之间毫无漏洞的对十八名长老下”逆天蛊噬“……”

因为,“一神蛊主”很少和他们会见。

而阴一叶却是他们之中的大哥,镇日相见着。

米小七长长嘘了一口气,叹道:“如果我们的假设都成立,那么阴一叶是不是真的反悔?是不是真的如他所言想要除掉阴人麟和”一神蛊主“?”

苏佛儿不知道。因为,这件事已然太过奇异,充满了不可知的变数。

他摇了摇头,站立起来;对生的米小七亦起身之际,这天沙居外头数名汉子大笑中跨了进来。

只见是三名穿着白色丝绸的四旬左右汉子,围扶着一名员外服饰打扮的六旬老者。

苏佛儿和米小七并未特别在意这四个人,自顾是叫了小二来清点付账。

却是,那四名汉子坐到了隔两桌外谈笑着。

那名六旬员外打扮的男子当先朝身前座上的三名白衣汉子抱拳道:“老夫今天当真开了眼界。想不到三位整人的功夫这般了得,真是替吴某出一口恶气。”

此生对面的那汉子仰首打了个哈哈,得意以极的挥手道:“吴员外这般器重我们阴氏三兄弟,怎么说也得替你这位大哥整治一下姓娄的那老小子──。”

左首的那个接腔道:“可不是──。哈……,你看看那姓娄的狼狼像。今后只要我们高兴,随时可以叫他出丑难看……。”

这一段话交谈里,最引得苏佛儿和米小毛注意的,当然是“阴氏三兄弟”这五个字。

苏佛儿和米小七对望一眼,旋即伸手阻止要收碗盘的店小二,低声道:“小二哥──,方才喝了酒现今了有点头晕,上点儿茶吧──。”

他随手塞了一小锭银子,眨了眨眼。

这年头有钱啥事不好办?那店小二喜吱吱的笑着:“自然、自然──,是我们待慢了爷──。”

苏佛儿看着店小二忙去了,便向米小七使了个眼色又双双坐落。

只听,两桌外的那个吴员外又道:“佩服、佩服──,三位神技足可跨赞于天下。只不知……方才对姓娄的那法子是不是传说中的什么……摄魂大法之类的?”

这三个白衣汉子老大阴森森仰头大笑,半晌才摇头道:“吴员外──,这你可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吴员外陪笑着:“那就请阴兄指教……。”

阴森放看了两个兄弟一眼,这才很神秘似的压低嗓门儿道:“摄魂大法只能用于一时,不济事的……。”

他嘘出一口气,才道着:“这个,其实是本家中一种蛊术,可以控制人的一种心神大法……。”

阴森放的话一出口,这端的苏佛儿和米小七双双一震。如是所言,那么修罗大帝的“清音神功”或许和这个有所关联了。

当下,他们更专心听着,连那小二送来的茶盅也兀自放着,没沾上半口。

那个被称做吴员外的六旬老者果然发出一声惊叹,讶道:“有这种事?那……单凭这个不就可以控制天下?”

他这话说的极轻亦极兴奋。

却是,阴森放摇头道:“以我们三兄弟的火候只能对未学武或是功力根基不够的施以这等蛊术。若是遇上了武林中异人高手……。”

他说到了此,便自仰首饮酒,不再这语。却是吴员外紧问了一句:“那──,这种蛊术练到了最后是不是可以……。”

“嘿──,问的好!”阴森放大刺刺喝下一壶酒,这才满布血丝的双目一睁,低沉着道:“是有人可以练到这种成就──。嘻,就叫做”清音神功“……。”

他阴森放说出口,苏佛儿和米小七心中猛跳,暗里两人心中已有了一番计量。

阴森放似乎是酒一下肚便口无遮拦了,只听他哼哼笑道:“吴员外,今天你交了我们兄弟三人算是上辈子积了阴德,走运的紧──。”

吴员外一楞,旋即陪笑着嘿嘿:“当然、当然──。”

“你不明白的……。”阴氏三兄弟的老二阴白水也忍不住接道:“不要三日,待我们的主子……。”他猛灌了一口酒,哈了一口气出来,续道:“待我们主子控制了一个宫里的女人后,那时你便明白了……。”

“是、是──。”吴员外陪笑着:“来、来──,我们好好庆祝一番,快意畅饮三百杯──。”

当下阴氏三兄弟轰然叫好里,四个人便是大饮大吃了起来。这一番折腾,约莫过了一个时辰,已是戌时将尽。

这厢阴氏三兄弟才推盘而起,笑道:“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有事儿要赶回京城里办,这就回去……。”

吴员外也急急站起,自怀中取出一张银票递交到阴森放的手中,笑道:“多谢三位出手。这是尾金五百两黄金,请三位笑纳──。”

阴森放也不客气的一把揣入怀中,点头道:“好──,和为兄你做事乾脆的很。嘿、嘿──,他日有这门生意你尽管介绍来着便是了……。”

看来,他们三个是靠这蛊术赚外快银子花花。

吴员外有似嘘了一口气,点头陪笑着:“当然、当然。”

一阵道别后,阴氏三兄弟便自迈开大步出了天沙居。

当然,他们不知道暗中早有两个人在等着。

在前往京师的官道上,阴森放得意洋洋的策马而行。身旁,阴白水忽的转头问道:“老大──,我忽然想起一个可以赚更多钱的方法……。”

阴森放了一声,回道:“什么法子?”

“我们刚刚为什么不对那姓吴的也下蛊?”阴白水说着:“那老小子怕死,一定会交出一大笔银子来……。”

这阴白水身在策马急行的老二阴千山亦叫道:“是啊,我们怎么没想到?”

两人这么一说,那阴森放猛地拉扯着马辔,便生生停了下来,拍拍脑袋瓜子道:“是啊──,我们怎么都没想到这点?唉──,白白失了这个机会……。”

阴千山人在马上跺了跺马蹬,叹着:“可不是──。只是现在时候已经晚了,再回宛平镇只怕赶不上时间……。”

阴森放沉吟着道:“正是。今晚蛊主有特别行动,若是迟归误了大事可不妙………。”

言下之意,大是可惜方才一念未及。

他们长久居处于苗疆荒山内,平素少和世间接触,是以心中城府不深,但凭使技的武夫而已。

却是,这个阴白水脑袋动的快,急道:“大哥──,这事小弟有另外一种看法……。”

阴森放挑了挑眉,点头道:“你说说看!”

阴白水清了情嗓子,神秘的一笑缓缓说着:“大哥──,二弟──,你们想想。如果我们回头去找那个姓吴的捞上一大笔钱后远走高飞,过着安安乐乐的日子岂不是好?又何必在那儿卖命流血,说不定落个不得善终。”

这话又真他妈的有道埋极了。

阴千山拍手道:“是啊、是啊──。”忽的,他又皱眉道:“这个样子做好吗?昨天我们和这个姓吴的在京城里碰面一见如故答应替他出口乌气,现在又……。”

阴白水哼道:“二弟?无毒不丈夫啊──。”

这时,阴森放似乎是下了决心似的点点头:“不错!人总是要赌上一赌的──。二弟,这件事就照着大弟的意思去办。捞了钱人走路,快快活活的去……。”

三人这般议定了,旋即调转马头要回宛平镇去。

却是,当道有着一双男女跨骑于骏马之上默默立于三人的面前。

“你们那里都不用去了──。”那个长的还不错的男人笑道:“因为──,你们要跟我走!”“阁下照子放亮点!”阴白水冷哼道:“最好别惹祸上身吃不完兜着走──。”

“不会──,我保证不会。”这回换成是那个出落的标致的姑娘说话:“如果你知道他是苏佛儿,你一定不敢说这句话!”

苏佛儿?那小子是苏佛儿?

阴森放吓叫了一声,对着那个女的道:“他是苏佛儿?那你……你是米……米小七?”

米小七笑了,笑的很愉快的道:“你真聪明!”

单文雪望着一双儿女,心中充满了甜蜜,却又有着一丝的酸楚。

当然,她明白自己之所以有着那股无可言喻的轻痛,是因为苏佛儿并不在身旁。

而且,更重要的竟是跟一个叫米小七的女人在一起。

这些日子,由苗疆传出的消息已然进入到她的耳中。苏佛儿和米小七大显神威于苗疆阴府,大挫九重鬼寨的势力。

现在,江湖中千千万万人歌颂着他们。

她有点怀疑的,是冷明慧的安排是不是别具有一层的深意?

除了寻找出救冷无恨的方法外,他是不是别有一番心思在着?

她不能不疑惑,因为传说中修罗大帝已在京师,却是没半点儿动静。

难道连“天下第一诸葛”也有算错的时候?

她轻叹气,门口传着婢女的轻唤:“小姐──,人参炖鸡汤熬好了……。”

说着间,那名叫青荷的婢女已自是推开了门进入:双手间捧着红漆柏木盘,上头正放着汤香的玉碗。

单文雪轻拉盖了毛裘于苏禅文、苏禅雪身上,抬眉轻叹着:“我不想吃,你拿出去吧?”八一三“不可以──”青荷摇头道着:“太后特别命令小婢无论如何要好好补小姐你的身子……”

单文雪苦笑的回道:“义母这般要我吃着,不需一个月使得胖上好几圈!”

青荷笑道:“那才好啊!有福相嘛──。”

“算了、算了──。”单文雪挥手道:“你拿出去吧!”

青荷像是颇为为难的里着,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单文雪看她这般为难,不忍心的叹气道:“是啦──,你放下吧。待会儿我再用就是了……。”

青荷应了一声,放下了盘碗,便自一福道:“小婢告退。待会儿再来收拾──。”

单文雪点点头,看着青荷转身出去,却是那女婢在门口槛儿处绊了一下唉叫跌倒。

单文雪又好气又好笑的斥道:“怎么搞的?连走路也不会了嘛?”

她摇着头,却是一忽儿脸色变了变。

因为,青荷并没有爬起来,而且一动也不动。

单文雪倏的将白玉描金扇置于掌中,冷冷哼道:“是谁这般好大胆子敢在宫里杀人?”

风,由门窗卷入一袭秋夜的凉意。此刻,已是子时中半,正是雾生之时。单文雪精亮眸子闪了闪两转,冷哼中突的朝右边窗口出扇拍点,斥喝道:“小贼──。”

果是,窗口正好跃入两道人影全身蒙罩于黑衣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卦起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