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手印》

第十五章 急涛

作者:奇儒

快乐舫上俱是达官贵人,名门公子;当然,在武林上有一席之地的各方大豪也是快乐舫

的常客。

快乐舫的四周围绕约有二十来艘的快舟,主要任务是负责接送贵客。

快乐舫分成两部份,前半是快意斋,专门供达官贵人之用,后半是欢乐斋,则供武林豪

杰取乐。

无论快意或欢乐,在快乐舫上的规矩是——快意观乐,不准打架流血。

当然,每年总有几个不信邪自以为胳膊粗的家伙,结果终是在西湖里泡了三天三夜,保

证以后只要听到“快乐”两个字就屁滚尿流。

现在,苏小魂和钟玉双在负责接送的小舟上就看到一个满身横肉,眉上一道刀疤的家伙

被绑了数十斤的铁练丢到了湖里。

钟玉双叹道:“祁连山的赫连右文也落的这等下场……。”

苏小魂笑道:“只怕今晚被丢下的人还多的呢……。”

两人相视一笑,舟已泊于舫旁垂梯。

苏小魂笑道:“要快意还是欢乐?”

钟玉双微笑道:“冷大先生和唐雷好像去了欢乐是不是?”

苏小魂一笑,当先登上了快意舫,右转,便直往快意斋。

快意斋当然是豪华的很,尤其是醇酒美人更是眩目。

只是,快意舫自泊于西湖十年来还没有那个男人带了老婆来的。

苏小魂这次无疑又拿了个第一。

富享受的脸色变了好几回。

首先,是听说冷明慧和一名年轻汉子到了欢乐斋。

第二道消息是,那年轻汉子经查证竟赫然是唐家掌门,手上握一颗天下闻名色变“观音

泪”的唐雷。

接著,便是苏小魂和钟玉双登舫的消息。

富享受可有点食不知味了。

他再笨也知道今晚可能会过的不愉快。

所以,他立即下了两个决定。

第一、立即传令下去,放出“龙凤翔天”的烟火。

第二、立刻找住在后舱的那位先生;一个手上经常握著剑胆的中年文士!

大悲和尚对著空中爆出的烟火大笑,朝六臂法王道:“大和尚,我们的好戏来了——

。”

六臂法王莞尔一笑,却惊见那玉女舫的速度,果真快如玉女穿梭,十丈远距,瞬间便

到。

六臂法王不觉脱口道:“好速度!当真配得上玉女两字……。”

那端,大悲和尚朝掌杆儿船老大一揖道:“张施主多日不见,别来可好?”

那船老大老张大笑道:“和尚多礼了。快上来吧!”

大悲和尚一笑,招呼六臂法王一声,便双双跃上了玉女舫。

老张笑道:“两位大师请到舱里去吧,这样船走起来才稳——。”

大悲和尚一笑,便带了六臂法王进了舱内。

这玉女舫外表是难看的很,那里头可大有学问!

六臂法王才踏入,不觉眼睛一亮。

舱内布置并不豪华,却是雅的很。

尤其是壁上一连十六张玉女图,张张俱是六百年来名名家之手。

玉女舫之所以是六大名舫,在于它的画!

六臂法王叹道:“天下之物,果然不能以外相观之——。”

大悲和尚大笑,朝窗外指向湖面西侧道:“那艘结十二宫灯的?”

“不错!”大悲和尚笑道:“我们的丁朋友就在上面……。”

遇上和尚并不稀奇,只是地点有点不太对!

和尚很少很少,几乎可以说没有化缘到湖面上的。

况且,眼前这两个和尚不但跳了过来,更严重的是他们坐的那条船。

“能坐上玉女舫的一定不是普通的人物——。”丁哭叹口气道:“两位大师是……?”

大悲和尚笑道:“和尚我法号大悲,这位是六臂……。”

丁泣脸色一变,道:“大悲和尚和六臂法王?”

大悲和尚点头道:“完全正确——。”

丁哭只觉两臂上的阴阳母子环自然而然的滑落了掌心,他叹口气道:“两位大师的意思

是,不喜欢我们哥儿俩到快乐舫上快意欢乐?”

“太正确了——。”大悲和尚竟然也会很惋惜的道:“和尚我保证你去应试一定可以入

选……。”

丁泣已经没有说笑的心情,所以出手。

他总是觉得,与其说半天废话,不如叫那个人用哭泣的声音来的好听!

大悲和尚一样在笑,因为丁泣是六臂法王的。

丁哭看了一眼六臂法王的出手,苦笑道:“这番僧好像还不错?”

“当然——。”大悲和尚笑道:“正宗大手印嫡传……。”

丁哭打量了几眼,还是叹气,道:“的确是——。”

丁哭出手,击的不是大悲和尚,也不是六臂法王,而是丁泣,丁泣手上的子母环。

立时,阴阳爆破,子母互生!

丁哭左、右臂各一套的九子连环,加上丁泣那一十八个环,立时便“泣”了起来。

只见,丁哭一扬身搭站于丁泣肩上,两人四臂连催,那竖起一串达半空中的三十六环便

扣杀而来。

大悲和尚双目一凝,道:“三十六天罡阵,好——!”

话声一落,大悲和尚一折身,便抢向左侧,大悲指直点向丁哭而去。

同时,六臂法王亦纳气于丹田,手上结成“地居诸天教敕印”大手印,见环拍环,直的

是一步、一步往丁哭、丁泣跨近……。

冷明慧一到欢乐斋就朝唐雷笑道:“依老夫看,这个第五剑胆也在船上……。”

唐雷脸色一紧,四顾一番道:“在那里?”

冷明慧摇头,轻笑道:“待会儿擒下丁十一时他才会出来……。”

唐雷点点头,只见这欢乐斋内已有了十七位各地豪杰,至于后头一间间厢房内还有多

少,那就不得而知了。

唐雷心下嘀咕的,是这斋内十七位武林人物中,有两个是他不认得的。

唐雷皱皱眉,只觉那名老者似乎如剑般锋利的目光,转溜了自己一眼。

便这一眼,已然叫唐雷心下打鼓!

冷明慧也看见了那老者,心下禁不住一番狂震,急急一扯唐雷,轻声道:“那位胡子绑

下蝴蝶结的,便是和李风雪、申屠天下齐名的南宫花月……。”

唐雷骇然一惊,眼前这老者竟然是昔日“宇内三仙”中的南宫花月?

那者老冷哼一声,制住道:“老夫是来欢乐的……。”

冷明慧淡笑道:“晚辈敬前辈三杯……。”

说完,便自伸出取饮南宫花月前方几上的酒杯,咕噜便是一口而尽!

南宫花月双眉一挑,只是不动。

那冷明慧自斟自酌,而饮下第二杯。

当冷明慧饮用第三杯时,南宫花月端坐如常。

动的是在一侧的布衣少年。

只见他肩头微动,右手柔弱无骨的便向冷明慧天柱穴拍来。

唐雷一皱眉,方要有所动,那端冷明慧已然将酒入口,任令那名布衣少年拍到了后颈。

此刻,唐雷已忍不住的瞬间,他感受到一股杀气自背而来!

唐雷心里暗自一惊,身子往前略倾,一折一拐,已然掠到了右侧注视后面那人。

来人约莫四十岁上下,左手是露在袖外,不知怎的,右手却藏于袖中。

唐雷双眉一皱,只见在座中除了南宫花月、冷明慧、和那位布衣少年外,个个脸上都露

出一丝看好戏的神情。

唐雷注视来人,半响突然一笑道:“丁十一?”

“不错!”果然是丁十一,只见他冷冷道:“唐雷?”

这下,每个人除了讶异之外,兴致也提高了不少。

唐雷对上丁十一,怎么说都是好戏。

因为,丁十一有十一根指头,多出来的一根在右手。

当然,六根指头打出来的暗器,常常和五根指头不一样。

唐雷呢?观音泪已握于掌心之中!

奇怪的是,唐雷竟然笑了起来,而且笑的很愉快!

丁十一心里暗骂,等一下叫这笑脸唐雷哭,西湖沉底非叫他好好灌上六天六夜不可。

当然要比别人多一倍,因为很少人敢对丁十一这样笑。

唐雷突然说话了,说话的目标竟然不是丁十一,而是冷明慧:“冷大先生,唐雷这下真

是多谢了——。”

冷明慧天主穴受击,转头大是不便,也就省了。

直接面对著南宫花月笑道:“谢什么——?”

“这当然要谢!”开口插嘴的是苏小魂,只见他和钟玉双一步跨进来道:“你故意让那

位姑娘点中穴道,好让唐雷有独自出手的机会……。”

“喂、喂,慢著——。”唐雷看了那布衣少年一眼,道:“他……不是男的吗?”

打从苏小魂进来,只见那布衣少年双目早已一亮;再见到苏小魂身旁的钟玉双,竟似有

一股复杂情绪。

这下,听到苏小魂叫破自己女扮男装,当下粉脸已薄怒,再闻得唐雷这一问,更见恼

火。

一下子,似乎要发作了;一旁,南宫花月轻咳了一声,嘶哑道:“香香,替爷爷倒杯

酒……。”

这位姑娘,便是南宫花月的孙女南宫香香了,只见她哼了一声,放下出手的气机,转而

斟起酒来。

苏小魂一笑,续道:“冷大先生当然心下早有把握唐兄可以击败丁十一,所以故意的南

宫前辈面前猖狂受制。如此一来,不但可以阻止南宫前辈再出手,而且可以令唐兄一夜成

名——。”

这段话下来,脸色大变的有两人。

一个是南宫香香,想不到一切尽在人家算计中。

另一个,则是丁十一。

这几个家伙好像以为唐雷这小子一定赢似的。

丁十一冷哼,一瞥那南宫花月,只见他含笑把酒,竟似默变!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丁十一暴喝,右手自袖中急出,果然是六根指头,指头五间隔中,夹著的是一只短短的

翎羽箭!

天指翎羽,杀人不备!

唐雷双目一闪,大笑道:“好——。”随之,观音泪出!

观音有泪,泪众生苦!

南宫香香冷视场中发展,知道已被冷明慧算计,自是大不愿令他如此得心应手。

此时,一见唐雷出手,暗中捏了一粒珠子在手中,也随之旋打于地。

那珠子快若惊鸿,沿地面旋转,□忽便往唐雷足胫而来。

苏小魂一笑,暗中手腕一振,天蚕丝已盘住那珠子。

此际,观音泪和翎羽箭已然咻壑叮响的在半空相遇!

天指翎羽,撞及观音泪滚汤在周边旋转回力的瞬间,竟一折没入地板内,瞬时,又冒出

来,一折,再没入,又出!正如巧妇做女红那般穿针引线,快速无比的往唐雷而来。

六指翎羽,杀人不备!

果然是别创蹊径,此举正是大大出乎人家意料之外。

观音泪呢?

唐雷含笑而立,任那翎羽箭□忽而至。

忽的,便那翎羽箭已到了足前时,观音泪已划空一绕,极大一弧倒转回来,正好将那方

冒出头的翎羽箭簇由半打断!

丁十一大骇,方自要闪,观音泪已沿地面急速滑来,便一跳,打中丁十一右腕外关穴!

这厢,战斗已然结束;另一端可才刚开始!

南宫香香那一手珠子盘地的功夫,叫苏小魂从中坏了好事那肯就此干休?

南宫香香冷一声,腰身一扭便抢近了过来。

苏小魂淡淡一笑,左肩微沉,右腿一抬便于毫米之差躲过南宫香香的一击。

同时,身势又复一扬,直落到了南宫花月之前,大笑道:“南宫前辈,此一别后不知何

时再见,晚辈以杯酒相送——。”

说完,苏小魂便自斟了一杯,仰饮而尽。

南宫香香一击未中,又见苏小魂自斟自饮,脸上一煞肃,便又要出手。

此时,南宫花月突然大笑站了起来,沉声道:“香儿——,还闹什么?走——。”

南宫香香一愕,委屈道:“爷爷……。”

南宫花月不理孙女的撒娇,便自一举步,□忽就跨出了欢乐斋。

南宫香香见爷爷已然出了斋外,一咬牙,狠瞪苏小魂一眼,也跺脚追了出去。

苏小魂嘘了一口气,解开冷明慧的穴道,笑道:“冷大先生计谋过人,得以令今夜反败

为胜……。”

冷明慧淡笑道:“未若方才苏兄弟那手‘乾坤暗藏’的手法奏效。否则,那南宫花月岂

是这般容易就走?”

唐雷愕道:“方才苏兄有出手?”

“没出手你就惨啦——。”钟玉双道:“第一回是救你的那双腿;第二回则用‘乾坤暗

藏’的手法点了那个南宫香春的气海穴……。”

唐雷立时明白了:“所以,南宫前辈为了感谢苏小魂手下留情,因此不能帮富享受?”

钟玉双长叹一口气,道:“南宫花月一生最讨厌享受的时候有人打扰。所以,冷大先生

以命为赌,赌你胜丁十一;而苏小魂则以身为试,试南宫花月的豪气……。”

原来这么复杂。

若非冷明慧以命赌,只怕自己和丁十一之战,败的是自己;再无苏小魂送走南宫花月,

今夜快乐舫上一战,只怕自己四人下不了船。

一想及此,那唐雷不由得长长叹一口气,朝呆立一旁的丁十一道:“我的运气只是比你

好一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急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手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