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悲咒》

第二章 风格

作者:奇儒

“双鬼来,亡魂怖;双鬼走,亡魂哭--!”

一声声娇艳的呼声,此情此景反而令人心中大为震撼,直似由修罗地狱中冒出来的索命无常。

苏佛儿朝米小七一笑,道:“这年头的姑娘怎么老是喜欢东唱唱、西唱唱?流行啊--?”

米小七轻轻一笑,回应道:“总有人要特别一点嘛!”

“特别?”苏佛儿笑道:“那哥哥我那一点可以特别?”

米小七咭的一笑,指指他的鼻子道:“脸皮厚是你最大的特点!”

苏佛儿闻言,仰头大笑道:“好,那就麻烦大小姐你在这儿照顾一下,那两个女鬼我去厚脸皮一下便是了--。”

苏佛儿话声一落,已往那双鬼发声的方向而去!

米小七含笑望着郎君的背影,缓缓又将目光收回来,此刻,俞灵的刀势显然已是稳定了许多,脸色也恢复了红润。

龙入海一脱手,当下便盘腿坐了下来,开始运功调息。众人此时也纷纷坐下,各自运气。

米小七方放心下来,蓦底,一种奇怪的声音响起!

那声音,细细长长的,很像一种丝竹笛的乐音。

这声音一出,米小七不由得脸色大变。

这个声音,这是米字世家的招唤令!

无论是谁,无论正在做什么事,只要这声音一出,只要你是米字世家的人,就得必须立即赶往会合!

那是由一种叫天芦笛吹奏出来的乐音!

而且,必须用某种很特别的心法吹奏!

这种乐音响起,代表米字世家的当代掌门有了危机,是紧急的召唤!

问题是,米小七才是真正的当代掌门,那么,吹奏的人是谁?

米小七一摸身上,那天芦笛还在!

难道,天下竟有两支天芦笛?

米小七想去探一个究竟,可是她不能走!

因为,暗中最少有七双目光在窥视。

苏佛儿当然也听见了天芦笛的声音。

刚好,他也知道米字世家的这个暗讯!问题是,这不是米小七吹出来的。

因为,声音来自远方!

那么,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苏佛儿已经没有时间去思索,因为,“欢喜嚎泣”双鬼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

苏佛儿皱了皱眉头,旋即开朗一笑,道:“两位大姑娘贵姓芳名?”

双鬼显然未料到眼前这小子有此一问,当下便冷哼一声:“梅四寒--!”

另一个也冷冰冰的开口:“后枫岚--!”

“好名字!”苏佛儿笑道:“人儿俏,名儿更俏--!”

梅四寒冷冷接道:“还有更俏的呢!”

说着,那梅四寒怒娇一声,便如很火苏般往苏佛儿左方而来。便同时,后枫岚亦不少慢的自右顶罩下。

眼前两人一出手,大大是和稍早的风铃伞不同!

苏佛儿一楞,沉住气缓缓向左横跨,右脚随即旋轻如风轮。

后枫岚人在半空,冷斥一声,手掌来势不变的忽罩而下!

另端,梅四寒一振双臂,现就“拂手七杀”的手法往苏佛儿身躯逼来。

迅间,三人已接触,交迸!斗然一声朗笑如龙吟,但见那苏佛儿往上拔起,手上线索已是激飞而出。

那梅四寒的一双柔夷方要施展开来,怎料被苏佛儿的细索以一种奇妙的手法捆住!

后枫岚急的一纳气,硬是将出手转为收手,把那梅四寒的身躯接住。而同这刹那,苏佛儿再度出手。

只见他手上的那条丝线如同波浪般涌向梅、后二人。

梅四寒口里娇呼一声,一个旋身向右闪开;后头的后枫岚倒也不是弱者,亦是身子一缩一蹬,硬是避过了这千钧一发!

梅四寒和后枫岚互视一眼,双双扬手打出一颗淡红的子弹来。

苏佛儿眼明手快,真他奶奶的,最毒妇人心竟然用这“百葯不解醉仙丸”来跟哥哥玩?

苏佛儿此时可明白了这线索为武器的好处。

只见他右臂一振、一拖,硬是把差点落地的醉仙丸捞了起来。

苏佛儿可没料到方方到手的刹那,他已是栽倒在地。

梅四寒嘘了一口气和后枫岚互视一眼,便似要上前查看。

那后枫岚急阻止道:“且慢,让我试试--。”

后枫岚说着,便是一斗长袖;只见有数点金光奔闪而出,俱俱招呼到苏佛儿背上五大穴!

后枫岚微微一笑,点头道:“现在可以将这小子交给大帝了--。”

足足半个时辰以后,所有人才嘘出一口气。

唐玫叹道:“老字世家的毒果然有惊人之处--!”

赵抱天睁开了眼睛,不由得皱眉道:“咦--?苏佛儿那小子那儿去了?”

每个人都看向米小七!

米小七叹道:“追‘欢喜嚎泣’双鬼去了---。”

龙入海急声道:“多久时景?”

“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

所有的人心往下沉。以苏佛儿的个性和武功,半个时辰怎么会还没回来?

小西天一皱眉,道:“往哪个方向?我们去看看!”

米小七指了指方位,却摇头道:“我另外有急事,不能陪各位去了。”

米小七和苏佛儿似乎有那么点情愫,在场的人不是瞎子,他们都看得出来。

因此,当米小七表示不能去时,那一定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

所以,他们都能谅解。

米小七担心的是什么?就是方才半个时辰前吹奏的天芦笛笛音。

这件事,可能关系到米字世家的存亡!

所以,她不得不走。不得不放下儿女私情。

小西天第一个飘落西院,凝目看了一回;忽的,他脸色沉重了起来。

冷无恨心中焦急,急道:“小西天气苏哥哥他怎么了?”

冷无恨自小即和苏佛儿一块长大,自然是关切异常。

小西天皱眉,沉吟道:“有人用了百葯不解醉仙丸来对付他!”

唐玫双眉一挑,哼道:“又是老字世家的玩意儿?”

赵抱天皱眉道:“莫非苏小子叫人给抬走了?”

小西天看了周围一下,淡笑道:“走吧,我们到别处找找!”

这话大有学问,所有的人立刻明白一件事,而且都很想捶小西天。

一开始这个和尚故作紧张的令人提心吊胆,现在还笑的出来。这只代表一件事,苏佛儿是被抬走的,但是是自己想被抬走的!

米小七迅速到了天芦笛发音之处。只见,在月色下耸立而起的一块巨岩上,坐了一名中年文士,也正是那日和苏佛儿在酒馆中遇到的。

米小七心中一震,双眉轻皱。

再细眼一看,那巨岩之下已然聚集有之,四十名各行各状的人物,男女老少的一片,全然鸦雀无声。

米小七微微一皱眉,正待要混入人群中;冷不防,那中年文士冲着她一笑,郎声清澈道:“那位姑娘--,可是米字世家中人?”

米小七轻的一哼,道:“正是--!”

旋即,她瞪住对方,沉声道:“不知阁下是否米家世家中人?”

此话一出,全数巨岩之下的人不禁哄然而起。那米小七这话岂不是有意挑衅?

米字世家中人,又岂会不知天芦笛正是家主的信物?

米小七依旧沉然大度,仰首朗声道:“阁下怎不回答米某之言?”

中年文士仰首大笑,道:“米尊自然是米字世家中人!”

米尊?这中年文士是米尊?

米小七的一颗心不由得沉了一沉。

对于眼前这人,她绝不会没听过。当年她爹那一族支有一个兄弟,自幼便是聪明绝顶。不论是天文地理、奇门遁甲或是哪一门武学皆大有涉猎。那人就是米尊。

只可惜,那位米尊自幼即自视极高,从未将米家前辈放入眼中。远在二十年前,已自是在昆仑山一带失去了踪迹。

怎料,今天又重新出现在自己眼前?

米小七双眼一凝,不由得一揖道:“阁下果真是米尊叔?”

米尊仰首轻吭,微笑道:“小七侄女,见了叔叔难道忘记了礼数?”

米小七轻一抬眉,自怀中取出天芦笛。当下,只见自己手上天芦笛在月下闪闪发亮,便是引起一阵騒动来。

米字世家中人心中当然震撼,怎的会出现两支天芦笛来?

米小七郎声道:“米小七为当代米字世家掌门人,相信叔叔也是知道的了--!”

米尊仰首大笑,道:“没有天芦笛和天芦笛心法为证,又何以明?”

米小七双眉一挑,娇然一笑,便是将天芦笛啜口而奏。谁知,那心法一动一劲,竟然没有半点声响。

米小七心中一愕,再度使劲用力,依旧是无声!

米小七心中大惊,立即迎着目光一看,但见自己手上的天芦笛不知何时已叫人用内力暗劲所震成四条裂缝!

米尊在那头仰天大笑,道:“众米字为顶听着--!”

这话一出,巨岩之下三、四十人齐齐轰答了一声!米尊含笑接道:“米小七谣言江湖,自命为米字世家传人。其心其目的是何,列位心中当是明白!”

当下,众人中便有人答道:“莫非是谋害了米太爷吗?”

米大爷是米字世家中人的神明,却是在今年不明不白的暴毙而死,自是,米字世家中人多有传言,恐米太爷是遭人设计暗算。

米太爷的武功出神入化,设非亲近之人又何以得手?

自是,一切箭头便指向米小七而来!

米小七斗然受此羞辱,心中自是大怒;旋即,她沉住气冷笑道:“米尊,小七尊你一声叔叔,但又岂敢坏了家规门风?”

她一沉气,喝道:“凤眼多情,情众生梦!”

米尊双眸一闪,“嘿,嘿”一笑,道:“凤眼?你以为我没有吗?”

米尊右手一抖,自是有一粒似米光华闪动在手上!

米尊手上摔震,那米粒自向米小七迎面而来,米小七心中大惊,眼前米尊所用的手法,便真是凤眼心法!

米小七心中不由得暗暗叫苦。

立即,亦是右手一振,将一颗“凤眼”扣了出去,只见,那两粒光华在空中交错,“叮”的一声细响,各自要落了下来。

米小七轻哼一声,立时拔身而起,左手又是一振,便自又是一颗“凤眼”朝米尊激射。

那米尊双眉一挑,猛的双掌猛拍间,一股强大罡风罩出,旋即是托动左脚,往左方跨下堪堪避过了随之而来的凤眼。

米小七心思透剔,立时明白那米尊身上只有一颗凤眼。果然,米小七身势跃起接住回绕回来的凤眼之际,那米尊已是引没于月色之中。

这一个突然的变化,显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米小七当下便不犹豫,往前便要拾起落地的两颗凤眼观看。冷不防,暗里三把快刀抡至!

米小七轻哼一声,身子一矮一挫已是将凤眼执于手中,顺势,身中对着暗袭的三个人叱道:“谁这般无礼?”

眼前,只见是三名瘦乾的汉子,倒是太阳穴鼓的老大,显然是内外兼修的好手。

右边那老头子冷嘿的一笑,沉声道:“小女娃子,你谋杀了米太爷,现在又来抢掌门的职位吗?”

米小七哼的一声,冷笑道:“你可是糊涂了,难道不知道米小七我才真的是当代掌门?”

右首的老头子哈的狂笑,赤目暴呼:“兀这女娃,不但杀了米大爷,连那把凤眼也偷了去。幸好方方米尊留下一颗露了一手,否则只怕我等也叫她骗了--。”

米小七气得脸色胀红,怒道:“难道你们真的执迷不悟?那米尊为何不敢出面,却指使你们三个来挡箭?”

“谁说老夫不敢出面?”

米尊不知何时又悠然的出现在背后巨岩上,只见他含笑负手而立,淡淡道:“老夫只不过有点事儿赶到办罢了!”

米小七冷冷一哼,道:“那这般凑巧?”

米尊仰头大笑,道:“偏偏就是那个姓苏的小子这般巧--!”

米小七心中一动,不由得脱口道:“那个姓苏的?”

米尊不说话,只顾仰头大笑便往此去了。米小七心中一紧,稍一皱眉猛的展开了攻击!

她的目标,是眼前的三个老头子!

因为,她突然发现了一件事,就是这三个老头子手上都戴了一枚戒指。

有戴戒指的人不少,可是,像他们这种手上是带着血红石的绝对不多。

据她的资料所知,如果没猜错的话,眼前这三人便是“血野林”里头的人。

血野林,这个组织,江湖上除了米字世家以外绝对没有人知道。

那是一个专门管辖米字世家中十恶不赦的罪人之处。每一个入林的人,必须戴上“血红石”雕铸的戒指。

这种戒指葯,毒相生,终生不得离指。否则,便是当场毒暴而亡!

当然,血野林中人也不能离开那片林子!

三个老头子显然没料到小七竟然会不顾苏佛儿的安危而向他们攻击。

所以,等到他们发觉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在江湖上,太晚的意思就是败,就是死!

米小七含笑的望着躺在地上的那三个老头子,冷冷一笑朝在场众人道:“各位请看看他们手指指戒!”

众人原本被搞得一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风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悲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