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悲咒》

第五章 寒峰

作者:奇儒

米小七此际正贴身于通道入口。耳中斗闻外头这一呼唤便自屏息以观。

果然,倏忽间由四个通道口里冒出了那四名绣有太极图样的汉字来。这四名冷肃的汉子同时一个拔身,便自落到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骷髅巨石上。

米小七皱眉,眼见四名汉子各自闭目调息着,也未有进一步的行动。她心里正自盘算,忽然身遭的气流轻微的一动。

显然,有人已经到了她的身侧,米小七心中一惊,来人好深的修为,竟然到了一丈处才被自己所发觉。

只是她觉得奇怪,为什么为方也是贴着顶壁,莫非他也是有图谋于九重鬼寨?

米小七一回头就看见了元玉青!

“是你?”米小七压低了声音,望着移到身旁的元玉青恍然大悟道:“打从昨夜在醉仙楼你就一直跟踪我了?”

元玉青一笑,点头低声道:“没错!”

米小七轻轻一哼,道:“那——,洞口的几个家伙是你收拾的?”

“也没错——。”元玉青回道:“你是不是想再问,现在在洞口的那些人是谁?”

米小七的确想这么问。元玉青叹口气,答道:“我本想用调虎离山计让你方便一些——。”

本想?那意思是有了变化?

元玉青补充道:“谁知道,米尊这时刚好也带了人来这儿搅局——。”

米小七一震,道:“他带了谁来?”

元玉青摇头:“我可不清楚。只知道是个老的和个少的——。”

米小七一震,忍不住脱口道:“你能不能描绘清楚一点?”

她怕的是,那一老一少如果是米藏和米凌只怕事情会麻烦了许多。

元玉青可没有时间解释。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自顶上落了下去。因为,那四名冷肃的汉子已经听见了米小七的声音,而且夹着凛冽的杀机闪到了两人面前。

米小七可真有点抱歉的落了下来,朝元玉青苦笑:“真不好意思,拖了你下水——。”

“这倒没有——。”元玉青笑道:“迟早要和上的。更何况——,我们是一家子人?”

米小七可没心情跟他谈这些,她只想早点解决掉眼前这四个汉子,救出那名她不愿说出名字的神秘老者。于是,他低声道:“这四个家伙联手,你能挡得住?”

元玉青看了眼前四人一眼,耸了耸肩:“不知道!”

他们两个在这厢谈着,那四人就护住洞口一点也不急,任米小七和元玉青说个够。

米小七也发觉了这点,忍不住又道:“喂,你看他们的修养可真不错嘛——。一点也没有年轻人的急躁。”

元玉青叹了一口气,忽的出手。同时,他留下一句话:“就因为这样,我才没把握——。”

“太极八拳”是四个人!

四个由修罗大帝特别调教出来的一种阵法的成员。

他们练的是外功,而且,可以将四个人八只铁拳以一种心法汇合成一股不太可对抗的力道,在刹那间爆发出必杀的气机。

元玉清方方一出手,便有些后悔。因为,前方迎来的八只拳头有如铜墙铁壁般,硬是将自己压缩的没有转圜的余地!

米小七可也没讨到便宜。她原先是想利用这个机会冲过去,然后再用米字世家中不传的秘密心法来救治那名神秘老者。

而今,太极八拳的拳风却硬逼的她不得不力求自保。只见,她一面旋身错步,双掌已各拍出两股阴阳不同的力道,一把一撞向左方两人。

这厢元玉青可不怠慢,只听他口中清喝一声,已自揉身抢进,在滚滚的拳风中摆动身子,恰似柳随风摇。

正是,“柳摆十三枝”!

这身法落在米小七眼里,不由得吃惊道:“原来你也会这个?”

元玉青回以一笑,手上可没闲着。依旧是,两臂翻动间直直扣向右方两人的心口重穴!

元玉青配合米小七这一出手,恰恰妙绝无端。正如是以阴制阳,以柔克刚。同时,紧随着是以刚猛的气机贯由中指迸出!

这下,米小七不禁又脱口讶异道:“怎么你也会一点大悲指?”

元玉青的大悲指火侯虽然不深,但是已足以配合米小七那两股亦柔亦刚的力道硬是逼退了太极八拳三步。

便此三步,两人已得以闯入腹地中。

“太极八拳”四人似乎被两人逼退而大大震怒。只见他们四个口中各自发出如野兽般的叫声,同一个旋身里已各自站立四象位置将两人困在中间。

元玉青温文儒雅一笑,对着米小七道:“米大小姐,现在我们可是同林鸟,你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你啦!”

这番戏言,偏偏米小七无言以对。

眼前情势很明显,对方组成的阵势里,已然是封锁住一切可生之路。

而今,唯一能做的,便是和元玉青心意相通方能闯过无路的死门。米小七心里明白,嘴上可不饶人:“省点力气说话,待会儿要上戏的——。”

元玉清大笑,道:“是——,娘子!”

山洞洞口,老鹰施然然的走出来,望着前面的米尊冷哼:“米尊——,你也够算是枭雄,这么快就找上门来——。”

老鹰说着,嘿、嘿笑接道:“有胆识!”

米尊淡淡一笑,渊亭岳立的往前一跨,站在老鹰面前哼道:“老鹰——,修罗大帝受了重创,这种机会去哪里找?哈——,正是天赐良机岂可放过?”

老鹰脸色一沉,寒声道:“米尊,你可是狗运够佳躲过了上回的杀身之劫,今天来想是活的不耐烦了。”

米尊冷冷一笑,肃杀之气立起,挑眉道:“那是修罗大帝在我们三人联手之下已有内伤。嘿、嘿——,昨夜和大悲那老秃驴对了一指——。”米尊仰头大笑,紧接道:“大悲指的威力如何你不会不知道吧?”

老鹰脸色变了变,环视了一下立在米尊背后的米藏和米凌,哼道:“凭你们三个也能对本帮造成威胁?”

老鹰这话声出没间,在他身后的梅四寒、后枫岚和白残生已各自率了十二名汉子拉开了阵式。

米尊将目光鄙视了白残生一眼,冷冷道:“你能活到今天,命还不错嘛!”

白残生仰头大笑,半晌才睁目暴声:“米尊老匹夫,白某叫你用毒所制,幸经大帝施仁才得以还自由之身。今天,便是要碎你筋骨——。”

白残生说着口里一声呼啸,引动背后一十二人便围向米尊!

这时,梅四寒和后枫岚也动,各自率十二人马形成十二宫、十三奇的交杂困阵锁住米藏和米凌。

这阵只是各自定位站住牢牢锁住了两人而不发动。米藏瞄视一眼,哼道:“这鸟捞子阵原来只是摆着好看!”

米凌沉沉回应:“显然是要耗着不让我们动了。”

不错,这正是修罗大帝七大奇阵中的“天网金仙”。

被困之人如果不动,阵式可以凝结如石。可是,当受困之人一动,他所引动的气机自会造成湃涌的反击力道。

而这个,只是指十三奇部份。

另外还有十二宫!

十二宫,就是指挥执令者退出阵外,调度阵式自动攻击,现在,米尊就是遭到白残生调动十二宫的进击!

米尊冷笑望向眼前白残生指挥十二宫向自己攻来。他喉中一声暴喝,两臂倏的探出往半空中一抓。

说也奇怪,这一十二名汉子到临米尊前方不过三尺处竟无得下手。那老鹰在阵外见了,不由得暗自惊心,冷笑道:“米尊——,想不到你暗中观察大帝的奇阵竟也能参悟出一些破解之法——。”

米尊缓缓提一口气,让身子上飘了一尺半之距,立即旋伸出腿。一刹那,腿影如风又快又急的连出一十二个方位!

白残生心中虽惊,口里可不稍慢喝道:“锁元破真!”

那十二名汉子这一听,立即全数躺了下去,同时往上倒蹬,瞬间二十四夺魂腿已追向米尊而来。

米尊人在半空,一个挫身便往阵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而去。谁知,那十二名汉子以手代足,一如闪电般的全阵移动,依旧是二十四腿全招呼向米尊。

此际,米尊已到了白残生前不及五尺。他脸色一冷,狂笑道:“好一群蠢货,老夫就是要如此!”

话说间,米尊右臂一招,袖中竟奔出数十支墨黑铁针来。一闪现之间,白残生大喝的出掌。如今,已是生死交关。

只要白残生能一的开这些铁针半寸,那米尊必叫二十四夺魂腿立毙不可。

米尊的方法,是解开十二攻进击的唯一方法。

虽然冒险,但却是最好的一种!

米尊的左臂在迅间已供向在阵外发掌的白残生。

米尊的拳是,霸杀拳!

米尊这一拳方出,老鹰已大喝扬身,右手中多出了把三寸长的五爪钩。

真看这名号“不生”的五爪钩如此短小,却是老字世家经百年研究方产生的暗器名品。

江湖上,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这种武器!

米尊双眉一挑,右臂勉强往后一拍,硬是想用三种回力避开老鹰的一击!

电光石火之间,米尊下方一十二名汉子俱惨叫中了米尊的墨黑铁针。而阵外的白残生,亦受到霸杀拳所创,吼的一声中喷血往后躺去。

而同一刹那里,“不生”名器已撞上了米尊的掌风。两股相冲的气机一汤,那五爪倏的一张,各自脱离掌骨分成五个不可思议的方向罩向米尊!

米尊双眉一挑,全身拔力,把腰间已是不及。只见那五爪如影随身各自一个变化便钉刺米尊身上。

米尊大骇,万万没想到这东西竟如此诡异,他硬是在半空中让气机由四个伤口喷出。

只见,五道墨黑血柱喷洒,在半天里纷纷落下。

米尊吸了一口气,人一落地便自运气闭住了受剑的穴道,脸色却是沉着如常:“好,老字世家的暗器果然不同凡响!嘿、嘿,总有个上听的名字——?”

“不错!”老鹰收回了“不生”,冷冷道:“他的名字就叫做‘不生’名器!”

“不生?”米尊大笑道:“好,好名字——。”边说着,看向一地咬牙不哼的十二名汉子和另处不动的白残生。

米尊冷冷笑道:“白残生——,这回你可真是不生了!哈——。”

米尊仰首大笑,其声浩汤依旧竟是不受方才受创的影响。老鹰挑眉暗惊,口里则沉沉冷笑道:“米尊——,你今天来的目的,我看是在我们手上的三个米字世家人身上吧?”

“有见识!”米尊负手沉声道:“不错,我要的人就是——。”米尊停住了话,淡笑的望着老鹰,缓缓道:“你把那三个人给我,米某放你一条生路!”

老鹰脸色一沉,咭咭怪笑:“米尊——,你当真以为凭你们三个就可以闯的进这座百幻迷洞?”

米尊冷哼,道:“或许别人不行。至于米某——,嘿、嘿,九重鬼寨里头,除了总坛之外哪一处我不熟?”

老鹰脸色变了变,沉声道:“那你倒是可以试试看——。”

老鹰说着,双掌一拍。迅间,梅四寒和后枫岚口里各自清喝一声便齐齐率领二十四名手下和老鹰退入山洞内。米藏一张狰狞诡异的面容,此时浮出邪异的笑容,怪笑道:“米尊——,老夫愿意帮助你是因为你有利用的价值——。”

米尊淡笑道:“我知道,那是因为当今除了米小七那娃儿之外,恐怕只有我能解得开‘黄槐跃虎香’的秘密——。”

米藏仰天大笑,哼道:“算你聪明,不过——。”他一顿,一双精亮的眼招子投向米凌,哼哼道:“这小子是谁?老夫对他可没什么好感?”

一个米藏没有好感的人,他为什么还没死?

唯一的原因,是这个人的武功也相当的可怕。所以,米藏一直没有对米凌下手。

米尊淡然一笑,道:“这位大概是米字世家下一代中最负盛名的米凌兄弟?”

此刻的米凌,已然不知从哪里冒出一把奇形诡异的扁刀来。这刀不但不长不短,洽恰好和米凌的手臂相当,而且中间正好吻合米凌的肘处可以弯曲。

米藏当然也注意到,这又扁又狭的刀身,竟然有许多大小不同不规则形状的破洞。

米凌将这把刀平举横于双眉,淡淡道:“在下正是米凌——。米藏公,你老人家看这像什么?”

一刹那,刀身和眉峰恍若成了两座山峰和四下飘移的浮云。米藏双目精光一闪,沉嘿,嘿道:“凌峰断云刀,哈——,你是米枝三的孙子,米凌!”

“是——。”米凌右臂轻轻一动,那柄“凌峰断云刀”倏忽不见。他一抱拳向米藏道:“藏公知道晚辈的用意了?”

米藏双目暴睁,看了米凌半晌,只见后者如巨岩傲立全然无惧的以双眸直视相抗。小片刻后,那米藏才猛的爆出大笑,道:“好!米枝三没有挑错人。”

米藏大笑良久,才阴恻恻的道:“小子,你当真以为可以在老夫手下走过三百招?”

米尊在刹那间忆起米字世家的一段公案。

当年,米藏和米枝三是那代中最相交好的两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寒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悲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