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悲咒》

第九章 倏风

作者:奇儒

九重鬼寨倾动了六百六十位寨中好手,分成了十一组别进行殂击的任务。这些人都是经过修罗大帝特别训练的战士。

或许单打独斗不是独孤世家中人的对手,可是结合起来的力量,六十把快刀奔而出的杀机,却是很容易将任何一个生命吞食!

眼前,这六十人一组的杀手团,便是修罗大帝精心创制,七大奇阵之首的“斗数一甲阵”!

独孤斩梦方自解开了米小七的穴道,忽听得整个碧寒宫内杀声四起,瞬间夹着爆炸兵器交击之声。他脸色大变,对米小七道:“你留在这儿别动------。”

说话间,已是一步窜飞,由窗口奔了出去。

米小七望眼看向委颓于一旁的米尊,由不得双目尽赤,硬生生将气机转动了一周天,稍稍稳住激动的血脉之后站了起来。

对于米尊而言,他这一生可绝没想到会落到这个地步。只见米小七满脸煞气的走到面前来,冷哼道:“米尊------,你欺师灭祖,留在世间何用?”

米尊此刻似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仰首哈哈大笑,道:“米小七------,你要杀要剔悉听尊便,话少说、手快动!”

米小七脸色一肃,瞪住米尊的脸庞半晌后,这才道:“用不着我动手,方才米藏的‘大云扣手’已然震断了你的神气七天脉,你活不过今夜的------。”

“哈……,”米尊惨笑道:“不错!米某人一生玩遍江湖生死,到头来竟然是养虎叫虎咬了------。”

米尊说着,双掌自顾软绵绵的拍地大笑着,看似已近了疯狂。米小七双眉一皱,伸手抓住米尊的手,大声喝问:“米尊------,你为什么要杀米老太爷?为什么?”

米尊斗闻米小七这一喝问,一个人在瞬间像是傻楞了。便这般呆然无言良久,才恍然陷入回忆中喃喃自语:“为什么?为什么?哈……,哈……,米龙那老头子顽固不化,是罪有应得------。”

米尊大笑着,双目狰狞的望着米小七,冷冷道:“你知不知道,若是米某人三番两次不杀米龙。嘿、嘿------,米字世家早已消失江湖------。”

米小七大惊,斥道:“你胡说什么?”

“我胡说?哈……。”米尊卑视着米小七一眼,淡淡道:“我问你,当你身受重伤之时是否有一股体内气机直冲恼门?”

米小七一愕,想起那回被冷无恨带往九重鬼寨的私寨之时,自己的确不时感觉到有一股气机直冲向脑门,而且会引起昏眩的感觉。

米小七不得不承认。

米尊仰首一笑,冷肃道:“这件事,早在二十年前我就发觉了,米字世家的内功心法虽然神妙的可以令练习之人一步登天,但是……。”

“但是怎样?”米小七的心往下沉,隐约之间她已然猜到了一点轮廓。

米尊叹了一口气,沉沉道:“修为到了某种层次之后,当一个人体内气机超过了他本身的天赋,只怕会做出许多出人意表的事------。”他冷诮的接道:“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本家中顶尖高手先后犯下大错,一个个进了血野林?”

米小七大惊,因为米尊说的是事实!只听得他续道:“当我把这件事告诉米龙时,哼、哼,这老夫子死不认错本家心法违背了天机运行,反而对米某施以家法并冠以惑众背祖之罪!”

米尊话说至此,似乎悲愤异常的嘶吼道:“我错了吗?米尊一心为的是米字世家上下千万条人命,我这么说是错了吗?哈……,什么是天理,什么狗屁欺师灭祖?米龙不死,我米尊如何领导米字世家重创百世风格?”

米小七这厢越听越惊,到了后来已是冷汗涔涔直下。她的喉头发苦,叹了一口气道:“你……大可用别的法子!”

米尊冷笑,道:“不错,我是用了别的法子。唯一补救的方法,就是和独孤世家合作------。”

米消七一惊:“为什么?”

米尊冷冷望了米小七一眼,像是可怜极了她。“因为我们的祖先暗中将‘天地情谱’的心法融入本门武学之中------。”米尊哼道:“偏偏,心法中上卷在独孤世家------。”

米小七立即明白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因为,没有上卷中修行的基本法要,硬是苦练下卷的武学最是武学大忌!

问题是,米字世家的前人为什么要这么做?米龙嗤之以鼻,冷笑道:“我收集到三百年前那位先人的日记。最后我明白了他的个性,是个好大喜功的人……。嘿------,为了博得一时声誉,不惜让世家中人研练这条旁门蹊胫!”

米小七全身为之一震。传说里,米尊是百年来米字世家中最聪明的人。以他目前的智慧而言,确是百年难得其一,只可惜走偏了路子。

米尊冷笑,又复一叹:“我和独孤世家合作正是独孤飞月继任独孤家主之时。那时我为了早一步脱离体内这股如魔的阴影,于是千方百计想盗得少林寺的小金还丹……。”

于是,发生了和少林八罗汉冲突之事,也就是百空大师口中的少林血案了。

米小七明了始末,心中不由得为眼前这位一世才子而悲哀起来。她想着,人总有错,只见其心如何。

以此观之,三百年前的那位祖先可错的太大!反而,米尊做法虽是大逆不伦,倒是情有可悯之处!

她深深一叹,半晌才道:“还有哪些人共同出手?”

米尊这时像是进入了弥留状态,神智模糊之下听得这一问,嘴角边泛起了一丝奇异的笑容。

他缓缓道:“自古圣贤多寂寞------,哈……,李白之言不差!这全是米某一人干下的------。”米尊闭上了双眼,很疲惫的道:“米长木喊米卧是看见我杀了米龙的手法后大受震撼,而愿意跟我解脱那股阴影……。”

米小七此刻想起了米风之言,大声问道:“可是,你知道米老太爷经常去血野林的,是不是?”

米尊勉强张开了双眼,却仅成一丝横展。他喘了一口气,点头狂笑了两声:“是……我知道……他后来也明……白我说的没错……。”米尊的声音越来越低:“所以……派米风……到血野林……练功……其实有一种目的……是想藉……以毒攻……毒……。”

米小七讶道:“你说什么?”

米尊拼住最后一口气,吃力道:“米龙……也犯上了米字世家心……法的大错……。他……发觉不……对……。所以……,他是故意……让我下……手……。为了……补偿……。”

补偿什么,米尊没有说出来,便此大大狂笑一声而逝,这一刹那,据闻传说有一道慧星光团由东往西狂奔,其声咻咻直震一际天。

明孝宗弘治五年八月十四,中秋之前夜,米尊死于碧寒宫雕雪小院之内!

据后代武林史中异人篇所载的评语是:“司人也,不可谓之英雄,但可许之为‘百年午林一安石’”!

宋丞相王安石变法失败,岂非正如米尊耶?

修罗大帝惊天绝学在刹那间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米风只觉自己

一受重击,即是如火烧身中大创飞了出去。而同时,勉强扭头也看见独孤飞月亦飞身倒摔而落。

他们两人心中大震,忍不住胸口的血激“哇”的吐出了两口奔。修罗大帝冷笑的鼓动黑袍,磨娑出声道:“独孤飞月,你可未料到有一日竟然死在你独孤世家的土地上?”

“哈”独孤飞月狂笑,双目暴睁道:“修罗大帝,你以为你治得了老夫?”

修罗大帝黑袍动着哼道:“难道本座后面那四个老家伙能耐我如何?”

果是,独孤四老缓缓由黑暗中踏着月色飘浮出现。修罗大帝的黑袍出声道:“独孤世家除开独孤飞月,无一可观!”

此刻独孤明风和独孤流水已到了修罗大帝前面隔住于两造之间。而独孤探花和独孤无踪则紧扣于修罗大帝身后。看来,这阵势便是独孤世家最具杀力的“四化飞星”其门阵!

修罗大帝沉了沉气,一袭黑袍又起:“独孤飞月------,本座要的人是米风,你把人交给了我,本座保证阁下和碧寒宫可以逃过今夜一劫------。”

独孤飞月忽的仰天大笑,怒道:“独孤世家但有战死汉,绝无膝屈种!”便这话出,独孤四老已然展开了无比狂杀的搏击之术朝着修罗大帝挤至!

修罗大帝一袭黑袍“唰”的大张,犹出了一声:“找死!”便是,袍卷似狂云出尘,恍然移影有若天外来鸿直奔向四方。正是,一手“东西流水”对上了“四化飞星阵”的“紫微破命”!

这独孤四老的“紫微破命”全搏之计,乃是将化忌落于紫微入迁移宫,同时三合直照命相学“紫微斗数”之中,此是万死无生!

好个修罗大帝一手“东西流水”使出,刹那又变化含隐着-“行云无定”、”断肠多处”!

这三招精妙极至的手法,乃是脱于宋代大词家晏几道“少年游”中的意境。但具使出变化间,俱俱有生死离别的感受。

尤其,黑袍奔展之际的震音更是惊人心神,入耳里觉悲伤凄凉!

米风这厢闻听大惊:“清音神功------!”方方四个字道出,两方五人已然轰击相交。

米风正注目以视,手上忽然一紧。他低头看下便见着独孤飞月握住了自己手腕,往后头山洞内拉入。

米风讶道:“独孤兄……。”

“四老已败------。”独孤飞月喀气道:“不过他们守的住,那贼杀不了的………。”

两人这般三转两拐,便拐入了洞里深处。果人,顺臾间便听得修罗大帝的黑袍出声向洞内冷哼:“便是天上地下,本座也要了你们两个……。”

紧着,一阵斥喝之声,看来是这山洞里的机关暂时阻住了修罗大帝的进势。

独孤飞月领着米风拐了几个弯,到了另一条通道的尽头方停下来喘了一口气道:“我们从这里出去!上面可以直通碧寒宫里------。”说着,他按下了机扭!

独孤飞月和米风由暗道中爬出来时,他们已为眼前的情景所呆住!

满目所见的,是一地的死尸。殷殷的流血,直将这碧寒宫染成地狱般的颜色。独孤飞月双目暴睁,忍住胸口一阵痛,硬是咬牙大步的跨向门外而去!

门外,战况更加悲惨。放眼过去,少说独孤世家死亡人数上千。独孤飞月颤跳着眼皮,终是压抑不住的仰天大吼一声:“该杀------。”

两字,刹那如洪雷般的滚向黑夜天际。他大步的巡走宫于三楼一宫,到处尽是悲惨的人间地狱。他心痛皱成一团。

只因,眼前俱是他心爱的亲人。

米风无言,他在这刹那间想起了米小七,心头一阵狂跳中奔向了雕雪小愿。

小七、小七------,孩子你没事吧?米风心`中狂呼着,老天有眼,当不致于瞎若是!

他不顾身上最终的气息和生命正一分一秒的减少,他只要见到米小七最后一面。是的,只要知道小七还活的好好的,自己若死亦可笑!

他想着,已然冲去了雕雪小院!紧接着,一阵凄楚的嘶吼由内心深处传了出来。

米风,最终一点的生命便停在这一吼之中。吼声是:“小七------。”

米风站立而逝,而双目却是流血不流泪。

眼前,地上,一具娉婷的女被击碎了脸部。而身上一袭独孤世家特地为这位未来门主夫人所订制的“雪龙衣”,却已丝条纷裂砸满了刀痕!

米风双目流着血,正和地上米小七尸体由千百个刀痕流出来的血相映!

月,无声,只将一片光华泼进来。而此刻,已是西沉将没,晨曦欣起。

弘治五年八月十四,丑时,米风恸逝于米尊尸首之旁。

八月十五,中秋。

这本来是个属于团圆的日子也是个属于愉快赏月吟诗的日子。但是,整个武林却是充满了騒动和不安。

独孤世家,这个充满传奇的家族,竟然在一夜之间被九重鬼寨挑破。

人们不断口耳传颂着消息。有人说,一代枭雄米尊已死于非命;有人说,米字世家的神秘武器米风也魂归西方。当然,有关于米藏身负重伤的消息亦广为流传。

但是,这些消息都没有米小七死于非命来的惊人。

因为,这意味着米字世家即将展开血的报仇。短短的一日之内,各大名邑城镇的道上,俱俱可见的是红色米粒道。

这,正是米字世家为当代传人以血祭的复仇信号。

人们的心提汤了起来,武林是否又要进入战国时代?每个人都在窃窃私语,而且猜测着米字世家什么时候展开复仇的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倏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悲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