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手印》

第十二章

作者:奇儒

刀刀感激的目送大悲和尚和六臂法王的离去。

他们并没有问什么,也没说什么,就是这么放心的从他身前走了,走向霍山。

他们经过他时,身上一点防范也没有,这么信任他,就如同已经是好几世缘的老朋友了一般。

刀刀那时出手,大悲和尚和六臂法王必死!

可是他们愿意,愿意以自己的生命来赌刀刀的顿悟。

刀刀没有出手,只是流泪。

流的是感激的泪。

想那自幼被庞虎莲带走变成杀手,直到上武当山挑战破尘道长。

那时,叶本中的出手,使他混然暗中有了慧根,觉得那一出手几乎超出人所能达到的意境。

所以,他每天到这汾河支流来沉思。

想如何能化解那一招?

日前,祖开告诉了他的身世,想不到母亲的前人竟是宋朝最赫赫有名的双陆文龙!

经此之后,他便日日沉思如何解开师恩和公理正义之间的矛盾?

如此日复一日,几已将自裁!

幸而方才大悲和尚和六臂法王的开示,此际心情竟如斋清明月,大是欢欣愉悦。

一想及此,他刀刀的泪水竟不由自主又滑下。

有人陪他流泪,他自树林中走出,到了刀刀身前。

叶本中!

两人相对无语,叶本中良久才道:“你知不知道那一掌怎么出来的?”

刀刀点头道:“已明白──。”

叶本中仰天长叹,道:“昔日,贫道尚未出家时,也是受到这两位大师教化而顿悟的……。”

刀刀苦笑道:“来日该上武当向贵派掌门人负荆请罪!”

叶本中眼睛一亮,道:“何不现在就去?”

刀刀大笑,道:“是啊──。”

正两人执手紧握,忽然急轮转动之声而来,正是那锺玉双驾车。

其后,尚有十来名汉子狂喝追赶!

叶本中双目一凝,道:“走──。助一臂之力──。”

刀刀愕道:“可是……我佛慈悲……。”

叶本中大笑道:“世尊我道,亦曾和魔神相持;今为拯世间之善,亦当有为狮子大吼──。

”刀刀大笑道:“好──。”

锺玉双由昏厥中醒来时,便看见了苏小模魂满是关切的表情,不由得两行泪落了下来。

想这几天,曾多少战役生死;最后的印象,是看见叶本中道士装束和另一汉子在汾河之畔出手相救。

最可惊的,是那汉子出手,快若闪电,天下间几乎无人可挡。

彼时心一安,便自昏了过去。

待醒来,已在郎君怀中!

锺玉双挣扎道:“赵任远他……?”

“好的很──!”苏小魂笑道:“我们那位大内公主在照顾他……。”

锺玉双愕道:“朱姑娘?她不是也……?”

“是受了不小的伤!”苏小魂笑的更愉快了:“可是──,爱情的力量真是不可思议……。”

锺玉双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

“你还不明白吗?”苏小魂大笑回答,那锺玉双也笑了起来。

良久,锺玉双才喘气道:“叶本中和那个汉子呢?”

“汉子?”苏小魂笑:“是刀刀──!”

“刀刀?”锺玉双脸色一变道:“庞虎莲最得意的刀刀?怎么会……?”

“这说来话长──。”苏小魂笑道:“那任刀朋友要出家啦!”

明宪宗成化七年九月初八,刀刀入门于武当后山闭关室,受破尘道长授为渡苦。

其后,渡苦道士行云四海,曾于明孝宗弘治一年遇一男子,该日那男子将行大婚,两人相坐忘归。

时,那男子十七岁,即是后来立行“知行合一”、“致良知”之学的一代大儒,王守仁(王阳明)。

情人相对凝眸,最难堪,时光飞逝如箭!

正是掌灯时刻,那赵任远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头想些什么,反正眼前这任曾折磨自己要死不活的宁心公主,曾是在肚里骂过千百万次的朱馥思朱大小姐,此力看来竟然别有番风情。

两人便此坐看至夕暗月升,犹舍不得暂舍点灯。

兀是这般捱着似要把对方看个清楚。

窗外,有人说话啦:“干啥──?是谁的功夫那么高点了他们的穴道?”大悲和尚如是说。

接着,是六臂法王的声音:“这可没禅机,打扰人家作什么?”

大悲和尚大笑,道:“看他们捱到几时不吃饭……:“说着,脚步声已然渐渐离去!朱馥思脸色一红,便含羞要站起来,那赵任远竟自一伸手,握住了朱馥思的柔荑。朱馥思一愕,方自要挣脱,只觉那手上之力更重;便时,放弃了挣扎之意,手上一软,又斜倚靠回了床沿。月,自窗外投入,只见是,凝眸依旧,而手,已紧握!这当界上,随时有爱、有恨!这世界,到了有月的夜晚,那里只要无云便看的见!月,轻在紧握的两双手上!

月,轻在紧握的两双手上。手,是潜龙和红豆的手。潜龙心里很些矛盾,可是手上的力却握的更紧!看着他们的,却是孙震。孙震双腿已废,是摔下时折断的。他看着眼前这对良缘,叹口气道:“喂──,潜龙,天下的好事好像都被你占光啦──。”

红豆一笑,道:“还亏孙前辈在半山中结了个网,否则我们早摔死啦──。”

“算了、算了!”孙震叹道:“那网是来抓鸟的,谁知道第一天开张便网住了你们这一对──!”

红豆脸上一红,不再说话。

那孙震笑道:“潜龙──,你这浪子能被绑的住?”

潜龙苦笑道:“只怕得老死此地!”

孙震一笑,道:“不会!”

“不会?你的意思是出的去?”

“当然──。”

“在那里?”

“三里外的凤翔涯,不过……,孙震叹道:“需要以三个接的方式才可以……。”

红豆眼睛一亮,道:“我们岂不是正好三个?”

“不是──。”

“不是?”潜龙叫道:“你不是人?”

“去你的。要三个健健康康,有手有脚的人。”

红豆失望道:“那只好再等下一个受害者了……。”

潜龙皱眉道:“如果你爹也没死……。”

红豆心头一震道:“可……可能吗?”

潜龙耸了一下肩,道:“只好碰运气了……。”

孙震看了潜龙半响,才叹道:“红豆红大小姐──,这小子到底那一点让你看上?”

“因为他是个男人──。”红豆笑道:“因为他肯牺性自己的生命来保护我安全的男人──。”

孙震明白,当他看见他们掉下来的时候,心里还暗自欣喜着。

照啊──,那网开张第一天便有大鹏鸟入网,谁知竟然是这个死仇。

而让孙震感动的是,潜龙果然条汉子,以全身抵住下冲之力,以为的是让冲力撞击红豆的震汤最小。

就凭这一点,够的上让他孙震出手救他们!

救,可不是闹着玩的,一救就耗损了一半功力;还头大的是要张罗吃的来服侍这两个小子。真是前世造孽!

孙震想到这里,看看自己腰下双腿,朝潜龙冷哼道:“小子──!咱们那个梁子还没解啊──。”

潜龙笑道:“不用解啦──。打架你一定输,我又下不了手。我看,我们还是言归于好算了……。”

红豆在一旁也接道:“是啊──。现在我们共同的敌人是柳三剑……。”

孙震沉思了半晌,沉声道:“你说,那个柳三剑曾经偷学了老夫的『大罗刹手』心法?”

“不错!”潜龙叹道:“而且似乎还不错──。”

“不错最好!”孙震冷笑道:“越不错越死的早……。”

潜龙眼睛一亮,道:“你的意思是──,那什么手的心法中暗藏杀机?”

孙震一哼,道:“若非如此,老夫昔日岂会被你打入万幻无相洞之中?也是因为那年在无相洞里抱已死之心,能放下一切生机,反而除掉杀机,所以才有大成……。”

既无生,何来杀?

潜龙明白这点,不禁起敬道:“能放的下,多少参悟了佛禅……。”

孙震仰天长笑道:“那柳三剑心中既存杀机,练那『大罗刹手』的手法,岂非是自寻死路?”

红豆急道:“罩门是在那里?”

孙望重重的道:“期门──,期门穴一破,必死!”

潜龙和红豆沉默了下来,半晌,那红豆站起来道:“走──,我们先去那凤翔崖下看看──。”

孙震摇了摇头,道:“夜不可行,尤其这柏山多毒虫之物,万一给呵上了几口,只怕得来生再见了。”

红豆嘟着嘴,半晌才道:“好吧──,今晚早点歇着便是了──。”

泣龙坪下的山洞倒是不少。

那孙震三人便是挑其中一个大的住。

孙震闻言,笑道:“红豆姑娘先去睡吧,我和潜龙还有一番话要谈……。”

孙震边说着,边在地上以树技划出各种人形姿势来。

潜龙似乎会意,亦朝红豆道:“你先去睡吧──。”

红豆错愕道:“你们两个想干什么?”

她口里是这边问着,人还是往洞里去了。

男人和男人之间有他们自己的事,问了白搭,不如到洞里躲着瞧。

其实,她是两掌轻巧用力,推了推那些枯枝罢了。

随即,她便借这枯枝叶的摩擦声掩护,跃到了洞口暗处,看向洞外潜龙和孙震在干什么。

那知,方侧耳听去便心头一惊!

孙震沉声道:“潜龙──,我们之间还有一场决斗未了是不是?”

潜龙答道:“不错──。”

孙震一笑,道:“你站着我坐着,是不是很不公平?”

“对,对极了──。”潜龙竟坐到孙震前方三尺处,笑道:“这样你觉得如何?”

孙震不语,注视潜龙半晌才道:“出手吧!”

潜龙也不答话,右臂直伸,那掌上五指带勾略扣,般若绵指便往那孙震腰上五穴罩去;孙震一笑,忽的右掌长大二寸有余,迎面便拍向潜龙而来……。

俞傲活动了一下左手关节,他感觉很好。

无论是体内真气的运行,筋骨的衔接、肌肉的反应和弹性,一切状态都是适合做一场真正的决斗!

老鬼则含笑的望着。

天可怜见,终于让他老鬼有生之年还得以见到这位生平最过瘾的对手。

凤翔崖下便是潭寒湖,竟能让他老鬼和俞傲得以全身而存。

当真天意!

原先的日子,自己想这一生便无可出之时;暗想着,何不将大挪移神功及其运用在刀法上的“飞虹十八斩”刻于石壁待有缘者见之!

谁知,刻先是三日一回,至后,竟可达到一日三、四回。

对这点成就,那老鬼也不禁讶非凡;如此看来,自己武学岂非已逐渐登上顶峰之境?

如此十数天下来,那一大面岩壁竟然刻满。

那日,老鬼从头审阅到尾,看这些日子来的成果时,心中似恍有悟,这一刹那通明透彻,不由得大笑出刀,儿在岩壁最后空位上留下一刀痕来。

只此一刀!

飞虹十八斩到了最后竟只剩一斩!

这一斩,足令风云变色,天地动摇。

只可恨,俞傲不在!

老鬼对天长叹。

忽然,一道人影如先前自己由那凤翔崖上落下。

老鬼凝目望向落入湖心的那人,不觉泪涌大笑;天地知我心,下来的人是是俞傲!

俞傲抱刀坐到老鬼面前沉声恭敬道:“一谢你这回又救了我的命……。”一顿。俞傲续道:“二谢你愿意将壁上刀法示我,让俞某明白你的武功境界……。”

老鬼含笑,静待下文。

其实,心里不禁也有些紧张。

行家对行家的委托!

他要的,是俞傲对最后一刀的评语!

那刀,他已取名──“天绝地灭”!

俞傲的神情不但恭敬,而且很庄严道:“那招『天绝地灭』。足可堪称天下第一;只是……。”

“只是什么?”老鬼心里一紧。

俞傲沉思道:“非有大愤怒、大杀心,否则无法使出!”

老鬼仰天大笑道:“知我者,唯俞君……。”

俞傲淡淡一笑,道:“前辈需多久的时间来调节心情?”

“三个时辰!”老鬼望东方既出的晨曦道:“今日正午决斗!”

两人已然折至五百三十六招!

忽然,那孙震仰天大笑,对那东来晨曦引吭一声,喝道:“你都明白了吗?”

潜龙收手恭敬道:“多蒙指点……。”

潜龙和孙震交手了大半夜,那红豆也看了老半夜!

这时,终究忍不住冲出来,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手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