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手印》

第一章 因缘

作者:奇儒

  明宪宗成化六年,元朝后裔把秃猛可统一诸部,中兴蒙古,号称达延可汗;建立鞑靼

国。并在东面车臣汗部的努库台果勒河上游的莫古作尔喇嘛希特庙为六臂法王道场。六臂法

王被尊为国师,为密藏大手印正宗嫡传。

  六臂法王自道场中行完全的大手印祭仪,漫步走出所设立的檀城之外,兀自于努库台果

勒河畔沉思;对岸,亦有一名喇嘛乘舟而来,六臂法王凝目望去,不觉惊喜交集,来的人正

是该远在新疆的噶噜札师弟。

  六臂法王高声迎叫道:“来的可是噶噜札师弟?”

  只见舟上那名喇嘛大笑一声,便过到这岸来,道:“师兄,别来可好?”

  六臂法王大笑,搂住噶噜札的臂道:“你我两年未见,师弟怎会前来此地?”

  噶噜札一笑,道:“半年前,我曾有一趟中原之行……”

  六臂法王朗笑一声,道:“莫非师弟犹不忘于尘俗,打算夺得天下第一的名号嘛──?”

  噶噜札淡淡一笑,道:“原先是有此意。只是……,紫金京中遇见中原武林的第一高

手,却叫他打败了。”

  六臂法王惊异道:“以师弟大手印的火候,天下还有人可堪匹敌?”

  噶噜札微微一笑,道:“自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六臂法王双目精光一闪,道:“不知此人是……。?”

  “苏小魂!”噶噜札微叹道:“师弟虽拜于其手,却是输得心服口服。尚且由其禅机

中,略有参悟佛义。”

  六臂法王双眉一挑,道:“那苏小魂名动天下,师兄亦有耳闻,尤其在塔里木河一战,

更是轰动西域!”

  噶噜札点头,道:“苏小魂不但是本身武学造诣上高深,更可贵的,是由武学中有悟出

的佛理禅机,亦大有哲理!”

  六臂法王微微一笑,道:“我正好将本门大手印中的十八道、金刚界、胎藏界、如来经

法等数百种手印法门参透;或许,我该东往和苏小魂一番印证……”

  噶噜札讶道:“师兄将入中原?”

  六臂法王微笑,道:“以武悟道,何尝非修行法门?”

  噶噜札点点头,微叹道:“师兄何时启程?”

  六臂法王长吸一口气,淡笑道:“此时此刻,去生来生,我已然遇上苏小魂对谈!”

  噶噜札一愕,拜倒在地,道:“师兄参悟我佛妙义境界,师弟自愧不足──。”

  六臂法王朗朗一笑,也不回寺庙便自沿着努库台东勒河往东而去。身后,噶噜札拜了三

拜,站起身,望着六臂法王渐行渐远的身影,不禁仰天一声长叹,喃喃道:“苏小魂,或许

你的大势至无相般若神功可以解开大手印的结吧!”

  万幻洞里藏无相,他已经在此被困了一年时间。这一年时间他也没白费,反而清静一

心,将师门的“大罗刹手”细细吻全了万幻洞里的气机,有了殊胜成就。

  这一日,到了寅时之际,他只觉心中气机湃涌,已然达到三花聚顶,五会朝元的境界。

猛然一声大喝,双拳暴击而出,瞬间,万幻洞内回音不绝。便此强大音波之下,他似有所

悟;便又接连十数掌轰然击出。只见回音激汤之中,万幻洞里奇石巨风凌乱;立即,一大阵

动摇。他一声大笑,往四处游走;终见得一丝天光自某坍落处射现。他心下大喜,跃到近处

双掌往上猛击;轰然一晌后,他人已自洞口往外而出!

  洞外,举目是红绿婉紫,他不禁热泪自眼眶中出,仰天狂笑。多少日子在那幽黑洞中受

寒风刺骨?何年何日,他终于又得见这般千种风情?

  他兀自好好贪恋这人间世美景,一道人影已然飘扬而至,是一名六旬老者。他立即认了

出来,这老者正是昔年自己得力手下“乘鹤客”翁百传!

  他一笑,道:“来的可是翁坛主?”

  那老者翁百传双目精光闪动,注视了对方良久,然脸色大变,惊喜道:“盟主──,

是……。是你吗?真的是你……。?”

  他终究忍不住,仰天狂笑搂住翁百传的肩道:“想不到、想不到我孙震也有再出万幻洞

的一日。”

  翁百传闻言,脸色一激动,便跪下道:“恭喜盟主,能脱此迷离妙地的万幻洞。弟兄们

又可在盟主手下,大展往日雄风。”

  孙震微微含笑,扶起翁百传道:“昔日本座曾困潜龙于此,想不到后来反而被他所

困!”孙震长长一叹,又道:“冷明慧先生可有御统了武林?”

  翁百传苦笑道:“冷枫堡已被毁。冷先生生死不明,属下只知天下第一武侯冷明冰已死

于恨天洞中。”

  孙震一愕,道:“当今绿林盟主由谁主持?”

  翁百传一叹,道:“可以打败柳三剑的,武功身手可以称得上一流高手!这名神秘人物

是谁?”

  翁百传皱眉道:“只知他自称是虎先生,来历师门不明──。”

  孙震点点头,道:“这一年来,你都一直在万幻洞外?”

  翁百传恭敬道:“是──。本盟之中,六坛坛主有两位变节投靠虎先生外,其余四坛坛

主已然在此候守盟主出洞有一年整整的光阴!”

  孙震仰天长笑,道:“好──,好──。那柳副盟主……”

  翁百传微微一叹,道:“柳副盟主自被虎先生打败后,便自江湖中消失。半年来属下尽

力寻找,只是依旧无法找出副盟主藏身何处!”

  “这点本座会设法!”孙震冷笑道:“通知本盟弟子,本座将夺回盟主之位;而后横扫

武林,杀潜龙、灭苏小魂!”

        ※        ※         ※

  “黑色火”重现江湖!每十年一次的黑色火旗已然插立在洛阳最富盛名的醉仙楼上。醉

仙楼的主人范老头,江湖人人知晓是“神口鬼爪”万夫子。天下间,有谁敢掇其虎须?就算

当今最富盛名的苏小魂、大悲和尚见了万夫子,也不的不恭谦有礼。“黑色火”这组合为什

么要找万夫子?

  “为了立威!”范老头微叹道:“他们的目标是苏小魂!”

  “苏小魂?”号称“天下最具有妇女美德”的锺玉双讶道:“他们找苏小魂做什么?”

  范老头苦笑道:“黑色火焰出的时候,‘洛阳榜’也即将公布!十名黑色火焰的祭火目

标,这些日子便可知晓!”

  范老头看了锺玉双一眼,微叹道:“老夫号称‘神口’能断知天下事,就是数十年来对

这神秘组合颇为疑惑!只知他们每隔十年出现一次,每次只找天下武林中知名之士来祭火。

苏兄弟的名气在今日武林中如日中天;灭龙莲帮、破冷枫堡、西域大漠一战,正是他们最好

的目标!”

  锺玉双皱眉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范老头摇头叹道:“老夫也不清楚。只是传闻,他们似乎是当年元世祖至元十八年攻扶

桑国时,遇飓风漂流到东海之外蓬莱仙岛之后。”

  锺玉双皱眉道:“果真有蓬莱仙岛之事?”

  范老头淡淡一笑,道:“远在秦、汉之时,即有称呼为岛夷、东夷、海夷,亦有名之为

东鲲、夷州。尚且,汉代书籍中亦有记之‘大冤国’之名……”

  锺玉双脸泛向往之色,悠然道:“来日有幸,能往蓬莱仙岛一游,岂非人生一大乐事?”

  范老头道:“不错!老夫亦作此想。然而,目前‘黑色火焰’这组合的出现却更有耐人

寻味之处……”

  锺玉双急道:“前辈的意思是……。?”

  “把秃猛可!”范老头皱眉道:“蒙古后裔把秃猛可统御诸部建立了达延可汗鞑靼王

国,只怕日后将再举侵犯中原。如此,这黑色火焰正好是里应外合,前后夹攻。”

  锺玉双惊呼道:“若真是这项大阴谋,恐怕死的不只是十名天下武林中成名人物!”

  范老头苦笑,道:“必然是引动起一番风云血劫!”

  范老头苦笑,摇头道:“只怕这回要比大漠之事更加棘手……”

  范老头悠然一叹,道:“苏兄弟此刻又远道衡山参加‘搏技’大会,只怕一时也回不到

洛阳来。大悲和尚则到少林寺后山闭关潜修,俞傲则陪锺念玉临居于千佛洞!”

  锺玉双道:“赵任远和潜龙则在紫禁城内狂饮三个月,只怕此时早已瘫在床上了。至于

唐雷,则在蜀中整顿唐门诸般事宜,只怕一时也分身乏术。”

  范老头皱眉,不语。锺玉双突然道:“前辈,衡山搏技大会,倒底是怎么回事?听说受

邀之人绝少透露……”

  范老头道:“此又是武林一大谜团!似乎和黑色火焰隐隐吻合,每十年举办一次。负责

人据闻只知复姓叫第五,而不知其名。苏兄弟此回受邀,当可以助我们明白!”

        ※        ※         ※

  衡山北路望天台上,已然有了五名曾是叱吒江湖的武林一等一高手。他们或棋、或琴、

或饮,全然无一般武夫印象;反而,更具有儒士风雅度范。下棋的两名老者,细看之下,可

以叫人惊目视。用的是寒玉精铁为棋盘,黑白两色的棋子,则是苗疆的玄铁石所铸。单是此

点,无论落子、吃子,使得需大内力不可,否则一个不稳,便要差错一步,满盘皆输。

  右方那名老者忽的大笑,道:“追月老头,快点落子吧!否则老夫便要不客气多下一子

吃掉你这条龙了。”

  被称为追月老头的追月老人,正是三十年前名动大江南北的第一剑客;只见他含笑道:

“墨老头,怎的十年不见了,你还是这般心急?”说完,哈哈大笑落了一子。

  墨老头墨游显然是和追月老人齐名的“百花剑王”了!墨游一笑,手上抬着一颗棋子,

道:“有朋友来,老头,咱们似乎该欢迎一下!”

  追月老人一笑,道:“酒狂先生已然要代我们接风了!”

  果然,坐于一侧的酒狂,右手微振;立即,一道酒气燃成一线火花杀机往一处大石后绕

去。酒狂相当有把握,来的人纵然不被烧掉头发胡子,最少也得大惊跃出。

  没有!并没有人影自大石后狼狈出现!酒狂脸色一变,正待要再度出手。坐于一旁抚琴

的老者淡笑道:“酒狂兄,让小弟来试试这人功力……”

  酒狂冷哼一声,不说话。那抚琴老者,微微一笑,十指一拨。“叮”的一响,全叫在场

四人心中一动,好深的功力!同时,众人举目望向大石之后,只见得抚琴老者拨琴魔音贯出

的同时,亦有十支细密的银针一闪,回绕往石后而去。

  追月老人讶道:“天琴先生竟连‘绝响银针’也用上了!”

  墨游皱眉道:“那人还是没出来……”

  不错!大石后果然一点动静也没有。天琴先生脸色一变,朝大石后叫道:“尊驾何人?

何不出来相见?”

  此时,稳坐在一旁的老学究打扮的老者,大大朗颂手上的论语来:“有朋自远方来,不

亦悦呼!啊一一,啊一一,真是至理名言、至理名言!”

  老学究说完,微微颤颤站起来。似乎是一个不稳,便要颠跌在地;然而此一瞬间,老学

究已然用上了“缩地移形”的功夫,绕到了大石之后!

  墨游一叹,道:“武状元的身法,硬是比十年前要得!”

  追月老人笑道:“只不知大石之后的那人可受得了武老头子的一巴掌?”

  这点,每个人都是最关心的。那名老学究早在四十年前便已属于武林有数高手,其时,

不过才二十出头而已。最著名的,就是他的一巴掌。往往,武状元只需一巴掌打下,大半对

面的人不死也得去掉半条命!所谓大半,是指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如果不是一流高手,这

老学究可固执得很,理都懒得理你,便硬是任意让你打。所以,江湖上传言,能让武状元伸

手打你的,便属于一流高手!

  这回,显然武状元不只打了一巴掌,而是劈哩啪啦打了十来掌!四个人的双眉皆高挑了

起来。武林中,除了他们四人之外,有谁能捱得住武状元这么多掌?又有谁值得武状元出这

么多掌?

  苏小魂!

  苏小魂走出来的时候,脸上挂满了笑容。当然,有人被打了巴掌,一定是笑不出来的。

这点,当大伙儿看到武状元时就很明白了。武状元的脸也没有红肿,肿得是他的手。武状元

的手已如九月蒸的熟透的红,又大又红;而且,脸上的表情绝不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

乎”!

  墨游叹了一口气,道:“眼前这小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因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手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