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悲咒》

第六章 大智

作者:奇儒

小西天头也不回,一策马便直直往孟津城里去。因为,来的这三个人都不是好朋友。当今天下,无论谁看到米尊、米藏和米凌心里都会发毛。而且,也没有人敢把他们当成好朋友。虽然,他们只有三个人,可是绝对比三个门派有用!小西天心里叫苦的是,这三个家伙显然也听闻了元玉青在龙宅大户的事。当然,元玉青和米小七指腹为婚的事情是江湖上人人皆知的事。而且,元玉青和苏佛儿似乎又是朋友。他们丢了米风。不来找元玉青找谁?小西天甚至想到了独孤斩梦和萧天魁也会到孟津找龙八一那个老混蛋。这下可好,自己硬充英雄凑个啥捞子脚?

小西天一路心里骂,不知不觉的快马到了龙宅大户门口。只见,眼前好个壮观气势。左右门前放着整块白玉石雕成的盘龙座。人家放的是狮,这龙八一放的却是龙。“有他的狗屁——。”小西天对里头叫道:“龙八一——,和尚来啦——。”小西天大声叫着,后头倒是有人温吞吞回话:“师父来的可真快呀——。”

小西天一回头,就看见龙八一正微笑的望看。

“不快行嘛?”小西天叹气道:“再慢就吃不到午膳啦!”“出家人过午不食,难怪师父得急了?”“慢——。”小西天阻止道:“和尚我修的是禅宗见性,没有过午不食这档子事——。”“那感情好——。”龙八一笑道:“这河边有一处品茶妙地,师父可愿先往一—?”

小西天沉吟了一下,望着龙八一道:“可是说好了你请客?”龙八一大笑,笑的很愉快的道:“当然——。”

“翠竹打雨轩”是这个茶亭的名字。名字很雅,来这里的名士更雅。望眼下去,一个个儒冠襟衣,或摇扇或捻须;当然,少不了的是口里颂了些唐诗宋词之类。当然,满座的茶客里,最是夺人目眩的是个穿着雪白衣棠的女子。其衣如雪,其名文雪。单文雪!小西天虽然从来没有见过单文雪,可是他敢以脑袋打赌,眼前这姑娘若不姓单名文雪他可以摘下来当球踢。龙八一走到了单文雪面前,稍一欠身道:“大小姐,你所要见的朋友来了一个。”

单文雪浅笑生春,缓缓将一双明眸望了小西天一眼,欠身一偏道:“师父请坐——。”妈呀,小西天暗叫,和尚我的骨头酥了一半。他大大叹一口气,坐下边道:“难怪苏佛儿那小子形容你是天上仙子,一个失足掉下来的……。”

单文雪一楞,一喜、一笑道:“师父知道贱妾的名字?”这一间,一茶亭里的男子全竖直了耳。只见,小西天轻咳了两声,道:“施主便是单文雪?”单文雪一笑,点头道:“师父料人如神——。”

两人谈话间,龙八一已然招呼小二端来了两盅“洗雨满香”名茗。他一笑,朝小西天道:“小师父,用了吧了!”

小西天可不客气,当下便掀开盖杯,冲鼻的是一脑子好香忍不住,脱口赞道:“哈——,好茶。就叫那姓苏的没好命可以喝得——。”

“姓苏的?”美人轻启朱chún,悠悠道:“是指苏佛儿?”

小西天支吾了一下,这才哼哼道:“是啦——。”“他人呢?”单文雪轻轻以纤纤之指敲着玉杯,叮叮妙晌中话声传着:“不是和师父你一道由洛阳出来的嘛?”小西天可不想否认。这种人家早知道的事否认了就没趣。今天气氛这么好,何必煞风景?他点了一下头,自顾的又啜了一口茶。单文雪这厢也不恼怒,转头向龙八一道:“龙爷——,看来我还得和这位师父论论佛,您的客人快来了——。”

客人?指的便是米尊他们三个了。龙八一果然很识相的站起来,笑道:“两位慢用,龙某先走一步……。”说着,也不理会小西天的反应便自离去。小西天望着龙八一的背影,再望望单文雪,又望望自己手掌上的杯盅,半晌叹气道:“好啦——。反正叫那老小子设计了,你还想间什么?”

单文雪微微一笑,忽道:“那一夜大悲和尚教你们武学心法,冷无恨是发生了什么事?”小西天一震,双目精光一闪盯向单文雪道:“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单文雪轻啜茶茗,妙目回转了小西天一眼,这才道:“是元玉青告诉我的——。”小西天“哈”的一声,道:“有意思!喂,单大小姐,你和元玉青那小子到底是什么关系?”单文雪淡淡一笑,道:“你该知道,元玉青的义母是谁?”

小西天当然知道,便是当今的皇太后。皇太后性单,那眼前这个单文雪?“是太后的亲戚——。”单文雪轻描淡写的问道:“现在,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嘛?”人娇话更娇,对这种美人的问话,小西天只觉全身不对劲极了。他奶奶的,如果苏佛儿那小子的话一定可以轻轻松松的应付,而偏偏那臭小子不知道躲到那块乌龟壳里去。小西天胀红看脸,正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塘塞,心里头却感觉到有人在笑。小西天错愕了一下,稍稍托过头去,只见隔两桌外两个四旬上下的中年文士正窃窃互视而笑。不时的,眼光溜向自己的身上来。笑啥个屁?小西天哼了哼,自己想了一下,也不禁失笑了起来。可不是,一个和尚叫一个美人儿弄的脸红脖子粗,人家会怎么想?小西天叹了一口气,正想将眼角余光收回来,忽然觉得不对!

不对的是,那两个中年文士其中一家伙的眼神。这双贼眼,烧成了灰也认得。小西天咬牙切齿的不让一肚子脏话骂出来。因为,那两个家伙就是苏佛儿和米小七!

单文雪看看小西天,见他不吭一声,不禁又问道:“师父是不好回答?”

小西天这是恍然醒来似的,随口道:“你这么关心冷无恨做什么?”

单文雪摇摇头,道:“不是我关心她,是因为……我关心的人是苏佛儿——。”

唉,这还有什么天理?天下的好事全叫那个臭小子一个人占光。小西天越想越没好气的道:“你这么关心苏小子又是干啥?”“因为我想嫁给他!”单文雪回答的很简单,也很有力。这话落到小西天的耳里吓了可不只一跳,但是他还足够冷静的用眼角瞄了一下那端的苏小子和米大小姐。

果然,苏大公子的脸色很不好看。因为,小西天也看到了桌子下,米小七的两根指头正扭着他的腿肉儿。

小西天的心情可是好多了,口里愉快的道:“那——你知不知道我们那位苏公子和米大小姐似乎……呃——,两情相悦?”

“我知道——。”“知道?知道你还……。”

“不可以吗?”单文雪将目光投向远处,像是回忆一件事,缓缓道:“当年,就算苏小魂和锺玉双已经成亲,宁心公主尚能出宫相寻——。”

单文雪一笑,将目光收回淡淡道:“更何况,米小七和苏佛儿尚未论及婚嫁?”

这是实话,谁也否认不了单文雪没有机会。再说——,小西天望着单文雪叹了一口气,眼前这位大姑娘可是美的很。单文雪朝小西天一抬眉,含笑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有关冷无恨的事了?”

他奶奶的,女人一固执起来真是非问到底不可了。小西天大叹一口气,道:“这事我也不清楚,得问问苏佛儿那小子才明白——。”

“那么——。”单文雪笑道:“你最少可以告诉我苏佛儿人在那里?”

“追人去了——。”小西天不情不愿的答道。“追人?追谁?他不是要找元玉青?”

“他找元玉青的目的是找米风——。”小西天反问道:“你知不知道元玉青那小子把米风弄去了那?”

“知道啊——。”单文雪的回答真是吓人。小西天立即截口问道:“在那里?”

单文雪咭的一笑,娇艳无端的啜了一口茶,并没有回答。小西天忍不住急了,再问道:“喂,大小姐你说呀!”

单文雪好整以暇的看了小西天一眼,淡淡道:“我想,这件事最好是叫苏佛儿和米小七自己问元玉青——。”单文雪站了起来,如凌波洛神似的移了两步,又回头道:“当然,他知道元玉青在那?”美人就这样走了,走的好像把自己当成呆瓜似的。小西天一肚子冒火的回身,方方明明有着苏佛儿和米小七的那张桌子已然换了人。他奶奶的,这茶亭的生意可真好。小西天的脸色绿了下来,龙八一和单文雪的人都走了,谁来付茶资?

米小七一路跟随单文雪,只见她在前面七拐八转的进入了一间朱红大门的房子去。房舍,是在幽静的巷内。米小七抬头看去,只见匾额上画写着:“七情小弄一生楼”七个字!好名字。她心里赞叹了一声,眼角儿可是没闲着左右看了一眼。确定没人,便是一声哼笑翻身落上墙头。可以见的,是单文雪穿过了前院花圃到里厅内去。米小七环视了一下,一园子中只有右首两方女婢正站在长凳子上练武。前后数了数,凳子之数有七张之多。米小七点了点头,知道这凳上功夫以数量越多越难。因为,这门功夫练的是腿劲控制,起落于凳面之间往往得含合凳面的八卦步伐。而难的,就是这八卦步各有机巧,稍一不对又得从头开始。以是,这两名婢女的武功造诣也大有可观。米小七当然记得那日单文雪出手相救击退了米卧和米长木之事。这下,她心中更有所惕,愈发小心的落入庭院左侧,两个移身里已贴近了房舍墙沿。屋内,传来一名中年男子之声,道:“公子——,依你看,苏佛儿和米小七的人在那儿?”那名被唤作公子的回应道:“我看,他们已经进入了孟津城内。说不定,已然到了文雪妹子的这间楼里——。”米小七吓了一跳。不是因为那个公子的回话,而是那个公子赫然是元玉青!这下,找到了正主儿我们米大小姐那能忍得住?当下,便一个跃身由窗口撞了进去。同时,口里斥道:“元玉青,总算让我找到了你——。”米小七进去的很快,可是她也很快的就后悔了。现在,站在她面前的除了元玉青和一名中年儒士装扮的汉子之外,还有七名含笑侍立的婢女。米小七还认出了一件事。

这七名婢女竟然是洛阳城外最有名的七彩凤!

彩凤七女怎么会在这里?那么,苏佛儿曾说遭到彩凤七女所伤之事,便是单文雪设计然后有机会照顾他?米小七忍不住叹气道:“好计策,把那个苏佛儿大笨蛋骗的死死的——。”

元玉青一笑,回道:“那可是文雪妹妹的主意——。”米小七瞪了他一眼,哼道:“米风的事呢?也是单……姐姐的意思?”

到底,单文雪救过她,不能口上犯了冲。元玉青似乎一楞,道:“你还叫她单姐姐?”

米小七叹气道:“本姑娘可不是不明理的人——。喂,别转移话题,回答我的话——。”元玉青苦笑,对看那中年汉子道:“孟兄——,请你回避——。”“是——。”姓孟的汉子温文儒雅一笑,神态恭敬的往里头去了。这时,米小七忽的忆起了他,口中讶道:“那位可是人称‘折剑’孟友天?”

“正是——。”元玉青点头道:“折剑之义直可夺天,正是这位孟友天兄——。”传说,孟友天在十年前因为未能救得一位好友的命,是以折剑改名。折剑。是叹有剑何用?改名,友天之意在于和那位朋友天人相友。对这样一个人,米小七不得不有敬重。是以,她朝内房一拱手朗声道:“晚辈不知是前辈当面,有之失礼——。”里头远处,一声长笑回答,便是倏然无声。看来,这人已淡泊了名利,这些早已不放在心上了。米小七又恭敬的抱了一拳,这才转向元玉青道:“姓元的,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元玉青轻叹,道:“小七,在名义上你可该是我元玉青末过门的妻子?”

米小七不料有此一问,脸色一变哼道:“米某可没这么大福气嫁给你这种人——。”“你还为我抱走米风之事生气?”元玉青一叹,缓缓问道:“你可知米老前辈为什么叫老太爷送入血野林中?”

米小七不知道。而这点,正是她最关心的事之一。“为什么?难道你知道?”

元玉青对米小七的问话回以一笑,半晌后才像是下了决心般的道:“我知道——。因为……,他是当今皇上的生父——。”

“什么?”米小七吓了一大跳,看了看身前的七彩凤,问了一句:“你们都知道?”

元玉青点点头,答道:“他们都是太后身旁的人,明白的。”他一顿,又喟然一叹:“这事是怎么发生的,我们晚辈不好置言。只是……,当今皇上想见米老前辈,此心……,我相信你能明白——。”米小七明白,而且也没有道理阻止。她疑问的是:“你为什么当时不愿告诉我们?”

我们,指的是苏佛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大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悲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