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悲咒》

第三章 七情

作者:奇儒

萧天魁要的人会是怎样的人?

这点,棚子里所有的人都会觉得很有兴趣;而且,他们都相信这个人一定很特别,相信这个消息他们的主子都会有兴趣。

萧天魁环顾棚子里一眼,忽的大喝出来!

程霸很注意,很注意萧天魁的每一次出手,每一个身法。

然后,忽然他觉得自己由脚底凉了上来。

萧天魁的出手太过恐怖,他的每一个招式,每一个变化,完完全全出乎程霸所能揣想的范围之外。

棚子里,原先坐着的八个人,三张桌尚不同所属的八个人全部在刹那间死于萧天魁的手里。

程霸呆愣住,耳畔只听到一声叹息:“你这是何必?这样出手未免太狠了一点!”

说话的正是方才萧天魁注视的“汉子”;只是他将斗笠取下,露出了娇美如天仙般的容貌来。

米小七!

萧天魁双目一闪,淡淡道:“你应该知道,他们是九重鬼寨,独孤世家和朝中元门的人。”

米小七俏目一闪,哼道:“不错,姑奶奶我是知道!”

萧天魁大笑,道:“我帮你除掉这些鼠辈你不感激?”

“谢了---。”米小七冷声道:“真是太感谢你的多事!”

萧天魁双目闪动,沉声道:“是吗?”

此时,程霸、大虎和另一名汉子已然围住了萧天魁。隐然中,自有三才阵势扣住,萧天魁冷然一笑,朝米小七哼道:“你忍心叫他们送死?”

米小七嘻的一笑,摇头道:“你想,你能在我面前杀的了他们?”

萧天魁倒是没多大把握。因为,米字世家的“凤眼”实在是太可怕的暗器!

数月前在白虎镇乘龙车行已经看过一次,更何况当时用的是半粒米而不是真的凤眼。米小七缓缓续道:“你找我到底是要做什么?”

“很简单——,”萧天魁冷冷道:“想娶你回去做老婆!”

这几个字果然很简单,米小七听在耳里却是忍不住的吓了一跳,道:“你这种人会喜欢我这种人?”

“不会!”

萧天魁的回答更令米小七奇怪:“既然不会,那你这么做又是干什么?”

“如果你想知道,我到可以告诉你!”萧天魁双眸闪动,冷笑道:“因为苏佛儿喜欢你,所以——。”

所以他一定要得到米小七。

因为,他的一生似乎就是为打败苏佛儿而活的。

米小七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为什么萧天魁第一次出现江湖时在木筏上要挂着黑色火焰的旗帜!

这是一个宣战,一个对苏小魂后人的宣战!

米小七冷笑,盯柱萧天魁道:“你想想,我会答应吗?”

“我会有很多种方法让你答应的——。”萧天魁注视着前面三个人,缓缓由袖里抽出一把玉金合铸成的扇子来。

那扇,一股冰寒之气充塞于茶棚内!

“玉龙骨?”程霸见了那扇忍不住叫道:“来自东瀛的玉龙骨?”

玉龙骨是扶桑一名兵器名匠的名字。而他打造出来的兵器,人们总称为玉龙骨。这个人有个嗜好,就是兵器上一定有某一部份是玉石和缅金合铸!

萧天魁看了程霸一眼,点头道:“不愧是太白金星镖局的副总镖头,这点见识还有!”

萧天魁冷笑一声,转头再度望向米小七道:“米大小姐——,你当真要这三人为你而死?”

米小七当然不愿有人为她而死,但是,眼前这三人却不一定会死。因为,她对其中一个人有信心!

米小七嘻的一笑,道:“姓萧的,你有把握几招内击倒他们?”

萧天魁心中一动,环顾了三人一眼,沉声道:“最多不会超过三招!”

“我可以跟你打个赌!”米小七微笑道:“如果他们可以撑过十招,你打算如何?”

萧天魁双眉一挑,道:“你不出手?”

米小七点头。萧天魁仰首大笑,道:“好!如果他们撑得过十招,萧某人沿路上负责帮你清除那批杂碎,一路送你进醉仙楼!”

米小七淡淡一笑,道:“如果你赢了呢?”

萧天魁自负一昂首,傲然道:“萧某人再打败你,要你心甘情愿的跟我走!”

“可以——。”米小七寻个位子坐下来,好整以暇的道:“现在,你先出手还是他们?”

萧天魁出手之际,果然如闪电破空而至。一切正如他的估计。

他挑的第一个目标便是程霸;萧天魁出手的第一个原则是,把对方最重要的角色解决掉,这样便可以迅速瓦解对方的军心。

萧天魁出手,玉龙骨拍倒程霸的同时,一个倒卷亦劈倒了大虎!

只不过一招,余劲未失的点向最后一名汉子。

萧天魁嘴角浮现了笑意!他对自己的出手满意极了,甚至只要一招就可以解决掉这三个囊货。

那名汉子身子滴溜一转,硬是避开了萧天魁这一击!

萧天魁冷哼一声,手臂一撞、一拱,直直扑撞那汉子门面而来。那汉子似是手忙脚乱的啊叫一声,右手挥出来挡萧天魁这一撞!

萧天魁双目一冷,肘上力道又加了三分,打算一撞间让这家伙脸碎面破,谁知,对方的五指搭了搭,便自借力一偏头闪了过去。

此时,米小七在旁呷了一口粥,边数道:“两招了!”

萧天魁心中一懔,不由得手上又加了几分劲!

只见,萧天魁身子往后方倾斜,双掌做出撑地状来。这姿势可是大大违反一般武学的常规。

分别,这是将全身空门卖给了对方。

米小七刹那睹见,心中不觉一惊。她可没想到,眼前这个萧天魁竟然会塞外隐代奇门的逆天神功。

要知,隐代奇门市江湖上特异立行的一支。甚至,江湖上不承认有这个门派存在。

因为,他们从来不在江湖中走动。

米小七之所以知道,那是因为米字世家的资料遍及波斯以西,包括那些金发绿眼的洋番子亦有记载之故。

太白金星镖局那名仅存的汉子见到萧天魁以这种方式向他冲来,嘴角一声冷笑中猛的出拳。

拳式很平凡,正是家把式的“直捣黄龙”。

萧天魁冷喝一声,硬生生的以胸膛上前去挡撞这一击。只见在两相碰触的瞬间,萧天魁的双掌灌注真力的往地上拍去!

米小七见景,不由脱口叫道:“不好!”

此电光石火之间,萧天魁自是转了个半圈,右臂横扫如棍,直撞那汉子肩头而来。

且莫看这招“横扫千军”平常得很,其中气机之烈,是将对方方才那拳触动体内的潜能在瞬间爆发出来。

那汉子心中大惊,却能临危不乱,双掌似迎风柳絮轻飘飘的搭住萧天魁的手臂。

萧天魁这端一使力,那汉子已是随风而起,顺带了一式七腿连环!萧天魁斗见这般。口里大喝一声“好”!双长又自连连使出“扭转乾坤”、“玉碎天地”、”剑舞阴阳”。

这三招一式紧扣一式,端的是好一番杀着!

萧天魁自是极有把握,以这三招足以名震天下。

因为,塞外三大剑客之一的林飞月就是败在这手下!

那汉子在这紧密三招之中,果然是手忙脚乱,危险之状不可言喻。不过是转眼间,萧天魁的双掌已搭上那名汉子的顶上百会穴。

萧天魁劲道一放,口里大吼一声,叫道:“去死!”

说也奇怪,那汉子在这必的关头下,竟然还能从容的一缩身子,硬是移开了三尺之距!

这三尺,足以令萧天魁由胜而败。

只见那汉子两臂翻转,硬生生逼退了萧天魁三步!

萧天魁只觉一股怒气冲上天门,大喝一声便要死命攻击。

谁知,一道身影“唰”的落到面前,立时有一道剑指气机攻来。

萧天魁一惊,侧身避过,一看来人竟是米小七!萧天魁冷然道:“米小七,你这是做什么?”

“十招已过!”米小七俏皮一笑,道:“难道我们萧大公子是个言而无信的人?”

萧天魁闻得此言,不由得气机为之一滞,茫然道:“是吗?”

米小七哼道:“是不是你自己算算——。”

萧天魁茫然点了点头,朝那汉子道:“方才你那是什么身法,能够躲得过‘剑舞乾坤’?”

那汉子低嘿一声,半晌才缓缓道:“缩骨移地——。”

“缩骨移地?”萧天魁脸色一变,道:“阁下是内茅山的传人?”

“有见识!”那汉子取下了斗笠,露出一张四旬中年人的面容来。只见他沉厚稳达,自是有一番别具的风骨。

这时,倒地喘气的程霸和大虎也站了起来。

萧天魁注视眼前的四人一眼,咬牙道:“阁下可是江湖中传说,太白金星镖里面的‘李太白’?”

那汉子一笑,道:“在下正是李五指!”

“抬贵手”李五指是个神秘的人物。因为,他的临摹之术天下无双。

更神秘的是,据说他的武功深不可测。因为,要能临摹的出各式各样的书画,非得极上乘内功心法,否则无法达到从心所慾!

萧天魁咬牙,点点头道:“好,萧某今天是认栽了。不过,我有一件事想明白——。”

米小七哼的一笑,接口道:“你是不是想知道,为什么太白金星镖局要保这趟镖?”

萧天魁的确很想知道。因为,在他的资料中,米字世家和太白金星镖局并没有任何关系。而太白金星镖局也不可能放弃本身立局的规矩来保这趟镖!

“你想知道可以!”米小七笑道:“可是,你同样的要告诉我一件事!”米小七一顿,盯着萧天魁道:“你怎么会逆天神功的?”

萧天魁心中一懔,鼻孔里哼的一声,转身就走。半晌,在远处方传来一句话:“我会遵守赌约,安全的送你到醉仙楼——。”

李五指打退萧天魁的事一天内传遍江湖。

这件事,当事者的两个人都是武林中人很有兴趣的话题。

尤其,这中间又牵涉到米字世家传人,米小七!

李五指的功夫到底如何?

萧天魁怎么会逆天神功?

这都是他妈的有意思极了的事。苏佛儿左思右想了半天,忽然觉得眼前有件事比这个更重要。

他苏佛儿现在正坐在一间蛮有名的茶棚里。这座茶棚就叫做“小愁斋”!

小愁斋最有名的当然是它的上毫铁观音!

当然,在一百三十年后,小愁斋出了两位非常有名的主人,李北羽和杜鹏。而在现在,谁都只会想到小愁斋的铁观音是洛阳城外的一绝!

苏佛儿正在喝第三泡的时候,看见了一个非常非常漂亮的女人。

不只是苏佛儿,整个茶棚的男人女子全看到了单文雪。

因为,男人会看漂亮的女人。而女人,也会看漂亮的女人。

眼前这女人的美,或者可以令读过书的人想起古代的貂蝉、西施来。而更有一番味道的,是那一身散发的书卷味儿和如冰雪般的眸子光彩。

“妙人儿——。”苏佛儿忍不住脱口赞道:“若是取名文雪当是洽当的紧!”

单文雪闻得苏佛儿这般叫着,忍不住嫣然一笑,旋即又寒下了脸,冷冷道:“本姑娘名字可是你这臭男人随口叫的?”

单文雪这一回答,不禁大出众人意料之外,纷纷讶异交口相谈:“有这般巧事,莫非她真的叫文雪不成?”

苏佛儿自个儿也吓一跳,摸了摸脑袋,自言自语道:“难不成我今天特别聪明了,一猜就着?还是她爹娘跟我世上辈子渊源,想法却是一样?”

那姑娘冷哼,耳朵硬是伶俐的听见苏佛儿一番话,冲着他答道:“你是不笨!姑娘我是姓单名文雪——。”

他单大姑娘这厢轻启樱chún回话,指惹得满棚男子坐立不安。自是,各自有一番忌妒苏小子来。这小子怎么看怎么的没一丝样儿,人家大姑娘怎会瞧上他那一点直冲着他回话?

在场,单身的是又咬牙又踩脚。至于带伴儿的,恨不得身旁的相好借故离开到十里外去买个东西。

众人方自可惜话的先机叫人抢了,谁知那文雪又是一个优雅移步,到了苏佛儿面前坐下道:“上毫铁观音就是要三泡才出味——。”

这下,更是要激起众怨。这短短一句,直撩的个个男子捏衣角,脚顿地,设是自个儿而非大庭广众,只怕要大呼抢地的撞出一头包来。

且说单文雪这厢坐下,苏佛儿反倒笑了起来。

“姑娘认识在下?”苏佛儿问了一个大家都认为非常非常愚蠢的问题。

“不认识!”单文雪淡淡一笑,道:“有关系吗?”

现在,所有的男人又希望那楞头小子继续傻下去;然后,这美人儿生气的站起来。然后——,然后——,坐到自己这桌来。

苏佛儿果然不负众望,答道:“当然大有关系!”

有什么关系?苏佛儿解释道:“因为,如果你认识我,哥哥少不得请你喝杯茶——。只是——。”苏佛儿瞄了一下众人,棚子里可是全安静的拉直了耳朵。他叹了一口气,道:“恰巧我也觉得第三泡最好喝。所以——。”

所以,他是不想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七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悲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