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悲咒》

第八章 红尘

作者:奇儒

米小七缓缓的走到冷无恨面前。顶上,一轮正日午时,风由四野越峭壁而来。

滚动着这天际的,是风穿透山壁洞口的呼啸之声。

声如哭、如泣、如歌、如啼。偶或,湃汹涌荡,直直高拔奔扬于天际之上。而移动的,是两人足下的黄河碎石,卷弄起一片蒙蒙的黄雾来。

冷无恨冰的面容,依稀有了三分神似昔年唐羽仙的神采。自信、冷傲!

她宛若是一把锋利的剑钉住于大地上,将脚下的影子稳稳沉着的踩住。恍恍然,像是生来就站在这里,就等着这么一刻。

米小七长长嘘出一口气,同时的似乎将来此一十八日间的一股郁气由胸中呼了出来。

从她上回昏迷中醒来,发觉冷无恨以奇珍葯材辅助自己体内元神痊愈;这十日内她可以感觉到自己全身的活力又逐渐回复。

唯一令她疑心的,是体内另有一丝莫名的气机在游汤,不在于她的控制之下。

米小七不去想这件事,现在最重要的,是冷无恨手上的“观音泪”!

“你已经痊------。”冷无恨肃然的开口道:“现在------,出手吧!”说这话,既自信又讥诮。

米小七淡无一笑,艳丽清俏的脸庞散发出一种光辉。因为,她的指间再度扣上了“凤眼”。

那是种力量的泉源,可以让主人充满了生机和自信。米小七的心稳定了下来,手臂已缓缓抬起。

一粒皓洁光净的米粒,上头镂雕着篆体“小七”两字的“凤眼”,已然迎在弘治五年四月二十八日的正午阳光下。

冷无恨瞳孔一缩,冷肃寒着的脸没有一丝变化。她以一种虔敬的心,缓缓捧着“观音泪”到了眉间。

只一刹那,天下间最神秘的“凤眼”和天下排名第一的“观音泪”真正交手!

观音有泪,泪众生苦!

凤眼有情,情天下梦!

众生多苦,天下何又不多梦?

既是有泪,岂不是因为有情?

两道光毫,激汤起天地间的力量,回旋着乾坤间的气机,它们接近,彼此滚动着杀机和气流,宛若是两个巨大的风暴缠绕挤压。

一忽儿间,“观音泪”和“凤眼”以彼此绑住,相互在左右对方的力量。它们一寸寸的接近,越是近,越是激汤出波动的响声。

恍恍若,两个锥心铭骨的情人要摆脱世俗一切的羁绊万要长相厮守。

“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便此一境方生,观音泪和凤眼已然脆响之中撞上!

米小七和冷不恨无言的望着,望着凤眼和观音泪在半天间交碰、碎落、迸散,一片光华散开!

光华之中,一道白毫镂有轻忽忽两线红芒,奔向冷无恨的面前。她伸手,握住。便此一刻,呆楞楞望着掌心篆体“小七”三字发呆。

“凤眼”击碎了“观音泪”!

冷无恨不敢置信,她一直认为观音泪在她手上可以达到前所未有的境界。不能相信的这事实,抬眼,落入眸子里的是米小七通红的脸颊。

这一次出手,已费了米小七通身力劲!

冷无恨缓缓让凤眼由指掌间落置于地上。走情一如方才冷肃,淡淡的声调中却是禁不住一丝的惆怅:“你赢了。”

便此三字,她已无言的转身离去。

他堪堪走了没五步远,陈妈已然一个移身自屋后闪至,急叫道:“小姐------,你去哪里?”

冷无恨苦笑,道:“我答应了她,她赢了我会把米风交还给她带走------。”

陈妈急口道:“不可以------。”

冷无恨恍若没听到似的,往壁下第十二个洞走去。这端,陈妈一个跃身起落,挡在冷无恨面前道:“小姐------,你和姓米的贱人还未分出胜负,怎可说输了?”

冷无恨叹气,淡然一笑道:“胜负早已看得出来,何必蒙眼瞎说?”

“不!”陈妈坚决摇头道:“米小七早你多练几年的功夫,尚且她手上的‘凤眼’又是百般练成就------。而你,冷枫堡的军荼利神功只差五日便可成就……。”

冷无恨当然不知道,再过五日之后修罗大帝将会布置好武林中的大计。是时,他回来一提米风为牌,再加上冷无恨受制于自练的“清音神功”,又有米小七在手上为囚,岂会不大功在望?

陈妈这一席话,直把冷无恨的心说活了。当下,口里不禁犹豫动心:“果真再五日的时间便可以了?”

“决计错不了------。”陈妈刹时收起阴冷的表情,诚恳的道:“是啊,小姐。你想想只要五日内你贯通了任督天璇,方才那一击胜负便要异势!”

的确,方才的一战,凤眼击碎了观音泪落到自己面前时已软若无力。若是自己出手时气机能再多强一点,果真是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冷无恨有这一念,转头对米小七道:“我先带你去见米风,这是我答应你的事------。”

她一顿,淡淡又道:“五日之后,如果你能再度打败我,本姑娘二话不说的交人------。”

米小七只有答应。因为方才的一战已令她筋疲力竭!

她可以看的出来,如果冷无恨硬是放了米风,眼前那“陈妈”一定会出手。

米小七绝对相信的一件事是,这个“陈妈”一定不会超过四十岁。因为,易容术可以改变容貌、声音、身材,却不能改变一个人的眸子。

米小七在一溜眼陈妈的眼珠子时,可以感觉到一种成熟女人如蛇蝎的阴冷。而这种眼光,不可能出现在一个八旬老妇人的身上。

因为,年岁时光是不可抗拒的力量!

这座山洞内并未如所料的幽暗阴森。通畅宽敞的通道,上头不时投射阳光进来。一道道形成的光栅,有如迷蒙的山水画,泼之间明暗更显得出一种意境的美。

洞的底端,米风正坐于一座精铜间槛牢里。

米小七心中一恸,忍不住奔了过去,隔着栏杆叫道:“义父------,小七来看你了……。”

便这一声里,已忍不住泪水噗涑而下,米风闻声睁开了眼,激动的哼了一声,方一个起身落到杆前隔着和米小七互握,颤声道:“孩子------,他们有没有侮辱了你?”

米小七摇头,紧着道:“义父-----,你受了不少苦?”

米风苦笑一声,叹了一口气道:“苦倒是没吃,三餐也好的很------。只是………。”

米小七心里一缩,急道:“只是怎个?”

“她用了八针渡海的方式钉住我的穴脉,叫义父手脚受控罢了------。”米风深深叹一口气,又道:“想不到这门奇术至今还流传于世间。”

“八针渡海?”米小七讶异道:“小七不知……。”

米风点点头,沉声道:“这是将苗疆一种名为‘热情草’的毒草配以三十六种玄色毒物润养。待长至三寸三分高时必须于半年之内移种于北冥的冰地之下。”

米风苦笑着,摇头道:“如此十年之后,这‘热情草’成冰结针,是名‘八仙’!将这‘八仙’毒针打入人体,恰似神话里的八仙渡海,优游于人体之中……。”

米小七惊道:“那……如何能解?”

米风大大逼叹,道:“这‘八仙’针若是运气催动了,立即冰销化成‘热情’八毒针,天下无可悻免者。若是不取,则定钉于八大重穴之上,武功未废也似成了废人------。”

米小七早已是泪眼婆娑,颤声道:“那……,果真天下无可解法?”

“有是有------。不过……。”

“请义父明言------。小七誓死要解义父身上‘八针渡海’以稍尽孝思------。”

米风叹了一口气,才缓缓道:“天下,只怕唯有独孤世家的碧寒宫天地寒气可解了------。”

“独孤世家碧寒宫?”米小七咬牙抬头,盯住落天而下的光柱沉沉道:“早晚------,得闯一趟------。”

“不用了------。”米小七身后有一道声音冷冷道:“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去!”

米小七大惊,回头眼前已然看见独孤斩梦!她大惊,讶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独孤斩梦淡然一笑,两眸子经光闪动既自负又得意:“九重鬼寨那一处秘地我独孤世家不知道?”

米小七在刹那间想起了百空大师临终之言。

米尊和独孤世家的渊源很深,百空大师怀疑当年少林寺八名师兄弟便是受剑于他们联手之下。

那么,米尊透露这地点给独孤斩梦知道也不是不可能的了。有此认识,她反倒沉着了下来,哼道:“我不管你怎么进来的,不过,重要的是我想知道你打算怎么办?”

独孤斩梦笑了,而且笑的很冷肃:“我知道刚才你和冷无恨决战一次。所以------,你现在没有能力跟我动手!”

米小七承认,现在如果动手只是多余的。

独孤斩梦又淡淡道:“不过。为了让你安心,我可以把米风一起带走。甚至解了他的毒来替我们证婚-----。”

他说的很慢,但却很有力。每一个字,都是米小七无法拒绝的诱惑和威胁。

独孤斩梦又补充道:“无论你答不答应,我一定把你带走------。我想,这点你很清楚……。”

米小七太明白了。独孤斩梦等这个机会等了很久。

所以,他一定会做的到!

米小七答应,因为她除了不得已的苦衷之外,还有一个目的------查出少林寺之灾,是不是独孤世家和米尊联手?

当然,事情也关到米老太爷之死有没有关联?

她最后一个疑问是:“冷无恨的人呢?”

“那个姑娘?”独孤斩梦双眼精光闪动,冷哼道:“算她见机的快,叫一个老婆子带走了。”

米小七叹气,现在还有什么可说的?

夜入丑时,正值万籁寂静。苏佛儿却由一股莫名的心痛所催醒。他茫然四顾,是什么唤叫着他?

四月二十九,天上无月。

有的,只是披满一穹的星辰如河。他心悸动着,为什么会这样?有谁,有谁可以令他于夜低徊由梦而来?

他大大叹了一口气,只是无声无息的又躺了在大地的怀抱中。

身右,一幢屋宇正在建造中。

“嘿、嘿,这是给你们两个的新房!”怪大师的话又再度环绕于耳际:“小子,以我们两个大男人深厚的武学底子,至晚明天傍晚就可以完成了------。”

苏佛儿翻了个身,便看见身侧的单文雪。她一容皓洁无华的面庞,鼻尖稍渗着浮泛的汗珠。

婀娜倩姿小躺枕于碧草之上,一袭衣衫略风而动。微露的玉腕葱指,软玉轻搭在一朵盛开的小黄花之旁。醉人的,是由长睫一线直挺的鼻梁到朱chún淡抿。

风,由天际外来,吹动了伊人的发梢。起动间,彷佛若千百的柳丝扬散开来。

尽尽的是,千种风情入眸、入心、入意。

如许佳人,又有何怨?

苏佛儿不太明白,隐约中只觉另外有一道人影在心中盘旋的着。他知道,是无时不思念于心的米小七。

她呢?她人现在在哪里?

苏佛儿一叹,闭睁眼之间,佳人亦正凝眸望来。

“你正在想她?”问的人,声音保持着平淡。

“是------。”回答的人,坦白的承认。

“在你心目中,她……。”问话的人轻轻一叹:“是无可取代的?”

苏佛儿沉默了。他不知道如何来回答,并不是怕伤了单文雪`的心,而是他真的不知道。

“我只能说……。”他缓缓而慎重的说道:“她是不可能消失的------在我的心目中……。”

单稳雪眼睫尔闪跳了两下,轻轻逼问道:“是不是……有人可以和她并列?”

苏佛儿有些窘迫,半晌才将目光正视着单文雪道:“你------,非常的令人感动……。”

单文雪微微的笑了。笑的很安慰,也很满足的闭上了眼。

她知道,一切的付出终于有了美好的结局。

因为,“感动”两个字往往代表着感情。而且,是很深、很执着的那一种!

苏佛儿也闭上了眼。他朦胧入睡之前想着,明天,一座新的屋舍、新的天地就将完成。而自己也要和一名女子在那里面共度一生。

人间仙境,鸳鸯双侣;天下间,还有什么胜过于此?

这般沉沉想着,再望眼身旁女子,只见她脸上浮着一丝笑容。想来,一阵心里真喜泛入了梦中。

怪大师对屋子里里外外看了个遍,他着实满意极了。大笑声中冲着立在身旁的苏佛儿和单文雪道:“好啦!这洞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红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悲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