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手印》

第十章

作者:奇儒

大悲和尚方向庆幸得手,朝赵任远一笑,谁知半空中传来这么一个喝声,那大悲和尚差点便昏了过去──。

好个赵任远,当下便扬身朝红豆发声的地方而去!

那红豆见来的不是大悲和尚,当下手上连发打七颗红豆,口里依旧大叫着:“快来啊──,和尚监守自盗啊──。”

赵任远见眼前七颗相思豆打来,其中韵律竟美不可言,当下心里一惊,打下另四颗,另外三颗已然击向腿部。

正危急之时,大悲指力到,硬是把已经碰到赵任远裤管的相思豆震碎。

此刻,那红豆已然巧笑边呼边跑了出去。

立时,一堆喇嘛云集往大殿来。

先时看见红豆跃出,纷纷喝着要阻挡。

红豆大叫道:“你们找我干什么?那玉犀角被大殿里的和尚取走──。”

众喇嘛方自半信半疑,红豆已一跃身而去。

众喇嘛中不乏武功高强的,只是眼前玉犀角较为重要,不禁纷纷抢入大殿中!

大殿,中原来的和尚果然不见身影,只见那玉犀角依旧好端端的摆着。

众喇吓一愕,复嘘一口气,俱想着那两名和尚追女贼去了!有的还自怨自艾中了他人的调虎离山计。

此时,寺里住持也急步来到,众人则纷纷报告所见。

那住持一点头,伸手取出玉犀角!

便此一瞬间,忽然脸色大变……。

大悲和尚赵任远可高兴的很!

不时,大悲和尚捏捏怀中的玉犀角,笑了出来。

“这下好啦──。”大悲和尚道:“京十八一得救,那洞庭七十二寨便可以反正……。”

赵任远摸摸自己的光头,苦笑道:“只可惜我这一头……。”

大悲和尚瞅了赵任远一眼道:“有什么不好?早在两年半以前,和尚在九转十八弯洞内劝过你啦……。

”“劝什么?”

“和尚那时就看你有慧根,迟早也是我佛中人,拖拖拉拉的那么久……。到头来还不是一样……。”

两人边谈笑着,已然出了巴颜察于城。

大悲和尚仰天望地,叹了一声:“好美……。”

赵任远笑道:“和尚动了凡心?”

“没有──,”大悲和尚笑道:“可别坏我名声……。”

“嘿,嘿……,”一道声音自前方沙丘中传来:“和尚你『盗』一字已经犯了戒,那还有什么名声?”

赵任远皱眉道:“那阁下想来是打算做土匪罗──。”

一阵狂笑中,人自沙丘后走了出来,是个中年文士,双目精光内涵,大是行家。

只听他道:“土匪抢小偷,正是一对!”

“报名──!”

“第五剑胆!”

“第──,五──,剑──,胆──!”大悲和尚吓了一跳道:“黑色火焰里的那个第五先生?”

“不错!正是在下!”第五先生温煦一笑,道:“大悲指和大内绝学,本人早想一试……。”

“可以不可以不试?”大悲和尚和赵任远齐声问道。

“可以!”第五先生一笑,道:“把玉犀角给我……。”

“真的?”

“真的!本人不打诳语!”

“好──!”

大悲和尚竟真掏出了玉犀角丢到第五先生的脚下!

赵任远一惊道:“怎么可以……?”

“怎么不可以!”大悲和尚苦笑道:“死人要那玉犀角也没用──。”

赵任远咬牙切齿,怒声道:“你……你这贪生怕死的……。”

赵任远头一转,当先愤怒的奔离。

大悲和尚无奈一耸肩,道了声“失陪”,也随那赵任远而去。

第五先生冷笑注视两人消失了踪影,方自手上一招,把那玉犀角自地上以内力吸了上来。

月色下,只见第五先生的脸色开始变了起来。

用一个形容词是变的比那白色的“玉犀角”还白!

第五先生愤怒将手上之物丢向远际,逛怒大叫:“大悲秃驴──,你竟敢耍老夫-──。”

第五先生一转身,往大悲和尚离去的方向追下……。

“哈……!”每个人都大笑了起来。

甚至,连一向不怎么笑的俞傲都忍不住大笑。

为什么?

是因大悲和尚智取玉犀角,而且骗过了第五先生这种一等一的高人!

当然是赵任远的光头!

“笑什么笑!”赵任远叹道:“那个第五先生马上就要到了──。”

第五先生可没马上到,而是等到近中午的时候才来。

他这么晚才来当然是有原因的。

原因是,他还带了达延可汗的八千骑兵,长驱而来!

“我的妈呀!”潜龙叫了起来,他数数自己这边的人叹道:“我们才十二个人……。”

经过六臂法王一夜的调治,那京十八身上剧毒已然尽去。此时亦遥望前方滚滚黄沙,也叹道:“惨──。”

赵任远微笑道:“不至于……。”

“为什么?”十张嘴,包括六臂法王都大声问道!

另一张没问的大悲和尚。只见他道:“咱们赵大人早已暗调我朝人马两千人散布在这附近……。”

“人呢?”

“在南方十里处!”

“什么时候走?”

“废话!当然是现在──!”

十里外的漠地上,果然有两千名壮兵雄立!

冷默叹道:“第五剑胆手下恐怕有五、六千……。”

“错了──!”赵任远道:“大概八千──。”

“还有呢──。”赵任远道:“只怕东、西、南三方还有人马来……。”

“惨──!”最少有四个人叹气。

赵任远摇头,道:“不至于……。”

苏小魂双目一亮,笑道:“我朝也派兵出关?”

赵任远点头。

锺玉双突然道:“说不定阿克苏王朝的大漠鹰王玛拉哈也出兵……。”

“聪明!”赵任远望着苏小魂苦笑道:“有了这么聪明的老婆,男人倒是可以省了不少事……。”

京十八皱眉道:“赵大人的意思,现在要怎么办?”

这句赵大人可把赵任远叫的不好意思了。

只听他咳了几声,方自道:“大漠鹰王自西面率制达延可汗的部队。我朝则自东、南两面对恃他们的军队……。”

锺梦双轻一笑,道:“到头来,眼前这八千军队还是要靠我们自己来打……。”

“不!我们走──。”

“走?”

苏小魂忽然大笑道:“往西?”

“往西!”赵任远道:“和大漠鹰王前后夹击!”

两千人部队移动终就比八千人快一点。

只是,眼前各地皆有达延可汗的部队!

当他们一行人由巴颜察于之南往西直走的时候,最少发生三次不大不小的战役!

套里木一战,损兵三百一十六;霍洛多一战,损兵两百二十三;最惨烈的是霍身木苏一战,竟损兵达八百六十七人!

一路上接近鄂洛克泊(注:蒙地称湖为泊)时,只剩下五百九十四人!

而后方第五先生的八千骑兵团已然分成四股,自前后左右驻兵困住!

“好个第五剑胆”京十八点头道:“用兵果然有一套!”

苏小魂也叹道:“乘我兵疲,再一鼓灭之!好狠──。”

此时,众人已来到了鄂洛克泊畔,遥顾四方,只见是簇旗大纛,迎风狂展!

六臂法王沉思半晌,忽的站了起来。

苏小魂急道:“大师不可──。”

六臂法王神情庄重,注视众人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况且者老衲是蒙古国师,位居法王之职……。”

大悲和尚一叹,道:“和尚我陪你去……。”

六臂法王摇摇头,又自环顾了众人一回,才向苏小魂一笑,道:“记得──,咱们可还有一番印证……。”

众人目送六臂法王往前行去,到山两军之间,就地坐了下来。

半晌,只见那六臂法王一扬声,便自颂经!

“嗡啊轰索,嗡吗尼白米轰──!”

六臂法王反覆颂念的,便是密宗红观音本尊咒!

此咒显示的,是大祥和大平静,一切无争。

六臂法王声音由清越轻而沉厚,浩荡如江河狂涛,只听得四面蒙兵脸色无不有愧色!

到底,六臂法王的地位,在他们心中如菩萨转世,岂可以兵刃相加?

那第五剑胆见此,心下也不禁暗自惊骇,想不到六臂法王一人竟能达到此结果!一思及此,立即下令:“哈都左道总领……。”

一个大汉策马到第五先生身旁恭敬道:“属小在……。”

“率领一百骑兵将法王迎回来──。”

“这……,”哈都犹豫道:“法王已做课,俗人不敷打扰!”

“哈都!”第五先生脸色一寒,道:“若违军令如何?”

那哈都脸色一变,颤声道:“斩──!”

第五先生冷冷一笑,复恢复平和道:“法王尽我朝国师,当不得有血──!”

第五先生话到这里,扬声大喝道:“为了避免法王坏了修持,是不是要将他带离此地……。”

这一大喝,便引得四方蒙古兵一醒,纷纷同声叫道:“把法王带开……,把法王带开……。”

那声浪越来越大,竟已将六臂法王颂经之声掩盖。

第五先生睥含笑,朝哈都道:“还不快去──!”

“是!”立时,哈都领命,率了一百快骑,便往六臂法王坐处而去!

这端,苏小魂皱眉道:“六臂法王这一被拔擒,只怕第五先生不会轻易放过他……。”

冷知静接道:“先接回法王,然后再往西突围……。”

京十八大喝道:“事由我起,京某去!”

众人方自要阻揽,那京十八已然策马狂进!

俞傲双眉一挑,冷知静亦扬鞭的同时,那赵任远亦大笑叫道:“快抢法王回来──,大漠鹰王的军队来了──。”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西、南两方第五先生的兵马陷入一马混乱中!

天上一阵唳叫,正是那玛拉哈的鹰队已到!

苏小魂等人大喜,一挥手,立时众人个个精神百倍,往前冲去。

第五先生冷不防有此一变,亦一挥长军,直奔而至。

立时,六臂法王也虎的站了起来,眼看两军对了上来!

六臂法王一叹,自语道:“何多杀劫──?”

说着,当先迎身向哈都,出手拧,把那哈都摔下马。

六臂法王一跃上马,一策便迎冲往第五先生而去!

擒贼擒王!

为了阻止这场血劫,唯有先将第五先生擒下!

法王这一进,当真勇不可当。

众蒙古兵见法王快马而至,不禁纷纷让开了一条路!

这端,苏小魂见状大叫道:“法王快回莫进──。”

便此刻,第五剑胆已然傲坐于马上;掌中,那颗剑胆在握!

六臂法王至,大手印连连六出。

第五先生大笑,将剑胆一捏,亦迎面撞来!

瞬时,两马交错而过,六臂法王受剑胆重击,竟“哇”的吐出一口血,翻落到马下。

第五先生大笑,策马回头便要擒住六臂法王!

忽的,天日一暗,竟有三只巨鹰铁爪六只攫下。

第五先生一冷笑,右手剑胆一振,化成无锋剑。

连三几打,那三只巨鹰竟然躲之不及,叫第五先生破头坠地!

第五先生至此得意非凡,手上剑胆已然达到了十二层极顶的境界。

此际,背后忽然一阵狂捍无比的肃杀之气涌到!

那第五先生回头,便看见了俞傲!

第五先生冷笑道:“好──,又一个送死!”

第五先生一策马,迎向俞傲而去!

俞傲双眉一挑,也策马而迎。

交错瞬间,青虹斩月刀破空而来。

第五先生大喝,手上剑胆奔出,撞向俞傲一刀!

当──!一大响,俞傲在马上幌了几下,总算没有掉下来。

只是,手上青虹斩月刀竟已断成两截!

第五先生握住剑胆大笑,策马回头再来!

俞傲冷哼一声,没刀入沙,反手一拔,取出的是如丝、如线、如痕、如隐的蝉翼刀!

两又对阵,又是一声金鸣大响!

那俞傲竟忍不住沸血翻腾,吐出一口血来。

第五先生仰天大笑,蓦地,红光白芒闪至!

是天蚕丝和红玉双剑!

那第五先生双目精光一闪,大笑道:“来的好──。”

便此一瞬间。苏小魂、锺玉双和第五先生大战了起来!

另端,大悲和尚抢进,抱住六臂法王。

忽然眼睛一抬,只见十丈开外,竟有一名女子骑于马上,手里尚自抱着一个女婴!

那大悲和尚心头狂跳,急低声向六臂法王道:“大师──,一切看你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手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