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悲咒》

第四章 八风

作者:奇儒

萧天魁仰首一叹,道:“天下英雄,那一个不尊重第五先生的惊天傲世绝学?”

这话是真!就连苏小魂亦钦佩无置。

米小七一叹,道:“其实以你的武学造谙,天下已够在十名之内!”

萧天魁闻言,忽的仰天大笑,良久方歇道:“天下前十又如何?若非第一,萧天魁有何用?”

米小七一哼,道:“也不知道你师父是谁,难道没教你谦虚一点?”

萧天魁刹那间像是陷入回忆中,良久之后方对中空明月叹道:“我师父之名,只怕不让于昔年的苏小魂……大侠---。”

“大侠”二字虽是勉强出口,但也是不得不说。

米小七听了这话,心中不禁更好奇道:“二十年来,有谁可和苏小魂苏大侠相比美?”

“有,当然有!”萧天魁缓缓道:“天下英雄,并不只只一个苏小魂而已——。”

菩萨我法二执已亡,见思诸惑永断,乃能护四念而无失,历八风而不动。

惟以利生念切,报恩意重,心心为第九种风所摇撼耳。

八风者,忧喜苦乐利衰称讥是也;第九种风者,慈悲是也。

——大智度论

萧天魁既是从塞外而来,一片冥冥沙海中,有谁可称得上是英雄?如果有,只有一个!

大漠鹰王!

米小七细心一推敲,不由得脱口道:“你是大漠鹰王的弟子?”

萧天魁脸上一阵激动,旋即以一种恭敬的语气道:“先师正是人称塞外霸主的大漠鹰王!”

大漠鹰王治理塞外二十年,其公正严明复与苏小魂生死之交,当真可以称得上“英雄”二字!

只是,一年前大漠鹰王为国事忧劳,竟是一病而薨。死讯所传,中原武林亦为之大恸。

米小七不由得对眼前这人有了一份亲切,叹道:“想来,你从小便在鹰王调教之下,一切要以苏大侠为榜样?”

“不错!”萧天魁扬声道:“所以,非打败苏佛儿不可!”

他一顿,双目如星的凝视米小七,道:“所以,我更要你心甘情愿的嫁我——。”

晨曦,缓缓由窗外倾泻而来。

苏佛儿辗转了一夜,此刻终如释重担似的猛吸一口气起身。

昨晚,他听得自己房门门口有人走动。

脚步轻而迟,想是佳人曾有徘徊!

他一叹,往门外走去,当是要别离之时。

门开,竟有一丝绣帕小垂。

帕是纯洁皓白,帕上有字。

字用丝绣,丝是新丝,可知昨夜才成。

字是:七情小落一生楼,三生缘来弄梦游!

他心为之大动,只是忍得,握帕巾在手半晌后方放入怀中。

他一叹,信步在楼内走一遭,这才发现早已人踪渺渺。想来,佳人已去!

他再叹,复低吟那句:“七情小落一生楼,三生缘来弄梦游”!

佳人情重,只是这生无缘。

既无缘,便无弄梦可游!

他一提心神,出了楼外,复长长一吟,猛一吸气中已往谷外长奔而去。

米小七醒来时,她觉得今天的天气好极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她体内的伤已好了大半。她信步走到门外,只见萧天魁依旧坐在原处沉思不已!

米小七走到了他面前,竟然也会露出一抹微笑来,道:“行啦!我今天要走了。”

萧天魁茫然的抬起头,淡淡回道:“请便!”

“请便?”米小七双手插腰,指看萧天魁鼻子道:“你可是要保护我一路到洛阳醉仙楼的。”

萧天魁叹了一口气,立起道:“走吧!”

二人身影方要动,林间竟生起一蒙的烟雾来。

米小七注目望去,冷笑道:“九重鬼寨那批人还是来了——。”

萧天魁以脚拭去地上的图案,寒声道:“正好可以用他们来做试验——。”

萧天魁可看的很清楚,由烟雾中有七个人走出来。

七个带刀的人!

特别一点的,是七个人全用的是又重又厚的鬼头刀。

“如果我没猜错!”萧天魁冷冷道:“你大概可以看见七星魔刀阵的威力!”

米小七已经感觉到了。眼前,那七股凝结而成的肃杀之气,已自鼓汤的一林子树叶纷飞。大似十二月的飞雪。

萧天魁往前一站,头也不回的对米小七道:“远是我的事。你在旁儿休息看看便成!”

米小七一愕,倒是不反对的停在原处。

她知道,萧天魁答应的事绝对自己做而不愿别人插手,另外,更重要的是,萧天魁想用眼前这七个人来做实验,看看是不是可以由其中领悟出破解“撩天一十六剑”的剑招来。

七星魔刀阵移动的速度很快。只一瞬间,已将萧天魁扣入必杀的死角中。

萧天魁感觉到一股强大无比的压力直迫全身而来。似乎,这七个人刀上的气机便已要分解掉自己!

萧天魁冷冷一笑,双臂缓缓抬起。

这一瞬间,令在旁观看的米小七以为萧天魁已化做一只巨鹰!一只扬翅怒飞的巨鹰!

米小七眼中不禁有了一丝激赏。到底,萧天魁在武学上的天份和执羞,有着他的一份狂热。

七星魔刀阵,有若来自九天外的魔界里。

七把刀,带看血腥和辉笑,卷起人类的极致和至深的恐惧。

七个跳跃的鬼头在沉沉迷雾中冷酷的砸向萧天魁!

萧天魁双臂往两侧拍出,一个身子高拔而起。仅仅一瞬间他化成了巨鹏,他遨翔到苍芎之上。

七把刀以一个角度齐齐卷至他的底盘。

“好”!萧天魁口里一声朗喝,右手化爪便抓扣向其中一把手的一只手上!

在九重鬼寨里的信条是,为了消灭敌人可以不要命。

所以,出刀的手没有变、没有惧。

萧天魁没有七只手,他最多最多只能挡得住两把刀。他们相信,萧天魁的手抓住其中一只手的刹那,另外六把刀也会同时的进入他身体里。

这是他们相信、他们想法,萧天魁可不同意!

只见此电光石火的刹那,说时迟那时快萧天魁已化爪为指;他双指一并夹住了刀锋,身子却乘此一势往上带了三寸。

便此三寸,已够生死之间的空隙里遨游。

到现在,米小七才真正看到萧天魁的武功!

萧天魁在敌人旧力已发新力来生的刹那,已够他将下面七个人的百会穴击破。

这种惊神泣鬼的出手,不但快而且狠。就如同大漠上的黑鹰。骠悍而勇敢。

七把刀在半空中以一种不规则的弧线昼落到地上。

刀的主人,喷出的血珠染红了黄沙一地。

萧天魁幡然的落回了地面,凝视身旁的七具体体;良久之后,一个咳嗽里,竟有一股血气直冲顶门。

他双目一黑,便是双脚一软再也把持不住的反倒。

米尊对一切布置满意极了。

血野林是在一座极为隐密的山谷里。现在,九重鬼寨的人马分成天罡三十六数组由他领导;每组两个人组成,正合一阴一阳成就地煞七十二数。

至于老鹰则率领老字世家中的神毒组,随时为进入血野林做破毒的工作。

米尊更满意的一点是,七星魔刀完成了他们的任务。

虽然,牺牲了他们七个人,却阻止了米小七!

因为米小七不会丢下萧天魁不管,也就是这样半日的耽搁,已够他米尊来完成计划。

老鹰小心的调治葯份。他由林必信身上已然找出了血野林里血红石和芒毒九天煞之间生克的道理。

他不禁惊异天地造化的奇妙,单单是毒物问的相生相克,竟有如许复杂的变化。

老鹰嘴角一丝冷笑,想起了大帝的交待。

“米尊的居心,本座早已清楚——。”

“那大帝的意思是……?”

“米字世家非灭不可,而血野林里的那批人正可以做为我们的助力!”

“大帝之意,是想借血野林埋出来的人来对付米字世家?”

老鹰不得不佩服修罗大帝的深思谋虑。

血野林里的邪恶之徒一旦迫上了米字本家的人,相同的,就是对上了锺字世家等一干人。

那么,武林一旦乱起,大帝之锋正是祭剑之时。

“血野林中共有三十九位囚犯!”米尊含笑走到老鹰身旁,淡淡道“总护法的葯可是配完成了?”

老鹰双目精光闪动,点头道:“已经完成。副座可以发动攻势——。”

米尊朗笑道:“好——!”

孝宗弘治三年,西元一四九0年,秋。

武林二十年的和平之日于此断绝——九重鬼寨燃起战火,首战直推米字世家血野林。

这一战,由清晨卯时战至未时;其间米家世家百名铁卫多次死守进退,九重鬼寨则以命搏命,血波不断。

申时起,九鬼九寨人马进入血野林。

米尊当真得意以极。他由白残生陪着注视老鹰以葯剂调理血野林内幸存的一十八名囚犯。

原先的三十九名米字世家囚犯,竟然有二十一名不愿与杀米字世家中人的凶手为伙。

这点不能不是遗憾,也不能不说是惊异。想不到血野林中一待十数乃至数十年,竟会将这些原是极恶大凶徒感化。

这一十八名血野囚犯中,有十七名是刚刚进林不久的人物。其中,最有名的是一个米凌的年轻人。

仅仅一位元老级的,则是四十年前轰动江湖的米藏!

米藏,一双手藏尽天下人的命、的魂、的魄!

米尊看着老鹰很细心的治理这些人。只见,他用一点点黑色的粉末到血红石上,那石平生的冒出一股烟雾来。

老鹰命令众人闻着,只一忽儿这些离开血野林的人本来是满身的痛苦,嗅着那些气味一个个打了老大一个哈欠,竟大大的减少了锥骨剌痛。

米尊走到了米藏面前,拱手抱拳道:“藏叔——,别来无恙?”

米藏一个脸藏在凌乱杂松的头发里,听得米尊这一问,冷哼哼的瞪起一双怪眼,嘎声道:“嘿、嘿——,小子。米龙那老匹夫怎样了?”

米龙,正是米字世家最受尊敬的老太爷!

米尊一笑,道:“或许对藏叔而言是个快慰的消息!”他含笑的望了望血野林出来的众人一眼,沉声道:“老太爷已然一命归西!”

“好!”米藏暴笑,双目狰狞通红咬牙迸出一句话来:“米龙——,老夫总算活得此你长!哈、哈、哈……。”

米藏这一狂笑,其声之藏之厚,不但是那米尊为之惊异,就是老鹰亦为之色。

放这个米藏出来,倒底是对还是错?

老鹰又极其小心的放置一些黄色粉末到众人的指上血红石上。

只见,又是一股烟冒了出来。老鹰急道:“各位,再运行小周天将烟吸入体内!”

在众人纷纷照做中,米尊含笑望向老鹰道:“总护法,这毒须得多久方能解开?”

老鹰沉沉一笑,道:“七回二十一天——。每三日一次才能慢慢破掉他们体内的芒毒九天煞!”

米尊微微一笑,道:“那真是有劳总护法了!”

老鹰乾笑一声,回道:“米副座太客气了。老夫可承担不起!”

米尊一笑,忽的将目光投向一直冷漠在一旁的米凌!

米凌到血野林内不过是一年多余,这个年轻人据说曾经得过老太爷点拨了数招剑法奥妙。

米凌为什么进入血野林?米尊唯一的资料是,米凌曾经进入锺字世家想刺杀苏小魂!

二十年来,米凌是第一个有这种念头的人。

米凌为什么要这么做?

原因很简单,他想成名。而且是成大名!

老太爷认为米凌这种人太危险。如果,一个人只是为名为利而可以去杀人,这种人就不适合在人世间走动。

所以,米凌只能在血野林里。

除此之外,据说米凌曾经干过七大巨盗事件。其中的一样,便是闯人皇宫中盗了皇帝老子的玉龙枕!

米尊记忆中还有一件事,就是米凌被抓的时候,他的头不是放在皇帝老儿的玉龙枕上。放在枕上的,是他的脚。

玉龙枕,只不过是用来搁腿而已!

血野林之战没一天之内便轰动江湖!

苏佛儿整个心提了上来。

他在惊疑一件事,在他受伤的这些日子里,米小七去了那里?

苏佛儿知道,米字世家传人如果下令,血野林外最少可以调动上千各米字世家中人。

如今,血野林被破,百名铁卫俱亡。而米小七却没有动静。为什么?

苏佛儿一路直奔洛阳,洛阳的醉仙楼!

现在,他只有借万二爷的消息来查米小七的下落。

苏佛儿由醉仙楼别院一进去就看到小西天那颗大光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小西天苦着脸,叹气道:“你可回来的真巧。”

苏佛儿瞪了他一眼,道:“干什么这付德性?撞了鬼也用不着如此啊!”

小西天摇头道:“撞了鬼还好,犯了佛就惨了。”

犯了佛?是谁!

苏佛儿的腿吓软了一半,声音已有些颤抖:“是……是他老人家……?”

小西天苦笑点头。

惨了,全世界就只怕这个人!谁?

大悲和尚!

大悲和尚出现的时候,我们苏大公子可乖的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八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悲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